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河内,越军总部。

总书记并没有直接回答同知的提议。不动声色地注视了同知片刻,安详地微笑,镇定的目光与在场诸人一一交流,说:“要沉着。”

一些人感到,在总书记安详镇定的目光中,周围的恐慌情绪似乎一丝丝地被抽去。有人开始想到中国军不过就是不到一个师——或许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到达河内北郊,要想以巷战形式攻下十几万越南正规军、特工部队、公安部队和民兵武装坚守的河内市,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打巷战,高技术能有多大作用,还不就是拿人拚吗。他们能够做到的只是把河内炸成一片焦土,但是,越中两国的实质关系决定中国人不会这么干,中国,归根结底是要把越南变成一个令人放心的盟友,为此他们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宁可在经济上吃亏而不去收回油田。现在时机到了,他们动手收走油田也就是了,决不会打破越中两国关系的根本,所以他们这次行动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轰炸大城市,绕开海防,从北部山区钻了一条牛角尖路线,如果不是他们卓越的军事指挥和技术装备的明显优势,是不可能成功打到河内的。所以,兵临城下而已,不大可能把这个近300万人口的城市炸成一片焦土。这么一点兵力兵临城下,不过是施加政治压力而已。

另一些人明白,这个“第二套班子”一旦走出这间地下大厅,接下来就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了。总书记不想跟中国人妥协,妥协也会由第二套班子达成。第二套班子可不仅仅是这一票中央要员,他后面代表着相当广大民众的利益,恐怕也掌握着泰半陆军,这是当前越南保守力量、亲华力量和理性发展力量的结合。不过,总部警卫兵力全都握在总书记手里,他不发话让人出去,是谁也出不去的。

总书记不直接回答同知的建议,只是说“要沉着”。气氛在一点点扭转,又有一些人想到惊惶失措确实还不必要,毕竟,我们手里还有三张牌可打。

就在此时,俄罗斯方面的严厉警告到了:必须尽快与中国人达成妥协。否则,俄方也不能保证中国军队不轰炸金兰湾。如果越南愿意和谈,俄方乐于协助越南向中国方面沟通。

第一张牌岌岌可危了。

总参谋长的第一反应是必须保住俄罗斯这个越军唯一的现代军火来源。俄罗斯的战略重心不在南中国海,对越南在军事上唯一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将来可能重新使用金兰湾基地。中国军如果执意将金兰湾的设施炸烂,重新修复要花相当多的钱,失去油田以后,越南花不起,只能让俄国人加大费用投入,俄国人本来就因为钱的问题迟迟没有回到金兰湾,炸烂以后他们更是兴趣缺缺了。在军事上保住金兰湾要靠那套俄制先进地空导弹系统。S300V应以旅为作战系统,每个旅下辖4个营级火力单元,这4个营通过旅一级的指挥控制中心,即1套“巴良纳”自动化指挥系统,形成一个地面防空作战整体。 但是俄国人出于对中、美两方面的政治顾虑,一上来并没有先卖给我们整套的一个S300旅,而是就给了两个营。这两个营不成大系统,所以分开用了,一个在河内,一个在金兰湾。只靠这一个营能不能罩住金兰湾的上空?

果然,总书记问:“金兰湾的防空,靠得住吗?”

总长请防空军司令员简要地讲一讲S300防空系统。防空司令的报告却一点都不简要。中将认为,总书记在这个当口最需要的就是给大家一个定心丸,教导师都不行,那越军手里还剩下什么定心丸?俄制武器系统。6条基洛级潜艇已经完了,苏30苏27已十去其九,剩下6架苏27在金兰湾,只有3架能飞。刚买来2条现代级驱逐舰、2条海军型地效飞行器,外面打得多紧张都没敢使用,原因是俄国顾问不让用,说有一个电子系统还没调试好,这个电子系统关系到卫星通讯系统,调不好的话,“战舰50%的价值发挥不出来”。是真的没调好,还是俄国人不好好调?买武器就是很受气,俄国人显然对中国方面有着深层的顾忌。50%的价值发挥不出来,唉,买武器,大概就是这个比例的效果折扣。越南只好哑巴吃黄连了。真的还管一点用的俄制武器,就剩下300V了。总长心里清楚这一点,所以只提300V。但是不能简要讲啊,总长只考虑到在场诸人多半不清楚现代武器系统的技术,讲多了他们也听不懂。总长的确是个纯粹的军人。总书记要的却是安稳人心。如果接下来第二书记和同知他们要求政治局表决的话,我的这番讲解说不定是总书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展开,慢慢讲,少讲技术,多渲染功能,不妨吹得大一点,反正政治局这批人不懂技术,是真的不懂。至少,要拖延时间缓和恐慌气氛。

