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讲的土匪爷爷轶事

fansht21 收藏 2 1440
导读:同事讲的土匪爷爷轶事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在山东长白山南麓的某镇政府工作----对了,就是隋末王薄起义的长白山。此山略呈东南--西北走向,绵延近100华里,横亘在山东中部,胶济铁路临山而过,北接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向南30华里就是处于华北平原中部的茫茫泰沂山脉,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长白山山险林密,沟壑纵横,物产丰富,当地民风强悍,历来是乱世强人聚啸山林的绝佳之地。工作之余,闲谈之时,同事们经常讲述民国年间长白山土匪轶事,其中一白姓同事讲的最好,因为就是讲的他大爷爷的真人真事,所以直到现在对一些事我还

同事讲的土匪爷爷轶事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在山东长白山南麓的某镇政府工作----对了,就是隋末王薄起义的长白山。此山略呈东南--西北走向,绵延近100华里,横亘在山东中部,胶济铁路临山而过,北接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向南30华里就是处于华北平原中部的茫茫泰沂山脉,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长白山山险林密,沟壑纵横,物产丰富,当地民风强悍,历来是乱世强人聚啸山林的绝佳之地。工作之余,闲谈之时,同事们经常讲述民国年间长白山土匪轶事,其中一白姓同事讲的最好,因为就是讲的他大爷爷的真人真事,所以直到现在对一些事我还耳熟能详,现将本人记忆所及之事用他的口气追述如下:

我爷爷弟兄三个,他最小,跟我二爷爷在济南学徒干买卖,当土匪的是老大。我大爷爷念完《三字经》和《百家姓》后,为谋生就跟着他舅舅出门打铁(干铁匠)。成年后一表人才,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魁梧,体格健壮,英俊敏捷。17岁那年,到东北打铁,经人介绍,加入了张作霖的队伍,习武练军、兵法操典等项在新兵考核时得了第一,又有点私塾基础,受到长官的赏识,进入讲武堂深造,19岁就当了排长。打吴佩孚时,缴获了一挺机枪,俘虏了十几个士兵,旋升为连长,奉调沈阳北大营。在东北和小日本接触,比赛摔跤时,常常把小鬼子扔出圈外。九一八事变后,奉军内撤,我大爷爷弃戎回家,买了邻家的宅院,又买了三大亩地(相当于十亩),农闲时打铁养蚕,和一大家子过上了农耕生活。当时岁饥年荒,兵匪遍地,百姓民不聊生,官府索捐征丁,生活十分困苦。

1933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临沂土匪刘黑七到咱这里抢掠,沿着山路自北往南撤时到了我们庄。村长组织人上圩子墙防守,小伙子们也抄枪拿棍的要拼命。刘黑七的人上来了,其中一个神枪手在百步之外冲庄北头大庙屋檐打了三枪,敲碎了三片小瓦,叫嚣道:“庄里的人听着,要不想和这三片瓦一样,就交出五千大洋,巳晌午之前拿不出,就进庄抢了。”这三枪震住了全庄人,因为枪法太准了,庄里那几个猎手的枪法也没有这么好。五千大洋,就是把整个庄卖了也凑不够这个数,何况只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村长打算领着两个人求土匪宽容宽容,大爷爷自告奋勇和村长去,别的人害怕,就只有他们俩了。和土匪接上头,大爷爷说了几句话,做了几个手势,土匪接着就换了笑脸。大爷爷一手托着一块三四十斤的石头,曲腿塌腰----好像舞台上矮子功----和一个空身的土匪百步赛跑,那个土匪被大爷爷甩下十几步。大爷爷用土匪的长枪,一枪打下了一只野雉鸡。最后给了刘黑七二百块大洋,土匪绕村而过。具体经过大爷爷从没说起过,这些大概情况还是大爷爷死后村长讲的。

几个月后,老爷爷去世,大爷爷让16岁的爷爷到济南投奔二爷爷,拿着村长的介绍信到县大队受训,被县长看中,因抓贼有功,提升为大队长。1937年底,日寇渡过黄河,逼近县城,县长弃城南逃,县大队解散,大爷爷和几个心腹兄弟携武器潜回故乡。1938年,各路豪杰以长白山为根据地纷纷成立抗日救国军,宣誓要守土抗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大爷爷又当上了排长。救国军和小鬼子打了两仗,逐渐分裂。山北是共产党领导,山南打的是国民党旗号。大爷爷认为国民党是正宗,便加入了山南的国民党山东第十二区保安旅,任副司令。从此大爷爷政治上开始走下坡路。山南的国民党部队分为东西两伙,大爷爷属于西部的。他们的后台分别是秦启荣、沈鸿烈,双方均有吞掉对方称霸一方的野心。大爷爷又置了十几亩地,写信叫二爷爷回家,照顾老奶奶。

