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十二章 见到了少帅却没成为警卫员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时光总是匆匆流逝。一转眼,大虎在胡奇峰的指导下已经训练了半年多。东北的严冬已将过去,春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那种温润总是让人有些欣欣然的感觉。冰封的河流已经解冻,而且还在逐渐变宽,越发显得生机勃勃的样子。

这天早晨吃过饭,大虎照例来到胡奇峰的房间听候指导。胡奇峰用充满慈爱、赞许的目光盯着大虎端详了一会,说:“今天带你去见张师长,你可以出徒了!”大虎诧异地问:“张师长?哪个张师长?”胡奇峰一笑道:“张廷枢师长,光训练了,练傻了吧?咱们独立十二旅已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112师了。张廷枢旅长升任少将师长。这事都过去快俩月了,你都不知道?”大虎傻乎乎的一笑,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胡奇峰挪揄道:“我看你真是练傻了!”说完起身,带着大虎向张廷枢的办公楼走去。

来到张廷枢办公室门外,胡奇峰和大虎同时整理了一下军容,然后胡奇峰喊了声“报告”。里面立刻传来一声宏亮的声音“进来”。胡奇峰一推门,两人走进来站到张廷枢办公桌前一个敬礼。胡奇峰说道:“报告师长,张大虎专门训练已经完成,请指示!”

张廷枢放下手中的书,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绕过办公桌来到胡奇峰身边,轻轻将胡奇峰敬礼的手拉下,埋怨道:“胡叔,跟你说多少回了,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这样!你是曾经追随家父一起出生入死的老人,我承受不起!”胡奇峰笑了笑:“这不是有个兵在嘛。”张廷枢挪揄道:“张大虎还算外人?他是你世侄!他要是外人,你在112师还有亲人吗?”“有啊”胡奇峰故作高深地答道。张廷枢很好奇,问道:“谁呀?”胡奇峰答道“你呗。”说完两人一起哈哈大笑。本来大虎有些紧张,看到师长如此随和,也就不紧张了。

笑过之后,张廷枢说:“胡叔,其实我是想让大虎给少帅当警卫员。你知道,大帅就是死在日本人手的,我怕日本人也会对少帅下手。”胡奇峰点了点头。张廷枢转过头来对大虎说:“你一定要保护好少帅的安全,明白吗?”大虎一个立正答道:“师长放心,就是宁可丢了命,我也一定保护好少帅。”张廷枢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正好我今天要去奉天见少帅,大虎和我一起去吧。”

张学良的官邸坐落在沈阳市中心,是个集中了多种风格的,由东院(大小青楼)、中院(三进四合院)、西院(红楼群)以及院外建筑(边业银行、帅府办事处)组成的庞大建筑群。

张廷枢带着张大虎直接来到了中院。张大虎在中院警卫门房等候,张廷枢直接去见张学良。

张廷枢已经有几个月没见过张学良了。

张学良是“民国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是公认的美男子。

这次见到张学良,张廷枢发现张学良虽然还是那张英俊的脸庞,但是脸上却没有了以前那种浮华之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坚毅的神情。巨大的生活磨难和沉重的担子使他成熟了许多。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中国东北,经历了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摧残。尤其是日本。自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日本通过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在中国东北获得了“特殊权益”,对东北进行经济侵略,掠夺中国的资源,倾销其商品。以“满铁”为中心的日本资本主义势力几乎垄断了东北的经济命脉。至20世纪20年代末,日本商品占东北贸易进口额的70%,占出口总额的75%。日本在东北的投资高达14亿日元。日本大量商品和巨额资本的涌进,严重摧残了东北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

张学良主政东北之初,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和通货膨胀。日本乘东北金融混乱之机,大量向外抵借,导致奉票急剧贬值,物价飞涨。

张学良深知:“经济是一国命脉,经济上不能复兴,政治上就永远没有独立自主的一天。”鉴于发展经济对于实现民族独立的重要性,张学良主政东北后,就发出了“东北新建设”的号召,并采取果断措施:压缩军费开支,对军队进行全面整编,组织编余过剩人员实行军垦;废除厘金恶税,实行新税制;提高奉票信誉,改革东北币制;注重人才培养,引进西方先进金融管理经验。由于采取以上有效措施,基本上使奉票毛荒现象得到控制,市场逐步繁荣。

在军队裁减的时候,张学良将张廷枢的独立旅扩编成师,可见张学良对张廷枢何等器重。

张学良将张廷枢让到沙发上,叫卫士给张廷枢泡了一杯茶,然后亲手递给张廷枢,问道:“蔚久所来何事啊?”“一来是好久不见了想看望你,二来是给你物色一个警卫员,就便给你送过来。”张廷枢回答道。喝了一口茶,又道:“日本人早有吞并东北的野心,你是他们的绊脚石,我担心他们早晚会对你下手。这个警卫员枪法功夫都非常出色,人也很可靠,是胡奇峰的世侄。”接下来又将张大虎如何力挫日本锦州铁路守备队挑衅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学良听完后说:“对于日本人,我们还是以忍让为好,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打不过日本人的。虽然日本在东北的驻军只有两万人,从数量上看我们占据优势,但是日本在朝鲜还有大量驻军,一旦和日本人开战,日本可以快速从朝鲜和本土调动军队参战,那时我们就没有优势可言了。当年郭松龄起兵反叛直逼奉天,日军驻朝鲜龙山的军队快速驰援奉天,那是多快的调动速度?况且我们的优势只是数量上的优势,在军队素质上,我们与日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旦战败,又是割地赔款。日本觊觎东北多年,肯定要求割让东北,那样东北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我们只有依靠国民政府和国联来制止日本的侵略,万不可以让日军挑衅得逞,有发动战争的借口。”

张廷枢虽然觉得少帅的观点有些不对,却也不好说反驳的话。只好转移话题:“这个警卫员你就留下吧。”

张学良说:“这个少年英雄我得见见,但是留在这里就不必了。”“为什么?”张廷枢问。“我父亲有个朋友叫何东,是香港首富。他有个儿子叫何世礼,母亲是欧洲人。何世礼自幼喜爱拳脚,1926年入英国乌烈芝皇家军事学院就读,后又到法国方丁布鲁军事学院学习,今年毕业后,非要到这里给我做保镖,现在是我的卫队长。所以张大虎还是留在你那里吧。你好好调教调教,将来一旦对日开战也好派上用场。”稍停了一会儿,张学良又低沉地说道:“我们和日本迟早要打的!现在不打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打的条件。杀父之仇我一定是要报的!”

张学良背着手在屋里踱了几步,说道:“在我这里吃过饭再走吧,好久没在一起了。啊,对了。我接到一个消息,宋庆龄5月初要从欧洲经莫斯科回国,据说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准备在东北暗杀她,制造混乱。你挑选几个人保护宋庆龄,千万不能在东北出事!我们刚宣布服从国民政府,国母就在东北遇害,我丢不起这个人!”

张廷枢立刻表示回头就安排此事。

吃完饭后,张廷枢准备立刻返回锦州。临走时,张学良见了张大虎一面,说了一些勉励的话,就让他们一同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