中将面带微笑,站起来徐徐讲道:“金兰湾的S300V各导弹营是1个指挥连指挥4个发射连的小系统。4个发射连的导弹都很先进,能对付30 00米/秒以下速度的目标,对战术弹道导弹的最大杀伤距离为40千米,最大作战高度25千米,对飞机的最大杀伤距离为100千米,最大作战高度30千米。中国轰炸金兰湾的飞机和导弹不会超出这个范围。

S300防空系统是俄罗斯最先进技术的集成,包括:将不同射程、射高的两型导弹融合到一个地空导弹武器系统中,能够起到两种武器系统的作用效能,这比分别研制两种均采用单一型号导弹的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成本更低、周期更短,使用‘相同拦截器+不同助推器’结构特点,构成不同射程、射高地空导弹的模块化组合设计模式,优化了费效比,让我们能够买得起,也减少了故障概率,到现在我方输入各型俄制武器系统中,S300是唯一没有出现任何故障的;有机融合了战术弹道导弹的装备构成特点,例如发射筒贮存、运输、发射综合使用,发射车运输、起竖、发射支撑综合使用,发射筒垂直发射导弹,因此简化了系统缩短了发射准备时间;使用了串、并联复合制导体制,确保了全程的制导精度要求,初、中、末段串联制导,中段惯导与指令修正并联制导,各扬所长,在我方电子对抗能力现状水平下提高了制导可靠性;采用可形成两种破片的定向杀伤战斗部和双波束无线电引信,使得同一种导弹即可对付导弹又能对付飞机;为了使破片飞散方向对准目标,需要导引头测量目标相对导弹脱靶方位,在导弹与目标遭遇前0.2秒内控制导弹滚动,利用导引头测量视线角速度进行脱靶方向的识别这在地空导弹发展史上是首创,可使同样重量的战斗部威力提高15倍,其中,在高达500度/秒滚动角速度之下实现高精度测控是当代很少人能够做到的极高技术要求;具有独特的飞行弹道,垂直发射后转弯采用专门设置的矢量发动机而不用燃气舵,其控制力矩大,使导弹迅速改变姿态,缩短转弯时间,有利于及时拦截近距离的目标,采用两级固体发动机加速,加大了拦截目标时的速度,改善了导弹速度的平稳性,可以主动段拦截战术弹道导弹,二级发动机点火时刻采用延迟控制,避免遭遇点正好出现在二级发动机熄火时,而引起较大的脱靶量,虽然不是二次点火发动机,但却起到了二次点火发动机的效用;地面制导雷达跟踪与照射装备分散配置,地空导弹地面制导雷达对目标的跟踪与照射一般都采用一体化的天线装置,而S-300V的地面制导雷达对目标的跟踪与照射采用分散配置的雷达天线,二者可通过有线或无线通信联接,这样不仅降低了同等效果下的技术难度,而且,还能产生独特的软、硬电子对抗效果,例如,可以有效规避过去的‘百舌鸟’、今天更先进的空地反辐射导弹的攻击。以现在中国军的技术水平,是无法打破S300防空系统的!”

中将的话起到了恢复一些人情绪的作用,人们开始小声议论,不少人虽然听得似懂非懂,但说起过去的百舌鸟大家都知道,专门干雷达的导弹,越南抗美战争中,越军和支援来的中国防空部队都吃过不少这种反辐射导弹的亏,S300如果连反辐射导弹都能对付的话,那的确很了不起了。

在场的人还涌出了另外三种不同的感受。总长和一些将军认为防空军司令把S300的战术效果夸大了,而且还有个别地方技术上讲得不对;同知等人感到中将把俄罗斯武器系统的战略效果夸大了,俄国人不会全力帮助我们对付中国人,而且金兰湾一地也没有足以打破俄中战略合作关系的价值;还有不少老兵,听到百舌鸟,就记起了越中携手抗美的峥嵘岁月,那是曾经的青春岁月,美好的岁月,也是一去不复返的岁月。中国人为了支援我们,秘密派出了规模庞大的防空军,撒下了大把的鲜血,正是靠着中国防空军的浴血奋战,装备先进的美国空军才未能打破北越的空防。北越,北越是一直承认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的。我们怎么就一步步跟中国走到了这一步,今天竟然又要面对中国的空中打击了,百舌鸟已飞走,换来中国的反辐射导弹攻击。难道,真有一种利益,是越南一定要为之与中国战斗到底的吗?岛屿和油田究竟谁属?越南走到今天这一步,孰得,孰失?


