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国外媒介报道8(1979)

怡尘凌志 收藏 0 5060
导读:转贴

标题:美联社报道:曼谷西方外交官说我还击越是有长远眼光的


文章正文:

说我将竭力使越东奔西跑,疲于奔命;越经受不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

[美联社曼谷三月十三日电]中越近一个月的战争中的战斗看来正在平息下来,但是,一些分析家认为,中国的这场进攻只不过是北京企图通过逐渐消耗的办法迫使亲苏的印度支那就范的第一个回合。

越南在北京发动武装干预之前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经济灾难和军事纠纷。

中国极容易从中越陆上和海上的边界问题找到借口再次向越南发动进攻。北京已经警告说,如果越南继续对边界进行所谓侵犯的话,中国部队可能不得不再去“惩罚”河内。

这并不是河内所面临的仅有问题。

河内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控制了印度支那,实现了其昔日的迷梦,但却又成了它的新的负担。

七万至十万越军被牵制在柬埔寨同被推翻的政权的顽强的游击队作战。还有一个月雨季就要到来了,印度支那的常规部队是很怕雨季的。雨季会使越南控制的城镇变成一座座孤岛,使公路泥泞不堪,而使叛乱分子的迅速出击的小股部队增加了威力。军事分析家说,往好处说,越南在支援其驻在柬埔寨各地的现代化、机械化部队时也会在后勤方面遇到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可怕的困难。

越南驻老挝的部队一直在帮助万象政府平息已有三年之久的叛乱活动,现在面临这种可能性:中国可能会支持老挝叛乱分子,以进一步消耗河内的人力物力和牵制住越南部队。

老挝已命令几千名中国技术人员离开老挝,但是,即使他们离开了老挝,在同中国接壤的老挝北部地区也很难消除掉中国的影响。

驻在曼谷的一些人士说,中国人的目的之一看来是为了破坏越南紧靠边界地区的通讯和交通线路,工厂和其他基本建设工程。

这些分析家说,从长远观点看来,使越南付出更大代价的将是它必须随时使大批军队保持着战备状态,以便对付中国决定再次打进来。

此间一位西方外交官说,“中国人很可能是有长远眼光的。他们将竭力使越南人东跑西奔,疲于奔命,在任何地方只要有可能就使他们慢慢出血。”

尽管一场反对敌人侵略的战争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把人民团结起来(并且很可能使他们忘记日常的困难),但是,越南经受不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

越南的经济非常糟糕,越南南方尚未纳入共产党的模子。

到过越南的一些外国人说,由于工人被强迫去拥军或进行业余军训,一些外国援建的工程最近已经逐渐停工。




标题:时事社报道:《华主席说中国军队从越撤退已完毕》


文章正文:

[时事社东京三月十六日电]题:华主席对美浓部知事说中国军队从越南撤退已经完毕

北京十五日电:中国的华国锋主席十五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东京都知事美浓部时说,今天晚上从越南撤退已经完毕。至此,从二月十七日开始的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以来,这次历时约一个月的对越南军事作战行动已告结束。

今后的焦点将集中在越南对中国建议的副外长级谈判抱何种态度。今天华国锋—美浓部会谈,是按中国方面的希望进行的。

在这次会谈中,华国锋主席首次表明从越南的撤退已经完毕,同时,对于“如果越南不从柬埔寨撤军,中国是否再次制裁越南”这一问题,华国锋主席直截了当地说:“希望通过国际舆论的力量促使越南从柬埔寨撤退。(关于是否再次给予制裁)不以从柬埔寨撤退为条件。”

华主席还就中国不得不下决心对越南采取军事行动的立场进行了说明,要求理解中国的立场,他说:“中国受到了越南的侵略,迫不得已才进行自卫反击。”

在会谈中,华国锋主席就有关现代化计划的目前的经济政策问题,介绍了中国的想法。其中,关于从国外借款和接受延期付款的问题,华主席表明了中国的方针,他说:“我们希望以不受国际汇率变化限制的形式接受延期付款,而且也要在充分考虑到偿还能力的情况下处理借款问题。”东京都访华团认为,华国锋的讲话表明,中国对从国外借款和接受延期付款持慎重态度。

