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长发引出的麻烦


那还是在半年前。


亚菲出差从广州回来,我去机场接她,接机口,我一眼就看到了她。我们在一起四年了,她的音容笑貌、身段气质都深深地嵌入我的脑海中。亚菲身材苗条,衣着时尚,通身一种高贵气质略带淡淡的忧伤。她出身干部家庭,在太原长大,自小养尊处优,喜欢些小资情调。所以在她跑来抱着我的同时,我便从身后举起了早就准备好的鲜花。亚菲娇笑着,迫不及待地跟我往家狂奔。


回到家,亚菲把鞋一甩说:“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真想你,想我们的家!”我进厨房端出早已准备好的饭菜,橘色的灯光下,亚菲的脸有一种诱人的光泽,我忍不住凑在她的腮帮上扎了她一下。她惊叫着嬉笑着跑开说:“我还是先洗个澡,再吃饭吧!”


听她和着哗哗的水声唱着歌,我觉得生活真tmd幸福。这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十天!十天的时间让我对亚菲的思念疯长。我们认识了三年才结婚的,亚菲是我排除万难,过关斩将费了很多心思才追到手的。她是那种骨子里很骄傲的女孩子,许是因为家庭、容貌、学识都很出众,她有时候除了有点稍稍的自恋和小小的任性,倒是一个很称职的妻子……想了这么多,我突然觉得亚菲进去的时间很长了,再听浴室里一点响动也没有,我喊着她的名字,没有反应,我一着急打开了浴室的门。亚菲脸色很难看,赤身站在浴缸旁边,手里在看什么,我走过去,一根长长的头发跃然眼前!


我傻愣在那里。


显然,那不是亚菲的头发。亚菲一直留的是短发。


那天晚上的饭没吃成。围绕着那根长头发,我们展开了激烈的争吵。我矢口否认她非要我承认的事情。因为我根本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亚菲将给我买的衣服裤子扔到我的脸上。我没有躲闪,整个人沮丧到了极点。我说,你要不信任我,那我还是先搬出去住吧。她冷笑,出去找它的主人吗?


突然我想起来了,前天下了班,部门的那帮“闹闹”吵着一起出去玩,要我请客,亚菲不在,我一个人也没意思,就同意了。从酒吧出来,我没开车,我手下的一个职员李汶自告奋勇要送我回家,到了我家楼下李汶内急。我便让她上来方便,李汶一头长发,那根头发肯定是她的。

她嫌她太出色


听完我的解释,亚菲抬眼看我,眼里半信半疑,但很快变成了轻蔑。我走过去,想抱住她,她一把推开了我。


所有的一切仿佛是场梦境,就在半个小时前,我还想象着与眼前这个女人共度良宵,可一转眼,她那嫌恶的眼神,让我无比心寒,为什么她不肯信任我呢?我是她的老公啊!


一直到半夜2点多钟,亚菲终于在我无数次发誓和解释下安静了下来。其实,我是在自己的感情面前妥协,谁让我还爱着她,爱这个家,爱曾经那种相亲相爱的生活。


生活继续,日子却无法照旧。亚菲将家里大大小小的角落重新打扫了一遍,特别是浴室。床上用品和所有的洗浴用品,全当垃圾送给了楼下收破烂的。看到她做这一切,我知道她还是不能信任我,她是想清理完这一切,能还自己一个纯净的内心。


我每天按时下班。积极地和亚菲争做家务、下厨房。希望能重回以往的甜蜜,但亚菲却变了,开始失眠、掉头发,精神恍惚。


亚菲将这一切告诉了她最好的朋友小琴。小琴看到亚菲憔悴的容颜,本来也是出于好意,劝她不要想太多,实在不放心,就到我公司看看那个李汶什么样子,看了之后就能放心了,因为小琴坚信亚菲是个非常出色的女人,一般人根本无法跟亚菲抗衡。


亚菲故意装着没带钥匙,来公司找我,然后非要问我哪个是李汶。我便如实地指给她看。李汶只有24岁,也是太原人,本科毕业,未婚。来公司上班有半年,一直在我手下,她的漂亮与亚菲不太相同,她的漂亮很霸道也很张扬,在公司里,被大家推举为形象代表,而且,还是很多男人追逐的对象。


我完全没想到,她不看还好,看完之后她居然嫌她太出色。亚菲说我和李汶每天在一个地方上班,算起来比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都多,这样会日久生情,何况谁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干系呢?我第一次见她这么不自信。