原台湾高志航飞行联队代安澜队长在钓鱼岛之战中抗命起飞参战,被陈选举不听命令擅自起飞,一笔抹杀了战功,免职,军衔降到中校,发配去尚未建成的太平岛机场当航空队长,这些天窝在霍去病舰队里有“中业老太”之称的阳字级的高龄老舰上,跟舰长叶戎中校喝了一阵子闷酒。这天中午午餐时间,看着霍去病舰队已驶入南威岛附近海域,自己仍然无所事事,恐怕仗打完了,也就去太平岛那里当个“太平”航空队长,有兴趣的话可以帮忙修建机场干点体力活。收复中国南海诸岛的大事业,盼了这么多年,事情盼来了,只干看着共军打得热闹,国军几乎没派上用场。看来有陈选举掌军,国军只能是内战受奖外战受罚的格局,混不出名堂来了。失落、郁闷的情绪涌了上来,军官餐厅里,代队长盯着盘中饭菜枯坐片刻,站起身来走到吧台那里取酒,认真仔细地品评着琳琅满目的酒柜,许久,还是抓起了一瓶台湾产竹叶青酒,开瓶,返回座位,倒了一玻璃杯,举到嘴边刚要喝上一口,身后伸出一只大手来一把夺下了杯子。

一个小时后,精神焕发的代队长坐在郑和一号航母第一指挥舱里,左右是一排国军军官,桌子对面是一排穿军装和不穿军装的共军军官,主持会议的是曾南岳司令官,大家正在听共军名人宋五栖讲解攻击金兰湾的作战部署。

“……,越军S300V系统的弱点在于无法获取预警信息。取得至少5分钟的预警时间是S300V系统拦截成功的关键。它导弹的有效拦截距离虽然有100千米,但要在这个距离上拦截成功,需要在这个半径以外尽可能远的距离上探测到来袭的飞行器,才能赢得够用的预警时间,这需要各种传感器、包括远程雷达、预警卫星等空间传感器的配合。俄国人有,S300就很好用,越南没有,这里就是它的薄弱环节。

有人给越军提供卫星支持。美军已向我方保证不会提供卫星信息给越军。衡山号认为美军的这个表态可以理解。我们攻击金兰湾的俄罗斯武器系统,态势上将打断俄罗斯重返金兰湾的趋势,在美国人看来,中俄越传统阵营的内部总是打得越热闹越好。此外在技术上,美军即便提供卫星数据给越军,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难以实现接口使用。技术上可以接口使用的卫星数据是俄罗斯的,但是俄方已向我们保证不会给越方提供任何高级技术支持,不仅不会提供卫星数据支持,俄方顾问‘也不会守在那些高级电子设备旁边’,这样,我们可以在金兰湾越军先行攻击的情况下放手攻击金兰湾内的先进战舰、战机、导弹雷达等先进武器平台,我们将遵守对俄方的承诺,不攻击基地设施,也尽量不‘过分毁坏基地’。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和陈国桢上校提供的情况,这次作战行动中,日军将为越军提供卫星支持。也已发现日方技术组携带装备提前进入金兰湾等海军基地。小日本能够使用的卫星是×××号和×××号低轨卫星,和××号同步卫星。届时,我们将使用海南榆林基地的高能激光将这3颗卫星致盲。我们地面高能激光的能力,因跟瞄系统的问题尚不足以摧毁整个卫星,但实验表明,烧坏卫星脆弱的天线装置还是有较大把握的。

越军真正有威胁的传感器平台还是它的特工船。一艘渔船上装个简易雷达就可以发现飞过它上空的任何隐形飞机,何况我们的飞机还不够隐形。而我军却不能因为一条渔船还是货轮发出雷达波就把它击沉。民用雷达也有多种,行动涉及海域又有一条国际航运大动脉从这里穿过,过往船只极多,打得不好,国际影响会被美方抓住利用。所以,我们计划兵分两路实施攻击,一路是明面认帐组,意思是对金兰湾的所有攻击都由这个组出面认帐,另一路是潜伏攻击组,对金兰湾实施实质打击。明面认帐组由台湾高雄经东沙飞抵本舰的6架F16A/B组成,请代安澜上校率领,潜伏攻击组由已潜航至金兰湾基地沿海的3条203螺管炮货柜和3条海螺以及提供信息支援的012号海监船和本舰组成,具体行动部署如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