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藤本带着部队刚走到大青山脚下,忽然听到前面不远的村子传来了两声枪响,举手示意部队停止前进,派勤务兵把李德厚叫过来。

李德厚在后面走得口干舌燥,筋疲力尽,听到藤本找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问:“太君,您有什么吩咐?”

“前面是什么地方?”

“嗯……好像是罗家营。”

“村里为什么打枪?”

“打枪?我怎么没听见?”

“是枪声,我听得很清楚。”

“枪声?不会是八路军吧?”李德厚皱着眉头乱猜疑,“也许是游击队?那也不对呀,离咱们这么远就开枪?是不是村里办事宴放鞭炮呢?”

“不,一定是枪声!包围那个村子!”藤本命令李德厚,“你们从东面,皇军从西面,发现八路军和游击队,要统统的消灭!你的明白?”

“是,太君。”

日本兵和警备队立刻左右分开,向罗家营村跑步前进。

藤本下了马,带着日本兵很快来到村子跟前,发现村里没人,只看见几户人家的烟囱在冒烟,他命令一个小队日本兵进村侦察一下。日本兵端着枪猫着腰,紧贴房屋的墙根慢慢向前走,拐过弯看见前面有一大群马正在井边吃草料,隐隐约约还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从一个院里传出来的。这时,一个胳膊上缠着红布的土匪担着两个水桶从那个院里出来,向井边走去,他没发现身后的情况,嘴里还咿咿呀呀唱着二人台。日本兵悄悄跟了上去。快到井边时,土匪觉察到身后好像有动静,回头一看,是一群拿枪的日本兵,吓得扔下水桶就跑。日本兵看见土匪胳膊上缠着红布,认为肯定是八路军或游击队的人,一齐瞄准射击,土匪中弹一头扑倒在地。村口的藤本听到枪响,立刻一挥手,所有日本兵冲进村里,很快包围了烟囱冒烟的几户人家。

郭三青坐在屋里,突然听到外面枪响,以为是自己人开枪打村民,嘴里骂了一声,站起来和几个土匪走出屋子,想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土匪走在郭三青前面,刚出院门就被一阵乱枪打得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头在门里,脚在门外,嘴里吐出两口血,瞪着眼死了。

郭三青在土匪身后吓得“啊”了一声,一闪身躲在了院门后面,迷惑不解地问身边土匪:“这……这是咋回事?”

几个土匪都摇摇头,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郭三青命令一个土匪扒上墙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土匪两脚踩着鸡窝,慢慢地伸出头,向外面看了一眼,赶紧蹲下来。

“看见甚啦?”郭三青问。

“三哥,好像……好像是日本人。”

“灰他姥姥的!哪来的日本人?”郭三青感到莫名其妙,“甚时候跟上咱们的?要粮食就要粮食,不能开枪打咱们哇?”

另外几个院里的土匪听到枪声,也想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出院子就被日本兵开抢打死了两个。

藤本一手叉着腰,一条腿跪在地上,看着前面几户人家感到奇怪,八路军和游击队的人怎么没有动静?这时,李德厚带着一队警备队员赶来,他一溜小跑来到藤本面前,听候吩咐。

“你的,过去喊话,叫他们投降。”藤本命令李德厚。

李德厚也没搞清楚村里究竟是什么人,小心翼翼向前走了几步,高声喊道:“院里的人听着——皇军包围了你们,赶快投降吧——”

过了一会儿,藤本看见院里没反应,向两个日本兵挥了挥手。两个日本兵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跑了几步,把两枚手雷扔进了院子,随着两声爆炸,院里传出了哭叫的声音。接着,日本兵又向旁边院子扔进去两枚手雷,爆炸后马上听到里面传出声音:“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呀!”

“把枪都扔出来!”李德厚大声喊道。

几个院里的土匪从墙上把步枪扔到了外面。

“举着手,一个一个出来!”李德厚继续喊道。

几个院里的土匪都举着手走出来。藤本和李德厚走上前去,看着这些胳膊上缠着一圈红布的人,一个个老的老,小的小,高低不齐,胖瘦不一,贼眉鼠眼,稀松邋遢,怎么看都不像是八路军或游击队。突然,人群里走出一个人,跑到藤本面前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长官,是我呀!我是良民!你让我刨闹粮食。我们就是来刨闹粮食的呀!”

藤本认真看了郭三青一眼,这才想起他是谁,一把拽起来郭三青,狠狠扇了他个大耳光:“你的混蛋,胳膊上红布的,什么的干活?你是游击队?”