此外,华主席还谈到了实施现代化计划的做法,他表明要在保持农业和工业平衡的情况下,推进现代化计划。关于保留宝山钢铁厂等已经签订的成套设备的合同问题,他再次强调,完全是因为在中国的支付能力上发生了问题,需要进行内部调整,并不是重新修改现代化计划。




标题:路透社记者自曼谷报道:我自卫还击已使越南承受了极大创痛


文章正文:

[路透社曼谷三月十五日电](记者:伯纳德·梅伦斯基)这几天来,越南流露出了得意洋洋满不在乎的样子,尽管中国对它的一些北部省份的袭击留下了也许不会很快便消失的伤痕。

此间的外交人士说,越南人尽管损失惨重,但还说自己在军事上干得出色。另外,中国采取的惩罚行动在某种程度上使河内解除了它于一月份主持推翻柬埔寨亲北京的政府以来一直承受的外交压力。

但是他们补充说,这次冲突肯定加剧了越南的可怕的经济形势,使它处于三十多年来的最为拮据的局面。

北京发起一场规模有限的战争来“教训一下河内”。不管它是否已经成功,越南入可能已经承受了极大创痛,从而认识到他们的北方大邻国是严肃认真的。

越南很精明,没有上中国人的当,中国显然要诱使越南派正规军队投入激烈战斗。

尽管这样,看来中国人确实已摧毁了越南的大量装备和财产,其中也包括军事设施

这些人士说,越南的边境防御被破坏了,必须重新建立起来。除了在人力、武器和医疗补给物资方面的直接损失外,越在军事上投入了极大的财力,因而还将在经济上蒙受严重损伤。

因此,如果中国的目的是部分地进一步破坏越南的经济,使越南把补给物资和人员大规模地由南往北调,那么它也许是达到了目的。

另外,越南还有安置难民的问题。在越南的不抱偏见的观察家们说,甚至还在战争初期,几千几千的难民从作战地区涌来。

一支动员起来的军队必须要吃得好。有人估计,一个师的军队——大约是一万名士兵——每日至少消耗五十吨大米。

此间外交人士估计,越南在柬埔寨境内已经派有十二至十四个师的军队,尽管河内否认它在那里派有任何军队。

分析家们认为,目前在越南北方主要防线上可能有五个师,其中三个师是守卫河内的。

把部队调往前线地区和运输补给物资需要花钱,这样就使一个处于戒备状态的国家开支更大了。






标题:日报述评《加深了对“反苏势力──中国”的认识》


文章正文:

说围绕中越边界冲突,东盟各国对中国寄予希望,认为它是一股对抗苏联向亚洲渗透的力量;同时认识到中美日采取共同步调可为亚洲稳定带来实力均势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三月六日刊登自新加坡发回的一篇述评,题目是《加深了对“反苏势力——中国”的认识》,摘译如下:

围绕着中越边界冲突问题,东盟各国对中国寄予希望,认为它是一股对抗苏联向亚洲渗透的力量。同时加深了对现实的认识,即中国与美国、日本采取共同步调,也可以为亚洲的稳定带来令人满意的实力均势。但是看法还不完全一样,并不是因此就要立即倒向亲华一边,态度是极其现实而又慎重的,还要仔细看一看推进四个现代化的中国到底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现代化国家。对苏联的渗透持最大戒心围绕着越南进攻柬埔寨和中越边界发生冲突等印度支那形势的急剧变化,东盟国家在以下三点上其见解是一致的:(1)当前最有损于亚洲稳定的是苏联的渗透,应特别予以警惕。越南的印度支那联邦设想是其主要目标;(2)对中国虽然仍存有戒心,但中国的现代化有助于亚洲的稳定;(3)在阻止苏联的渗透方面,美国、中国和日本的利害是一致的,作为对抗力量是可靠的。

越战之后,乘美国把目标转向国内之机,苏联已把手伸到了安哥拉、埃塞俄比亚以及伊朗等国家,现在在亚洲正试图以越南为尖兵进行渗透。尽管如此,东盟国家却没有能力与之对抗,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甚至产生了无能为力之感。

