大唐的粉饰和吹捧

圣人隋文帝 收藏 12 493
导读:唐朝皇帝屡次丢下可怜的人民仓皇逃跑,唐朝皇帝逃窜出首都次数创造是中国、世界之记录。 完全是可耻的行为,为中国丢尽了脸。 《读通鉴论》:“天子出奔以避寇,自玄宗始。其后代、德、僖三宗凡四出而卒返……天子有,天下之望也,前之失道而致出奔,诚不君矣;而天下臣民固倚以为重,而视其存亡为去就;固守一城,而或死或辱于寇贼之手,于是乎寇贼之势益张,而天下臣民若丧其首,而四支亟随以仆。” 《廿二史札记》:“玄宗避禄山,有成都之行;代宗避吐蕃,有陕州之行;德宗避泾师,有奉天、梁洋之行。迨僖宗走成都

唐朝皇帝屡次丢下可怜的人民仓皇逃跑,唐朝皇帝逃窜出首都次数创造是中国、世界之记录。


完全是可耻的行为,为中国丢尽了脸。


《读通鉴论》:“天子出奔以避寇,自玄宗始。其后代、德、僖三宗凡四出而卒返……天子有,天下之望也,前之失道而致出奔,诚不君矣;而天下臣民固倚以为重,而视其存亡为去就;固守一城,而或死或辱于寇贼之手,于是乎寇贼之势益张,而天下臣民若丧其首,而四支亟随以仆。”


《廿二史札记》:“玄宗避禄山,有成都之行;代宗避吐蕃,有陕州之行;德宗避泾师,有奉天、梁洋之行。迨僖宗走成都、走兴元、走凤翔,昭宗走莎城、走华州,又被劫於凤翔,被迁於洛,而长安自此夷为郡县矣。”


公元756年(天宝十五年),唐玄宗逃往四川,长安被叛军队攻陷。公元763年(广德元年),唐代宗逃往陕州,长安被吐蕃军队攻陷。

公元783年(建中三年),唐德宗逃往奉天,长安被泾原叛军攻陷。公元881年(广明元年),唐僖宗逃往四川,长安被黄巢军队攻陷。公元895年(乾宁二年),唐昭宗逃往莎城,长安被岐州、邠州节度使李茂贞、王行瑜占领。


公元901年(天复元年),唐昭宗被宦官韩全诲等劫持到凤翔城。公元904年(元佑元年),唐昭宗被梁王朱温强迫迁都洛阳后杀死,长安变成废墟,从此再也没有作为中国的首都。在唐朝手里把伟大隋朝兴建的两座雄伟奇迹般的城市长安、洛阳变成废墟。


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一直是苟活。肃宗、代宗、德宗等皆昏庸无能,致使唐帝国的统治更加恶化,唐的政权主要以平息叛乱为主,而无暇顾及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


而周边各民族纷纷崛起,吐蕃、回鹘等外族不断对唐帝国构成威胁,此时的唐王朝内忧外患重重。唐河西,陇右,安西,北庭相继失陷,陇右与剑南西山之地入吐蕃。


吐蕃的国势达到颠峰,数次攻入关中,更攻下长安。公元763年(广德元年)吐蕃乘唐边防空虚、兵力不济之机攻克长安。唐代宗又被迫出逃陕州,官吏四处藏窜,六军奔散,长安城大乱。蕃军在城内洗劫府库和市民财物,焚毁房舍,长安城“萧然一空”。


《新唐书·兵志》说:“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连长安附近都成了藩镇割据地盘,在唐朝中后期的一百五十年里,河北三镇的五十七个节度使中,真正由唐朝廷任命的只有四人,而这些节度使中被杀和被赶走的就达二十三人之多。《旧唐书·罗弘信传》说:“变易主帅,有同儿戏”。


唐朝内地许多节度使,也效法三镇,各占一方,唐朝的统一局面破坏了。这些节度使“虽称藩臣,实非王臣”,是独立王国,拥兵自重,并且随意自己订立税制。彼此之间、藩镇与中央之间不断争战,就形成了唐朝“藩镇割据”的局面,《新唐书·兵志》说“武夫悍将,虽无事时据要险,专方面,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财赋,以布列天下,然则方镇不得不强,京师不得不弱。”《旧唐书·田弘正传》:“自天宝已还,幽陵肇乱,山东奥壤,悉化戎墟。


