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0 43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16_49706_11149706.jpg[/img] 当审判长依据程序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后,赵作海失声痛哭。11年间,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一个在外地打工。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16_49707_11149707.jpg[/img] 赵振举对赔偿金额很不满。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


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图)

当审判长依据程序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后,赵作海失声痛哭。11年间,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一个在外地打工。


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图)

赵振举对赔偿金额很不满。


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图)

赵作海在姐姐家里,听了大家的意见,很是纠结。


广州日报5月16日报道 刚刚从法院院长手里拿到65万元的国家赔偿,赵作海回到家就后悔了,提出要通过诉讼途径,寻求不低于130万元(含已拿到的65万元)的国家赔偿,并向记者表示“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赵作海为何突然变卦?


昨天上午,记者采访了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他向记者讲述了赵作海态度发生变化的过程和原因。


谈签约过程


“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赵振举把侄子赵作海对赔偿协议不满的原因归结为:签字时脑子不清、不识字。


据他介绍,5月11日晚上11点多钟,包括老王集乡党委书记、武装部长和一位副乡长在内的几位人员,约来赵作海和其妹夫余方新,来到赵作海的姐姐赵作兰家,商谈赵作海的赔偿事宜,却没有叫来赵作海的亲叔叔赵振举,而在此之前,当地有关部门的谈判对象却一直是赵振举。赵振举认为,相关人员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把他撇到一边,是因为他常年在郑州等地做生意,对社会的情况比较了解,“不好糊弄”。赵振举谈到,有关人员一开始开出的价是45万元,这让赵作海、赵作兰和余方新都无法接受。赵作兰就给赵振举打电话询问。赵振举则坚决不同意。双方由此陷入僵局,谈判一直进行了凌晨1点多钟,彼此仍无法达成协议。按照她后来接受媒体记者的说法:“他们一直在那儿死磨硬缠,我弟弟赵作海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而赵振举则告诉记者,“当时乡里的一位武装部长威胁赵作海,如果今儿夜里协议签不了,明天就不再过问你的事。还说按照国家赔偿标准45万元就不少了。”


谈签约时间


“为何不白天谈”


赵作海最终于12日凌晨两点多钟与法院方签署了赔偿协议。而赔偿金额则比起初提高了20万,其中,国家赔偿金50万元、生活困难补助费15万元,两项共计65万元。


而这一“签约”时间,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得到了确认。


赵振举对这一“签约”时间意见很大,“明明政府有正常的工作日,为啥他们不在白天找赵作海谈,与赵作海签协议,而是在夜里11点以后来,在凌晨两点签?那个时候,经过几天的劳累,加上白天一整天没休息,他的脑子根本就不清醒了。”


赵振举还提到,当天晚上在场的家人中,赵作海、赵作兰是文盲,不认识字,余方新也是不了几个字,“他们根本认不得协议上写的是什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谈签约原因


脑子乱了让我咋签咋签


赵作海到姐姐家与刚从北京回来的大儿子赵西良见面。当时,赵作兰家有一二百名村民,听说赵作海只得了65万元的赔偿,大都认为太少了,“挨那么多打,受那么多罪,给这点儿钱就算了”?还有老乡告诉他,现在的物价涨了很多,什么都贵,这65万办不了多少事。


而他的大儿子赵西良听说后,也对爸爸说钱太少了,因为他有三个兄弟,将来成家都要盖房子,盖了房子,就没有几个钱了。


乡亲们和儿子的话让赵作海的内心很是纠结。据赵振举讲,13日一大早,赵作海就对他说:“我后悔了,现在我觉得他们给少了,我要打官司。”


赵振举问他当初为啥要签,赵作海说,“他们咋咋呼呼的,我脑子都乱了,他们让我咋签我就咋签。”


谈上诉官司


坚决不请当地律师


赵家希望得到多少赔偿呢?赵振举说,现在的赔偿按照协议只包括国家赔偿金和生活困难补助费两项,没有包括精神损失费和自己的孩子因他的入狱而遭受的损害赔偿等。他表示,算上这些赔偿,他应该得到的赔偿金额应该在130万元以上。


赵振举谈到,他们目前已准备请律师,“谁的名气高就请谁,不请当地律师,他们可能不跟咱一势,也可能不敢。”赵振举最后告诉记者:“赵作海一定要打这个官司,我也一定要打,钱太少了。”


相关链接


要打官司胜算几何


新赔偿法规定可索精神赔偿


今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首次将精神赔偿写入其中,其第三十五条规定:“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但新修订的《国家赔偿法》要到今年12月1日起才正式实施,因此,赵作海能否成功索赔,还是未知数。不过有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新法还没实施,但对赵作海索赔还是比较有利的。


可向上级申请复议


在5月12日凌晨2点赵作海与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签署的协议里,其中的第二条为:赵作海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撤回赔偿申请。在已经与法院签署协议并承诺“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的情况下,赵作海事后反悔,相关法律允许吗?


记者了解到,现行的《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赔偿请求人对赔偿数额有异议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间届满之日起30日内向其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记者手记


多面赵作海


赵作海是个多面的人,跟踪采访“赵作海案”几天,记者的感受尤其深刻。


“罪人”赵作海尽管已经重获自由,但从赵作海的很多动作和话语里,还是能感觉到他似乎仍停留在“罪人阶段”。一天,领导慰问他,他几次都毕恭毕敬地给领导鞠躬,说出一通感谢这感谢那的话。鞠躬时,他腰弯得很深,两手贴在两个腿边,让人想起他曾经被改造了很多年的经历。


牛人赵作海。很多媒体的记者都说,现在要想见到赵作海,真是太难了。偶尔,记者们会找到赵作海,而每一次,赵作海都显得无奈而不耐烦,他经常说出这么一句让记者记忆特别深刻的话:“我没时间接见你们!”


有一次,赵作海还对走近他的记者说:“你们走吧,我只接见××台的记者。”


记者们说:“老赵,你真牛!”


一个当地村民私下说,老赵出来后变了,变得我几乎都认不出了。


忙人赵作海。自从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赵作海就成了整个赵楼村最忙的人,“忙得连个放屁的空都没有,”忙得他的亲人想同他说个话都没机会。赵振举说,侄子回来那么久了,赵作海还没有静下心来坐下来跟他说过一句话。他的姐姐赵作兰也称,弟弟在她家住了好几个晚上,但两人说的话可能不超过十句,要么是别人缠着他说,要么他要睡觉。


赵振举告诉记者,侄子出狱了,冤屈洗刷了,他有心想带着包括赵作海和赵西良等赵家人,到祖坟上烧烧纸,“告诉祖上的在天之灵,天晴了。”要知道,当初为了侦办“赵作海杀人案”,当地警方把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父母的坟都扒开了,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的弟弟的坟也被扒开。这成了赵家人心中最大的痛。



但赵作海没空,他告诉赵振举:“等我忙完这一切,再说其他的。”


新闻回顾:检方承认赵作海冤案存逼供 政法委开会定凶手


河南商丘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国强日前透露,当年赵作海一到检察机关就不承认杀人,推翻在公安局供述。可以认定存在刑讯逼供。


赵作海拟向政府申请100万元国家赔偿


河南商丘蒙冤入狱11年的赵作海日前无罪获释。其女儿称,赵准备向政府申请国家赔偿100万元。


河南商丘一“杀人犯”入狱10年后被害人"复活"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失踪。1年多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家属报警后,警方将赵作海带走,后来赵作海以故意杀人罪获刑29年。10年后,赵振晌回到村里。家属希望警方早日还赵作海清白。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剑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