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空袭韩军:美国轰炸盟友的传统

梦雨楼 收藏 10 733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15_49085_11149085.jpg[/img] 昼间轰炸的 B-29 编队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15_49086_11149086.jpg[/img] 执行夜间轰炸后,B-29 下表面也涂成黑色,降低被探照灯发现的概率   战争最后的受害者永远是平民百姓。   六月二十五日早晨,汉城雨过天晴。星期日的街头,城市风景和昨天一样。十时,街上


美军空袭韩军:美国轰炸盟友的传统

昼间轰炸的 B-29 编队


美军空袭韩军:美国轰炸盟友的传统

执行夜间轰炸后,B-29 下表面也涂成黑色,降低被探照灯发现的概率


战争最后的受害者永远是平民百姓。


六月二十五日早晨,汉城雨过天晴。星期日的街头,城市风景和昨天一样。十时,街上突然出现军队的吉普车,宪兵通过车上的喇叭喊:“国军官兵立即归队!”吉普车消失后,载着士兵的卡车和牵引火炮从街上疾驶而过。汉城的市民开始猜测:也许边境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汉城报纸的号外开始满街散发:北朝鲜军队今日拂晓从三八线开始南侵,我军立即与敌交战,现正在将敌击退中。


汉城市民开始向往北开进的军车和征用的运兵公共汽车欢呼。他们绝对相信政府平时反复说过的话:战争一旦爆发,立即占领平壤,在短时间内就能统一北方全境。但是,当市民们听见头顶上有飞机的声音时,他们抬头看见了机身上的北朝鲜人民军标志。飞机撒下的传单上写着:南朝鲜军队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向北方进攻,北方军队将给予坚决的反击。


到了十一时,汉城广播电台的广播词是:“瓮津地区,摧毁敌人坦克七辆,缴获冲锋枪七十二支、步枪一百三十二支、机枪七挺、火炮五门,全歼敌人一个营……一个共军团长同他的共产军一起投诚……”


也是十一时,平壤广播电台这样广播:“无赖叛逆李承晚命令李伪军侵略北方,人民军开始自卫,并开始进攻南方。李承晚匪帮将被逮捕、被判刑……”


入夜,汉城市民彻夜未眠。


最可靠的消息来自那些从前方下来的伤兵,伤兵们说不清楚战局的全貌,但都异口同声地说:坦克!北方的坦克厉害!我们没有坦克!


六月二十六日拂晓,汉城市民听见了炮声,看见了从北边议政府方向逃来的大批难民。北朝鲜人民军的飞机再次飞临汉城,扫射了总统府。一位南朝鲜空军飞行员驾驶教练机升空,在全城市民的注视下,用没有武装的机体与北朝鲜的飞机撞在了一起。


可是,军方的公告却这样写着:国军一部已经从三八线北进二十公里!


到底是南朝鲜军队离平壤不远了?还是北朝鲜军队离汉城不远了?


汉城到处是不知所措的神情,整座城市有了一种怪异的气氛。


此时,在汉城,只有一个人对战局状况十分清楚,他就是南朝鲜总统李承晚。


当北朝鲜的飞机扫射到号称“蓝宫”的总统官邸时,惊慌失措的李承晚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逃跑。


他找来了美国驻南朝鲜大使约翰·穆乔。


约翰·穆乔时年四十七岁,是个老资格的外交家,而且他外交生涯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拉美和远东度过的。美国职业军人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些温文尔雅的外交官,军方称他们是一群“光屁股的甜饼贩子”。但是,穆乔和大多数甜饼贩子不同,他和军方的关系不错,这倒不在于他经常和一些下级军官们喝酒,而是他身上的确有一股一般外交官没有的“男子汉气质”。他一到南朝鲜任职,就与李承晚发生了矛盾,原因是穆乔坚决站在美国军方的立场上,企图掌握李承晚手中的一些权力,以便更有利于美军顾问团对南朝鲜军队的控制。穆乔对李承晚的评价是“吹毛求疵,喜怒无常”。


穆乔在南朝鲜代理国防部长申善模的陪同下,会见了李承晚。这次会见,令穆乔终生难忘,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个国家的总统,在国家危难的时刻竟然表现得如此贪生怕死。李承晚见到穆乔后的第一句话是:如果我落入共产党之手,对于朝鲜的事业将是一场灾难。还是撤离汉城的好。


穆乔为了让这位总统留下来,明知南朝鲜军队正在逃命的路上,有的甚至已经全军覆灭,但还是信口开河地说,南朝鲜军队打得很好,没有哪支部队已经溃败。总统要是留在汉城,能够激励部队的斗志。如果总统逃跑,消息传开,“就不会有一个南朝鲜士兵去抵抗北朝鲜的进攻”了,“整个南朝鲜陆军就会不战而垮”。可是李承晚坚持要走。穆乔的厌恶到了极点,他说:“好吧,总统先生,要走你就走,你自己拿主意,反正我不走!”


