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8、打出王牌

幸运特快 收藏 5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233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中国过去有各种迷信,其中一贯道传播面最广、社会危害性最大。一贯道起源于山东。抗日战争时,其全国道首张天然投靠日本人,解放战争时又投靠国民党,改名“中华道德慈善会”。

一贯道这种玩意,不是正宗的道教,只是从道教中吸收了一些理论作为自己的工具,说起来比较简单,普通老百姓能够听懂,所以传播起来比较容易,相信的人特别多,教徒动辄几千几万,多则达到几十万。一贯道对于正常的修炼、健身没什么作用,但是对于迷信、吓人的东西却搞得很凶,所以相信一贯道的人基本都受到了强烈的约束,不敢违背一贯道头目,即道首的意旨。

于是,道首就利用这个方法要教徒把全部财产捐献出来,以便诈骗钱财,对教徒中的年轻妇女,也要进行各种名目的欺骗。这些行为都符合国民党里边的各种人物的爱好,因此国民党军政要员、特务都加入进来,充当道首,建立地下反共组织,敲诈勒索。所以,受害的老百姓又叫它一贯害人道。

于效飞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组织。这样的组织,加上当时社会上存在的各种帮会之类的民间组织,被统称为会道门。

可是,即使是在中共中央早就知道有各种国民党分子参与各种会道门的活动的情况下,共产党在解放全中国之后仍然没有马上对这种会道门采取行动。

这是因为,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帮会化的社会。各个城市帮会开堂收徒多的近千人,收徒在100人以上者也有四五十个,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政府职员,下级军人,商人、工人乃至地痞、妓女,均有人参加。

这种情况使共产党的各级机关都清楚地认识到,要想接管好城乡,就必须在一定时期内努力稳住帮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孤立和打击最反动的敌人。

所以,中共在上海解放前夕,已有明确的方针,即只要他们不出来捣乱,不干扰上海解放后的社会治安,老实接受改造,就不动他们。目的是“努力使上海不乱”。

于效飞对于部分地方政府对于执行政策中这种机械教条的行为十分气愤,他拍着桌子对区委的一个干部说:“不动会道门的人,就连他们私藏了这么多的武器也不报告吗?上级对这方面的政策你就不执行了?现在怎么办?特务要利用这些人组织特务武装,这几十挺机枪要是朝市长他们身上扫过去,你负得了责吗?”

那个区委干部和派出所的警察脸上的汗雨点一样淌下来。

于效飞稳定了一下情绪,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把今天的情况说出去,要密切监视他们的行动,我去请求其他部门援助。”

于效飞找了一所房子,安排了自己的一个电台在旁边保证干扰敌特电台,不让他们和台湾取得联系。现在这个任务可不象平常那样好执行,特务们竟然有这么强大的火力,假如他们真的疯了,跑到这儿来朝干扰他们的电台发动进攻,这几个同志就十分危险了。所以,另外还得配上很多警卫战士来保卫他们。

安排好这儿的一切,于效飞赶紧跑回机关,要通军区军法处长的电话。

军法处长一听是于效飞找他,十分高兴:“小于呀,又有什么美差要交给我们啊!”

“当然是好事了,又有一批武装特务需要你们来对付啊!”

军法处长在那边笑了:“就你说的那些人也叫武装特务啊!就上次那个什么跑到上海郊区的武装特务,我们按照你说的那个方法摸进去,一下子就把什么特务头子抓了,连一枪都没放,战士们全都说不过瘾啊!”

于效飞说:“这次可比上次麻烦多了。这次是在市里啊,这些特务现在全都在大宅子里边,他们不动手,咱们还不能动手,他们什么时候动手,咱们还不知道,要动手,还怕伤着群众,这个任务麻烦死了。所以才来求你们帮忙啊!”

军法处长想了一下说:“这个任务是比较麻烦一些。对方有多少人呢?”

“不知道呢,所以才说麻烦啊,是一个反动迷信组织,如果敌人没发觉咱们的意图,就可能只对付几十个人,大概有几十支枪,可是如果让敌人发动起不明真相的群众,就有上万人,那工作可就相当难了。”

“那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先派一些精干的部队在附近埋伏好,防止特务突然发动。然后我们再详细掌握一下情况,等到摸到了详细情况,你们再派合适的部队突然包围上去。”

“好好,我马上安排合适的人手。”


于效飞这边刚放下电话,慕容跑进来报告说:“老叶呼叫你!”

于效飞跑到旁边的电讯室,抓起无线电话筒,那边传来叶国众的声音:“小于,有新情况,那个龙小姐今天去了一个住家,从那儿出来之后,直接就到了那个一贯道的总坛,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一个住家?对那家人了解了没有?是什么人?”

