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蒜之乡炒客络绎不绝 囤蒜商获利过亿元

5月11日中午,山东金乡缗城路南北两侧,停靠着数十量散发着大蒜气味的重型卡车。在这条街的东西两侧,是异常冷清的金乡大蒜的主销售市场。


与冷清的气氛形成对比,外部大蒜市场却情况异常。5月10日,北京八里桥批发市场大蒜价格12元/公斤,某大型超市,大蒜价格20元/公斤;5月11日,济南某超市大蒜价格19元/公斤。而一两个月前,大蒜价格还是四五元一斤。


而正是在这被成为“中国大蒜之乡”的山东金乡的南店子大蒜交易市场里,某些午后慵懒的人群,参与策动了国内大蒜价格的走强。


“ 4月中旬,大蒜贸易价格从3.9元冲高到6.4元,不排除有幕后操盘者。”金乡县某村支书周雪峰对本报记者称。


“炒蒜并非什么稀奇事。听说有煤老板、炒房资金进入,2009年金乡县政府曾利用金融手段做过调查,未发现异常。不过,今年有无大的游资进来不好说。”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有限公司研究员杨桂华也说。


陡然走高的蒜价,扑朔迷离的游资,到底有无幕后操盘者?大蒜流通业中,存在怎样的游戏规则?大蒜价格未来走势如何?


蒜价起底


“排除大蒜价格在4月中的突然走高,我认为从去年至今,大蒜的价格是稳定的。”拥有20年大蒜生意经验的周雪峰说,普通大蒜的贸易价格一直在3元/斤—4元/斤之间,4月中价格冲到6.4元/斤,后来不断下滑,现在基本到了4元左右的位置。


金乡县供销社党办主任孔凡振证实了这一观点。他称,现在大蒜贸易价格的高企,原因可能是大蒜青黄不接。大蒜作为一季作物,以金乡为例,每年6月—8月是新蒜的上市期,8月到来年的5月,大蒜必须放进常温冷库保存,市场消耗的基本是库存蒜。“在4、5月间,蒜价波动从逻辑上看,比较正常。”


然而,这种“正常逻辑”的背后,却存在巨大的同比反差。据了解,2009年普通大蒜的平均收购价为1.8元/斤,一级批发价格为3.4元/斤;而2008年的收购价格为每斤0.3元-0.5元,2007年的平均收购价格为1.5元/斤。


造成这种价格波动的原因,是供需的变化。周雪峰称,“2009年、2010年确实有些人富裕起来了,但他们在2007、2008年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


周雪峰介绍,2005—2006年,大蒜贸易经历了普遍受益的两年,因此2007年大蒜供应量陡增,这使得国内大蒜价格下落,“由每斤3元左右,下降到一级批发价最低几毛钱”。据中国大蒜网公布的统计数字,2007年全国各地共计种植大蒜1010万亩,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据悉,这种背景下亏损最多的企业,投资100万元,亏损了110万元。其中多出的10万元为常温储藏费用。孔凡振称,似乎是两年一个轮回,2009年—2010年,大蒜价格又重新回暖,“这得益于国内大蒜种植面积降低了2成”。


传闻称,由于暴富的缘故,今年以来一天就有40辆左右的私家车开到金乡。


此次,大蒜产业链条上比较弱势的农民也赚到了钱。玉台县农民王涛称,过去种大蒜一年的收益为每亩2000元,今年估计会突破4000元。虽然还未到收获季节,但他家的蒜地已经被贸易商以4000元的价格包收了。


“蒜价高了,我认为是好事。”周雪峰称,2007年时,农民每斤蒜的收购价是0.5元不到,而成本价为0.8元,当时,就是蒜价伤农。今年,农民每亩平均收益应该超过3000元。


游资魅影


周雪峰和杨桂华或许愿意相信:4月中大蒜价格冲到6.4元/斤,是由于游资操控造成的。而对于老江湖而言,水越浑越好生存的道理,谁都明白。


缗城路以东,密布着国内很少见的大规模的恒温储藏库。规模比较大的,有金和大蒜有限公司、宏泰、宏昌蒜业等。


在金乡,冷库主本身有着多重身份。他可能是大蒜贸易商,也可能是物流储存商,可能是大蒜经纪人,或者是大蒜出口商、大蒜的基地种植者。不过,通常几种身份是混搭的。鲁鑫冷库便是其中一家,以大蒜贸易、物流储存、大蒜经济为主业,拥有3000吨库容。


鲁鑫冷库一位合伙人对本报记者称,目前,金乡及周边的冷库容量达220万吨, 2009年大蒜总产量估值在200万吨。以此计算,冷库已经达到绝对数量的饱和。


拥有4万吨库容的金乡供销合作社,也感受到了冷库数量扩张太快的趋势。孔凡振称,有统计数据显示,金乡及周边冷库数达700多座。开工不满是正常的。


在冷库骤增的背后,大蒜炒客的面容显露。鲁鑫冷库的上述合伙人称,每年都会有新的炒客加入,他接触的比较大的炒客是来自江西的三位投资人。


2005—2006年大蒜生意火爆,使得上述三位江西人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在金乡,他们之间的生意模式是,江西人负责在市场低价收蒜,鲁鑫等冷库负责帮其储存,费用是一斤一分钱,然后由江西人选择在高位卖出。江西人连续三年每次出手都是2万吨的存量,而他们选择的出货点也是大蒜青黄不接的5—6月间。


鲁鑫冷库的上述合伙人称,按照常理,此时的库存蒜量是最低的,从供求上讲,2万吨是可以影响整个市场价格走势的。周雪峰也认为,今年4月的大蒜价格暴涨,可能是有幕后操盘者,而只有那时所谓的大户才是真正的大户。数据显示,2009年5月,金乡库存蒜容量为48万吨,2010年5月,库存蒜容量为4万吨。


江西人三年尝试并未成功,搭了上千万元身家撤走。鲁鑫冷库的合伙人称,河南早熟杂交蒜的上市,以及全国市场的大格局,都打乱了江西人的算盘。周雪峰称,“蒜这个商品属性特殊,它只是调料,贵了大家可以少消费一点。”


不过,鲁鑫冷库的大多数客户是幸运的。2009年,一位来自北京的短线炒客,在2008年以5毛的价格进蒜,以超过4元的价格售出,净利千万元。2010年,来自广州的金和大蒜有限公司,屯蒜1.9万吨,获利过亿元。不同的是,金和大蒜在金乡已有10年历史


走势难控


“金乡真正大的贸易商,现在都走出口。”周雪峰称,如宏泰、宏昌蒜业目前其出口量在3万—5万吨。鲁鑫冷库的合伙人称,销售过亿的蒜企在金乡就有几十家。


正是蒜农、贸易商搭起了整个金乡的大蒜生意。周雪峰称,随着新蒜的上市,未来大蒜价格会小幅下跌,但是,“至年底前,大蒜会维持高位运行的态势”。


据了解,今年金乡大蒜种植面积增加了15%,但因为倒春寒等原因,单产下降的比较多,同时,蒜价的预期很高,明年扩种会增加对蒜种的需求。周雪峰称,增加的面积产量抵消不了单产下降等对产量的影响,因此总量与去年持平。去年库存蒜五一后仍有40万吨,而今年只有4万吨,这无疑减少了存量。


对于价格的难以维稳,周雪峰称,“粮食有收储国家有专门的资金应对价格变化,而大蒜是由经销商和蒜农一起承担了市场风险,所以价格变化是必须的,因为这是完全市场化的商品,无法控制它的变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