李承晚被穆乔的强硬态度震慑住了,可怜地表示他今天晚上可以不走。


穆乔一离开,李承晚立即命令交通部长准备专列,点火待命。


总统要逃跑的消息首先传到国民议会的议员们中间。议员们指责李承晚抛弃了朝鲜人民;但也有的议员认为,如果总统被俘虏,那么南朝鲜就不存在了。为此,国民议会在争论几个小时之后进行了表决,大多数议员主张总统留在汉城,“和人民在一起”。


但是,二十七日凌晨,李承晚和他的家眷以及几个贴身幕僚在战争爆发不到五十个小时后,在黑色的夜幕中乘上专列从汉城逃跑了。临走他终于没敢通知穆乔大使。“他离开以后我才知道他已经逃跑了。”穆乔后来说,“他这么做使我在以后的几个月一直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他先于我离开汉城。”


从为杜勒斯送行的东京机场回来,麦克阿瑟看到的是一份紧急电报,内容是华盛顿批准他使用海空军力量支援撤退中的南朝鲜军队。因为美国远东空军司令乔治·斯特梅莱耶中将正在美国本土开会,于是麦克阿瑟向美国远东空军副司令厄尔·帕特里奇下达了一连串的口头命令--帕特里奇的感觉是,麦克阿瑟在下命令的时候“眉飞色舞,得意洋洋”--他命令美国远东空军在三十六小时内出动,“运用一切可供支配的手段,狠狠揍北朝鲜人,让他们尝尝美国空军的厉害”。麦克阿瑟批准了帕特里奇要求从关岛美军基地抽调一个轰炸机大队到日本空军基地的请求。最后,麦克阿瑟提醒了帕特里奇一句,这句话表示出这场战争的微妙之处:“远东空军全面戒备,谨防苏联对日本的进攻。”


黄昏到来之前,远东空军基地处在一片忙乱之中。侦察机出发去战场照相,机场上的地勤人员在给B-26装炸弹,加油车穿梭往返,飞行员聚集在一起研究朝鲜半岛狭长的地域上每一处应该攻击的目标。


六月二十七日,夜幕降临后,当南朝鲜总统李承晚打算逃离汉城时,十架满载炸弹的美军B-26轰炸机升空了。机群穿过笼罩在日本海上空厚厚的云层,向着朝鲜半岛飞去。


美国远东空军只有六年的历史。这支部队的肩章十分特别:除有与美国其他空军部队一样的机翼外,上面还有一个据说是菲律宾的太阳,还有代表南十字星座的五颗星。南十字星座表示远东空军一九四四年诞生在地球的南半球--澳大利亚的布里斯本;而关于菲律宾的太阳,美国人的解释是--一九四一年美国空军被日本人赶出过菲律宾,远东空军将不忘耻辱。这支年轻的部队在太平洋战争中赢得了值得骄傲的荣耀。战后,远东空军司令部设在日本东京市中心的一幢大楼里,空军的参谋们可以透过窗户俯视裕仁天皇的皇家花园,那种感觉就像在俯视整个日本。


可是这一次,远东空军从一开始就遇上了麻烦。先是起飞的轰炸机因为天气的恶劣和夜色太黑,在汉城以北根本寻找不到北朝鲜人民军的坦克纵队,于是载着炸弹穿过日本海上空厚厚的云层又飞了回来。接着,当远东空军的飞机再次起飞飞抵朝鲜时,半岛上空浓云密布,轰炸机第二次无功而返。


麦克阿瑟对空军的表现怒火万丈。他在电话里对帕特里奇说,必须尽快使用空军,不然南朝鲜陆军就完了!麦克阿瑟的参谋长爱德华·阿尔蒙德少将对帕特里奇说得更明确: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的炸弹扔在朝鲜,不管准确与否。换句话说,不管炸弹是扔在北朝鲜士兵头上还是南朝鲜士兵头上,只要把炸弹扔下去!


第二天,侦察机飞行员布赖斯·波驾驶RF-80A侦察机首先起飞,他终于看见朝鲜半岛上空天晴了。于是,远东空军的大批飞机开始升空。这是B-26轰炸机最倒霉的一天。当它们向三八线附近的铁路和公路扔炸弹的时候,北朝鲜军队的地面防空火力出乎意料地猛烈,几乎每一架B-26都被打中。其中的一架迫降在汉城附近的水原机场上,另外一架受损严重的飞机虽然返回了日本基地,但已经彻底报废了。最悲惨的是,一架被打得千疮百孔的B-26在日本芦屋机场迫降时一头栽到地面上,机上所有人员全部丧命。F-80战斗机的损伤比轰炸机轻一些,但是由于从日本机场到朝鲜战场的距离几乎是这种飞机活动半径的极限,所以飞行员都在提心吊胆地作战,以免稍不留神就回不了家了。他们在汉城以北的公路上发现了长龙般的坦克和卡车队伍,他们真的“不管准确与否”就开始了攻击。“长达八十公里的公路上火光冲天”。遭到南朝鲜第一师师长白善烨咒骂的是B-29轰炸机。这种被称为“空中堡垒”的战略轰炸机本来在纯粹的战术支援行动中不该出动,但在麦克阿瑟的坚持下还是出动了四架。四架巨大的轰炸机上的机组人员采取的是一种极端的方式--只要发现地面上有目标,不管是一堆士兵还是一队坦克,也不管是敌方还是友方,拿他们的话讲:“只要看上去值得轰炸,就扔炸弹。”结果,沿着汉城北边的公路和与公路平行的铁路飞行的B-29轰炸机把携带的绝大部分炸弹扔在了向南撤退的南朝鲜士兵头上。连远东空军的参谋人员都觉得这样使用战略轰炸机“很奇怪”,但无奈“麦克阿瑟将军要求最大限度地显示美国空军的力量”。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