“了解过了,那是一户出租的房屋,里边住的是一个新来的租户,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叶国众的声音陡然提高,声音里边透出了强烈的兴奋,“你猜猜,那个人象什么人?”

于效飞的心也猛地跳了一下:“象什么人?不会是咱们要中大奖吧?”

“对!听邻居描述,那个人的长相正象咱们要找的那个人!”

于效飞也兴奋起来:“好极了!在那儿安排人手没有?”

“当然安排了,安排了两个人,轮班监视,你赶快派人过来,我们这边人手不够,不够把整所房子全都监视起来呀!”

“好好,我马上派人过去,你这边不要放松对一贯道的监视,那个杀手那边交给我负责!”

行动方面一直是由安长征负责的,于效飞马上找来安长征,让他准备行动,逮捕那个杀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个象上天入地一样难觅踪迹的神秘杀手,居然就这样自己跳到面前来了!


就在于效飞他们布置抓捕神秘杀手的时候,那个龙小姐正在一贯道总坛道首的客厅里边悠闲地喝茶,在对面客气地陪着她的,是自称真人皇帝的一贯道头子,他叫黄文。

两个人正在说话,一个人从外边急匆匆跑进来。

黄文一看,摇摇头说道:“老林,什么事情,把你慌成这个样子。夫人送来的东西你看到了吗?”

“皇上,看见了。”

老林叫林明,是一个点传师,这是一种可以收徒弟的人,是这种一贯道里边最基本的管事的人了。

龙小姐笑着站起身说:“那我就不打扰皇上了,我先告辞,有事到诊所去找我。”

黄文也站起来:“夫人真是太客气了,您这种贵客,我们想请还请不来哪!”

姓林的点传师也跟着客气,几个人一齐出门,直到大门外才分手。

黄文回到客厅,坐下,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边。

院子里边有几个小道童正在扫地,搬东西,累得气喘吁吁,可是一点不敢停下手里的活。

黄文问林明:“夫人带来的东西,上面怎么说?”

“上面要求咱们打出王牌。”

“嗯?”

“就是让咱们动手的意思吧!上次他们不是说了,杀一个共产党的官员,就给100两金子,干掉那几个他们说好的大干部,大概每个能得上千两。等到国民党回来,咱们还能当官。”

“你说,如果按照他们说的做,咱们这次行动能成功吗?”

“那皇上的意思是……”

“我看,咱们还是保险点好。他们有他们的计划,有他们的心思,咱们也得有咱们的计划。我看,悄悄地派出咱们的护法队,干掉他们几个干部,能完成台湾的任务就行了。不要把咱们的本钱全都押上,将来他们回来,咱们手里没有人马,拿什么请功领赏啊?”

“皇上高明!不过,那个叫于效飞的,必须干掉,现在干掉他是不费吹灰之力。要是干掉了他,台湾的老头子不知道得多高兴呢!干掉他一个,大概能顶干掉其他的干部几十个呢!”


深夜,一辆吉普车和几辆三轮摩托载着全副武装的侦察员,乘着深沉的夜色,悄悄地驶向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居民区。

这处居民住宅区,看上去极其普通,和通常的老上海常有的城市底层居民居住的房子没有什么区别。居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是外地来沪谋生糊口的移民。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干着各不相同的营生,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干,情况特别复杂。

安长征带领的化了装的侦察员和在门外隐蔽处监视的侦察员会合了,安长征问道:“有情况吗?”

“没有,我们从上午一直监视到现在,没敢离开,到现在连饭也没吃,厕所也没敢去,眼睛都没离开这所房子的门窗,没看见里边的人有一点动静。”

安长征觉得有点奇怪:“他在里边干什么呢?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听见。我们也觉得纳闷。”

安长征想了一下,一直说这个特务十分狡猾,他躲到里边干什么呢?不过,事到如今,也不必再猜测了,干脆直接冲进去,把他抓出来算了。

他一摆手,一个侦察员迅速靠近房子,把身体贴到门边。

但是,当他敲响房门时,房内却无人答话。安长征的手电光落到房门上,他忽然发现,房门竟然开着一道小小的缝隙。这可奇怪了,里边的人怎么连门都没关?难道说……

侦察员们于是轻轻推门而入。等到所有人都进去后,这才发现,房内空无一人,一片漆黑,连电灯线都被剪断了,只有地上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

侦察员们又一次扑了空。

房间里边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琢磨,难道敌人是神仙,有先见之明,事先就知道我们要来逮捕他?不可能啊!世界上根本没有这种事。这个叫诸侯的特务,如此神出鬼没、老谋深算,到底是什么来头?老于说得不错,这果然是一个不好对付的特务。

少数人,无法扼制地想到,难道是我们内部泄露了消息?但是,一想到这儿,他们立刻强迫自己打消了这种念头,这更不可能。参与此案的侦察人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非常可靠的政治和业务骨干,我们这个机关的同志,那个不是跟敌人在枪林弹雨中拚杀出来的,有的人身上现在还带着敌人的子弹呢!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于效飞的身上,他们在等着于效飞做出最后的结论。

于效飞又一次只差一点,又让即将到手的特务险之又险地从手边溜走,脸上也是一片阴沉。

他看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于是一挥手:“马上进行严密的现场勘查!我就不信,这个特务每次都能溜得这么干净利落,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不管是什么,一定要找出一件说明他特征的东西!”


