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85

连网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石川秀夫脱光了衣服,看着四格格痛哭失声的样子,一下子犹豫了,他起身站在床前,有点儿不知所措,忽然觉得,这样占有这个漂亮姑娘虽然很容易,但是可能会永远失去她对自己的尊敬,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一直把四格格当做妻子的化身,当做对亲人的思念,当做无聊生活中的一丝希望和寄托,难道就这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石川秀夫脱光了衣服,看着四格格痛哭失声的样子,一下子犹豫了,他起身站在床前,有点儿不知所措,忽然觉得,这样占有这个漂亮姑娘虽然很容易,但是可能会永远失去她对自己的尊敬,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一直把四格格当做妻子的化身,当做对亲人的思念,当做无聊生活中的一丝希望和寄托,难道就这样粗暴地得到这个漂亮姑娘吗?心里一瞬间有了一种负罪感,明白四格格和柳叶眉不一样,她不是花钱就可以满足生理需求的妓女,她是自己心中珍爱的一份思恋,是自己苦闷时候的一丝慰籍,这样伤害她,就等于摧残了自己对妻子的那份情感。他的酒醒了,长长叹了口气,慢慢穿上和服坐在办公桌前,两手捧起相框,呆呆地看着照片里的妻子,脑子里乱哄哄的。

四格格看见石川秀夫忽然安静下来,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低着头坐在床边,撅着嘴愣神儿发呆,一脸委屈的表情。

石川秀夫听见四格格停止了哭泣,镇定了一下站起身,面对着她,表示愧疚地深深鞠了一躬,小声说:“姑娘……对不起,请你原谅。”

四格格没说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到洗脸盆前,擦了一把脸,从镜子里发现自己头发乱糟糟的,把辫子解开重新编好,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石川秀夫办公室。

一路上,四格格想不明白石川秀夫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一开始就对自己不怀好意吗?想到石川秀夫后来老实了,还主动向自己道歉,又觉得他可能喝多了酒才这样失态,很可能是太想念妻子才这样酒后无礼,说明他不想伤害自己,那他就不应该是个坏人。不管他是好人坏人,也不管他想不想买古董,她决心以后再也不和石川秀夫来往了。

回到家里,四格格一声不吭地进了里屋,用被子蒙着头睡下了。

老阿玛看见女儿这么晚才回来,脸色也不太好看,好像出了什么事,有点儿莫名其妙,站在里屋门口小声问:“老丫头,怎么才回来?”

“喝多了。”四格格蒙着被子回答。

“不要紧吧?”

“没事。”

“哦,没事就好。”老阿玛知道女儿一定遇上了什么不高兴的事,如果她不想说,问也白问,只好小声提醒四格格,“一个姑娘家,晚上出去不好,让人知道了要笑话的。能喝就多喝点儿,不能喝也别勉强。以后可不能这样,省得阿玛担心。”

“您别说了,心烦着呢。”

“好好,不说了。”老阿玛无奈地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一大早,云明旺吃过饭就去了北门外的牛桥。自从女儿回来后,他心情好了许多,心想三毛驴一定还在找云凤,看来眼下只能待在城里,一家五口的吃喝花费都要用钱,于是天天去牛桥一带打短工,帮着生意人干些搬运东西、轰赶牲畜的营生,一天下来多少也能挣点儿。

明旺媳妇也不想在家闲着,主动帮院里的几户人家做一些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事情,人们多少给几个小钱。梅梅看见婆婆是个勤快人,干脆请人写了一块“洗衣缝补”的牌子挂在大门外,很快就有附近的人家送来了衣服和被褥。婆媳俩天天拆洗缝补,从早到晚忙个不停。

只有云凤还和刚回来的时候一样,一个人坐在家里发呆,有时候也去院里看看,发现有陌生人来了,赶紧躲进屋里。她平时和谁也不说话,连父母也不想搭理,奇怪的是就听梅梅的话,有时候还悄悄叫一声嫂子,被郭三青祸害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创伤,觉得谁都不能相信,只有梅梅是个例外。云明旺看着女儿天天就像傻子一样,知道她肯定有了毛病,找来一个中医大夫看了看,也没看出个结果。

这几天云奎也很忙,白天和伙计推着平板车去各家商号拉棉花,德盛庄商号后院的棉花包,已经堆起了一座小山。每天吃过晚饭,他和梅梅一起来到土默特学校,请云老师辅导云奎识字,梅梅也跟着认真地学,几天下来,小两口不但认识了很多字,还听云老师讲了许多抗日救国的道理。小两口第一次听说了共产党,知道八路军是共产党的队伍,明白了什么是抗日斗争。他们知道云老师、荣老师、段掌柜都是抗日救国会的人,正在做秘密的事情,也一直想帮着做点儿什么。

早晨,云奎来到德盛庄商号,一眼看见小灰猴鬼头鬼脑地进了商号对面的茶馆,想起父亲前几天说过,最近有个尖嘴猴腮的小后生总在门口转悠,好像盯着段掌柜,准备找麻烦,估计就是这个家伙,心想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为段掌柜出口气。进了院里,云奎和两个住在德盛庄商号的伙计悄悄商量了一下。两个伙计一致同意。正在这时,段宇轩从屋里出来,准备出门。云奎主动问候:“段掌柜,您出去呀?”

“我再去看看棉花。”段宇轩说完出了大门向东走去。

云奎躲在大门旁边向外看,果然发现小灰猴从茶馆里出来,远远地跟在段宇轩后面,他立刻拿起一条麻袋,向两个伙计一招手。三人走出大门,悄悄跟了上去。云奎快步走到小灰猴身后,趁他不注意,突然把麻袋套在小灰猴头上。两个伙计冲上去,把小灰猴拉进旁边的巷子里,按倒在地,一阵乱踢乱踹,打得小灰猴满地乱滚,嗷嗷直叫。看到差不多了,云奎一挥手,三人一齐从巷子里跑了,绕过几条巷子又回到了德盛庄商号,一个个高兴得哈哈大笑。几个住在外面的伙计一进门就听说了教训小灰猴的事,遗憾得没能亲自参加。大家干脆商量好了,如果再发现小灰猴在门口转悠,见一次打一次。

小灰猴被打得浑身疼痛,爬起来看看周围没人,知道肯定是德盛庄商号伙计们干的,看来以后不能再跟踪了,想想又觉得很委屈,跟了段宇轩几天就挣了锅子一块大洋,已经几天没看见锅子了,去他家里找也没人,今天本来打算过来等着锅子要钱,没想到挨了一顿痛打,越想心里越窝火,琢磨不能就这么算了,准备直接去新城向刘大牙报告情况,说不定给的赏钱更多,于是坐了一辆人力车赶往新城……


刘大牙一大早带着汉奸在新城大街上人多的地方转悠,寻找共产党秘密组织和八路军的奸细,转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他让汉奸继续在街上溜达,自己想回樱花公馆歇一会儿,刚走到门口,看见小灰猴笑嘻嘻地跑来,奇怪地问:“你来干什么?骆驼队又有消息啦?”

“我有要紧事向你报告。”

“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

“你忙就算了,以后再说哇。”

“嘿,跟你大爷摆起谱啦!好好好,我不忙,你说吧。”

“咱们找个地方说。”

“你给鼻子上脸呀?什么事还要找个地方说?”

“重要事!你想听不想听?”小灰猴故意提高嗓门。

刘大牙看见小灰猴认真的样子,心想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重要事,赶紧点头:“想听想听,进来吧。”领他进了樱花公馆,回到自己房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