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四卷 三星权杖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佛慈禅忍

古道惊虹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佛慈禅忍 妙玉执着一顶莲叶站在池塘边,听得身后脚步声,乃转身过身。“楚公子,是你?”语气既带着意外,又透着惊喜。 “当然是我,你以为是谁?” “你还未睡?” “你也未睡!” “我合不上眼,所以……” “呵,是不是见到我开心得合不上眼?你看,脸都红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佛慈禅忍

妙玉执着一顶莲叶站在池塘边,听得身后脚步声,乃转身过身。“楚公子,是你?”语气既带着意外,又透着惊喜。

“当然是我,你以为是谁?”

“你还未睡?”

“你也未睡!”

“我合不上眼,所以……”

“呵,是不是见到我开心得合不上眼?你看,脸都红了?”

“不是!”妙玉红着脸道,“我是喝了点酒,合不上眼,所以出来走走!”

“我也是喝了点酒,合不上眼,所以出来走走。”

“公子刚才喝得很醉!”

“是么,谁扶我入房的?”

“是慕容公子!”

“噢,我还以为是你呢!”楚枫摆出一脸失望,妙玉娇脸微红,没有作声,只低头轻轻转着手中莲叶。

“妙玉,我变一个戏法给你看,你把莲叶给我!”

妙玉果然把莲叶递给楚枫,一脸好奇。楚枫接过莲叶,定在妙玉眼前,那一滴水珠则安静地躺在莲叶中央。

“妙玉,看好了,别眨眼!变!”

楚枫手腕轻轻一震,莲叶微微一晃,中央那滴水珠倏地不见了。

妙玉大为惊讶,这还不算,楚枫又喝一声“变”,莲叶一晃,那一滴水珠又神奇般出现在莲叶中央,轻轻地流淌着。

妙玉瞪大一双妙目,惊奇道:“楚公子,你是怎样做到的?”

“很简单,就这样,变!你看,它消失了。再变!你看,它又回来了?”

妙玉还是看不出其中奥妙,问:“楚公子,究竟是什么手法?”

楚枫凑近她耳边神秘兮兮道:“这是秘密,说出来就不灵了!你喜欢看,我时常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妙玉默然道:“我明日一早要跟师父回峨眉,恐怕要一年半载才能再下山!”

楚枫一怔,问:“为什么?”

妙玉道:“师父说我近日心绪不宁,要我闭关静思,并且准备传我下一层禅木诀,我资质驽钝,没有一年半载,恐怕难以参悟!”

楚枫笑道:“如果你还算资质驽钝,那我岂非是人头猪脑?”

妙玉“噗哧”笑道:“公子聪明过人,怎会是人头猪脑!”

楚枫一喜,道:“妙玉,你也认为我聪明过人?”

“公子不但聪明,且心底善良得很!”

“不过你师父说我是一个大恶人哩!”

“师父……”

“算了!既然你不能下山,不如我上峨眉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妙玉一惊,连忙道:“千万不要!”

“怎么?你怕你师父杀我?”

“总之公子千万莫上峨眉!”

“不行!峨眉风光秀丽,天下第一,就当我上去游山玩水好了,你师父总不会与一个游山之人过不去吧?”

妙玉没有作声,忽小声问道:“外面都传你在泰山脚下被魔神宗四大长老杀死……”

楚枫笑道:“我是死了,不过我跟阎王爷有点交情,他放我回来了!”

妙玉咬着嘴道:“你说话净不正经!你……你真的没事么?

“你看我似有事么?”

“我是说……当日莫高窟那一剑……”

“啥事都没有!”

“但那一剑明明……”

“你不信?我给你看看!”楚枫说着一手扯开胸前衣襟,妙玉“阿”的急忙转过头去,满脸羞红。

楚枫嘻嘻一笑,拉回衣襟,道:“原来我心是天生偏右的,所以你那一剑根本未伤着我心分毫!”

“真的?”妙玉惊讶地瞪大一双妙目。

“你不信?要不我再给你看看?”楚枫作势又要扯开衣襟。

“不,我信!你不要!”妙玉急得赶忙又转开头去。

楚枫见妙玉娇羞模样,实在可爱,忍不住笑道:“怪不得我整晚合不上眼,还糊里糊涂踱到这里,原来你在这哩!”

