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八十九节临河行三

wanglong6410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第二天,荣飞还没有上门,魏国禄倒先找上来了,而且是先到姥姥的老院,跟着找到魏建军家。老魏来的时候,荣飞正站在院子里漱口,没带牙具,只好清水漱口了。 “小荣啊,你总算来了。我都准备去北阳找你了。” 荣飞一愣。他关心暖气片厂不过是好奇,可没有伸手相帮之意。而且,按照老魏头的经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第二天,荣飞还没有上门,魏国禄倒先找上来了,而且是先到姥姥的老院,跟着找到魏建军家。老魏来的时候,荣飞正站在院子里漱口,没带牙具,只好清水漱口了。

“小荣啊,你总算来了。我都准备去北阳找你了。”

荣飞一愣。他关心暖气片厂不过是好奇,可没有伸手相帮之意。而且,按照老魏头的经历,即使企业遇到困难,断不至于将希望搁在一个毛头小伙子身上。这是从何说起呢?

“你没吃早饭吧?跟我来,到我家去吃早饭。我叫你婶烙了饼,就等你了。”魏国禄不由分说便将荣飞拉走了。

见到魏国禄的家,荣飞便将心落在肚里。他担心老魏头禁不住金钱的诱惑,如果是那样,荣飞就跟他没什么说的了。因为魏国禄家很是清贫。荣飞想,老魏未必是那种沉得住气的巨奸,挣到钱藏起来甘于清贫。

“老魏叔,听二舅说厂子遇到些困难?”

“老弟呀,真是败兴啊。三年前你给我讲的话我一直记着,还记在了本子上。可是没想到去年开始------”

企业的衰败有时是很无奈的事。从八三年投产,枣林暖气片厂算是得风气之先,产品畅销不说,还得到了临河及北新政府的大力支持。虽然这种支持更多的在于精神层面。企业由此显得兴旺发达,魏国禄及枣林暖气片厂的大名迅速传播,企业的规模迅速扩大。至八五年底,枣林暖气片厂已拥有职工490人,固定资产330余万元(不含土地),销售收入130万元。这个数字搁在二十一世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当时已是很可观了。枣林暖气片厂的神奇崛起,引发了一系列的后遗症。

第一是周围乡镇包括临河县城很快出现一大批暖气片企业。乡镇企业有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跟风严重,什么挣钱便一哄而上。对企业的未来有通盘设想的“乡镇企业家”简直是凤毛麟角。

面对众多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暖气片厂,魏国禄的应对之法有二条,实际是一条。对外加大市场开拓的力度,力争拿到更多的订单。这一条说起来不值一提,就是加大行贿的力度。老魏头认为与众多的但刚刚进入该行业的竞争者来说,枣林厂的优势是明显的,至少在资金上比竞争者更为优势。多拿出三五万,什么事也摆平了!办这种事不能靠外人,为此老魏头加重了负责订单的销售科的职权 ,将他的族人晚辈充斥其中。对内扩大产能,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枣林厂倒是做了市场分析,认为目前的产能是制约发展的瓶颈。为此,在八五年夏枣林厂向市工行贷款200万元用于扩能改造,土地的征用只是村子里自己的事,老魏头一句话就行。设备添置等改造的内容倒是请了专家评估。在八五年秋至年底,枣林厂实现不停产的扩能,新建了铸造二车间,厂子一派兴旺景象。

“后来产品滞销了,或者货款回笼不及时。赶上银行催还贷款,厂子便转不动了,是吧?”魏国禄向荣飞“倾诉”的时候,荣飞一直看着老式的八仙桌上的一座自鸣钟。那绝对是进口的物件,或许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后世兴起的收藏此刻还没有几个人懂得此道也是挣钱的路子,许多的财宝仍然以原生态的形式藏于民间。听见魏国禄不说话了,荣飞终于说了一句。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跟你说话真是省力气。哎,老婆子,愣着干吗?给荣先生续水啊?”

