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新莽 正文 006 天使归国

kines 收藏 6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size][/URL] “这边是~左,这边是~右……” 决定和小奴多交流培养感情后,胡安阳继续安排练习队列,开始从最基础的分清左右讲起。出乎意料的是小奴很快分清了左右,准备的什么左脚穿鞋,右脚光着以示分别等方法一个也没用上。 “就这么学会啦,你们~知道~左~右?”胡安阳被搞的一时手足无措,下面的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


“这边是~左,这边是~右……”

决定和小奴多交流培养感情后,胡安阳继续安排练习队列,开始从最基础的分清左右讲起。出乎意料的是小奴很快分清了左右,准备的什么左脚穿鞋,右脚光着以示分别等方法一个也没用上。

“就这么学会啦,你们~知道~左~右?”胡安阳被搞的一时手足无措,下面的训练还没完全想好。传说民国时期受训农民士兵不分左右,教练要用各种怪招才行,这年头的汉人不同于现代,都很活泼而少木讷,难不成领悟能力也强吗?

“左~男人,右~女人。”胡大明白问话意思后首先回话,边说边用手指着男孩和自己做出行礼的姿势。

“原来如此。”

胡安阳恍然大悟,行礼时男女压在外面的手是不同的,就像某国便便用左手,进食用右手一样,用法分明不会搞混。现在乡间有掌管教化的官员,和乡民也没有水火矛盾,因此能教他们知礼,而近现代乡民却丧失了这种受教而成了愚民。

原本预计最令人头疼的事情轻易解决,接下来就简单了,小奴经过一段时间的示范和练习,都可以随口令而动。胡大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新鲜劲过后有些乏味,但这并不妨碍她听从主人的口令认真动作。

“胡大,你~来~喊~口~令!”胡安阳说着用肢体语言示意。

“是。”胡大明白后心中有些惴惴,可也明白这是得到主人认可了。

一阵折腾下来时间将近中午,胡安阳按习惯的现代三餐时间开始吃午饭,边吃边欣赏起胡大。“女孩表现不错,语言能力也强,只要不是干重体力活都能胜任。”

这个时代女孩一样发育早,个头明显高于男孩,排在前3个的都是女孩,表现也好,胡四、胡五两个男孩表现一般,胡七、胡十两个男奴就差点。

他起初是觉得小奴安全,买来可以充使团门面等,不想他们乱糟糟的没有规矩才调教他们听口令,接着就大赞自己的英明来。买小奴军训培养他们纪律、忠诚、团队精神等,和小说中猪脚收养孤儿是一个道理,而且这时候像吕布那样背主要承受很大社会压力,家奴背主更不被社会所容忍,买些小奴培养比收养孤儿更忠心。

“怎么才能让他们忠诚呢?恩威并施是一定的,但不能滥恩,恩将仇报吃人吃出恨来的事没少听说,关键是怎么操作,肯定有办法!”胡安阳的目光又开始深远起来,他在现代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一直逃避复杂的人际关系而面对电脑,现在情知躲不开,打算从小奴开始热身。

“胡大和胡三做得不错,你们过来每人吃1碗小米粥,练得好的人都有份。”

“是。”

两人答应一声来到近前喝小米粥,现出感激的神情。现在还不到汉人吃饭时间,这种加餐就像现代奖金,能立即兑现的奖金,其作用不言而喻。

小奴没了刚买时的恐惧表情,队列训练怎么也比干活轻松,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跟不上怎么行,再说也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胡安阳最终找理由给了每个小奴一碗小米粥,寻思这样没干重活,不受虐待,又有加餐,正常人应该不会逃跑了。

他计划回现代很长一段时间,一股脑把自己军训时学的东西回忆了一遍,除了队列变换要等有熟练的队列基础再讲外,都教给他们了。现在多教些是正经,至于熟练问题,等离开后他们有太多时间可以练习了。


不知不觉中天黑了,胡安阳习惯了灯火通明环境,如今连植物油都没有,更不会有油灯,他在松明子照明下做不来事情,开始胡思乱想:“真是处处蕴藏商机,照明也是个金矿,要好好开发,马灯和汽灯有玻璃罩就不能便宜,那种电石灯可以带过来,镇上小贩卖水果时用着很亮……”

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眼下时间不能浪费,决定做些不用灯光的事,准备教华语。现在老师把很大一部分工作推给了家长,因此只要你家有上学的孩子就能胜老师,而且还是全科的,学校里正经老师才教一科,家长可是全面发展,伴随女儿上了5年级,几年下来他对初级教育颇有心得,但开始前还有些小问题要解决。

“首先是让他们怎么称呼我~老外那套和本土格格不入,肯定不能直呼名讳,事业开始前有个名分很重要~叫主人面太窄~现在的名分是使者,可以自称上天的使者——天使。其次是课本问题~30年前的老课本还是很有优势的,这么多年我还清楚记得,可见效果明显,最绝的是把里面名词替换一下可以照用,就用它开始洗脑吧!”

