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谁将成为中国的罗斯福?

当前的中国经济,内需的改善无力,内部需求进一步恶化,需求的结构不断虚拟泡沫化,虚拟需求过度旺盛,实体需求停滞。出口环境的恶化,投资环境的恶化,投资需求正演化成新圈地运动,投资高度虚拟化。



中国前期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对资源的掠夺。不过,资源的过度开发,环境的恶化,主要是为将来发展埋下不可持续的祸根,但不会给当代经济带来崩溃,因为资源本身是经济外在的,说的简单点是前人或者上天留下来的财富,只不过现在花了它,以后不能再利用而已。而目前,中国则已经陷入了虚拟经济的深渊。



所谓虚拟经济,可以简单的说就是一件物品人们需求它目的不是使用它,而是利用它来作赚钱的介质。不如一个房子买来住,这是实体需求;但如果买来是等它涨价再卖出来,这就是虚拟需求。所谓虚拟,就是房子必不一定非要存在,即使没有房子的实物,只要有一个纸上合约就行了,买这个房子的人可以根本不在乎这个房子是否真的存在,只要以后能卖比现在买的价格高就可以。所以房子也罢,股票,黄金也罢,只要是个符号就可以。就目前而言,证券和房地产是两个主要虚拟经济的成份。一块地无论无论怎么卖,卖多高的价都永远只是那一块地,其真实的财富都是一成不变的。而实体经济主要是以农业、工业为主要经济成份。



虚拟经济能贡献GDP,但不能贡献社会财富。GDP与社会财富的增长脱节,就是经济泡沫的显现。中国的情况还有点特别,虚拟经济繁荣是追求GDP的需要,不是经济发展自身的泡沫。当实体经济发展面临困难,经济增长不能有效持续的时候,发展虚拟虚拟经济才了政府经济目标的的一个选择。实体经济不能良好发展就发展虚拟经济,实在是一种饮鸠止渴的错误政策。这种虚拟经济不但无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财富的增长,反而由于挤出效果使实体经济雪上加霜。这也是经济崩溃的前兆。



几年前就有人不断鼓吹中国经济崩溃论,但因为银行还在中央手里,即使银行的不良资产过半,管制下的银行可以让储蓄慢性冻结;还有中央手里还掌握有巨大经济资源的央企,这个钱袋还很大,对付一般的金融和经济的危机还能够;况且资源性经济和浪费性经济只会使经济效率低下,并不会导致经济泡沫和崩溃。只要针对中国经济采取合适的对策,不让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所以经济崩溃还不会出现。



合适的对策是解决民主民生问题,当然不是一下子能有根本性解决,而是要确保社会基本人群的收入增长高于经济增长,逐步完善基本保障体系,就可以有效启动国内需求,用内需拉动来改善经济运行,减少经济对出口的依赖度,用基本需求来推动和引导投资需求。其次改善金融环境和金融治理,逐步减少大企业垄断现象,有效引入竞争机制,改善国有资产的活力。



事实上,近来政府虽然打出民主、民生的牌子,增加了一点社会保障投入,但认识的层面太低,其主导思想并非是想真正改善民主民生,只能想树个形象而已,增加有限的社会保障措施也仅仅是为了应对民怨,从经济政策的层面上远远不够。改善基本社会人群的收入和未来的保障,不仅仅是民生的要求,更重要的经济意义在于有效改善需求结构,真正提高内需,才能为经济持续增加提供基础,只有这样的认识层面并切实措施进行落实,中国经济才能有新一轮的增长基础和增长的动力。



经济的持续增加动力要靠有效需求来拉动,不能靠泡沫需求来拉动。有效需求在哪里?以前有三驾马车之说。可实际的政策是出口和投资,被过度倚重,内需一直没有良好的措施来改善。基本的需求不足是基本的人群的收入不足;老百姓即便现在有一定收入,但在医疗,教育,养老和住房上对未来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也不敢消费。这也是中国国民储蓄率高,信用消费低的原因。同时,收入差距加大导致需求结构不合理,使基本消费需求难以有效增长,因为基本消费需求是按人头来的,高收入阶层拥有大量的收入,基本消费需求比例占收入就很低,从而大量的收入资产用于了奢侈(奢侈品本质上也是一种虚拟投资品)投资品,这也就国内一方面普通收入者基本消费能力不足,购买力低下,另一方面实际上又有大量的现金处于流动过剩中。



