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三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夜幕中的河内空军基地甚是蔚为壮观,无数的灯光将这座规模颇是庞大的基地给点缀成了夜幕下甚是璀璨的明珠。河内空军基地不仅仅是一个空军机场,这里还有驻军家属区及一个空军物资仓库,左右相隔不过两公里之外便是河内陆军航空基地及河内军营,分别驻有陆航17团、陆军第13集团军留守机关及武警机动13师35团。也正是因为这样,处于在两个基地之间的河内空军基地也便是成了驻越司令部的所在地。

对于越南,我并没有太多的认识,也许我并不喜欢这个国家,也许是那场战争的原因,也许是这个国家给我的感觉就是白眼狼的缘故,总之我对这个号召“小中华”的国家十分厌恶,即便现在执政的政府是我国的傀儡。

“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玩吧!”见我看着远处发呆,陈鸿当我是在留恋河内的夜景。

“走吧,走吧!”笑了笑,我提起自己的武器和一群跟我一样,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气概的年轻军官生们一起走进了那架‘运-13’的机舱内。

昏黄的灯光下,我靠在舱壁上昏昏欲睡,从这架运输机起飞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打盹,几个小时的漫长旅途,除了睡觉我还能干什么?陈鸿从上了飞机那一刻起就在看书,看那本托马斯-马洛礼所写的《亚瑟王之死》

高中的时候我读过这本被称作是“这是一部传奇,是史实,是英雄美人的赞歌”的小说,不可否认,这书的确是欧洲骑士文学中的一朵奇葩,要不然其在西方流传之广也不会仅次于《圣经》和莎士比亚的作品,但对于这本“叙述了亚瑟王平定反叛他的贵族,统一苏格兰和威尔士以及远征罗马的武功,赞扬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们英勇比武,扶弱抑强的事迹,以及兰斯洛特与桂乃芬王后以及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的悲欢离合的恋爱故事”的小说,此时我却很不感冒,因此我不喜欢这书最后的结尾,莫俊德害得亚瑟王受伤死了,桂乃芬王后也死了,许多著名的圆桌骑士在追求圣杯过程中自相残害,先后死去。

不知道怎么的,我此时认为这个时候看这本书有些不吉利,要知道亚瑟王可是在其人生的巅峰时刻骤然死去的,现在国内外已经开始有这样的传言,声称中国会在“巅峰时刻骤然崩溃。”我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讨个彩头,至少我现在很不喜欢看到这本《亚瑟王之死》

从西贡往南,南中国海的天空虽然是属于我们的,但谁也无法保证是绝对的安全,印度空军、马来西亚空军,甚至还有印度尼西亚空军,只要他们想要做出反击,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可以拦截到飞行在这片海天之上的运输机的。

和这架‘运-13’一起编队飞行的还有两架‘运-10’,不过这一路上,除了海航9联队给予一定范围的护航之外,这三架运输机基本就是没有任何的护航机。而且海航9联队的那些战斗机也仅仅是从永暑礁海域至土阿土群岛这段给予护航。这也意味着,我们将至少有三十分钟的航程是没有任何一家护卫机给予护航的。妈的,好死歹死,也得死在战场上,要是还没和敌人面对面就这样死了,我说什么也不干。

瞥了他们一眼,于是我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该来的还是会来,能够平安还是终究会平安,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与其担心下去,倒不如美美的睡上一觉。

醒来的时候,陈鸿正站在我的面前,我是被他叫起的,刺眼的灯光下,这家伙站在我的面前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我揉了揉眼睛,确定他的确是在看着我。

“怎么,到了?”我茫然地看着陈鸿。

“到了!”我的这位连指导员笑嘻嘻地蹲上身来,对我说道:“走了,团里的车已经在等我们了。”

“到班达亚齐了?”我看着打开的尾舱门外透进来的灯光,有些懵然的对陈鸿问道。

“当然,要不你以为!”陈鸿很是不屑的对我撇撇嘴道:“走吧,快点。”

就这样,我踏上了印度尼西亚这个一直为我所讨厌甚至是敌视的国家的土地。记得有个美国大片叫做《你好,越南》,我不知道现如今我是否该说一句:“Hello Indonesia”

“嗨,小范,这边。”陈鸿冲着我招招手:“你小子别到处乱跑,这里是班达亚齐!”