外抚车马,内怀枭獍,官封代袭,刑赏自专。”《旧唐书·田承嗣传》说:“郡邑官吏,皆自署置,户版不籍于天府,税赋不入于朝廷,虽曰藩臣,实无臣节。”


唐朝大部分时期实质就是中国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分裂局面。唐朝藩镇有如下特点:一、自行委派官吏。二、不向中央交赋税。三、军队不听中央调动。四、节度使职位传子或部将。藩镇割据,战乱频繁,他们相互之间,时而彼此火并,时而联合反对唐朝廷。在所辖区内,横征暴敛,战乱之中,掳掠抢劫。这种生灵惨遭涂炭的藩镇割据局面,延续了一百五十年之久。


唐朝不仅没有凝聚中华,而且疏散中华,使汉民族分裂没有民族认同感,使中国四分五裂。以后侵略中原的无论是辽、西夏还是金、蒙古都有大量的汉族,直接加入对中原汉族的撕杀中。唐给中国造成的恶劣影响及后果,难以估计。


长年的藩镇割据、宦官专政使唐王朝的统治权力名存实亡。唐军内部矛盾重重,互不相助,号令不一,官僚阶层间相互倾轧。


唐朝自唐玄宗时代宰相李林甫和杨国忠明争暗斗,再从唐穆宗到唐宣宗,牛、李两派相互斗争近四十年之久的“牛李党争”,唐朝的朋党争斗直至唐末,上至宰相、尚书,下到郡县令尹,无官不党。


甚至连年已七十一岁的白居易,也因妻族属于朋党而不自安,以致日久积众怨。唐朝的朋党争斗就是狗咬狗,他们争斗是为各自集团和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像宋朝为国家利益党派之争。


李德裕当权,他只凭爱憎用人,对牛派朋党人士,一律排斥,唐武宗死后,唐宣宗继位,牛党得势,对李派朋党人士大加迫害。这样的官员能治理好国家,能给人民安稳的日子吗?


安史之乱以后,皇帝对拥兵割据的节度使失去控制能力,对握有军权的将领又猜忌多疑,于是重用宦官,致使太监们权势渐大。作为禁军的御林和神策二军竟然由太监掌控。


自唐代宗起,节度使多从神策军派出,近镇诸军,也多请隶属于神策军,神策军遂得以扩大到十五万,这就是唐朝后期宦官挟兵权把持废立君王的武力基础。唐代宗又设置了“内枢密使”,由宦官担任,掌管“承受诏旨,出纳王命”的任务。


自此,机要大权又落入宦官之手。宦官所在的内侍省在宫廷北部,称为“北司。”


在中后唐时代,唐朝皇帝军事、政治、经济上已无实权。唐朝太监竟比明朝的太监权力更大,地位与皇帝不相上下,成为了唐帝国的真正掌权者。唐朝中后期宦官当政,就是说唐朝大部分时期是太监说了算的。


代宗时期的 “防秋”就是每年秋季布置大量兵力于关中西部防御吐蕃。德宗时期,唐联合回纥,天竺,大食,南诏,历经数代,才勉强摆平吐蕃,使西线得以安定。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宦官气益盛,迫胁天子,下视宰相,陵暴朝士如草芥。”唐朝太监们一方面引导皇帝荒淫享乐。一方面用禁军武力威胁皇帝,镇压百官。


皇帝形同傀儡。大太监仇士良就告戒其党徒说:“天子不可令闲,日以奢靡娱其耳目,无暇更及他事。”唐代太监们张扬跋扈,不止把持朝政、览阅奏章、参与朝廷机密、赏罚朝臣、任免将相,而且可以擅行废立,对皇帝生杀予夺。