这是什么?这就是危机的前兆。



三驾马车过重倚赖的出口是危险的,在这次全球性金融危机中,中国已经苦果自食。大量的出口盈余无法消化,也成为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出口的需求市场在国外,根本没有良好的稳定持续的保障,会经常受制于他人,没有一个国家能容忍大量的倾销而没有他们的相应市场存在。越出口盈余越多,本币升值压力越大,企业的生存状况越恶劣。可以说,中国的出口推动,走进了恶性循环的境地。而投资呢?政府引导过度投资,造成投资泡沫,开发区变成了真正的圈地运动,在企业生存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实体投资也必然走向泡沫化。于是,中国迎来了一个靠泡沫来维持经济增长和繁荣的时代。一旦进入了只有泡沫才能发展,刺穿泡沫就会导致经济无法为继的发展怪圈中,从泡沫到崩溃就成了必然。



近两年年时间里,中国靠什么维持经济增长?靠股市和楼市。企业的盈利大多是靠虚拟经济。除了在土地、矿山和股市的虚拟,中国企业真正盈利的,只有垄断性的利润;而浙西企业,绝大部分是所谓央企。它们在本质上是独占资源的收益,并不是创造财富的收益。



中国央企,目前已成为巨大的人民财富掠夺者和腐败的根据地。这些巨大企业的存在是造成基本人群收入消费不足和加大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造成流动性泛滥的重要原因。所谓央企,顾名思义就是中央所有的企业。从全民所有到国家所有,叫国企;国企既可以说国家所有,也可以说政府所有。当国企、央企成为执政者的经济基础,执政者就丧失了国民经济的民众基础,这些央企也就成为在权力保护下人民财富的掠夺者。



中国的金融治理,实质上只是让金融企业多收益,甩包袱,并没有有效改进金融环境,也没有实质性的对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改善。所以,在实体经济的持续性越来越艰难的时候,政府没有切实的措施来恢复经济的发展,任何针对泡沫的调控,通过挤出效应最终都成了打击实体经济的重拳。所谓治理,也根本治理不了泡沫,反而使实体经济更加困难。



流动性虽然来源很多,比如国外的游资,还有国内的企业,甚至银行的资金。但根源在于国内实体经济过弱,收入差距大造成的需求结构不合理,还有过度依赖出口造成本币升值这三大因素引导了虚拟经济的繁荣。从进一步引发大量的外部资金流入虚拟经济,它使得中国经济的总体运行态势发生改变,变成了经济增长的支柱。



因为经济经济的衰弱,虚拟经济有良好的赚钱效应,任何调高赚钱成本的措施最终使实体经济赚钱更难,实体经济里的资金只好再往虚拟经济里挤。经济发展到了这一步,已差不多无能力了,若指责温家宝调控不力是没有用的,换谁来调控都没法调控了,就等最后那个泡沫破裂。



依靠虚拟经济来弥补实体经济的发展不足,没有充分认识到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伤害,在没有切实有效改善实体经济的运行环境的情况,是人为制造泡沫并将经济推向崩溃边缘的手段。当然,用虚拟经济来弥补实体经济的萧条,制造经济繁荣的景象其根本原因并不是本届政府的错误的引导,而是追求经济GDP繁荣的体制使然。每个地方政府都想花大钱挣大钱,从中央到地方都坚信一条,“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增长和繁荣是唯一的政治目标。



长期以来,主导和主流的经济观点总是认为:许多问题和矛盾,如社会基本人群收入增长缓慢;收入差距的加大、贫富不均,社会不公的问题;国有资源效率不高,腐败严重;经济发展侵害环境和国民的基本权利问题(民生问题)等等,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也只有通过发展来逐步缓和和解决。一旦经济发展受阻,许多问题会加剧,矛盾就会尖锐,必须用不断发展来弥补这些不足。可事实上的结果,是繁荣掩盖了问题,不是解决缓和矛盾,而是深层次的问题在虚幻的表面繁荣下进一步恶化。



