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游,妖精有话要说(一)



第一章 白骨夫人篇


<这个案要翻——白骨精是被饿死的>


有人说我是被孙悟空君打死的,为此老娘一百个不服。做为一个英名一世的武功高手,九阴白骨爪的真正产权发明人,要不是老娘当时饿的头晕眼花,怎会就被那猴子......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既没背景也没后台的普通妖怪,但是关于这个事件的真相,老娘仍然有话要说。


首先我身为一个身乏体贫的弱女子,在艰苦创业的道路上本来就已经充满了种种不易与各种艰辛。单说老娘这山头吧,穷乡僻壤,渺无人烟,方圆几十里之内,就只住着一家三口活人。工作环境是差了点,我也就为吃口饭啊,同志们,要知道老娘已经三个月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在打死那一家三口之前,老娘也曾犹豫了很久,肚里没食啊,人狮子还给一天喂一次呢,吃完了他们老娘下顿吃谁去?!最终老娘没舍得吃,先把尸体留下了,就只喝了点血,稍微缓解了一下老娘最近头晕贫血的症状。所以说在遭遇唐僧师徒之前,老娘就已经处于长期的营养不良状态。


老娘今年三十有二。虽然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但据说是整部西游记里面唯一一个没有猥亵唐僧的纯情女妖。原因也很简单,老娘没那心思。对于一个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的妖怪来说,你还能指望她有那方面的打算?


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的确很难捱。现在你能理解老娘的痛苦了吧。一个女人撑起一片天,我虽然没有生孩子,但公司上下那班喽罗个个都得靠老娘养活。苦于公司没有业务,所以全体员工也都跟着老娘一直挨饿。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离开我。这点我挺感动的。所以我发誓要对他们每个人好,对此老娘责无旁贷。


在唐僧师徒出现之前,老娘已经一整个月没有动过地方了,为得是节省老娘的体力。有的时候实在饿得不行,连酸枣子都没有,只好喝口凉水就上床睡觉了。我那死去的姐姐骗我说,睡吧,宝贝儿,睡着了就不饿了。结果姐姐饿得俩眼儿一闭不睁,这辈子就再没醒过来。老娘不想死得这么难看,所以老娘有老娘自己的坚持。直到老娘等的那个人出现。


上天有好生之德,当那个骑马的和尚白白胖胖地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的时候,你说老娘怎忍不吃?为什么一定是唐僧呢?要说也是老娘没得选择。老娘的动机很单纯,就为吃口肉而已。


老娘先是逐个踩点,然后化妆侦察......后来就发生了你们都知道的那件事情。


不论他们师徒二人最终反目与否,结果都令老娘相当气愤。合着老娘白忙活了半天,又是抹粉又是纹眉的,一会儿扮纯情少女,一会儿扮糟糠老太,结果连口唐僧皮儿都没沾着,就被孙君给活活暴打了一顿。有没有人性啊倒底,而且还一打就是三棒子。


头两棒子老娘一口气顶住了,第三棒打过来的时候,老娘实在饿的两腿发软,一口气没提上来......不过老娘在生死存亡的瞬间也想通了:为吃口人肉老娘心跳一百八,我容易吗我!谁叫老娘既没背景也没后台呢......唉,平常心吧......但是我又转念一想,老娘有这么多的辛苦和不容易,与其这样辛苦的活着,老娘还不如死了算了。


于是老娘就给死了。事后很多“白粉”都问我,为什么头两棒子都打不死,偏偏第三棒子就给中了头彩了呢?这很不符合逻辑嘛。我再次重申一下我的观点:主要是那一口气没提上来......


所以根据法医鉴定的结果,老娘基本上属于自杀。虽然受到了外力压迫,但法医说那不足以造成致命伤。


从此,有关老娘的故事就成了西游记中一个永远的传奇。


至于电视机前很多观众都一头雾水的老娘离奇死亡之谜......今天终于给老娘揭开了。




<黑狐精—— 一个普通白领的跳槽心得>


首先我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白骨夫人身边那个长得一脸漆黑的狐头军师。一开始我是个男的,后来我又变成了女的......再后来,叫那帮超男超女给我闹的,我自己是男是女我也搞不清楚了。


白骨夫人撒手人寰的时候,我们全体员工围着她哭了好一阵。可是妖死不能复生,所以在大家哭过了之后,也都开始考虑各谋出路,一班兄弟就这样作鸟兽散了,都是因为那个无良的孙悟空......所以我有怨恨孙君的理由。于是我就想到了报复。在孙君最后一棒子彻底打死夫人的同时,我山寨了一张佛祖的圣旨,大意是说孙君野性难驯,应当及时把他从取经团队中给开除出去。结果那个唐僧傻B的很,居然信以为真,果然就把孙君给打发下岗了。我因此尝到了报复的快感。


