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说吧,什么重要事?”刘大牙一边喝水一边问。

“刘大哥,你是不是让锅子找八路军的奸细呢?”

刘大牙这才明白了小灰猴的意思,因为已经有了锅子的报告,就没把小灰猴再当回事,漫不经心地说:“是呀,你怎么知道?”

“他天天抽大烟,根本没去找,一天一块大洋雇我找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刘大牙知道小灰猴是在炫耀自己,故意装作十分惊讶,“看来锅子靠不住。你找到了吗?”

“我找到的不是一个,很多呢。”小灰猴压低声音神秘地说。

“说说都是谁?叫什么名字?”刘大牙信不过他,还是没在意。

“你……你给不给钱?”小灰猴嘴里小声嘟囔。

“说了肯定给。”

“不给钱……我不说。”

“好你个小王八羔子!”刘大牙瞪起了眼,“怎么和锅子一个德行。如果你说的不是奸细,大爷给了你钱,不是让你骗啦?”

“不相信算了,不说啦!”小灰猴看见他态度蛮横,站起来要走。

刘大牙一看小灰猴生气了,本来不想理他,可又担心小灰猴真的发现了什么新情况,赶紧拦住他:“好好好,相信你一回。嗯……这样吧,我知道的,就不能给你钱了,对不对?如果是财神庙和德盛庄商号的事,你就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如果有新情况,马上给你钱。”

“有!”小灰猴肯定地说。

刘大牙一听立刻有了兴趣,想了想:“好吧,先给你五块大洋,就算你的辛苦钱。只要你说出新的人,等我证明他们就是奸细,有10个,给你50块,有20个,给你100块。怎么样?”

“先给钱。”

刘大牙笑着掏出钥匙,打开墙角的红木立柜,从羊皮口袋里取出五块大洋,递给了小灰猴。小灰猴高兴地接过钱,装进衣服口袋。

“说呀。”刘大牙催促他。

“刘大哥,我跟了这么多天,发现德盛庄商号经常有人来。”

“什么样的人?”

“都是男人,还有回民人。”

“你看那些人像做生意的呢?还是像……”刘大牙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他也说不清八路军的奸细应该是什么样子,摆摆手,“好了好了,你就说说那个姓段的经常去什么地方?都和什么人来往?”

“嗯……他常去两个地方,一个是财神庙,另一个是土默特学校。昨天晚上,我看见他们很多人在一个教室里开会,待到很晚才走。”

“土默特学校?开会的是些什么人?”

“我不说了。你就给五块,想让我说多少?”

刘大牙气得瞪了小灰猴一眼,又打开红木立柜,从羊皮口袋里拿出五块大洋递给小灰猴:“再给你五块。告诉我,这些人是哪儿的?”

“昨天晚上我在教室外面偷听,一个老师说了很多骂日本人的话。散会以后,我看见两个戴白帽帽的回民人去了北门外。我悄悄跟在另外几个人后面,看见他们去了梁山街师范学校和实业中学。”

“好!”刘大牙没想到还真有新情况,他鼓励小灰猴,“你继续盯住,看还有哪儿的。发现后直接来告诉我,钱少不了你的。好了,你走吧。”

小灰猴听话地站起来向外走……

刘大牙送小灰猴出了门,返身上楼来到石川秀夫办公室,报告了小灰猴说的事情。石川秀夫满意地说:“嗯,很好!继续侦察。”

“太君,是不是今晚就去抓共产党?”

“发现新城的共产党了吗?”

“没有。”

“不要惊动他们,不能打草惊蛇。你要尽快查清新城的共产党秘密组织,要一网打尽。你的明白?”

“明白。”

刘大牙离开石川秀夫办公室又上街了。


小灰猴离开樱花公馆,向西走出去没多远,蹲在路边不想走了,他刚才看见刘大牙两次从红木立柜里取大洋,心想里面肯定有不少大洋,还注意到刘大牙第二次取完钱后,忘了锁柜门,而且发现有一扇窗户开着,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呀!想到这里,小灰猴两只手痒痒得来回搓着,眼睛紧紧盯着樱花公馆门口,心里盘算着怎么下手。

刘大牙从樱花公馆出来朝东走了。

小灰猴眼睛一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宁可碰碰运气,不可失去机会。他悄悄走到樱花公馆西侧的铁栅栏,翻身跳了进去,爬在地上穿过一片花花草草,贴着墙根来到刘大牙房间的窗户下面,爬上窗台纵身跳进房间,走到红木立柜跟前,看见柜门果然没有锁,打开柜门发现一个羊皮口袋,拿起来沉甸甸的,晃一晃哗啦哗啦响,一听就是大洋的声音,赶紧提着羊皮口袋从窗户爬出来,顺着原路跳出铁栅栏,跑到新城西门,坐上一辆人力车赶回旧城。

一路上,小灰猴心口不停地跳,这可是老虎嘴里拔牙,太冒险啦!他想起刘大牙上次教训他,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聪明人是暗地里挣大钱,不是去街上掏钱包,忍不住偷偷笑了,真是太有意思啦!看来我小灰猴也算个聪明人,自己还从来没偷过一口袋大洋,真过瘾!他越想越开心,忽然想到刘大牙发现钱没了,肯定会怀疑自己,不能再回旧城的奶奶家了,还是找个地方躲几天再说,于是让人力车直接拉到牛桥的一个小旅店,包了靠里面的一间屋子住下了。

小灰猴关好门坐在床上,把羊皮口袋里的钱全倒出来,数了数总共有900多块大洋,还有100多元蒙疆票子,他把蒙疆票子塞在褥子底下,大洋又放进羊皮口袋,在屋里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一个合适隐藏的地方,最后钻到床底下,把羊皮口袋塞到墙角,站起来长出了口气,躺在床上盘算着,这些钱够用很长时间,最近就洗手不干了,好好地享受享受,一下想起上次让春香楼妓院两个姑娘骗走了一块大洋的事,摸了摸口袋里的大洋,跳下床离开旅店,直奔春香楼妓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