1938年9月小鬼子的一个军医出外就诊时被打死,日寇大为恼火,偷袭保安旅司令部,重创旅特务团第一营(死伤五六十人),时任特务团长的旅司令的弟弟也战死。为了报仇雪恨,大爷爷带着24人,每人一把匣子枪,一把大刀,一夜之间袭击胶济铁路三处桥岗的日寇,杀死13个鬼子,缴获八只三八大盖,一把王八盒子,一把指挥刀。第二天,打散一个中队的皇协军,缴获几十只汉阳造。又远赴周村,火烧日本人的商店药铺,把两个日本鬼子大卸八块,碎尸扔到了铁路上。

为了筹集钱粮,救国军们打着支援抗日的旗号,向农民滥派捐税。根据各家田产下发钱粮条子,限时缴纳“荣户捐”(出钱支援抗日光荣);向各村地主、资本家征粮索款,有借无还,名曰“吃大户”;从非自己地盘上绑架有钱有势的村长、地主和土豪,或者在外经商做工“发财”还家的,实行“绑票”。无论是那种,到期缴不上钱,轻则打骂、老虎凳,重则丢掉性命。人们接到条子,砸锅卖铁也得按期完成。大户人家卖骡马,殷实之家逼得家破人亡,穷苦百姓只好卖身给他们当壮丁。这样十二区保安旅迅速发展壮大,两年就达到3万多人,由一个旅,扩编为辖6个旅的两个游记纵队,成为长白山区实力最强的“国军”。大爷爷他们这只队伍是即打小日本,也打山北的共产党,还和“自己人”争地盘,反正是谁妨碍了他们的利益就打谁。


后来,大爷爷性情改变。讲究吃穿,纵容部下抢劫作恶,曾命令5个士兵轮奸过一个汉奸的老婆。杀人放火,不近人情。当然,这些在国民党的地方部队里是算不得什么,但是,以前那个靠劳动糊口,做好事不留名,一心为国抗战的年轻人再也没有了。有一次,大爷爷带领部下回村探望老母,他的一个远亲表弟闻讯赶来,要求加入他的部队。稍谈之后,怀疑表弟是山南东部派来的特务,便虚与委蛇,待天黑他们离村后,再让表弟回家。恰在这时,表弟的父亲也就是大爷爷的舅舅(不是亲的)跑来,,因守门的士兵不让进,舅舅打了这个士兵两记耳光。大爷爷怒火填膺,但还是平心静气以晚辈的礼节接待了他。未落座,其舅责问大爷爷:“你为什么骗我儿子到这里来跟你当土匪?我要到东山报告消灭你们!”。大爷爷勃然大怒,二话没说,先下手为强,立即传令将父子俩捆了起来,不顾老母呼喊,押出村外枪杀了。杀人就这么容易,完全成了土匪。

当夜,大爷爷他们就往西回了自己的驻地,接到司令的命令:连夜袭击住在胶济铁路枣园车站的日本人任命的济南东部5县剿共总司令。因为只是去解决汉奸,大爷爷即派特务团一连长率部火速出击,自己在后接应。一连长他们在暗探的引导下,直奔那个大汉奸总司令的门口,了解到敌人只有7个人,便决定开枪突袭。此时在屋门口发现一人,这家伙甩手一枪,打中了一连长的护兵。一连长举起“二十响”一个连射,敌人应声倒地。战斗非常顺利,很快就结束了。清理战场时,才知道第一个被打死的就是那个总司令。凯旋归来,参战部队受到了沈鸿烈的嘉奖。

1940年深秋,一个漆黑的夜晚,驻历城、章丘的日寇闪电般地包围了大爷爷驻地村,大爷爷挥军迎敌。血战一昼夜,他越战越勇,毫无惧色。象铁打钢铸似的立于圩子墙上,穿跃于土堞之间,机智勇猛,指挥若定。他手持双枪,一连打死了七八个带头冲锋的鬼子。西北方传来了援军的枪炮声,敌阵骚动,放弃了正面进攻,开始后退。大爷爷取胜心切,误认为敌军已败退,长身瞭望,不幸,被远处飞来的子弹射中,当场殒命。援军到达,日寇狼狈逃窜,战场上硝烟散尽,映入眼帘的是横躺竖卧的尸体和斑斑血迹。据说,司令赶到战场,抱住大爷爷的尸体当场哭晕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