唐朝从肃宗皇帝起,大都生命掌握在宦官手上,宦官握有生杀废立之权。唐代宦官随时有可能杀掉不听话的皇帝,再换一个。顺宗后九个皇帝就有七个是宦官所立。


唐朝有好几个皇帝竟是被太监弄死。宪宗以后的九个皇帝中,两个为宦官所杀,七个是宦官所立。宦官对皇帝的废立生杀,没人敢持异议。


唐穆宗、文宗、武宗、宣宗、懿宗、僖宗、昭宗,都是宦官所立;顺宗、宪宗、敬宗、文宗均为宦官所害,昭宗也曾为宦官囚禁。唐代的宦官之祸远盛于明。


尤其是唐代后期,哪个大臣敢和宦官对抗?朝廷的官僚又与宦官相勾结,结成朋党进行斗争。唐代牛李二党都不同程度地援结宦官之不同派系。


即使是宰相也要依靠和宦官妥协才得到宦官的支持施展抱负,唐朝是太监的天堂。一个由不阴不阳的太监们掌握治理的长达一百多年的朝代,能有什么值得歌颂的?


一说到唐朝现在的中国人就开始自豪,仿佛那是中国最辉煌的年代,那时侯是中国最强盛的时候。这些只是人们美丽的幻想。是有些无耻的历史学家不顾历史事实,把唐朝吹嘘得天花乱缀。


恶意的误导我们。评价一个朝代的好坏,就像评价一个人的好坏一样,要看他大部分的时期的表现。唐朝强盛有几年?唐朝衰败堕落又有多少年?是强盛的时候多还是懦弱的时候多?唐朝有多少发明创造?唐朝对中国的贡献有多大?


唐朝的腐败与堕落,给中原汉族留下了致命的打击。我们往往把隋朝的功绩归于唐朝,把唐朝的堕落迫使中国衰弱的危害归罪于宋朝。


唐的对手突厥、回鹘等是逐草而居没有半座城市的原始部落。宋面对的对手辽国、西夏等是拥有无数城市的封建大帝国。


突厥人的头子是“可汗”,就是游牧部落的酋长。辽国的头子是“天皇帝”,是封建大帝国的皇帝。吐蕃、南昭在唐之前隋朝老老实实、必恭必敬,在唐之后的宋朝也是老老实实、必恭必敬。一到唐朝就是强者了就成为祸害了。


这足以说明唐朝之弱!宋面对的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具有健全国家行政体制的大帝国,唐面对的是没有半点国家雏形由单一民族组成的原始部落联盟。

唐朝打败还是原始阶段居无定所的小部落有什么可骄傲的?宋朝对付的是超级大国虽输了也值得称赞!宋朝被蒙古灭了窝囊吗?当时有哪个国家能向宋朝那样抵挡蒙古?


唐朝惨败给阿拉伯帝国致使中国失去了对丝绸之路的控制。使东西方交流中断?阻隔了中国与西方的联系?又是谁让汉隋在西域开创的疆土丧失饴尽的,让西域开始伊(百度)斯(百度)兰化?


公元696年(万岁登科元年),曹仁师等二十八将功契丹,全军覆灭,大将都成了俘虏。公元751年(天宝十年),唐军八万人进攻南昭,结果唐军大败死六万人。


公元754年(天宝十三年),大唐又发兵七万人攻打南昭,结果全军覆没。中国历代很少有军队大败于南方民族的,只有常不敌于北方民族。可见唐军的无能。大唐很给“中国”(中原)人丢脸。说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朝代那是不是自淫?


盛唐的领土是虚空,大片区域统治是不巩固的。大片土地是荒漠。南方大片领土还处于未开发地区,都没多少人居住。盛唐人口3000多万,有一大半居住在关中、河南等地区。


沙漠荒原和城市农田都是土地,能一样吗?上海的土地,和甘肃的土地能一样吗?所以宋朝的真实领土纯度实力比唐朝要比唐朝的领土纯度强数倍。


宋朝再形成之初就一点先天不足,它周边的所谓蛮夷已经不是停留在游牧时代,仅仅满足于掠夺的原始的部落联盟了,而是真正意义上对等的政权。


无论是大辽还是西夏都是高度发达的封建国家。而唐的腐化,致使中原地区马匹稀少。中原的马大概都被饥民吃了吧?而战马在古代相当于今代的坦克,使“中国”军队没有 “坦克”这是谁的错?