夫人虽然很穷,我们也经常跟着饿肚子,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很多快乐。夫人对我们一向很好,我无以为报,不过在成功离间了唐僧师徒之后,也算是给夫人在天之灵的一点告慰了。


给夫人祭完最后一柱香,我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从我那无比熟悉的办公山洞默然离开。前路茫茫,我一时不知何去何从。后来听说后山的黄袍郎君那里招人,于是我就想去试试。


我在白骨夫人那里的时候,积累了一定的山头管理经验。现在到了黄总这里应征,他看中的也正是我的工作经验。当然他没想到的是,我还把前公司的重要客户也给一块儿带来了——这个客户就是唐僧。没有我的信息资源,他上哪去了解唐僧师徒一定要打这儿经过呢?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我让他了解到取经团队里面已经没有孙悟空......


结果是我们大获全胜。而我也好好调戏了那个唐僧一把。我一到公司就立了大功,黄总对我非常赏识。


但我仍不能掉以轻心。根据我以往的职场经验,业务过硬只是在职场生存的一个方面。为了跟领导套瓷关系,我有时候还不得不跟上司那啥一下......在白骨夫人那里我是男秘,到了黄袍郎君这里我就成了一女秘。要说也是为了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职场打拼多年的我深谙此道。


然而事实证明这次我打错算盘了。黄袍郎君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男人,根本就不吃我这一套。除了工作方面的正常接触,平时也都对我爱搭不理的。于是我只有暗下决心,立志从其它方面实现我对公司的价值。


说起黄袍郎君,我还真是对他充满了敬佩。他不光是一个好老板,而且还的确是一个好丈夫。他对百花公主的一往情深,一度令我十分感动。当我后来看到他被公主伤害,被公主出卖的时候,我的心也被深深地刺痛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从此,我对爱情绝望了。


当我最终被那个挖煤球的沙和尚一铲子敲死的时候,我对这个世界已经生无可恋。


一个普通的跳槽白领。绝笔。


第二章 黄袍郎君篇


<黄袍怪——风一样的男子>


13年,石头也捂热了,可公主的心依旧如冰。


你说我是如风的男子,让你永远都看不到现实。


你给家父的信中说我:一阵香风,闪出个金睛蓝面青发魔王,将你擒住,直带至半野山中无人处,难分难辨,被妖倚强,霸占为妻,无奈捱了一十三年。


我不知你在思凡下界的途中是否重重地摔过一跤?让你对我的记忆,从彼时变得片甲不存?


13年,我对蓝天,用力呼喊你的名字,希望你可以忆起我们在天上共渡的美好时光,哪怕只是点点滴滴,支离破碎......可你却对我选择性遗忘,从此忘了我这个爱人。


你可曾还记得我们前世的约定?你本是天宫侍香的玉女,而我是你姻定的夫君。前生缘浅,你先期来这宝象国中托生成了百花公主,而我因工作关系一时间走不开,一拖就是俩多礼拜。想要投胎,没名额了。那年你已二八豆蔻,要是等到你姐结婚的时候再有名额,那我岂不是生下来就得管你叫姨了?


我因为找不到投胎的户口,又不敢瞎乱涂改出生日期,于是只好变作了妖魔的模样,跑到一个三不管的地界,把你这高贵的公主生摄了来,与我配了一十三年的夫妻。你说:“爱我为什么变妖怪?”我说:“我原来的样子比我现在还难看呢。你没见跟我同事的二十七星宿,哪个不长得跟芙蓉姐夫似的?”你可知在我凶残丑陋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颗爱你的真心?


也许是被虏的时候受了惊吓,你的心脏一直不太好。为此我经常用我的金丹为你定期做射线治疗。不开刀,不吃药,一射就好,堪称宇宙最先进的医疗技术。男人有钱有魅力都在其次,唯有这“体贴”二字,只怕够女人找一辈子。


13年,我舍弃天庭享受的官位、福利统统不要,只想与你一起耳鬓厮磨,慢慢变老。然而我也深深知道: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被真情感动的。在这种情况下,越是坚持,越是受伤。


唐僧师徒的出现是对我们婚姻生活的最大考验。有道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不知道逢庙烧香、见塔扫塔的唐僧为什么要企图拆散我们的家庭?而他的两个徒弟更残忍至极地摔死了我们的一双妖儿......天诚可鉴,吃斋念佛的结果,行事竟是全无半点天理人伦......而当我得知这一切的一切竟是由你在幕后导演的时候,又有谁能安慰我受伤的灵魂?


