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精神疾病为何现在才被关注?

教师的精神疾病为何现在才被关注?

粤东山区的梅州市教育、公安部门经过排查,发现校园内外备受精神疾患人员困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教师队伍中精神病患者超百人,山区农村的精神病人也经常到校滋事。目前,有关部门商请卫生、民政等部门对他们进行救治,防止发生意外。(羊城晚报5月13日)

患有精神疾病的老师,应该得到及时的救治,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而这条消息告诉我们的信息是:学校中有教师患有精神疾病;患有精神疾病的教师还在岗上,或给学生上课,或在后勤服务部门;这些精神疾病患者没有得到救治(至少不是到位的救治);现在学校排摸影响校园安全的因素时,发现这是重大的校园安全隐患,于是决定对他们进行救治。

呜呼!一个患病之人,得到救治,不是依据本身的病情,而是因为这病情对周围安全可能造成的“伤害”!假如这种“伤害”没有引起关注,那么,这些病患者是不是只有继续饱受疾病折磨,继续工作呢?

近年来的调查显示,由于受各种压力——教学压力、非教学的行政任务压力、生活压力,不少教师处于亚健康状态,有着各种心理问题。但这些并没有引起有关部门和学校的高度关注,还是把教师作为“永动机”使用,在各种指标、评估、评奖疲于奔命。就连明显有精神疾患的教师,也不能离岗治疗,因为一旦离岗,或者离岗时间过长,就将失去工作岗位。所以才有媒体报道的,有一位教师精神疾病发着,在恢复一段时间后又再次返回学校,准备走上课堂。

教育先贤们曾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不仅对学生如此,对教师也如此。一所学校里,如果没有充满对教师的爱,以及对学生的爱,那么,这所学校必然被冷漠包围,就如一潭死水。当一名教师患有精神疾病,却得不到救治,得不到安心的休养,却照样为了生存必须在岗工作,这样的教育难有爱可言。

另外,借口于“伤害”,会不会有些本没有这类疾病,却常对学校提出不同意见的教师,会被认定为精神病患者,而被“治”呢?这又是当前教育中无法回避的问题。现实中,就有一些教师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被指责为“偏执”。如果以安全为理由,对这些教师进行“救治”,那将可能成为新的安全隐患。

其实,就是精神病人,也分为多种,只有少数有暴力倾向。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纳什就曾患有精神疾病,但普林斯顿大学并没有嫌弃他,而是让他一直在校园里生活。这被认为是“大气”的典范。如何对待教师中的精神病患者,给他们关爱,让他们得到救治,让他们康复,这考验着教育的管理者的教育胸怀。

我看到报道中这样写道:“一位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对羊城晚报记者说,目前虽然这些病患人员没有给校园带来危害,但这种现象令学校担心、主管部门揪心”。这句话实在令人揪心,领导揪心的不是教师的工作状况、健康状况、福利保障,揪心的却是这些教师会不会伤害学生。当然这种状况,是十分正常的,前者他们从来不曾关心过,而后者,则可能会要了他们的仕途前程。很难相信,这样的教育管理,会为所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营造一片安全的天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