因而,中国“不许越南横冲直闯,给予惩罚”。对于中国此举,(东盟国家)内心当然是欢迎的。从亚洲各国的新闻报道中,感到了一种“亲华反越”的气氛。对此,就连政府当局人士也决不打算从正面予以否认。

不仅如此,从邓小平副总理的访美、访日,以及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扬的“如果没有柬埔寨问题,中越问题也就没有了”的发言和美国财政部长布卢门撒尔的访华这些情况的发展来看,可以认为,中国的行动是得到了美国和日本的默许的。

也就是说,人们认为,在阻止苏联对亚洲的渗透这一战略目标上,美、中、日三国的步调是一致的,就是与东盟国家的利害也是一致的。

据分析,苏联之所以口口声声说要履行苏越条约而又未采取直接行动,虽然是因为有美国第七舰队的存在,但主要是因为(苏联)不愿意使美、中、日三国就此“组成”更加密切的反苏力量。

从某种意义上认为这是阻止苏联渗透的新生“力量”的诞生,并期望由此所产生的实力均势能导致亚洲的稳定。从对这一现状的分析出发,也有的专家认为,在中越冲突中,即使中国没有取得辉煌的军事战果,但是却在如下两点上取得了相应的成果:(一)显示了牵制越南横冲直闯的决心和力量;(二)迫使苏联慎重行事。




标题:外电报道:邓副总理对记者谈中越谈判问题


文章正文:

[合众国际社北京三月十七日电]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今天说,他对中国对越南北方进行四周的入侵结果感到满意。

邓出席了波士顿交响乐团在北京的演出,并在演出中间休息时会见了记者。

记者问他中国部队是否全—都从越南撤回来了,他说“全都撤回来了”。

邓承认越南已宣布愿意在最后一个中国士兵离开越南国土一周之后开始谈判。

他说:“当我们在三月五日宣布停止作战时,我们就说了我们愿意谈判。”

邓说:“既然越南人已经接受了谈判的建议,我们将予以响应。”

[合众国际社北京三月十八日电]中国副总理邓小平昨天说,他对中国对越南发动的为时四周的进攻感到“满意”。河内也提出如果中国首先撤走全部军队,可以从三月二十三日开始和谈。

邓表示北京也将同意举行和谈。邓在一家新剧院门口对记者们说:“我们于三月五日宣布停战时已经说明我们希望谈判。越南人接受了这一谈判建议,我们将作出反应。”

[路透社北京三月十七日电]两颗白色的照明弹升上天空,中国同越南的战斗结束了。

外交官们说,河内指定了谈判日期一事表明,越南现在确信中国部队已全部撤回到越南要求的“历史边界线”的中国一侧。

[合众国际社北京三月十七日电]波士顿交响乐团今天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第一次音乐会,前去听这次音乐会的不仅有邓小平副总理,还有孙逸仙的传奇人物式的夫人。

宋庆龄女士同邓小平一起出席了音乐会,这是她极少有的几次公开露面中的一次。

演出中间休息时,美国记者问她对波士顿交响乐团和指挥小泽征尔有何感想,她用英语回答说:“我非常高兴能来欣赏这次音乐会,我身体不好,很少出门,但是你们的音乐会我却非来不可。这是一次极大的享受。”

邓小平同美国记者也谈了话,他说:“这次演出表明了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这种交往是十分有益的。这种交往有助于增进我们之间的了解。”




标题:越通社受权发表声明:越方建议二十三日前后开始中越谈判


文章正文:

[法新社河内三月十七日电]越南政府向中国政府建议双方在下星期五(三月二十三日)或者在三月二十三日前后就边界问题举行谈判。

越通社在“受权发表的声明”中说,越南外交部中国司司长阮进今天向中国代办鲁明转告了这一建议。声明说:“越南政府建议会谈可以于三月二十三日前后在河内开始举行,如果中国希望会谈在边界上的某地举行的话,越方就建议在谅山市举行”。




标题:法新社说中越谈判将是长期的激烈的


文章正文:

[法新社北京三月十七日电](记者:比昂尼克)中国和越南的边界谈判如果真的举行,看来也不大会有成功的希望,肯定会成为一场时间拖得很长的聋子之间的对话。

昨天中国外长黄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之后,此间的外交观察家昨晚普遍地抱有这种悲观的看法。

