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蔷薇 99”:“有关破案与动手打人的问题,请教警察们”

长江岸柳 收藏 87 2271
导读:回“蔷薇 99”:“有关破案与动手打人的问题,请教警察们” 破案=警察,因为警察的职责是破案。 警察=打人,因为警察为了破案而"大刑伺候"。 古往今来, 国之内外,关于警察打人的话题很多,如中国刑讯逼供赵作海的三刑警11年后被刑拘;天津的赵女士在美国被警察打得鼻青脸肿,结果还败诉。 古代县太爷破案动刑,有屈打成招的,有惩治恶人的,也并非人人必打,认罪好的兔打。 重庆中美合作所的刑具世界一流,蒲志高见了就投降,江姐打死也不开口。 警察打人与刑讯逼供这不是同一慨念。 “不老实,打两耳光,踢两脚

回“蔷薇 99”:“有关破案与动手打人的问题,请教警察们”


破案=警察,因为警察的职责是破案。

警察=打人,因为警察为了破案而"大刑伺候"。

古往今来, 国之内外,关于警察打人的话题很多,如中国刑讯逼供赵作海的三刑警11年后被刑拘;天津的赵女士在美国被警察打得鼻青脸肿,结果还败诉。

古代县太爷破案动刑,有屈打成招的,有惩治恶人的,也并非人人必打,认罪好的兔打。

重庆中美合作所的刑具世界一流,蒲志高见了就投降,江姐打死也不开口。

警察打人与刑讯逼供这不是同一慨念。

“不老实,打两耳光,踢两脚。”这是打人。

“还不交待,整死你。”这是刑讯逼供。

中国, 禁止刑讯逼供,其实,每个人都晓得刑讯逼供是犯罪的,刑事警察都知道。

刑警对犯罪嫌疑人发生刑讯的问题,经验:一般多是盗窃案,杀人案决不会刑讯逼供的。

当年,我市大金镇花园村闵家垸妇女苏w发现在房门上吊死了,房里木箱被搬到地下,桌子抽屉被翻动,死者三岁女儿还在床上,床外沿地有一滩尿迹,死者丈夫在城里搬运公司当工人。

现场勘查发现:1、死者是先被卡死后吊在房门上的;2、死者未被强奸;3、木箱中死者装钱、国库卷、粮票的白色尼龙袋不见了;4、死者床底下有人爬擦的痕迹;5、大门、后门从里闩着,后房还睡有一高龄老公公;6、死者裤裆尿湿,床外沿床单尿湿,床前地下沙土上有一块尿迹,尿迹上有一双旧民用解放鞋印,后半截在床沿外被人破坏, 前半截在床沿里保留下来;7、吊死者的绳子是死者家里的。

整个杀人现场只有我提取的两个半截鞋印。

现场调查分析:1、排除盗窃杀人;2、流氓、强*人可能性大;3、杀人灭口-熟人作案。

局长最后定夺:1、立足本地深入摸排;2、将有劣迹的人或面、颈、手背有抓伤的人列为重点调查对象。

全局干警一齐上马,上级公安机关领导和技术科长现场督办,分管刑侦的翟副长挂帅,袁局长带队破案,那阵式是全局一盘棋,不破不收兵。

可是,一晃一星期过去了,一无所获。腊月二十四,农村过小年,宰猪磨豆腐。民警们谁也别想走,局长天天晚上要开碰头会、研讨会,逼着大家动脑筋,尽快破案。

这天上午10时许,翟副局长突然传话去他房里开会,他说在垸里走路时看见两个人抬缸,其中一人两手手背上有明显抓伤痕迹,村干部讲此人是本垸的苏团国哑巴,一个父亲,一个哥哥(劳改才放回)三个光棍,哑巴称死者为姑。

这是一个秘密会议,只有少数人参会,前期放弃了对哑吧苏团国的调查,都认为他是残疾人,又是自家长辈(死者与哑吧年令相近)。现在列为重点调查。经查:1、哑吧虽不能说话,却非常聪明,赌场高手,赢多输少。2、一天傍晚哑吧在山脚下放牛时,将同村一放牛女孩按在地上企图强奸,女孩喊救命,被一个在附近田里做活的群众听见赶来制止住。

当晚10时,我秘密地弄开哑吧家后门,检查哑吧所穿的解放鞋,哑吧睡在蚊帐里,一双解放鞋就在床前地上。我提取了哑吧这双鞋,交给上级技术科长。

第二天早8时, 局长召开大会,上级技术科长宣布鉴定:死者床前尿迹解放鞋印为哑吧的旧解放鞋。局长决定:由预审科科长拘传哑吧苏团国。

"哑吧被公安局捉走了,哑吧杀死了苏w?","快过春节了,公安局破不了案抓个哑吧当替死鬼?"一时间,群众议论纷纷,各种传闻太多了。

经局党组讨论, 哑吧苏团国被刑拘了。

哑吧苏团国被刑拘,我们侦察员倒轻松了。可这难倒了预审科长游m,别说是一个哑吧, 就是一个正常人的犯罪嫌疑人审讯也不轻松。游科长可犯难了。

首先,他从大城市聋哑学校请了二名教师协助审讯,可是苏团国是一个没上过聋哑学校的土哑吧,完全不懂手语和表情,而洋教师也不懂土哑吧的手势,初战失败。

其次,他与各地预审部门联系,想向同行请教学习审讯哑吧的经验,结果也是无功而返。

最后,他背水一战,绝处缝生。他每天和哑吧苏团国交流,探索哑吧苏团国手势所表达的意思。经过多次交流,游科长突然明白了哑吧有惭疚负罪之心,他总是想向游科长坦白罪恶。游科长终于明白了哑吧把双手在眼睛前作望远镜状,是那天他去大队部看电影也看见了死者和她女儿。双手合起来放在耳边是指睡觉。哑吧把审讯桌子当作死者的床,自已钻进桌子底下是表示他从电影场潜回到死者床底下睡着躲进来。他想与死者发生性关系,遭到死者反抗后被他卡死了。他从灶房找来绳子把死者吊起来,是装自杀。他拿走木箱中钱物,是说有抢劫的。

这一切都是哑吧比划的。比划的,法律认可吗?

最后哑吧比划偷去的死者的装钱、国库卷、粮票的白色尼龙袋,他埋在屋西头土杂粪堆里。

这是此案的最重要的证据。游科长请来检法两家官员,通知我们带上设备去起证。我跟着他们来到哑吧苏团国的家,镇上村上的干部都通知来了。根据哑吧的表意,我们请哑吧的父亲拿来工具在土杂粪堆里挖出了尼龙袋和里边的钱、国库卷、粮票。看到这些东西哑吧的父亲说了句:“这个哑子鬼,做这等伤天害理的事,苏门报应啊!”

破案,得有证据链。哑吧杀人,疑云重重,光有鞋印鉴定是不行的。当然,在哑吧自己比划的地方,提取他偷来的赃物才是铁证。而且还有检法镇村的人在场证明。

我知道刑讯逼犯法,也不否认赵作海案三刑警刑讯逼供。但是,我从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杀人、强奸案件的讯问中搞刑讯逼供。

一切都是“命案必破”引的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