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83

连网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部队出发了。藤本骑在马上,想到黑田重德师团长对他的器重,感到无比荣耀,这还是他第一次率领部队出来打仗,听说八路军没有多少人,武器也不如日本部队,因此很有信心打几场胜仗,最近大队长得了重病住在医院,如果自己有了战绩,说不定会提升为大队长。想到这里,他感觉心情很不错,让部队唱个歌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部队出发了。藤本骑在马上,想到黑田重德师团长对他的器重,感到无比荣耀,这还是他第一次率领部队出来打仗,听说八路军没有多少人,武器也不如日本部队,因此很有信心打几场胜仗,最近大队长得了重病住在医院,如果自己有了战绩,说不定会提升为大队长。想到这里,他感觉心情很不错,让部队唱个歌鼓舞一下士气。日本兵齐声唱起了日本军歌《走向大海》:

“走向大海,让尸体漂满洋面,

冲向大地,让尸骨布满草原。

我们为天皇而战,死而无怨无悔,

我们为樱花而战,靖国神社再见……”

警备队员和土匪们看到日本兵一个个昂首挺胸,步伐整齐,高声唱着歌,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感到很新奇,也很敬畏。

弯弯曲曲的队伍向前行进着,李德厚带着警备队步行打头阵走在前面,中间是藤本骑马率领的日本兵,紧跟的是郭三青和土匪,最后是六辆卡车。从远处一眼望去,整个部队前面一段浅黄色,中间一段深黄色,后面还拖着根黑尾巴,就像一条长长的花皮大蟒蛇,慢慢蠕动着,爬进了大青山……


傍晚,队伍进入大青山一条偏僻的山沟。藤本派郭三青带几个土匪骑马去前面看一下,有没有可以宿营的村子。过了一会儿,郭三青回来报告,不远处一条小河的上游有个小山村,就是路不太好走。

藤本考虑了一下,决定部队就在小山村宿营,他一声令下,队伍走到小河边,艰难地向山上爬,很快到了一个依山而建的小村子,只见村里除了几十间破旧的土坯房,还有几排窑洞,一看就是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村民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部队,都惊奇地跑出来观看,大人和孩子都是头发蓬乱,破衣烂衫,有的人还光着脚。日本兵从来没见过这么贫困的地方,这么穷的人,好奇地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李德厚指挥警备队员把全村男女老少都赶出村子。日本兵进了村到处抓鸡。警备队员和土匪们拉来几只羊宰杀。吃过饭,李德厚让日本兵住进那些暖和一点儿的窑洞里,警备队和土匪们住进了土坯房。

天黑了,小山村安静下来。一小队警备队员在村子周围站岗放哨,他们点起了几堆篝火,把整个山村和周围青山映照得通明。十几个带孩子的村民实在忍受不了夜里的寒冷,互相商量了一下,领着一大群孩子壮起胆子慢慢走近篝火。一个胡子拉碴的村民走到一个岁数较大的警备队员面前,陪着笑脸说:“好长官,你可怜可怜这几个娃娃,实在冷得受不了,也没个地方去,让他们烤烤火哇?”

老警备队员瞟了他一眼:“烤哇,都老老实实的,不许乱跑!”

胡子村民高兴得连连道谢,招呼孩子们过来。篝火周围立刻坐满一大群孩子。胡子村民把自己的烟袋恭恭敬敬地递给老警备队员,请他抽几口。老警备队员摇摇头拒绝了,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一根抽起来,又取出了一根递给了胡子村民。

“谢谢长官,你真是个大好人!”胡子村民双手接过烟卷,觉得这个当兵的还不坏,没话找话地主动搭讪起来:“长官,今年多大啦?”

“唉,半辈子过去了。”老警备队员叹息了一声。

“当兵这么辛苦,长官真是不容易啊!”

“有甚办法,让人家抓来的。”老警备队员知道胡子村民是故意讨好自己,一脸委屈地向他诉起苦来,“我不当兵,就抓我两个弟弟。两个弟弟都成了家,就我是个光棍。唉,我们村离城近没一点儿好处。这些年不管来了甚部队,说抓你就抓你。还是山里好呀,没人抓你们当兵,就是抓了也当球不成。你知道为甚?”