黄华先生对于越南政府表示要通过谈判解决分歧的愿望是否有诚意表示严重怀疑。与此同时,他说,越南甚至在会谈开始之前就设置了障碍。他举了河内宣布总动员,使国家进入战时体制作为例子。

这位中国部长第一次表示中国打算在谈判中提出越南军队留在柬埔寨的问题,尽管这将不成为举行谈判的一个先决条件。

如果中国军队驻扎在河内认为是在越南境内而北京则认为是中国的领土的新的阵地内,越南也许不会同意谈判。中越之间如果举行谈判,也会象一九六九年中苏发生了类似的严重边界冲突之后开始举行的中苏边界会谈一样,很可能是长时期的和激烈的。




标题:外电评述:中国外交部给越南外交部的照会


文章正文:

法新社说中国派韩念龙任代表团团长表明中国重视这次会谈;时事社认为谈判前景暗淡

[法新社北京三月十九日电]中国为了保持同越南谈判的主动权,今天拒绝了河内提出的星期五举行会谈的建议,而提出下星期三

(二十八日)举行。

同时,中国同意第一轮中越会谈在河内举行,但是对越南的“诚意”表示怀疑,要求它不要给会谈设置“严重的障碍”。

中国的建议是今天

——停战三天之后——以中国外交部给越南外交部照会的形式发出的。

北京建议,会谈轮流在两国首都举行,并说中国建议首次会谈在河内(越南人也是这样提的)举行,是为了“表示中国方面的诚意”。

观察家们指出,指定韩念龙副外长为代表团团长一举表明中国是重视这次会谈的。

[共同社北京三月十九日电](记者:松尾)题:中国提议从二十八日开始会谈,在河内和北京交替举行

中国外交部十九日致越南外交部备忘录,提议第一次会谈在河内举行,表明了中国的诚意。这个备忘录的特点是,提出了极其具体的方案,建议副外长级会谈在两国首都交替举行,第一次会谈从二十八日开始,在河内举行;同时,严厉谴责越南方面对谈判“缺乏诚意”。

[时事社东京三月十九日电]中国在十九日的照会中把副外长级会谈的议题共归纳为四点,但黄华外长在十六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还表明说,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的问题也准备列入谈判的议程。不仅在领土问题上中越两国间的基本主张有很大差距,假使从柬埔寨撤军的问题也被纳入议题的话,副外长级会谈难免要陷入僵局。即使边界谈判于二十八日左右开始,其前景似乎也非常暗淡。

[路透社北京三月十九日电]中国今晚说,它同越南的和平谈判可于三月二十八日左右在河内开始,这使得双方又有一个可以争论的争端。

外交官们今晚说,双方关于第一轮谈判的日期提出的不同建议是有待解决的另一个分歧。他们认为,双方都在施展计谋以争取有利地位,看来,任何一方都不愿向对方作出让步。

[德新社北京三月十九日电]在北京宣布它在越南的军事活动已告结束三天以后,中国和越南现在仍象以往一样不能和解。

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宣传战中,双方都说对方是说谎的人,谴责对方在为新的侵略作准备。

甚至这里持乐观态度的外交官也认为,两国间目前的气氛几乎不可能保证双边会谈的成功。





标题:外电外报报道:西哈努克对外国记者发表的谈话


文章正文:

[路透社北京三月十九日电](记者:麦肯齐)柬埔寨前领导人西哈努克亲王今晚再次要求召开一次新的日内瓦会议并要求成立国际部队来监督柬埔寨停火,他说,他不代表波尔布特政权。

但是,他估计被推翻的波尔布特政府拥有四万至五万游击队,他们通过泰国接受中国的援助,他说,实现和平是不大可能的。

西哈努克说,他的唯一希望是柬埔寨成为一个真正中立的“东方的瑞士”。虽然他个人没有掌权的野心,但是,他愿意在柬埔寨的自由选举中参加竞选,“如果人民需要我”,我愿意承担政府职务。

