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日上午9时,文强案二审在重庆高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


当日,在法庭辩论的上诉人自行辩护阶段中,文强承认了收受了四川万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万清50万元。文强说,有天晚上,陈万清到他办公室,放下了一麻袋钱就走了。待他走后,文强数了一下,麻袋里共有50万。“陈万清并没有说这些钱是冉从俭(重庆市劳教局原副局长)给的。”文强不承认收受这笔钱是为了帮冉晋升、提供帮助。


为了保命,法庭上,文强还说出许多专案组在前期审讯中一些他认为不合适的做法。文强说,专案组的审讯人员要他在每个笔录上都加上这么一句“因为我是公安局副局长,他们给我送钱,是为了今后有事好找我帮忙”。文强说:“这个在我的笔录中几乎成了固定模式、都是事先设定好了的。”


文强还对案卷中的证人证言提出了异议,称很多证言被篡改,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这些要重新甄别、认定。


文强陈述:“这些笔录、手印都是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完成的,因为自己被逮捕后,经过几天几夜的审讯、做笔录,人很疲惫,且办案人员说多加这一句无所谓,可以说我都是逼不得已而写的,恳请二审法院鉴别真伪,辨别是非。”


当文强妻子周晓亚出庭时,全盘翻供,称其单独收受449万贿款,文强绝大部分都不知道。这推翻了她在一审中的供述。


对于周晓亚在二审中的翻供,一位参与旁听的法律界人士在庭审结束后分析说,文强被控的4个罪名中,仅受贿罪可判死刑。如果周的说法被采纳,文强的受贿金额将在1211万元基础上,骤减400多万元,这对于文强的终审判决将起到关键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