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枪实弹!全程记录中国军校生毕业演练

430023582 收藏 0 2007
导读:   [b][color=blue]  [img]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0-05/14/xin_1320507141434218199679.jpg[/img]   导演部对蓝军伏击修理所进行现场导调[/color]   新华网消息(李小峰、刘逢安、杨雷)这里,群山绵延,如巨龙盘卧大地。从2002年起,解放军工程兵指挥学院每年都要来到这个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对即将毕业的共和国“准军官”进行“淬火”,打造中国军校的出鞘利剑。   只有享用过



真枪实弹!全程记录中国军校生毕业演练


导演部对蓝军伏击修理所进行现场导调


新华网消息(李小峰、刘逢安、杨雷)这里,群山绵延,如巨龙盘卧大地。从2002年起,解放军工程兵指挥学院每年都要来到这个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对即将毕业的共和国“准军官”进行“淬火”,打造中国军校的出鞘利剑。


只有享用过“毕业大餐”的合格者才能顺利获得毕业证书和学位,并被授予军衔,成为真正的共和国军官。


今年,自5月6日起,解放军工程兵指挥学院代号为“先锋-2010”的综合演练拉开序幕。参加演练的学员分两大类,一是经过军校四年培养后,转入指挥专业学习的“4+1”学员,二是地方大学四年本科培养的国防生。应届毕业学员分别编成7个连队,在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背景下,进行抢修道路、架设桥梁、工程破袭、设置障碍、开辟通路、战场伪装、构筑指挥所、野战给水等近20个科目的演练。


不难看出,中国军校的训练模式和训练难度,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真枪实弹!全程记录中国军校生毕业演练


冲锋中的蓝军


[b]地雷是真的,炸药也是真的


13日凌晨2点,为了抗敌反冲击,保障进攻部队翼侧安全,上级命令地爆连5时前在蓝军迂回进攻路线上布设防坦克地雷场。


地雷是真的吗?”有人问。教员傅倬回答:“当然是真的,我现在紧张得不得了。去年演练时把地雷的引信去掉了,今年指挥部要求必须把引信装上。”


坦克地雷单兵跑步通过时也能踩炸。雷场里还要布50个定向雷,起警戒雷场作用,这种雷一旦爆炸,一颗雷会飞射出720个钢珠。傅教员说:“只要有一个学员迷糊,就肯定会有伤亡。”


演练前,学员人手一本实施计划。演练中,“计划”却一变再变。设营还未完成,饭菜还未煮熟,导演部通知营地目标暴露,必须立即转移;架设桥梁,白天勘察完地形,晚上却被告知架桥地点已改变,必须根据地形重新制定方案;破障队刚进入待机地域,导演部通知增加2条通道,学员不得不重新调配破障器材。


对这样一日数变的演练,学员刚开始时晕头转向,几天后就习以为常了。他们也明白,战争不会按计划进行。


过去的演练,危险性大、技术要求高的科目,都是学员打下手、唱配角。如野战抢修,学员只是换换轮胎,快速设置爆炸物障碍、火箭扫雷车实弹发射等,都是由战士操作,或者由教员来“保驾”。“打起仗来,可没有人来保驾。”石忠武说。


真地雷让人心跳,剪短导火索也让人胆战心惊。石忠武介绍,过去训练时导火索留得很长,学员跑出去300米炸药还没炸,久而久之,拉火后的冲刺跑变成了闲庭信步。这次演练规定导火索只留5秒长。


整个演练,学员平均睡眠时间每天仅3小时。吃不上饭,睡不成觉,还要圆满完成任务。尝尽苦和累后,学员仍然精神抖擞。


13日上午10点,1名学员投掷时掉弹,千钧一发之际,队干部罗林一把拉过这名学员,扑到掩壕里,避免了伤亡事故。


掉弹发生后,有人建议取消14日最后一批投掷计划。“按计划进行!”院长石忠武斩钉截铁的说,“不怕车掉漆,不怕人掉皮,也不怕弹在脚下冒烟。”第二天,投弹正常进行,110名学员没有受到掉弹影响,引臂远投,手榴弹在山谷间一一炸响。


真枪实弹!全程记录中国军校生毕业演练


南京军区集团军电子对抗分队对修理所实施电磁干扰


“蓝军”是真的“敌人


“红军”集结地域,桥断路塌,满目疮痍,道桥连趁着夜色修路架桥。


“连长,有老鼠!”警戒哨报告。“机械熄火,卧倒隐蔽,准备战斗!”连长徐金勇的命令斩截有力。


“轰,轰”,几个渗入集结地域的“老鼠”——“蓝军”见穿插袭扰失败,扔下两枚手雷匆忙撤退。


前几天的袭扰中却不是这样,给水连行军途中灯火管制不严,被“蓝军”包了饺子;修理所夜间宿营警戒哨设置有漏洞,被“蓝军”扔进几挂代表手雷的鞭炮,导演部宣布其减员三分之一;道桥连炊事班设置不够隐蔽,被“蓝军”火箭弹袭击……