西哈努克亲王是在他北京的宾馆为外国记者举行的一次宴会上说这番话的。他说,使柬埔寨实现和平的唯一办法是在几个主要角色之间达成一致意见。他所指的主要角色是中国、越南和苏联。

为此目的,他建议重新召开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以处理柬埔寨问题。出席这次会议的国家可以包括印度支那三国、中国、苏联、法国、英国、美国、印度、日本和东盟五国。

西哈努克亲王说,他认为美国已经表示赞同这样的计划,尽管它没有提到西哈努克。然而,中国对这个建议却没有表示出什么热情,他预料北京会继续支持波尔布特

这位亲王说,他的最终抱负是使柬埔寨成为和平和真正中立的国家。

他说,这就是说,柬埔寨政府应当同所有国家都建立关系——甚至同古巴也建立关系,虽然“卡斯特罗恨我,我也憎卡斯特罗”。

[本刊讯]美国《新闻日报》三月十日刊登该报记者艾布拉姆斯从北京发出的一篇报道,题为《在北京同西哈努克亲王的一次谈话》,副题为《看不到我的国家近期会实现和平》,摘译如下:

由于自己的国家备受内讧祸害和在亚洲大国斗争中沦为了小卒子,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正在这里施展等待时机的策略。

西哈努克是通晓这种策略的。在一九七○至一九七五年期间,他曾居住在这里过流亡生活。

他昨天同记者进行了范围广泛的谈话,他说:“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回金边去。但是,我现在不知道我说的是几个月还是几年的事。现在还看不到我的国家近期会出现和平。”这次是他自上个月从美国回到北京以来第一次同记者谈话。

西哈努克说,中国当局请他住在这里为的是防止他同越南人讨论任何关于柬埔寨的未来妥协方案。他说,他同意到这里来,因为越南没有作出任何希望妥协的表示。

他用力挥动着手,用他特有的高嗓门大声说:“此外,从长远来说,中国将是柬埔寨最好的朋友。中国说话是算数的。而越南人,不管他们说什么,人们一点也搞不清他们是不是真心实意。他们让人捉摸不透。”

因此,西哈努克在等待时机的同时,同他的妻子、二十六岁的儿子、两个年迈的亲戚和四名女侍在一座现代化的大公寓里过着悠闲的日子。他正在写一本关于越柬冲突的书,接见来访的外交官,偶尔也设便宴招待外交界人士,有时还同世界各地的朋友通信。





标题:美报评论《谁打赢了中越战争》


文章正文:

说东南亚国家在私下对中国惩罚越南高兴得手舞足蹈。南越人对越南当局总动员令的反应是普遍嘲笑

[本刊讯]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三月十一日刊登该报记者罗纳德·耶茨发自曼谷的一篇评论,题为《谁打赢了中越战争?是双方

——是苏联人?》,摘译如下:

曼谷的一位西方外交官说,“越南人如果想再次冒险同中国人发生军事对抗,他们就会再三考虑。他们已被痛打过一顿。”

虽然其他东南亚国家在外交上对越南战争表示典型“震惊和关切”,但是他们在私下却高兴得手舞足蹈。

这里的一位西方外交人士说,“东盟国家对中国入侵越南感到高兴。他们都认为,北越自从一九七五年战胜南越以来需要受到惩罚一下。现在他们受到惩罚了。”

“他们还对中国人在这个地区发挥警察的作用感到高兴。他们认为,美国太软弱,未能对安哥拉和伊朗局势作出反应,他们痛心地认识到,美国军队也许……再也不会对亚洲大陆上的一场不宣之战承担义务了。由于中国人跳入美国不敢踏入的地区,这就打消了一直对河内咄咄逼人的态度感到不安的亚洲人头脑里的许多忧虑。”

中国人打破了越南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这一点是东盟国家庆幸的另一个原因。

一位军事分析家说,“多年来,越南人一直对先是打败法国后来又打败美国而洋洋得意。他们一直在到处鼓动胆子大的人越过这条线或者那条线。中国人揭穿了他们的虚声恫吓。”

这里的情报界人士说,越南人投入了六个正规师,试图阻止中国这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在攻打省会谅山的战斗——也许是这场冲突中的最关键的一战——中,中国军队打退了越南正规部队,把他们从这个城市赶到山里去了。