十几年的夫妻没有信任了,也许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还得从那个倒霉的和尚谈起。想那唐僧是他自己愣头愣脑地闯进咱的洞府来的,我并不曾予出击捉拿。至于他的两个徒弟,是因为我持刀问他:“和尚,你一行有几人,终不然一人敢上西天?”唐僧见我持刀,故又老实说道:“大王,我有两个徒弟,叫做猪八戒、沙和尚,还有一担行李,一匹白马,都在松林里放着哩。”——晕,枉我为妖一十三年,还没见过这么积极出卖组织的。倘那和尚只言不语,两个徒弟打杀门来,我倒落个措手不及;你不见他大徒弟孙悟空后来斜刺杀出的时候,我不就冷不丁没防备?此番可妥,擎等猪、沙送货上门了。


甫一交锋,猪、沙二人远非你老公我的对手,穷寇莫追,我只任他两个牵马挑担,鼠窜而行。可你却与那孬货唐僧一见如故,骗说是什么斋僧还愿,那是像金山一样珍贵的唐僧肉呀!因为你的一句吃亏是福,我就放着500万的大奖不去领兑,饿自己的肚子,饱别人的眼福,像我这样的傻瓜蛋,世间真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放走唐僧的目的,竟是要他去宝象国中与你父王通风报信,和外人合伙算计你老公......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13年,生米都做成锅巴了,难道你我之间13年来的夫妻情分,还比不上你和那个和尚1分30秒的沟通吗?我不怪唐僧,只怪我的一片痴情。


事实证明唐僧一行到达宝象国之后,果然没少在国王面前给我穿小鞋。真真是“言差语错招人恼,意毒情伤怒气生”——唐僧呀唐僧,我耳根不硬听老婆话放你师徒权当放屁,你好生惹事秉国王意返我山前自不量力;我好心好意玉成你果送佛送西,你回马耍枪恶人恶语反戈一击,我是妖怪我不惹你,你反唆徒弟找老子麻烦,我看你是有点儿变态,我得给你点儿教训。


于是我就扮做了玉面书生的模样,跑去宝象国中找我那国王老丈人认亲。国王见我“才如子建成诗易,貌似潘安掷果轻”,以为济世之栋梁。我详细追述了13年前你我结为夫妻之缘故,编织了一个“无凭无证虎为媒”的爱情童话,并当堂指证唐僧即为虎精所变。因为故事情节十分感人,国王听得老泪纵横,唐僧当时也有些犯迷糊,不过他又很快反应过来了——


唐僧说:“不对呀,我才是正面人物呀!书上说的不会错地呀,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

我说:“是不是正面人物都没关系,关键是还得看谁有戏。”


唐僧因为没我有戏,于是只能任我把他变成了老虎。可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呐,随着他大徒弟孙悟空的突然出现,和公主你的里通外国,情势又开始变得对我不利。这次你完全暴露在了敌对阵营,连孙君都不相信你会如此铁石心肠,要你回避之时曾说:“只恐你与他情浓了,舍不得他。”不想你却把脸一绷:“我怎的舍不得他?稽留于此,不得已耳!”——好一个绝情的妇人,又抑或,你只想做回一个高贵的公主......


后来孙君变成了你的模样,我想,这也许是你想借他之口来向我传达你的本意吧。与孙君的决战还没开始,其实我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我不是输给了那个猴子,而是输给了我自己,输给了一份我曾经小心呵护和倍加珍惜的爱情。


我无暇顾及我身上的伤口,只因我的心仍滴血不停。这仗已经没法儿打了,因为我已经失去了我理应捍卫的某些东西。天边泛出了比我还丑的二十七星宿:“奎木狼!玉帝喊你回家吃饭!”


缘尽了,爱你的心一如往昔。


再回首,我只能对你送上深深的祝福。看到你与失散多年的父母姐姊的欢呼团聚,我竟也有些打心底里替你高兴了。爱变成了成全,只是13年来我拼命保卫的所谓爱情,原来它竟一文不名。


假如你在放风筝的季节抬头仰天,你会听见我在云端为你轻轻吟唱: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

再痛也不说苦,爱不用抱歉来弥补,

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

我默默的倒数,

最后才把你看清楚,看你眼里的我好模糊,

慢慢被放逐......


尘归尘,土归土,该走的,不该留。我因擅离职守13天,被贬到太上老君那里带薪差操,罚烧锅炉。也许我是将风溶解在血中的男子,也许我是天生习惯自私,哥烧的不是柴火,是寂寞。


如果再有一次来生,我还会牵你的手吗?我想我会说YES。当然,如果有可能这辈子解决,这种事情还是“只求今生,不求来世”来得比较保险。如果下次你能给我你的真心,我任凭我今生妻离子散,我无惧外人再肆意破坏我们的家庭。我就是这样风一样的男子,也有人说:你丫就是一疯子。


转自天涯 作者:咆哮万里触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