“磐石师!”当看到停在机场跑道边的那几辆军用十轮卡车的车门上那红色五角星及85字样的图案时,我忍不住惊叹了起来。

第85机步师在卫国战争之后被中央军委授予了‘荣誉师’的光荣称号,师徽是一颗红色五角星的中央铭有85的阿拉伯数字。简单而又充满着寓意,在中国军队中没有什么符号再比五角星更为具体象征意义了,而那刺目的猩红却是代表着小城防御战中,第85师的尸山血海、浴血沙场。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图案已经成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胜利象征了。

“好了,别感慨吧,从现在起,你可真真正正的是咱85师的一员了。”陈鸿很是有一番深意的话语让我多少有些感慨,是啊,我好歹现在也是85师这个光荣集体中一员。

从班达亚齐到棉兰是可以通公路的,而从棉兰到拉贾巴萨,这一路我们则是搭乘的直升机,道路设施糟糕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跟治安环境有关。现在兄弟部队正在这片沼泽丛林之间清剿着印度尼西亚军队的残余势力,以期能够尽快打通棉兰到巨港、巨港到吉打邦一线的交通线。

对于现在的我军来说,整个作战的关键便是在于交通线,如果能够确保后方交通线的畅通,则发起雅加达攻略基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也正是这样,在即将开始这场对印尼首都的攻击作战开始之前,上面才会如此迫切的需要尽快肃清苏门答腊岛上的残敌。

在短暂休整之后,上午时分,我们这些新分配下来的军官生在团部营地集中,然后按照事先的分配,去各自的营、连,这是我们这些同期生人生中第一次相聚相散,今后虽然我们都在同一个团内,但却分属各自不同的战斗连。我们将会为了各自的荣誉而战斗,无论这个各自还个人还是集体。

“对于即将展开的雅加达攻坚战,作为一团之长,我没有什么太多的可以说,只是想请各位明白的是,在85师、在253团这个集体之中,没有个人,只有大家。”在253团临时营地,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新人们第一次接受了团首长们的训话,和我想象中的不同,253团长萧扬并不是那种粗炮筒样的军人,而是带有着些许的书卷气。刮得铁青的下巴上还带有着一道新鲜的血痕,看来这位在军内被称作是“萧疯子”的年轻上校还真是个大大咧咧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刮胡须都会刮出一道伤痕来。

“刚刚团长说过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各位从今天起就是咱253团的一份子了,在这个大家庭中,希望各位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属于这个集体的辉煌,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岳政委的讲话比我想象的还要短得多。

都说这253团出人才,一点都不假,在军内谁不知道陆军机动步兵地253团的团长和团政治委员是那场卫国战争中的战斗英雄,当然了,他们的勋章中还有一堆是来自对日战争。真是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支英雄部队中燃烧自己,我在那一刻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在一场简单而不乏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我们这些新分配进来的军官生们被安排到了各自的部队。由于陈鸿已经被任命为1营1连指挥员,所以我跟着他便是去了1连。

1连长孙武安,江苏如皋人,之前就有听陈鸿的介绍,他是清华毕业的,可是当我面对这个乐呵呵的汉子的时候,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就是我的连长。

丛林数码迷彩上满是油污,歪戴的软帽上更是沾满了草屑。这就是“英雄铁一连”的连长?我有些愕然了,毕竟1营1连号称是253团的拳头部队,号称是“打不垮、砸不烂,功必克、守必坚”,按说这样一支英雄连的连长至少也是那威风凛凛、满脸杀气之辈,显然现在的这位太不像我想象中的英雄连长的模样了。

“欢迎来到咱们1连!”说着孙连长向我伸出了手,正当我准备伸手相握之时,连长却收回手去了。我这才注意到,连长的两手上满是油剂。憨厚地冲着我歉意的笑了笑,孙连长回头喊道:“那谁,给我端盆水来洗洗手。”说着孙连长又对陈鸿说道:“陈参谋,哦,应该称你小子为指导员了,你带小范先去安排下营房,然后让炊事班下碗面条,都颠簸一天一夜了,吃完饭,该好好睡一觉了。”

不远处停着一辆步兵战车,数名官兵围在那里,满地都是零配件,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什么也没说,摘下自己的帽子便是走了过去。我能够感觉到背后那惊讶的目光渐渐充满了赞许之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