中国人比较容易地攻进越南,这对越南军队在心理上产生的影响可能成为中国人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据日本记者报道,在战斗最激烈时,许多越南军人抱怨他们的政府卷入柬埔寨。

有人援引一位军人的话说,“如果我们不入侵柬埔寨,那么中国人也就不会入侵越南。”

河内希望把中国入侵变成对自己国内政治上有利的事情,因此号召“全体越南人——不管是南方的还是北方的”总动员打败共同的敌人。许多南越人的反应是普遍嘲笑河内的做法。

又有数以千计的南越人把中国入侵作为逃离他们祖国的一种借口。这里的一些人士说,逃离越南的越南人中的大多数不是华人,自一九七五年以来还是第一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联合国难民工作人员说,他们逃跑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不愿意应征入伍,因为那样一来,他们就有可能被派到柬埔寨打一场实质上是内战的战争——这种说法好象十年前在美国听到的叫人不易忘掉的歌曲《我们不去地狱》。

在中国入侵越南的情况下,俄国人又重新提出使用金兰湾的更有效的论据——使中国人离开越南。但是据这里的情报界人士说,看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说,越南却明显地表示愿意让苏联人使用柬埔寨东南部的磅逊港。








标题:英《金融时报》报道:越从柬调回第二军增援第一军


文章正文:

[本刊讯]英国《金融时报》三月二十二日刊登纳欣斯发自曼谷的报道,题为《河内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撤军》,摘译如下:

河内昨天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一周内把军队撤完。

驻曼谷的外交官认为,照会采用强硬措词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把拖延谈判的责任推到中国方面,而不是越南军队反攻的真正威胁。

尽管如此,过去两星期中,河内还是在越南整个运输系统的限度内尽快把军队和作战物资北调。动用了苏联安—22巨型运输机(四十五吨)从南方空运军队和弹药。其它作战物资则用苏联运输舰沿着海岸线北调。

军事分析家估计,至少已有三万主力部队重新部署到北方。越南第二军——有三个师的越南精锐战斗部队——已调出柬埔寨前往增援驻在河内至海防的防御圈内的第一军。

曼谷方面一个未得到定论的问题是,北方的军队集结是否已超过了严格的防御意义。尽管人们认为中国仍然占领着边界有争议地方的一些通常不超过几百米宽的狭长地带,但是他们认为,考虑到地形以及中国在最前沿阵地后面的军队组成的铜墙铁壁,越南要对中国发起反攻是不切实际的。




标题:日报谈越内外交困的文章《扩大了不信任》


文章正文:

说越国内经济日益恶化,柬形势仍不明朗,越军驻柬长期化就在国际上更加孤立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三月九日登载一篇文章,题为《扩大了不信任》,摘译如下:

结束了三十年战争以后的越南的外交政策和经济建设是紧密相联的。结束了长期战争,以后就是经济建设——这是在一九七六年夏季的统一国会和这年年底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上所强调的。于是,努力实行第二个五年计划,但却在两个问题上失算了。第一是大米的连续歉收。原来估计统一南方,拿到肥沃的湄公河三角洲,粮食就没有问题。但是,在一九七七年的冻灾之后,接着又在一九七八年遭到空前的大水灾,主要收获“十月稻米”遭到毁灭,传闻缺粮三百万吨以上。在这种情况下,据说在越南领导集团中,硬软两派意见闹了对立。

稳健派主张集中力量于经济,提高农民的生产热情,应该采取温和的政策。强硬派则认为要渡过这个危机,只有在南方强行社会主义化。以武元甲、文进勇两将军为首的军方力主推行强硬路线,强硬派终于获胜了。这同第二个失算,即对柬埔寨的做法是分不开的。要在南方实现社会主义化,发展农业,继续同柬埔寨冲突是个沉重的负担。在边界上必须牵扯兵力,边界地区的耕作也不得不放弃。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如下的想法是不足为奇的:攻打柬埔寨,制止其“骚扰活动”;同时以柬埔寨的丰富的稻米来渡过当前的粮食危机。

