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参加张宗昌召开的民主“乡老会”


1927年,张宗昌费时耗资在济南召开“乡老会”,依据章丘县乡老宋锦来的检举,撤销了当时的县知事,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事过80余年,知道此事的人已经很少了,笔者查阅了有关前辈撰写的材料,访问了一些知情人,现概述如下:

1925至1928年,混世魔王张宗昌督办山东,依靠横征暴敛来维护军阀统治,满足自己的奢侈腐化生活。山东人民极端贫困,外逃塞途。灾民一路纷纷传唱“乙丑(1925年)来了张宗昌,山东百姓遭了殃。苛捐杂税如牛毛,拖儿带女去逃荒。苍天苍天快睁眼,除掉魔王好还乡。”当时的境况可见一斑。莱芜、邹平等地还出现了武装反抗征税的小规模暴动。

张宗昌为了缓和日益激化的矛盾,巩固对山东的统治,于1927年8月1日,以省政府的名义发出在济南召开“乡老会议”的通知。乡老会意在咨询“民隐”,了解地方吏治,宣扬“省府”的礼治仁政。通知要求 “乡老”必须是年满45岁以上各县深孚众望之士,要各县速速选出,即刻参加。参加会议的乡老绝大部分都是各县的区长,也有极少数的文举硕儒。乡老中以章丘的宋锦来年龄最长,时年74岁。宋是文举人出身,是张宗昌前任山东督办郑士琦的恩师,所以章丘的乡老一到会就受到张宗昌的热情召见。张对宋说:“宗昌出身贫寒,一介武夫,本身没有治国安邦之才,身边缺少诸葛孔明之士。如今连年征战,军费开支入不敷出,苦累各位乡老,连及全省百姓,惭愧啊惭愧。”

8月9日,会议正式开始,1000多人聚集在省政府大院的大厅里,倒也蛮有气氛的。会上省府大员们先大讲特讲张督办的礼治和仁政,“张督办”也侃侃而谈“防共讨赤”,提倡“孝悌忠信”。这些内容适应了地主豪绅的需要,唤起了地主豪绅的拥护和同情。对于危害地方的兵匪苛捐“张督办”是却只字不提。会议期间,每人还发给一张“咨询民隐”表,其内容有治安、吏治、工矿、农业、教育、水利等,依各地情况具体填写。张宗昌一再强调,若县知事有不法行为,亦可检举,会后定当查办。话虽如此,各方乡老大都是县知事们的嫡系亲信,谁肯检举?许多人所填都是报喜不报忧的粉饰之词。本来走走过场就过去了,不想在一片歌功颂德之声中出了个不怕邪的,就是那章丘的宋锦来。宋老爷子详陈民隐,“八字”黜知县,并让张宗昌豁免了章丘当年的税收,详情一会再说。

会议历时一个月,张宗昌每天都参加,会议由政务厅专事招待。每人一条香烟,一领凉席,一包香茶。每餐珍馐满桌,食品丰盛,每隔两日就举办酒宴一次,张宗昌轮流到各席作陪。饭后总是进西瓜,以助消化。晚上,在曲山艺海的济南,乡老远离家乡,便四处消遣,可以看电影,可以到剧场看名伶演出,或叫来到会场演唱,可以吟诗作赋,是怎么高兴怎么玩。但是,“张督办”有令,不准赌钱、嫖娼、抽大烟,以免有伤乡老之“劭德”。会议结束时,每人发给五元大洋的路费,一根手杖,一方牌匾,以作纪念。

倘若就此,张宗昌的这次乡老会无非是笼络人心、巩固自己山东土皇帝宝座的一种手段,和外省军阀搞得没什么两样。但因章丘县乡老宋锦来的一番陈辞,为这次会议留下了一段佳话。

各县大部分乡老极尽阿谀的填写民隐表时,宋锦来对此十分忧虑。他想了好久,认为自己只是一介贫儒,又年逾古稀,既无丢官可怕,又无伤身可惧,详陈民隐,为民请命,何罪之有?于是挥笔填写道“章丘山多地薄,人口众多,粮不充饥,棉不御寒,盗匪如蚁,捐似牛毛,适逢本年荒欠,百姓犹如雪上加霜。生存不定,怎能完课,望都办明察。”

张宗昌听说了此事后,便与家在济南的北京政府议员刘昭一、省议员辛铸九等到章丘席上把酒进餐,询问章丘的政情。当问到县知事林正榜时,唯有宋锦来正襟危坐,面陈似水,在恭维奉承声中慷慨激昂地讲了八个字:“爱民如子,敬匪若父”。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许多乡老也为他捏着一把汗。因为林正榜即是张宗昌的乡亲,又是省府大员后任山东省长林宪祖的叔叔。

当时的章丘,连年荒歉,课税如毛,兵匪如蚁。张宗昌督鲁时,将章丘每两税银提高到八块大洋。还有什么地皮捐、荣户捐、鸡税、狗税、人头税不一而足。百姓稍一怠慢,催捐逼税的差吏便绳棍交加,甚者捕入监牢。民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私下议论说,林父母大人真是咱们的一个“爹”呀!

在官压捐逼之外,更有散兵、土匪的危害。大杆子土匪有刘黑七(桂棠),小伙的或结对成群,或联帮为伍等等,难以数计。他们明火执仗公开抢夺绑架,烧杀奸淫,瘟神恶煞般地肆虐着章丘的黎民百姓。有些天良未泯恻隐在怀的区镇首脑及部份乡绅士子,纷纷呈文林正榜出兵剿匪灭盗,以安百姓。而身为一县之主的林大人对此却置若罔闻,且有开门揖盗与土匪关系暧昧之嫌。因此民间传说林县长是驱民如虎,惧匪如鼠。这话经宋锦来之口就成了“爱民如子,敬匪若父”了。虽几字之易,但本意未更,只不过又加了几分幽默和讽刺罢了。

张宗昌听了宋锦来这“八字”谑言之后,真是羞怒攻心,但在众乡老面前不好发作。为表示他“惩贪倡廉,祛邪扶正”的诚意。当即怒不可遏暴跳如雷,“他妈的,林正榜这个龟孙竟敢如此胡为,我非撤了他不可”!其实,张宗昌这番表演,在场的人都明白,他自己更清楚,为非作歹的土匪许多人就是他的部下,繁重的苛捐杂税也是令出他口款入他手。但是为了自我“修饰”掩匿其种种劣迹,缓和山东人民对他日益增长的反抗情绪,只好硬着头皮在“婊子”门口立“贞节”牌坊了。他不顾林宪祖这位省衙头面人物的情面,毅然下令“罢了林正榜的官”,为章丘人民除了一个污吏。

林正榜丢官之日,章丘人民无不为之拍手称快。同时也大加赞扬宋举人的胆识和才干。百姓在高兴之余闲谈窃论道:宋先生的“八字”弹劾,能迫使这位混世魔王、“三不知”将军为民除掉一贪官,也算是一种历史的机遇和偶然吧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