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5.html



全城的警察几乎都被动员起来了,按照市局的要求上路、上车、上街。上路是指巡逻,上车是指上各种机动车辆检查,上街是指在各种重要机关和公共场所加强安保。

警察们荷枪实弹,目光炯炯地盯着每一个行人。这次的事情闹大了,新闻也报道了,如果不能侦破此案,那就会成为警察们的耻辱。

市局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嫌疑人的相关线索转发给了设卡的警察,包括嫌疑人的特征、长相等。

张伟骑着三轮车,一步步接近路卡,警察示意他停下,然后靠近了检查。被一起截下来的起码还有几十号人。

虎视眈眈的警察挨个打量着每一个人。

“你是干什么的?身份证给我看看。”警察问张伟。

“我在前面餐馆打工,老板让我过来买啤酒。”张伟回答道。

“我管你干嘛的?身份证。”警察不耐烦地催促。

“我没带身份证,在家里呢。”张伟很镇定地回答道,他很清楚,路上的这么多人,不可能都带着身份证,警察没办法把这么多人挨个收押检查。

“没身份证?把车子停一边去,跟我们去公安局一趟。”警车示意他停车。

“我车子没法停啊,啤酒怎么办,老板还等着我拉啤酒回去呢。”张伟辩解道。

“我管你那么多,把车停一边去,到公安局再说。”警察依旧不依不饶地说。

后面的人有点看不下去了,有人嚷嚷起来:“你们这些警察怎么不讲道理,人家一个打工的,挣点钱不容易。”

警察可能也不想惹这么多麻烦,他看了看张伟,穿着很普通,三轮车上也确实拉着啤酒。而且张伟并没有穿着通缉令里面说的蓝色衣服。

警察努了一下嘴,把张伟放走了。

张伟这才出了一口气,他混在人群中,不紧不慢地蹬着三轮车,很快驶过了路口。

这一路上,他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现在路卡设得这么严密,就算打车,估计也要被拦下来检查。自己蹬着三轮车,混在骑自行车的人群里面,很可能是最安全的。

而且,这么密集的检查,警察要动员大量的人,这种检查持续不了几天的,只要把这几天的风头躲过去,自己就有机会逃出生天。

等他到了下一个路口,路卡拦住的人更多。很多群众都在发牢骚。所以这个路卡检查的更松懈。警察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蹬着三轮车,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的人,会是通缉要犯。

这是坐过牢的人才会学会的本事,那就是收敛自己的锋芒。有些刚出来混的年轻人,锋芒毕露,眼睛里充满了挑衅,警察一看这种人,肯定就会注意上。相反,越是干大案子的人,越是会收敛起锋芒。

张伟这一路,居然不露神色地混过了三个路卡,最后他距离小区不远了,就把三轮车停在路边,把啤酒搬下来,顺手放在路边的花坛后面。

最后这段路了,只要能回到租住的地方,就暂时安全了。所以这段路,张伟走的很小心,他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周围,看看有没有不对劲的人或车辆。

到了楼下,他并没有急于上去,而是到了旁边的一个楼里面,他没有坐电梯,而是走上去的。等他上到11层,他轻手轻脚地推开消防通道的门,观察着里面。楼道没有人,如果警察要设埋伏抓捕自己,这里是一个不错的观察点。

张伟走到窗子边上,点了根烟,静静地喘口气,然后小心地凑到窗子边,观察着楼下的动静。

他非常沉得住气,默默无声地观察了一个小时。楼下很平静,下班的人拎着菜回家,两口子吃完饭悠闲地出来遛弯,不少人带着小狗出来玩,还有几个年轻人带着录音机在小花园那儿跳街舞。

张伟很注意观察小区的几个出入口,一般警察设套子围捕,都会在几个路口安排上人和车辆。经过观察,张伟没有在小区的周围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人和车辆。

每当有人出了电梯,看到他站在窗户边上,张伟都在装模做样打电话。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是来某家玩的客人,信号不好,或者不方便打电话,所以才出来。现在城里面的居民楼,很多居民住上几十年,都不知道邻居姓什么。

观察了很久,张伟决定冒险回去一趟,不可能整晚上四处游荡,假如被人看到了,闲着没事报了警,那就麻烦大了。

张伟下了楼,然后坐在楼边上的水泥椅子上又等了一会儿。他现在要看看,周围是不是还有观察的死角,有没有自己刚才没有注意到的可疑的人。

夜色撩人,居民们走来走去,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张伟。

看来要拼一下了,就当是赌博,张伟决定回到租住地。他进了楼,但并没有坐电梯到11层,而是在第九层下了电梯,从消防通道悄悄走到了第十层。他凑在消防通道的门边,透过门缝观察了一下,很安静,楼道并没有人。