去年六月,越南正式加入苏联集团的经互会,中国停止了援助,撤回了技术人员。

有人认为,在这个阶段,越南已经拟定了推翻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的纲领。一九七八年七月到九月,同美国搞关系正常化的谈判没有成功,而另一方面签订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和美中复交的气氛却正在高涨,美、中、日三国的关系加强了,越南就同苏联签订了苏越友好合作条约,进而决定了向柬埔寨出兵。

但是,越南现应注意到这样一种恶性循环:亲越的韩桑林政权如果继续供应大米,就会增加柬埔寨人的反越情绪,从而削弱韩桑林政权本身的基础。为了对付这种局势,越南军队驻扎就会长期化,这就在国际上更加孤立。

越南采取的态度是不追击后撤的中国军队,并接受边界谈判的建议,这反映了越南领导人大体上满足于以实力并未对中国退让一步的成果而转为巩固地盘的想法。国内经济日益恶化,柬埔寨形势仍不明朗,所以当前是想要切断“外界压力”,专心致力于加强本国以及印度支那的团结。这恐怕是越南的心愿吧。





标题:合众社评越二十一日照会说:河内发出在边界一带发动战斗的威胁


副题:共同社说越南对策突变,越中可能重新发生冲突


文章正文:

[合众国际社曼谷三月二十一日电]河内今天说,中国仍然有部队留在越南,因而下周不可能举行和谈,除非到那时中国军队已全部撤走。

越南致中国外交部的一项冷静的外交照会警告说,如果北京不命令它的军队撤退到越南承认的边界的中国一侧,河内可能使战争重新打起来。

曼谷收听到的河内电台的广播说,如果中国人下星期三撤出,星期四就可以在越南首都开始和谈。照会说,但是“如果中国军队继续占领越南领土,越南武装部队和人民就将坚决行使正当的自卫权利”。

分析家说,这是河内发出的要在边界一带发动战斗的威胁。

[共同社北京三月二十二日电]北京的西方外交人士日益强烈地认为,中越两国在本月内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举行会谈了。其理由主要是在中国提出本月二十八日于河内举行会谈的建议之后,越南的对策却突然发生了变化。在这些人士中间也有人认为:“越南仿佛是把实现中越会谈这句话当作一张牌来使用,正在为从军事上重建业已受到重创的北部边界一带而争取时间。”

在北京还有消息说,驻扎柬埔寨领土内的越军在上月十七日中越战争开战时有十九个师,而现在已减为十六个师,最精锐的部队正在调往中越边界。似乎也可以讲,事态与其说正在走向会谈,莫如说两国的兵力可能重新发生冲突的动向更显眼。





标题:马修斯报道《河内加强了越中边界上的防卫力量》


副题:说越已向中越边界地区派遣了二万到五万名军人


文章正文: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三月二十三日刊登该报记者马修斯发自香港的一则报道,题为《河内加强了越中边界上的防卫力量》,摘译如下:

越南向中国边界地区派遣了二万到五万军人以加强防卫,但是这里的分析家说,还没有迹象表明越南准备大举进攻中国。分析家说,在边界中国一侧,在中国入侵越南期间供运输军事装备使用的铁路线最近恢复了正常使用,但是,大批中国军队仍然呆在边界上。

这里的分析家证实了下述消息:越南正在积极修建几个防御工事,其中包括中国人所指责的“数万名越南军民……在同中国交界的谅山省修建防御工事”。

一位分析家说,“我认为越南人已受到了教训,即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如果受到挑衅将给予还击,所以他们下次需要准备得好一些。”他没有排除越南对中国发动进攻的可能性,但是又说,迄今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准备发动进攻,并认为越南人可能希望避免惹起中国再发动一次大规模进攻。分析家们说,越南人似乎已从柬埔寨、老挝和南越调出大约六个师,这显然是为了加强边境的力量,虽然很难确定到底已把多少军队调到作战地带。人们看到许多军队开往边界上的越南一侧,而在中国一侧,除了为数不多的一些部队返回这个地区的省会时受到了隆重欢迎之外,看来没有从边境上调走大批部队。

分析家们说,苏联又向越南提供了军事装备,其中包括米格—21飞机和防空导弹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