唐朝皇帝重用北方蛮族,在极盛期就发生了安史之乱,蛮人攻占了东都、国都,并且丢失了所有扩张的版图,西域、蒙古、自家的河西走廊,甚至河北(河北在唐中后期发生了逆向的蛮族化),首都几次被攻陷,完全是一个分裂的局面,并直接形成了以后五代十国这一中国自先秦以来最为严重的大分裂。


安史之乱把中国的发源地几乎都毁了,从此以后关中地区就一直没有恢复过来,直到现在还是落后地区。秦、汉、唐时西安可一直是中国心脏,中国最富强的地区。


中国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这一地区。安史之乱后到五代十国时期被很多人欲为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河南地区“千里萧条”,关中地区“兽游鬼哭”,洛阳城里“宫室焚烧”,杜甫“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李白,“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查。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乱如麻”,“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看看当时人民国家的惨状“……大乡无十家,大族命单羸。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欲令鬻儿女,言法恐乱随。……”


唐朝实行的是“外强中空”的兵力分布政策。而外强的是胡兵。安禄山、史思明都是胡人,都有一多半的突厥血统而无半点汉族血统。他们都有自己的胡名。他们士兵都是胡人。所以他们对中国是冷血无情。安史之乱绝不是内战。


安史之乱节度使专权,军人的地位奇高无比,军人就是武人无文化的人。大都像安一样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人。让他们掌握国家的命运,国家人民能好吗?大部分唐诗就是一部述说人民苦难的历史。


安史之乱后,唐河西,陇右,安西,北庭相继失陷,吐蕃的国势达到颠峰,数次攻入关中,更攻下长安。代宗时期的“防秋” 就是每年秋季布置大量兵力于关中西部防御吐蕃。


德宗时期,唐联合回纥,天竺,大食,南诏,历经数代,才勉强摆平吐蕃,使西线得以安定。


德宗剑南镇在边防上是相当重要的,因为必须要面对南诏和吐蕃的联合攻势,德宗时期起用韦皋为节度使后,才打开局面,重新联合南诏,数次大败吐蕃。


吐蕃、回鹘相继兴起,西北马场不能保全,唐朝手中再也没有一只强大的雇佣兵力可平定藩镇叛乱,国事日衰不可避免。


唐代中后期起,南诏国大肆入寇西南,劫掠人口钱财,使得唐代最后的一块战略后方也被破坏殆尽。吐蕃、南昭这样的小邦都欺辱我大汉民族。


从此以后唐王朝一直是苟活。而周边各民族纷纷崛起。五代十国乱我中华。“军阀混战,天子无种,唯兵强马壮者居之。”天下大乱,连年混战,哪顾不顾百姓死活,“五季为国,不四、三传辄易姓,其臣子视事君犹佣者焉,主易则他投,习以为常。”臣子对待皇帝如同看待雇工对待雇主一样,雇主完了再找新主。这是司空见惯的时。


官员如此,怎么能治理好国家?人民疾苦,卖女吃子的是常有发生。总之当时中国是混乱不堪、缺乏信仰、道德混乱,民不聊生、毫无民族气节的时代。中原数次被异族强奸。后唐、后晋、后汉均为突厥沙陀部所建。都是胡人,胡人在当时就是相当于抗日战争时倭人。


公元927年耶律德光继立援石敬塘,叛后唐建立后晋,晋割燕云十六州(又名幽蓟十六州,地界相当于以今北京市大城市为中心,东至遵化,北迄长城,西至山西神池、繁峙、宁武,南至河北(保定河间)。)给契丹国。(燕云十六州分别为云州、朔州、武州、幽州、蓟州、妫州、莫州、涿州、檀州、顺州、新州、应州、寰州、儒州、瀛州、蔚州)石敬塘不是卖国贼,因为石敬塘不是汉人而是胡人。


是谁让原始落后的民族纷纷崛起与强大?是谁令领先世界几千年的中原文明不再占据优势?是谁致使中国的发源地几乎被彻底的毁了?