然后他上到了第十一层,还是凑在消防通道边,仔细观察了足足五分钟。

但这个时候,张伟开始有点打退堂鼓了,越是靠近租住的那套房子,他越是担心害怕。这是一种本能的谨慎。

张伟在消防通道里检查了手枪,退出弹匣,把枪膛里的子弹也退了出来,他用手指擦了一下枪膛里面的积碳,很干净,应该不会卡壳。然后,他上好弹匣,轻轻地拉动套筒,子弹上膛,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让他重新获得了胆色。

张伟把手枪横端在腰间,然后快步走到房门边,掏出了钥匙,拧开门锁,推门进去。

屋里关着灯,很安静,张伟站在门边,快步进去,紧跟着,有个人伸手将手枪顶在他的后脑勺上。

冰冷的枪口对准张伟,这是一种死亡的味道。

“是我,别开枪,兄弟,我后面很干净,没雷子。”张伟沉着地低声说道。

身旁的那个人,一把抱住他,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张伟的心放下了,是李明亮,没错,是李明亮。

张伟关上门,开了灯,然后拍拍李明亮的肩膀,“兄弟,你还活着呢。”

“嗯,大哥,孙勇没了。”李明亮无声地抽泣着。

两个人坐了下来,张伟点着一根烟,递给李明亮,然后自己又点了一根。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说起下午的事情。

张伟听李明亮说完,自己也把路上被警察差点抓住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两个人这才把事情的经过搞清楚。

现在让张伟搞不懂的是,为什么银行那边会突然按动警铃?难道是他们发现了什么?

两个人把各种可能性都分析了一遍,始终得不出什么信服的结论。

是路上被人盯上了?

还是孙勇被武警发现了?

还是张伟在银行大厅的时候,被人看出了破绽?

两个人分析来分析去,这些可能都被排除了。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们的样子已经被警察掌握了,而且很可能发到了各个银行。张伟或李明亮在银行里、银行外呆了那么久,很可能被银行的人辨认了出来。

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下一步该怎么办?案子发了,抢劫失手了,孙勇也没了,这个城市现在处处凶险,看来是没法再呆了。

但两个人都不敢贸然决定潜逃,全城的大搜捕已经开始了,现在各个交通要道和火车站、汽车站,肯定都布满了警察。现在外逃,十有八九会撞在警察的枪口上。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两个都没有身份证。现在警察在挨个检查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就会寸步难行。

张伟出狱之后压根没去转户口,所以根本没有身份证。李明亮是出来混的第一天,就被张伟要走了身份证,然后当着他的面给烧了。在外面干大买卖,带着身份证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搞到两个身份证,而且最好是照片比较像的身份证。现在的身份证很难造假,弄个假身份证,警察一眼就能看出来。

想来想去,总之今晚不能随便出去了,两个人都饿得要命,就到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些酒菜,打算回来随便对付一夜。

酒入愁肠,两个人都醉得特别快,一瓶白酒喝完,都感觉有些醉意。张伟掏出枪,放在沙发边,然后让李明亮去里屋睡,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当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雨,入夜之后,全城的各个路口警察们冒雨坚持了一夜,彻查了每辆进出车辆。

这天晚上,全市的娱乐场所也被搜了一遍,KTV、桑拿、迪厅、酒吧、足疗店、发廊、烧烤店、饭馆、网吧……

同时,全市的酒店也被严密地查了一遍。警察们带着张伟的照片,还有李明亮的模拟画像在各个酒店询问,把全市所有的酒店客人登记的身份证都彻查了一遍。

这一夜下来,全市在搜捕中抓获各类逃犯七名,卖淫嫖娼的几十个,吸毒、贩毒人员三十多人,还有其他各类犯罪分子上百人。

所有的参战干警都疲劳到了极点,但还是咬着牙坚守岗位。

但是直到黎明时分,还是没有任何找到4.****案要犯的任何踪迹。

清晨时分,在市局又召开了一次案情讨论会,在会上,市局领导再次强调了必须在奥运会开幕之前,抓捕剩下两名要犯的重要性。全城的警察,都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但此时此刻,恐怕压力最大的,就是陈平了。尽管昨天击毙了一名4.****案要犯,但是剩下的这两个,好像是一夜之间,钻进了茫茫人海,失去了所有的踪迹。

这两个罪犯,到底是躲到了什么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