妙玉不敢望向楚枫,却小声问:“楚公子,你当日为何不闪不避?”

楚枫眨眨眼,道:“我见你如此狠心一剑刺来,心就突然一痛,连闪避也忘了!”

“你……是不是恼我?”

“妙玉,我不会恼你!就算那一剑真是刺中我心,我也不会恼你!”

“你……恼我师父?”

“你说呢?”

“公子,你莫怪师父,师父也是迫不得已,她有苦衷!”

“笑话!她是一派掌门,谁能逼她,有什么苦衷?”提起无尘,楚枫又来气了。

妙玉没有作声,楚枫忽然想起什么,问:“你们峨眉似乎还有一位师尊,莫非是她让你师父杀我的?”

妙玉点了点头,道:“不但峨眉,少林、武当亦有一位师尊,辈份比掌门高得多,只是极少在江湖露面,外界知之甚少!今次天下武林一同追杀你,恐怕就是他们商定的主意!”

“这些都是你师父告诉你的?”

妙玉点点头,道:“师父其实并不想杀你!”

“哦?”

“公子对峨眉有恩,师父怎会是恩将仇报之人?你知道师父为何现在还不带我们回峨眉么?”

“为何?”

“就是怕宋子都他们加害你!”

“阿?”楚枫愕然了,实在想不到无尘会有这一番苦心。

妙玉继续道:“师父身受重伤,本应马上返回峨眉静养的!”

“她……伤得很重么?”

“师父使用了佛慈禅忍……”

“佛慈禅忍?”

“佛慈禅忍是峨眉最高心法,可以压止内伤,并提升功力,但过后内伤会急剧加重!”

楚枫惊愕道:“你师父……该不会有事吧?”

妙玉忽然双眼一红,道:“师父两次使用了佛慈禅忍,听说静慈师太就是两次使用佛慈禅忍,所以……所以……”

“所以怎样?”楚枫急追问。

“禅化!”

“禅化?就是……死了?”

妙玉点点头,双眼更红。

“静慈师太是……”

“就是师父的恩师!”

“阿?你师父恩师都不能两次使用佛慈禅忍,那你师父……”

“我不知道!”妙玉双眼已经淌着泪珠。

楚枫呆了一呆,忽问:“妙玉,在虫蜂谷,你师父忽然盘坐闭目,她……要作什么?”

“师父想……捻诀禅化!”

“阿?”楚枫吃惊地望着妙玉。

“师父不忍心看着我们一个个被杀,所以宁愿……宁愿……”

“她……她怎会这样做?”

“师父可能已经知道自己……知道自己……”妙玉双眼开始渗出泪水。

楚枫连忙安慰道:“不会的,你师父现在不是很好么?”

“静慈师太也是返回峨眉后才……才禅化的!”两滴泪水终于从妙玉双眼滴落下来,“楚公子,我好怕!如果师父有什么……我不知怎办?我从未离开过师父,我好怕!”

妙玉身子突然颤抖起来,跟在虫蜂谷之时一模一样,甚至越抖越厉害。楚枫心中剧震,道:“妙玉,别胡思乱想,你师父武功这般高,不会有事的!”

“楚公子!”

妙玉突然一头伏在楚枫胸膛,一下一下抽泣起来,眼泪一串串落在楚枫衣襟上。

楚枫整个人僵住,竟然不敢伸手去扶她双肩,也不知怎样安慰,惟有直直站着,任妙玉伏在他身上哭泣。

过了一会,妙玉忽觉不妥,急离开楚枫胸膛,满脸羞红。

楚枫亦有点尴尬,安慰道:“妙玉,你别担心,你师父没有把握,不会两次使用佛慈禅忍的!况且她还准备传你下一层禅木诀,不会有事的!”

妙玉默然片刻,道:“我回去了,公子……保重!”说完转身离开了花园。

楚枫望着她纤弱的身影,想起她刚才突然颤抖哭泣,心中莫明生起一丝心痛,她实在太柔弱了,如果她接任峨眉掌门,她根本担负不起,她甚至根本不该踏足江湖。

楚枫独自在院子默默徘徊,不知不觉走到一凉亭处,有人影站在亭中,月光下一身白衣如雪,正是魏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