是谁让汉隋在西域开创的疆土丧失饴尽的,让西域开始伊(百度)斯(百度)兰化?是谁让中国失去战马之地,致使以后的中原军队缺少机动能力?是谁让吐蕃、南昭、契丹、突厥这样的小邦都欺辱我大汉民族。


唐朝军事能力上的宏观布局在哪里?请问唐朝的战略眼光在哪呢?唐朝这样强盛???


国家受一次打击就一蹶不振了?这样的强盛只能说,空有其名,名不覆实。唐朝更多是带给中原民族的耻辱。唐朝强盛存在一些人自淫的脑子里吧?


L.S.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唐帝国防卫日益依靠外国雇佣军和边境地区的“蛮族”部落;这些人远没有过去的自卫军可靠。


所以,751年,中国军队在南部的云南和中亚的怛逻斯均遭失败。后一战役尤为重要,因为它使胜利者穆(百度)斯(百度)林阿拉伯人能够让曾是佛教的最早据点之一的广大地区,开始皈依伊(百度)斯(百度)兰教。”


闻名世界的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在《人类与大地母亲》这样评价唐朝:“唐朝政权从763年一直苟延残喘到874年。……唐政权对755-763年灾难反应的各种改革,却未能阻止其最终崩溃。唐王朝于909年灭亡;


后来王朝,统一中国的下一个统治王朝,直到960年才建立。事实上,统一政权的空白期从874 年一直延续到979年,而且,中华帝国并没有完整地重新统一,它在四面八方都丧失了边缘领土。”


《剑桥中国隋唐史》中说“在北中国的中部和东部(今山西和河北),唐朝的长期衰弱容忍了并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外族对广大领土的占领。


来自北方的外来民族有沙陀突厥、回鹘、鲜卑、党项、吐谷浑等等,其中有一些长期居住在长城以内,另有一些则是新近侵入的,它们先后占领了北中国的大部分,只留下黄河以北的小部分地区仍由纯粹的汉人统治。


由沙陀伟大领袖李克用的儿子在 923年建立的后唐王朝,是这些非汉族的强大力量最值得注意的结果。丢失给异族的大部分疆土最后由宋朝收回,但长城内的极北地区,即所谓十六州,则注定将继续处于外族统治下达四个世纪之久。”


因为唐朝中期不止把汉隋两代开创的西域丢了,而且还把东北、河北、山西、云南、四川等等之地让给了外族。中国现代的疆域是继承了清朝的财富。如果中国现在要是继承唐朝的疆域,那中国真是太小了……唐朝无能政府一大半时间真实控制区域还没南宋大。


唐朝的疆域有多大?有些不要脸没有脸耻、喜欢自淫的历史学家及学者,完全不顾历史事实,愣把说成吐蕃、南昭、契丹、渤海、西域等国的土地说成唐朝的疆域。


东亚洲有三个民族不懂得尊重历史,一个是日本,第二个是朝鲜,第三个就是中国。


突厥、吐蕃、契丹、渤海、回鹘、南昭等等无论是《新唐书》还是《旧唐书》都归在外国蛮夷列传里,它们的领地根本就不是唐朝的领土。而现在的一部分中国人愣是把这些蛮夷的领土意淫成唐朝的领土。网上不顾历史事实画的唐朝疆域比比皆是!你可以说唐朝和突厥、吐蕃、回鹘、契丹、南昭一样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你不能说突厥、吐蕃、回鹘、契丹、南昭是唐朝的一部分。


《新唐书》:“唐兴,蛮夷更盛衰,尝与中国相抗衡者有四,突厥、吐蕃、回鹘、云南是也”。唐代中国至少是四国演义,唐朝根本代表不了中国。“隋、唐之间,突厥为大。其后有吐蕃、回鹘之强。五代之际,以名见中国者十七八,而契丹最盛。”唐朝所处的那个时候,中国境内有许多政权国家当时是诸强争霸的局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