当政府为了调控经济过热,比例加息,本意是想让过热的地方(比如楼市和股市)降下来,但由于过热的地方相对于不过热的地方(工农业生产)有更高的收益和收益预期,结果是不过热的地方收益和收益预期大幅下降,迫使这部分经济资源(资金)进一步流出,在没有良好的收益的地方可去的时候,只好流入过热的地方,尽管那里收益和收益预期也受到一些影响,但相对而言,还是绝对高于不过热的地方。结果是过热的地方反而降不下来,不过热的地方反而给降温了。对于投资市场是如此,消费储蓄市场也一样,在股市上太好挣钱的时候,人们更会省吃俭用去炒股了。一方面实体生产经济萎缩,一方面虚拟经济膨胀,虚拟收益增加,实体消费缩减,另一方面物价飞涨。今年出台的调控楼市的政策一个接一个,但楼价却是越调越高,这就政策的挤出效应导致了调控失灵,虚拟经济失控。



黄金,钻石等具有保值升值的物品,在这轮虚拟经济繁荣中也格外膨胀;比如最近,广州黄金价格就疯长。但本质上它们也是属于虚拟经济。表面上是消费,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以投资的心态来购买这些物品,和房产具有相同的特性。当然同时它也反应了人们对本币的通膨预期加大。奢侈品经济也是富人经济,就是消费支出中基本消费品所占比例小。这类产品的需求弹性大,来时膨胀,去时就消失无影无踪。这种经济形态波动性大,传统的资本社会里的经济危机,基本原因就是两极分化,高涨时富人经济主导经济增长,萧条时富人经济就消失,中途通过挤出效应打击了基本经济需求。奢侈品消费一般有投资效应,在旺盛期间就演变和虚拟经济形态,是和房产一模一样的。中国体制内的主导和主流者近几年过渡倡导富人经济,典型的就做大做强大国企这样导向。还有对资本过份保护,挤压普通劳动者和社会资源都是富人经济的倾向。



社会基本人群,即一般的以工资或者小资本(农民和城市的小作坊、小商店)为收入的和部分低收入阶层,他们是社会里占大多数的人数,以劳动为基本收入。这个收入阶层是社会的主要力量,他们也是社会基本需求的主要承担者。只有他们的收入增加,生活保障,社会的需求才有根本的改善。他们的收入增长低于经济增长,低于物价上涨,导致实际收入已成负增长。社会保障体系增长缓慢,造成国内实际需求严重滞缓。十七大曾要求不断提高社会的资本性收入,但提高资本性收入几乎与他们无缘。提高资本性收入恰恰是扩大收入差距,提高的都是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就象房子这个东西,一般老百姓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就可以赚到比他自己工资还要高的资本的收益,进而还会继续投资继续获取更高的收益。这恰恰是对社会基本人群的伤害。可以说,近几年来一系列的经济发展措施都是使经济发展朝崩溃推进的行为。



用股市和楼市来拉动GDP,中国又走进又一个GDP的陷阱,这个陷阱远比以前的资源性和浪费性经济创造GDP而不创造社会财富的陷阱更可怕。如果中央不考虑如何扩大基本人群的收入,非要用虚拟经济来提高资本收入结果只能是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恶化,国内需求越来越不足,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收入差距的扩大和矛盾激化是自然的。没有有效改善基本人群的收入和未来的生存保障,那么基本人群的消费和需求是无法有效拉动起来的。目前,一方面是资本性收入越来越大,高收入群体的收入越来越高,但另一方面是这部分人在中国社会占少数,基本需求(必需品类)有限,更多的收入财富将会转化成奢侈投资性需求,这就进一步推动虚拟经济的繁荣和造成流动性过剩。在实体经济没有良好的投资收益的情况下,这些投资需求只能把经济的泡沫越造越大,从而导致物价不断上涨。



这和1930年代的全球经济大萧条来临之前的情景,几乎毫无二致。有网民说,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位总统是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华盛顿美国留下了民主的制度,林肯给每一个美国人平等的人权,罗斯福向资本家举起了枪,保护了弱势的工人阶层的利益,才产生了美国庞大的中产阶层,造就了富饶强大的美国!然而,罗斯福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成就,恐怕还是他在1930年代以大无畏的勇气与超凡的智慧,带领美国人民成功地战胜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如今,谁将成为中国的罗斯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