郭三青发现藤本两眼盯着自己胳膊上的红布,这才明白了日本兵为什么开枪,满脸委屈地向藤本解释:“长官,我们……我们是八路军。不对!我们……我们是冒充八路军呀!”

李德厚一听明白了,在藤本耳边说了句什么。

“哦?误会,误会,大大的误会!”藤本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

大部分警备队员一直在村外观望着村里的情况,看见村里终于安静下来,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乱哄哄地站满了一条街。藤本看着警备队松松垮垮、拖拖拉拉的样子,心里很不高兴,大声训斥李德厚:“你的部队太慢了,这样的不行!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下次不敢,下次不敢。”李德厚连连点头。

藤本命令部队就在村里吃饭,吩咐郭三青:“吃完饭后,带领你的部队跟着皇军上山,一起围剿八路军。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郭三青连连点头。

村里很快闹腾成了一片,家家户户的烟囱冒起了烟。1000多人的部队把全村翻了个底朝天,搜寻所有能吃的东西。日本兵挨家挨户地抓鸡,一些日本兵从卡车上搬下来大米在屋里蒸饭。警备队员杀了十几只羊,在几个院里支起大锅忙着炖羊肉、烙油饼。土匪们摁倒一口猪,杀完了把猪肉分割开,给日本兵送去一些,其余的切成小块,加上粉条和土豆,炖了几锅大烩菜。老没调指挥一帮土匪,在一间屋里一笼一笼地蒸糕面,忙着做油炸糕。

郭三青带着几个人抬着被打死的三个土匪去村外,挖了个大坑把他们埋在一起。他今天又一次领教了日本兵的厉害,垂头丧气地站在村外琢磨,看来日本人不好惹啊!也不知跟着日本部队进山是福是祸,现在想走也走不了,只好听天由命了。

几个日本兵拉着一头小牛犊来到村中一片空地上,准备屠宰,周围很快围上来一群日本兵和警备队员,连说带比划地互相开着玩笑。一个会屠宰的警备队员主动上去帮忙,很快把小牛犊杀倒在地,只见牛血从刀口处咕嘟咕嘟向外流。一个土匪想显示一下自己,跑过去接了半碗牛血,一仰脖子喝了下去,引来围观的日本兵一声声惊叹。

各个院里的饭菜陆续做好了。几个日本兵端着盛满米饭的饭盒,来到警备队员吃饭的院里,想看看他们吃的什么。警备队员把几盘炖羊肉端给日本兵。一个日本兵尝了一口炖羊肉,摇摇头表示不好吃。其他日本兵也没了兴趣,又端着饭盒走到土匪吃饭的院里。土匪把大烩菜送到了日本兵面前。日本兵一边吃一边“呦西呦西”地连连点头。

藤本和几个日本兵小队长在一间屋里围在一起吃着炖牛肉。藤本一边吃一边满意地喊着:“呦西呦西,小牛肉的好吃!”

村里到处人声嘈杂。各个院里乱七八糟。家家桌上盘碗狼藉。

吃过饭,一群日本兵闲得无聊,在杀牛的空地上表演起摔跤和柔道,很快围上来一群警备队员和土匪们观看,有人不停地鼓掌叫好。两个警备队员自告奋勇地走进场地和日本兵比试摔跤,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日本兵得意地哈哈大笑。

一个高个子土匪在同伴的怂恿下,鼓起勇气走过去和一个矮胖矮胖、个子不高的日本兵抱摔起来。两人互相搂着僵持了一会儿。突然,高个子土匪一个侧身,两手抱住日本兵的后腰,抡起来把他狠狠地摔倒在地,立刻赢得了人们一片惊叫声。个子不高的日本兵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高个子土匪身边,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胸脯,看着他魁梧的身材,伸出大拇指连连夸赞。高个子土匪也表示友好地拍拍日本兵的肩膀,忽然觉得这个日本兵有点儿面熟,猛地想起几天前在大车店,就是这个日本兵举着刺刀,捅进了一个土匪的后背,心里顿时一阵害怕,赶紧转身走了。

一间屋子里,藤本打开一张地图,询问四个进大青山侦查过的樱花公馆汉奸,进山的路线有哪些?听完了汇报,他做出决定,第一个进攻目标是八路军驻守的小井村,然后向北进发,重点围剿敖包山以北乌兰花的八路军。制定好作战计划,他让电台话务员报告了司令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