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重装步兵。(原创)[已拜读]

防风草 收藏 12 5552
导读: 文明的发展,势力的扩大,最终就会碰撞。地跨欧亚非的阿拉伯帝国跟雄踞东亚,中亚的吐蕃,大唐最终在中亚碰撞了。小勃律之战,是大唐征讨投靠吐蕃的小勃律。战争结果是,俘获国王和吐蕃公主。此战的主将是高丽族唐将安西都护高仙芝,裨将陌刀将李嗣业,田珍。唐朝时期的冷兵器很发达了,尤其是唐军,简直就是一只超级豪华军队,唐刀分为四种,仪刀,障刀,横刀,陌刀。这四种刀据历史记载,只有陌刀是长刀,至今没有事物出土,这是因为唐朝明令禁止陌刀陪葬。但根据唐朝的壁画看出,唐朝将士腰中悬挂两把刀,一把障刀是护身的,另一把是没有

文明的发展,势力的扩大,最终就会碰撞。地跨欧亚非的阿拉伯帝国跟雄踞东亚,中亚的吐蕃,大唐最终在中亚碰撞了。小勃律之战,是大唐征讨投靠吐蕃的小勃律。战争结果是,俘获国王和吐蕃公主。此战的主将是高丽族唐将安西都护高仙芝,裨将陌刀将李嗣业,田珍。唐朝时期的冷兵器很发达了,尤其是唐军,简直就是一只超级豪华军队,唐刀分为四种,仪刀,障刀,横刀,陌刀。这四种刀据历史记载,只有陌刀是长刀,至今没有事物出土,这是因为唐朝明令禁止陌刀陪葬。但根据唐朝的壁画看出,唐朝将士腰中悬挂两把刀,一把障刀是护身的,另一把是没有按柄的陌刀。陌刀长1,5米,柄长1.5米,全长3米。唐朝很喜欢大马士革刀的原料,我们叫镔铁,是普通铁价的好几倍,很珍贵。唐朝走的是精兵路线,一把横刀是一个县官一年的总收入,一把陌刀又是横刀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因此根据唐朝军镇的分部,装备特点,不可能普遍装备,也就是说在49万主力军中,拥有陌刀的数量大致不会超过5万人。唐朝在打赢了中亚其他国家之后,终于在公元751年爆发了著名的'炟罗斯战役。唐军虽败,但强悍的战斗力给阿拉伯联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我们先看看唐军的装备:唐代时,中国军队无论装备、素质、士气还是将帅能力都达到了冷兵器时代的一个高峰。当时唐军野战常用的阵形之一是“锋矢阵”,冲在最前面的是手执陌刀(一种双刃的长柄大刀)、勇猛无畏的轻装步兵,接着是步、骑兵突击,后列则有弓弩手仰射,直到完全击溃对方。陌刀的攻击力极为可怕,列阵时“如墙而进”,肉搏时威力不减,李嗣业便是一员善使陌刀的猛将。骑兵方面则是轻重骑兵结合,一般使用马槊和横刀。唐代改进了冶炼技术,灌钢法取代了百炼法,使铁制战刀更加锋锐。唐军的铠甲抛弃了魏晋的具装铠,演变为以明光铠为代表的唐十三铠,重量更轻,但防御力却有所提升。另外不得不提的就是唐军的抛射兵器——弩,中国的弩早在秦汉时期便已独步天下,到了唐朝更加成熟完善,其射程与威力远非寻常弓箭可比。为了弥补弩射速低的缺点,秦汉以来的军阵中一直是弓弩兼有。唐军一般使用四种弩,伏远弩射程三百步(450米),擘张弩射程二百三十步(345米),角弓弩射程二百步(300米),单弓弩射程百六十步(240米)在不同范围均可以形成威胁。阿拉伯军队在这方面显然逊色不少。由于高仙芝在与阿拉伯大军对战之前曾经围攻怛逻斯城,所以高仙芝应当还使用了车弩,也就是后世所称的床弩。史载车弩“十二石”强弩,以轴转车(即绞车)张弦开弓,弩臂上有七条矢道,居中的矢道搁一枝巨箭,“长三尺五寸”,“粗五寸”,以铁叶为翎,左右各放三枝略小的箭矢,诸箭一发齐起,“所中城垒无不摧毁,楼橹亦颠坠”

再看看唐军的数量:

唐朝主将是高仙芝,副将李嗣业,别将段秀实,兵力为安西都护府二万汉军,外加盟军拔汗那以及葛逻禄部一万人(阿拉伯史籍是10万,杜佑的《通典》记载唐军为7万人,《段秀实别传》是六万人,《旧唐书》是3万,《通鉴》是2万)。高仙芝时代“凡镇兵四十九万,安西节度兵二万四千”,而怛罗斯之战居然出动安西都护府八成以上的兵马,堪称倾巢出动,说明这次高仙芝对即将和阿拉伯的大战确有准备。唐军虽是马步混合部队,但是步兵均有马匹,平时以马代步,作战的时候才下马作战,行军速度较快。

阿拉伯军队的装备是,阿拉伯步兵列阵之时用长矛配盾牌,是传统的装备。阿拉伯的大马士革刀在世界上享有盛誉,步骑两用的阿拉伯弯刀锋锐无比,在唐代就享有盛名,唐杜甫就在《荆南兵马使太常卿赵公大食刀歌》里面称赞阿拉伯刀“吁嗟光禄英雄弭,大食宝刀聊可比。”阿拉伯骑兵的装备也是长矛加盾牌,并且装备弓箭。关于阿拉伯人的盔甲由于资料不足,没有详细的资料。相比之下,阿拉伯的唯一优势在于骑兵,阿拉伯马乃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马种,呼罗珊又是波斯故地和阿拔斯王朝起家之处,当地战士性情剽悍,骑术精熟,再加上不亚于阿拉伯本土战士的宗教狂热,其素质在全国也堪称精锐。阿拉伯骑兵主要是轻骑,虽然盔甲较差,但保证了机动性。其武器包括弓箭、长矛、剑等,以及锋利无比且适于马上作战的阿拉伯短弯刀。其他兵力虽是杂牌军,装备和组织上要差一些,但西域游牧民族的骑兵作战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阿拉伯军队的人数是主力骑兵3万,其他各国派来的联军12万,总体在15万左右。唐军的失败主要是,经过700多里的跋涉,翻越了帕米尔高原,攻打炟罗斯五天五夜,人困马乏,阿拉伯军队又是从唐军背后进攻的,开战之处,唐军顶住了阿拉伯联军的冲击,杀伤敌人骑兵很多,尤其是陌刀队,陌刀以前就叫堑马剑,是汉民族为了对付游牧民族而发明的武器,刀阵排列,如墙而进,遇着,人马俱碎。可见其威力巨大,唐军中的葛逻禄人临阵反水,唐军内外受击,终于不支溃败了,李嗣业断后,陌刀队几百人就阻止了阿拉伯人的追击,记载说:大食军胆寒。怛罗斯之战后,安西都护府的精锐兵力损失殆尽,但盛唐时期的恢复能力是惊人的。仅仅过了两年,升任安西节度使封常清于天宝十二年(753年)进攻受吐蕃控制的大勃律(今克什米尔西北的巴勒提斯坦),“大破之,受降而还。”说明安西都护府的实力已经大体恢复。如若不是安史之乱,安西都护府也许有能力再次和阿拉伯人一较长短。


本文内容于 2010-5-18 10:50:59 被思念是一种病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