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那根长发总在我的生活里穿梭


但是,我根本就是轻视了一个女人的偏执,李汶的那根长发总在我的生活里穿梭。虽然亚菲不说什么,但我看出了她的恐慌。


那天晚上,吃完晚饭,我收拾桌子,我的手在半空中被亚菲拉住了。她抬眼看我,泪水夺眶而出,我慌了,将她拥进怀里说:“你怎么了?”她问我:“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说:“只要你能快乐起来,只要我能做到,什么我都答应。”她说:“你把她辞了。”我愣住了,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没想到她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你可以做得到,她不是在你手下吗,你找个理由。”她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气,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我沉默不言,这有点荒唐,李汶工作上没有什么过错,人缘也很好。何况因为一根头发就让她丢掉饭碗,我觉得自己也太不人道了。但看亚菲忧伤的眼睛,想到我的婚姻,我有点犹豫,也许出于自私,我应该有所取舍。我叹了口气说,我试试吧。


那些天,我简直不敢看李汶,李汶依然对我很好,帮我沏茶,处理一些琐事,我觉得对一个无辜的人下手,真的有悖我做人的原则。


亚菲没再过问。但经常一个人发呆,人也瘦了很多。


十多天后,李汶刚好犯了个错误,她把公司重要的文件丢在了一个快餐店里,等她想起来去找时,没有找回来。我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心里很不情愿,但我必须作出抉择……


我下班回家,平静地告诉亚菲,李汶辞职了,你该放心了吧。亚菲没说话,其实她也是个善良的人,我知道她也并没有幸灾乐祸。

她的话语分明掺夹着怨艾


李汶打来电话,她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害她辞职,她说她相信有别的原因。


我坚持说没有,我能告诉她是因为一根头发吗?


我当时想,李汶有什么错?一根头发牺牲了一份工作。对她我很过意不去,所以,我请她吃饭,然后告诉她我想帮她介绍别的公司。


李汶说在这个城市里,何处没有我容身的地方?但我就是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她的话语分明掺夹着怨艾。我实在说不出口,只有答应她,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忙的。


接下来的日子,李汶那根长头发的阴影并没有因为她的辞职而离去。我和亚菲之间连说话都开始小心翼翼,生怕某个话题触及到痛处。亚菲事事顺着我,体贴入微,我觉得那是她逼我做出不人道的事情而引发的愧疚反应;我对她有点冷漠。


李汶倒没恨我,在选择工作的问题上多次征询我的意见,抱着对她的愧疚,我对她有求必应。见面的机会自然多了一些,亚菲很敏感地知道我还跟李汶交往,她变得有点疯狂了。


她又将一切告诉了死党小琴。


小琴有点荒唐地约了李汶和亚菲。李汶居然爽快地答应了,这是小琴和亚菲所没有想到的。


她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李汶。


李汶打电话把我约了过去,当时并没有告诉我她们三人在一起。


那是个五月的下午,室外的阳光,温暖得让人慵懒。当我赶到咖啡厅时,我看到了她们三个人。我觉得亚菲像是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当时我就觉得很冷,我知道丢人现眼在所难免。

婚姻的分量轻如发丝


李汶打扮得相当漂亮,气质出众,她镇定自如的样子,让我的脸色忽白忽青。我觉得自己是那么不堪。


气氛沉闷得有些让人窒息,李汶开始陈述,她一直看着我。她说:我爱洪锐,(她的话让所有的人都很吃惊)这就够了。我知道他有妻子,可爱有时是无法控制的。今天这个场面,我本可以不来,可我还是来了,其实我也想让他选择。


李汶说那天跟同事玩到很晚,送洪锐回家,我的确是因为内急,去他家上厕所,当时我确实是无心的。后来我在卫生间里看到自己的头发有点乱,就整理了一下,一边整理一边就想起了大家的话,公司很多同事都把你们的婚姻当成是完美的童话。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试试你们的婚姻是不是真的那么完美,攻不可破,于是故意留下了我的头发。


其实,后来发生的一切,我都清楚是为了什么,我本来很难过,洪锐为了亚菲让我丢了饭碗,我觉得他那么在意自己的婚姻,所以我都想好了,以后大家做好朋友。可是,本来这么小的一件事情,没想到你的妻子如此纠缠不放,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小琴火了,拍案而起:“你真够狂妄的,居然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亚菲极力保持着镇静,她问我,洪锐,那今天就做个了断,你告诉她,你到底爱谁?我看得出她对现状懊悔不已。她已经知道这是个错误。


李汶看着我说,我本来不打算跟你说的,我喜欢你!说完起身拎起包扬长而去,高跟鞋在楼梯间哒哒的声音,清脆地回响在我们每个人的耳边。


我看了我的妻子一眼,我觉得她让我陌生和悲哀。


在那一刻,我对自己的婚姻充满绝望。


走在阳光下,我想我的婚姻如果如此不堪一击的话,我不要也罢,因为我们才刚刚开始,今后的路还长,一根头发引来这么多麻烦,那今后会遇到很多的坎坷,那时我们将如何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