技术人员无声地工作起来,其他人回到机关。整个机关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消息。

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现场勘查中,技术人员发现房内的一个角落里有火药粉末,从地上零乱的垃圾堆里又捡到了几小块制造炸弹用的原材料,并从材料上取到了一枚指纹。

出乎意料的是,经过技术鉴定,侦察人员在现场取到的那枚指纹,居然同他们保存的国民党军统特务职业杀手周山猿案卷中的指纹分毫不差。由此可以作出判断:所谓周在国、诸侯,就是国民党老牌军统特务周山猿。

周山猿成名较早,参与过军统多次重大行动,又在社会上厮混过多年,所以整个社会到处都有他的资料,他的档案中材料记载非常详细。而这份保存非常完整的敌伪档案中,对周山猿的各种情况,记载得非常具体:周山猿,男,1908年生,系江苏省江宁县人,小名三元,曾化名周在国、江一帆等。

周山猿毕业于伪警察学校,毕业后,因当时时局混乱,警察局内部勾心斗角,周山猿的官职几起几落。周山猿干脆辞职,加入了黑社会,以其狡诈多变、心狠手辣,被公认为洪帮大哥。后来,托人介绍参加了由军统头子戴笠主办的第一期特训班学习,从此进入了军统特务组织。

周山猿因为有一身了不得的轻身功夫,得浑号“山猿”。他比段云鹏小4岁,段云鹏成名北方,周山猿立万南方。两个人都是专门从事暗杀活动,因此并称军统杀手中的南北双杰。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飞贼,都被军统网罗来对中共领袖进行暗杀了。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既然强大的对手已经出现了,大家就要研究一个切实的对策应战了。

侦察员们各抒己见,发言非常踊跃。有人主张立即逮捕已经掌握的关键人物龙小姐,通过审讯,直接找到周山猿。很多人认为,特务都是外强中干的家伙,只要一逮捕,就什么都交代了。

有人还提出,不仅要抓龙小姐,还应该立即开展大规模查对户口,按照已经掌握了的特务的特征,在全上海搜寻周山猿……

看到侦察员们的斗志都很高昂,没有人被南北双杰的大名吓倒,于效飞觉得很满意。他认真听着大家的主张和分析,最后作出决定——

1、暂不抓龙小姐,要放长线钓大鱼。现在我们已经把龙小姐完全掌握了,我们要让她在前台充分表演,自己把一个个的特务为我们送上门来。

2、立即建立专门班子,对龙小姐及其接触的人员进行严密监控,从中发现线索,扩展范围,努力摸清内幕情况,特别是要设法了解朱山猿的下落。

3、采取稳定措施,做好保卫工作,严防敌人的破坏和暗杀。

看到侦察员们兴奋地冲出门去,叶国众悄悄来到于效飞的身边,小声说:“又让特务跑了,看来,真的有内奸啊!”

于效飞点点头,没有作声。

叶国众看着于效飞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每次都是有一个人参加行动的时候,必然会让特务得到消息?”

“当然注意到了,只是,现在条件还不成熟。还是那个办法,让他自己出来表演吧!”


第二天早晨,大家又是一片忙碌。查军急着出去,差点撞在从外面进来的慕容身上,慕容尖叫一声,查军急忙后退,笑着说道:“又给老于送牛奶呀,真关心啊!”

慕容一笑:“我家在这儿啊,有条件,帮老于补一补,没看见他这几天瘦成什么样啊!”

查军说:“怎么没见你给别人送牛奶啊,这里边有什么想法吧!”

慕容气得抬手要打他,查军大笑着跑了。

慕容把牛奶放到于效飞的桌子上,于效飞刚要说话,安长征跑了进来,他大口喘着气喊道:“到底找着他了!”

于效飞说:“别急着说,先把牛奶喝了,把气喘匀了再说。”

安长征一笑:“正好没吃饭。”

说着,他抓起牛奶一饮而尽。

于效飞和慕容正在等着他说话,不料安长征指着慕容,张着嘴,慢慢倒在了地上。

牛奶有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