魏国禄的老伴早就听说过荣飞。没想到令老头子钦服的人竟然如此年轻,比自己的小儿子还小五六岁!在枣林镇,敢如此坦然面对老头子的人似乎还没有。即使现在厂子遇到麻烦,人们也不过背后议论而已。而这个姓荣的青年竟然如此傲慢------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魏国禄热切地看着荣飞。七月份贷款就到期了,银行已经催要了三次了,最后一次是书面的,威胁要封掉厂子。而厂子的流动资金已经陷于枯竭,货款清收不力,当初为了抢占市场,采取了先发货后收款的办法,导致了资金的紧张,最主要的原因是凭空多出来的竞争对手,临河县东支乡的乔玉狗创办的东支暖气片厂,给了魏国禄极大的压力。乔玉狗仗着弟弟是副县长,得到银行的大力支持,而自己的枣林厂却受到官商的联合打压------

“没想到你们这么倒的这么快。”荣飞从自鸣钟上收回目光,“魏厂长,企业遇到困境首先要找自己的原因。找不到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我没有调查,本来是没有发言权的,你的厂子除了外部的障碍外自身是不是存在制度执行、人事管理、销售政策等方面的问题?比如,是不是滥用亲信亲戚?采用赊销的方式扩大市场占有?”荣飞开了口,便决定与老魏好好的聊聊,至于能否帮助这个寄予很大希望的乡镇企业,要看谈话的效果。

这一聊便是三个钟头。快中午时老魏又拖着荣飞去了厂子,实地查看了厂子的现状,甚至将财务帐薄取出来让荣飞审查。饭菜就送到办公室,荣飞也不客气,一面吃饭一面浏览了枣林厂从八五年后半年到八六年上半年的账册。对于企业会计荣飞不算精通但也不外行,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和现金流量表最基本的三张表是看得懂的,估计眼下枣林厂和这位魏厂长还没有达到看三张表的水平。

“老魏叔,枣林厂的困境我可以帮助,但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思忖良久,荣飞决定出手相帮。

“我有个原则,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荣飞慢吞吞地说,“所以我帮助是有条件的。”

“你尽管说。”

“有二个方案,你选。第一我入资枣林厂,现有的资产请第三方评估,按照50%的比例入股,入股后你当董事长,我派总经理来,日常的经营管理归总经理负责,你只问大事,不得干预总经理的日常经营,包括厂子的人事权。第二,我帮你度过银行逼款这一难关,我找家企业为你担保。但你要签署一份协议和支付必要的费用。如果不能按期还款,我们按协议办。”

魏国禄其实不懂董事长和总经理这些在后世几乎人人尽知的职务,此时的公司法还遥遥无期呢。荣飞认定暖气片是个朝阳产业,有着良好的前景,所以不惜动用资金进行事实上的收购。

枣林厂的产权是很模糊的。产权一词也是后来蹦出来的。厂子是枣林镇的,镇上的村民和厂里的职工们未必想过厂子究竟是谁的。

“什么是董事长?如果按照第一条办,我是不是以后就不能管厂子的事了?”

有必要给魏老头讲讲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基本常识了。可惜现在没有现成的法律条文。于是荣飞开始细细讲解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区别。说完了,看见老魏头恍然大悟的样子,“你真的听懂了?”

“这个法子好。我觉得就是从前东家和掌柜的关系嘛。我爷爷曾在北新印染店当过掌柜。我做董事长,就是东家嘛,就是等着分红嘛。”

“您老的比方极是。”荣飞想,公司制并不是西方的专用,清代中叶我国已经有比较完善的制度了,像山西票号中多实行这种制度,职权明确,取得极好的效果。北方票号盛极一时,不能不说与这种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权制有直接的关系。

“我愿意。”魏国禄大声说,“要是你来管这个厂,我绝不过问任何一件事。”

“不是我。说实话,我看不上你的厂子。”荣飞笑笑,“我会选一个能力没问题的总经理来。这样吧,我先将分权的制度寄来,魏厂长和厂里的领导先研究一下,认为可行呢,我们就接着往下走。如果不行呢。就算了。”

“厂里我还是说了算的。”魏国禄粗声答道,“只要能将厂子搞好了就行。”

“有老魏叔的这句话,我觉得九成把握能将枣林厂搞上一个新台阶。一年干个1000万不是梦想。利润嘛,不会低于100万。至于利润如何花却不是总经理的事,那要董事会决定。”

听起来也挺不错的。老魏头想。“你们出50%,都是现金吗?准备出多少?”

“看你这话说的。50%是多少我就出多少!”荣飞心里盘算着资金的来源,预计枣林厂的净资产额不会超过300万,那么还不是很大的问题。

“一言为定!”老魏坚定地说。

“不考虑第二条路了?”

“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