胡安阳仔细斟酌了好长时间,然后天使诞生了,他打定主意开始行动。

“现在我们学习课文,第一课:热爱天使,忠于天使。”

……

“第二课:读天使的书,听天使的话,做天使的好臣民。”

……

他知道小奴不懂普通话,没有词汇量积累不好从拼音学起,就决定直接讲课文,再顺便教点用到的拼音,随着积累自会有所悟。


又一轮日出,新的一天开始了,两个小奴侍立在门外听候吩咐,忠实的履行职责,其他小奴在进行队列训练,开局显然不错。

胡安阳昨晚没再捆小奴,开始着手建立信任关系,他扪心自问没有小说中猪脚三言两语就收牛人的王八之气,但通过一天的相处,自信虽不会令人马上归心,可也不至于逃跑了,每天吃三餐又不干活的地方可不好找,再说城门关了也无处可去。

环境和空气都好,就是那略显吵人的鸟鸣也是多年未听到过的,一觉醒来当真是神清气爽,胡安阳睁开眼伸了懒腰,至少表面上是笃笃悠悠的检查了一遍金子,看到原样未动后不禁暗自佩服自己的心理素质。使者一般不会在驿馆出事,再说担心也没用,干脆放心大睡,那样即使有贼也只会偷走金子而不伤人,真要是醒着没准还被灭口呢。

起来收拾停当,他带着胡大和胡二前去辞行,两人既可以帮忙做些事摆个排场,也方便她们学习语言和增强亲近感。驿馆也在官衙区,走几步就到了,下人早得到王珍吩咐,引着一行人入堂。

“王大人,本使没有了给上国皇帝的礼物,所以要回国置备。”交流不畅干脆少来虚的,胡安阳直奔主题。

“没有了货物是真的,还不是和王亮、邹静交易了。”王珍费了些周折明白了那些推托之词,忍住笑问:“如何没有了?”

“本使的货物都沉海了。”胡安阳比划着继续说着准备的说辞。

“真会编理由啊,海上路途凶险,这个理由也说的过去。”王珍惋惜的说:“那很是不幸,可有什么需要本官帮助之处吗?”

“船到这里路途遥远,需要一处地方休整和晾晒货物,还要学习上国语言,能交流了才好拜见皇帝陛下。”胡安阳想起葡萄牙要澳门的理由,借机开口要地。

“本地王亮富有土地,使者还记得他吗?另外外邦使者一路行来,沿途都有亭报上报。”王珍考虑片刻说了两句看不出关联的话

“本使知道了。”胡安阳好容易沟通明白,但对王珍最后的话还是不太理解。“前面是告诉我朝廷不一定准我买地停留,让我直接找王亮私下操作,只要他默许不找我麻烦就行。后边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警告我一路都有人监视?还是告诉我不要以使者身份来,否则朝廷就会知道?唉,简单的交易语言还可以,这种对话又比划又猜的谁知道到底什么意思,回去要赶快培养小奴给我做翻译。”

场面上的理由都说完了,饯行酒当然免不了,王亮和邹静都来送行,胡安阳趁机提出购买土地:“叔明,海边~土地,几钱?”

王亮原以为是要安平附近的地,那些主人不都是可以随便捏的,因此有些头疼,当明白是要偏远的荒地和林地,大度的决定半价做个人情留对方继续交易:“50钱一亩(小汉亩,约192㎡,边塞土地便宜),环洋尽管圈后再找我办手续。”

胡安阳也不客气,当下谈定购买土地事宜,匆匆喝过酒后动身,王珍派来1什人护卫,沿马訾水(鸭绿江古称,唐朝始称鸭绿水)坐船顺流而下。此时生态环境良好,水岸两边都被茂密的森林覆盖,一路行来像参观一个巨大的自然保护区。

“看你们服装来历不同,不论从前你们来自何地,是什么人,从现在开始都是华国人了,你们要努力学好华语,穿华国服装,努力成为地道的华国人。”胡安阳出光了货,黄金和剩余物品背在双肩包里,倍感轻松的教导小奴。“你们都作为我的侍从,要抓紧时间学习华语,尽快开始工作,胡大来背诵第一课。”

现代户外运动时,陌生人一同行路交流,很容易就熟悉起来,他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当下也不管他们能否听懂,直接灌输起来。教小孩重要的一点是要当他们听得懂,经念的次数多也就记住了。

“是,天使大人。第一课:我热爱天使,忠于天使。”

“拼音!”

“是,天使大人。wo3 re4 ai4 tian1 shi3……”

一路顺风顺水,比来时陆地上行进速度还快,教学中来到了前天进入的第一个村子,这里离要买的地不远,加上打算把侍从寄养在这里,以后少不了打交道,胡安阳热情的上前打招呼,以求搞好关系。

“见过亭长。”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他对简单的问候语已经掌握。

“见过使者。”亭长也热情的回礼,那盒火柴还被他小心地保存着,见到赠送者自然比一般人亲切。

“多谢什长一路相护,我要在这里留宿和等人联系,请转告叔明和季安两位先生,明日中午村中相见,这盒火柴不成敬意。”胡安阳为了安全没有说具体目的地,如今到了地方,可不想今晚穿越时有太多人碍事,说的客气话也不求对方听懂,只要送东西把他们打发回去就万事大吉。

如果说送东西和表示不再需要护卫还容易表达,说明寄养侍从就不容易了,费了不少周折才沟通明白。他又看这个老人高大威猛,觉得应该有些本事,灵机一动的找了根木棍当剑比划着,希望亭长能传授侍从些武艺。

还真让胡安阳猜着了,亭长年轻时一直与匈奴作战,武艺还不错,前几年才随族人从青州迁来,按通常规矩不该留在本地任亭长,无奈辽东地广人稀,也顾不得太讲究。既然同是族人,关系就比一般亭长和农人的关系好,寄宿此地可让族人挣些食宿钱,亭长明白后痛快地包揽答应下来。

眼见双方言语不通没什么话可说,他借故告辞出来和侍从泡在一起,教导和叮咛间隐约有了些不舍,直到看天色不早才趁天亮来个不辞而别。他为了安全也不管这样是否失礼,和亭长说了许多话,他们肯定不知道是否有道别的意思,自然也不会怪罪,当下也不管有没有人跟踪,兜了个圈子找地方隐蔽下来休息,等待时空之门开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