现场导调的总导演石忠武介绍说,其实“蓝军”只有30人,但他像鲶鱼一样,搅动了千人演兵场,让战场和敌人看得见、摸得着。


石忠武说,以前的雷场、敌火都是教员给出的虚拟背景,学员脑子里缺少“敌情”,人员、装备整齐列队,宿营帐篷搭得整整齐齐,常常有学员在“雷场”穿行、在“敌火”下大摇大摆作业。“前些年的教学重单兵、轻编组、重技术、轻战术,训练队列化、操场化。这给学员造成误解,以为工程兵只有技术,没有战术。最基本的步兵战术,像设哨警戒、侦察掩护等,学员都做不好。”石忠武说。


地爆连学员正准备吃晚饭。学员模拟连长梁秦强正和3个排长小声商量晚上布设明暗哨的方案。这些学员都出生在1985年至1987年之间,敢挑战,不服输。“前天被他们搞了一下,挺丢人的。今晚‘蓝军’敢来我们就活捉他们。”小梁挺有信心。


石院长听了他们的方案,说:“这些招法还显得稚嫩,但是他们已经有了战场意识,这比什么都重要。”


“演练既有检验性,更有示范性,学员现在怎么练,毕业后就怎么教战士。我们要让学员知道真正的战场应该是什么样子。否则学员练出孤僻动作、孤僻理念,演练就起了负作用。”石忠武如此说。


真枪实弹!全程记录中国军校生毕业演练


架设坦克冲击桥


从连长到炊事员都是学员


“先锋—2010”演练与以往不同,全部按作战编组、作战进程实施,全部由学员自主指挥,教员只导调,不干涉。演练总指挥、学院副院长魏学东介绍:“为了演练真正锻炼学员,我们把几乎所有型号的教学装备拉到现场,足够装备1个工兵营。”


魏学东说,学院平时的课程突出实装操作,实践课、野外课比例达到70%。“装备是用来用的,不是用来看的。装备维修费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存的。”魏学东说。


在115.3高地东侧,桥梁连正在架设重型机械化桥。担任一排长的崔晓航正在指挥桥车,仅用40分钟,一座3跨60米长的桥梁架通。因为是白天作业必须采取伪装措施,小崔指挥人员根据地形、风向放置了5个发烟罐,整个作业全部在烟雾中进行。桥梁架通后,他又指挥在桥面上铺设伪装网,消除桥两岸的作业痕迹。


来到筑伪连营地已是16时,战斗员全部出去构筑指挥所了,只有炊事班在忙碌。担任司务长的范亮亮正在用充气筒给野战炊事车里的柴油打气加压。他告诉记者,打一次气就能做熟一顿饭。大锅里面已经放入菜料,当晚的菜谱是黄豆炖猪蹄和蒜苔炒肉。


小范在演练日记中写到:12日,早上4点半起床做早饭,6点半把馒头、煮鸡蛋、稀饭、炒海带丝送上乌龟岭。明天要跟阵地沟通好,控制煮稀饭时间,尽量让战斗员吃上热饭。8点通知炊事班备菜、做午饭。11点,与军需处联系,报给养需求;与营房处联系送水,炊事车需要补充柴油。


“演练自始至终,我们学员自我保障,自己设营,自己做饭,自己发电。”小范说起这些挺自豪,这些学员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在家吃饭由父母包办,在学校吃饭由食堂保障,以往的演练中还有花钱洗衣服、花钱买饮料的事。


炊事班长佟海斌说:“培训时老师说水没过大米一指,我实践起来觉得水没过大米半指就能把米蒸得不硬不粘。”


小范从挎包里掏出我军的战时伙食定量标准,“按照这个标准算给养,就差不了多少。”


过去演练中,学员虽也有自主权,范围很小。学员可以制定作战方案,但是最后还是要按照教员的方案来实施。激情四射、个性张扬的学员敢说敢做:“让我当连长,又不听我的,还不如不当。”


有了自主权,学员的战场智慧被激发,想出了许多灵机一动的点子:烟雾遮障器材不足,根据空气湿度大情况,通过大量燃烧秸杆催生大雾;敌后破袭行动中,进行化装侦察,实施多节点同时破袭……


但是个性之帆不能偏离理性航线,学员的突发奇想,需要符合战场规律。


徒步行军时,伪装连学员自主选定路线,在大山里迷路了,围着一个大水塘子转悠了3圈,用了2个小时还没找到正确路线。


“学员自主指挥,对我们导调人员的要求高了,我们不能直接干涉,需要用战术情况来引导他们”,导调员冯南宁说。


正当伪装连学员焦急万分之时,一发绿色信号弹升起,电台里导调员宣布“信号弹方向,地爆连遇敌阻击,命你连速去增援”。通过这种方式,把学员导回正确路线。


“不要怕学员做错,只要他们学到真本领,哪怕是耽误演练进程也值得。”冯南宁说。[/b]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