“不知道呀。”胡子村民很好奇。

“嫌你们脑子笨,甚也不懂得。前几天抓来几个山里的后生,除了能吃,甚也干球不成。有个后生还把烟袋锅凑到电灯泡上,想点上火抽烟呢,真是傻得出奇。队长气得都撵走了。”

“甚……甚叫个电灯泡?”胡子村民没听明白。

“你也不懂得?”老警备队员苦笑一声,摇摇头,“唉……要我说呀,人活一辈子,咋过也是一球样。你们这样活得也挺好。”

“我们活得还不如个牲口。长官才没白活呢,看看你们,穿的是一样样的衣服,脸上也红腾腾的,一看就是天天吃好的。”

“这是天气冷,冻红的。你以为日本人呢,人家才天天吃好的。”

“长官,听说那些日本人都是外国人,我咋看见他们长得和咱们也差不多,就是说话吐噜吐噜的,一句也听不懂。”

“你第一次见日本人哇?他们祖先是中国人,所以和咱们一样。”

“我发现,也有和咱们不一样的地方。”

“甚地方不一样?我咋没发现。”

“你看日本人那牙,都是白生生的。不像咱们的牙,又黄又黑。”

“哼哼,你倒看得清楚。人家日本人顿顿吃白米饭,每天还用一个小毛刷刷把牙一个一个刷白。你天天吃莜面、玉米面,牙能白呢?”

“白米饭?甚是个白米饭?”胡子村民又没听明白。

“说了你也不懂。”老警备队员笑嘻嘻地打趣他,“你听上我的,以后顿顿吃白面哇,吃白面,牙也白。”

“看长官说的,过大年能吃上就不赖了,平时哪能吃得起呢?”

两人正聊着,藤本在勤务兵的陪同下也来到篝火边,他刚才躺下睡不着,想出来走走。几个村民看见来了日本人,急忙招呼孩子们站起来准备躲开。藤本向人们招招手,让大家不要怕,继续烤火,他也盘腿坐在地上,还把一个孩子叫到了身边,笑眯眯地问:“小孩,你的几岁?”

孩子傻乎乎地张着嘴,两眼瞪着藤本不吭声。

“长官,12了。”孩子父亲站在一边回答。

“哦,是你的小孩?”

“是呢,娃娃小,不懂事。”

“上学没有?”

“上……上学?上甚学?”孩子父亲没听明白。

藤本这才知道,山里根本就没有学校,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勤务兵说了句日语。勤务兵“嗨”了一声,跑回了村里。

村民和孩子们发现这个日本人好像并不可怕,都好奇地凑到藤本跟前,眼巴巴地盯着他看。藤本也感觉出这些村民没见过什么世面,淳朴得甚至有些愚钝,心想应该向他们打听一下八路军的情况,笑着问那个孩子的父亲:“你的,见过八路没有?”

“八……八路?甚是个八路?”孩子父亲还是没听明白。

“八路就是……”藤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估计八路军没来过这个村子,干脆用生硬的中国话和村民闲聊起来。村民们有点儿听不懂他说什么,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老警备队员赶紧凑过来,连说带比划地翻译着。藤本告诉村民,他在日本也是个农民,中学毕业后在家里务农,家里种了很多水稻,还养着几头牛和几口猪,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就他一个儿子,还有个姐姐已经出嫁。前年春天,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位能干的邻村姑娘,就在结婚前一天,村里所有年轻人都被关东军征了兵,在预备队训练了一个月,离开家乡来到中国东北,直到现在,他还惦记着那个邻村姑娘,想早点儿回去和她结婚。说到这里,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几个村民总算听明白了藤本讲的故事,有的唉声叹气为他惋惜,有的咧开嘴嘿嘿地傻笑。

勤务兵回来了,递给藤本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子。藤本从勤务兵的枪上取下刺刀,使劲撬开铁盒子上面的盖子,从里面抓出一大把用花花绿绿玻璃纸包裹的糖块,递给了村民和几个孩子。村民和孩子们接过来糖块,莫名其妙地看着,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藤本这才明白,山里的村民和孩子从来就没见过糖块,哈哈笑了,站起来从一个村民手里拿起一块糖,剥开玻璃纸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又从村民手里拿起一块糖,剥开纸放进了村民的嘴里。

村民嘴里含着糖皱了一下眉头,忽然咧嘴笑了,对藤本连连点头。

其他村民和孩子这才明白,原来是好吃的东西,一个个剥开糖纸吃起来,很快品出了滋味,瞪大眼睛惊奇地喊着:“咦?甜,甜的!”

站在后面的一个大孩子突然冲过来,伸手从铁盒子里抓了一大把糖跑了。其他孩子也都扑过来一齐争抢铁盒子,篝火边顿时乱作一团。

藤本看着眼前的热闹,就像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两手背在身后开心地哈哈大笑,向勤务兵一摆手,两人回了村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