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7、解放后居然有皇帝!

幸运特快 收藏 10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224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这次黄正轮没有被押回于效飞的机关,而是被押到了一处秘密的审讯地点。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于效飞让边城也参加了审讯。

黄正轮尽管被押到了下面坐下,但是他看着三个人中唯一认识的边城,心里直嘀咕。边城是一个美国人特别赏识的特务,现在在干什么不知道,可是美国或者国民党特务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呢?边城又有帮会的背景,那么他这是参与绑票?可是自己有多少钱让他们给看上了呢?

于效飞看出了他的心思,直接点破他说:“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是公安局社会科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一切情况,现在你必须老实交代。”

黄正轮突然听到被逮捕的消息,心里猛地一震,但是仍然勉强镇定着说:“你们为什么抓我?我不明白。”

于效飞冷笑着说:“到了我们这儿,你还装什么糊涂。你在解放前干过什么,你自己知道,只凭着你过去的那些罪恶,就可以法办你。而你现在又有特务行为,你这是现行反革命,政府应该怎么处理你,你自己说吧!”

黄正轮的眼珠不停乱转。于效飞又说:“政府的政策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看到没有,你认识他吧?他现在已经投奔了光明,受到了政府的宽大,他就是你的榜样。你还是把你知道的特务的行为交代了,对你比较有好处。”

黄正轮在几个人的脸上来回看了半天,最后说:“好,我一定交代。政府要知道什么?”

“就把你的上级的情况交代一下吧!那天来找你的喻小姐,她的真实姓名是什么,她现在的地址是那儿?”

黄正轮一听人家真的知道很多情况,他只好说:“是,我交代,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是什么,也不知道她现在在那儿。这个总是不能打听的,是吧?”

“那你听她讲过她平时的生活情况吗?”

“啊,我好象听她说过,她现在在什么诊所当护士。”

“什么诊所?”

“好象是一家私人的诊所,具体的名字和地址我都不知道。”

于效飞心里暗暗着急,特务们也都是遵守特工行动规则的,全都是单线联系,互相之间不说真实姓名和住址,这追查起来就比较麻烦。但是他们必须追查下去,那怕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也好。

于效飞又问:“喻小姐来找你干什么?”

黄正轮的任务,一个是潜伏,因为上头说过,现在光想着在城市潜伏不一定能够成功,要在农村想法隐藏。这叫做“乡村支援城市”,这个办法于效飞听说过。敌人认为以前构想的潜伏,基本上属于单线潜伏,这不管用。在共产党的严密组织体系面前,要想在丢失的城市里立足,必须与活动在乡村郊野的游击队武装配合,必须以乡村支援城市。

黄正轮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在他的姘头家里隐藏着一批武器,那天喻小姐来找他,就是来检查武器的保管情况,大概要使用它们了。

“这个喻小姐你真的不熟悉?”看到黄正轮没有表示,于效飞突然猛地一拍桌子,“不熟悉会一起挎着胳膊逛马路?!”

黄正轮大吃一惊,没想到于效飞他们把自己的一切了解得这么清楚。他只好说:“是,我以前就认识她,她是我们三处处长的二姨太。”

“她现在在那儿?”

“首长,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哇!”

于效飞看了旁边帮助作记录的边城一眼,边城马上一点头:“我认识这个处长。”


这个线索就比较清晰了,于效飞马上带着边城他们来到军管会查这个处长的情况。

可是这一查,原来这个处长早就因为有血债,在几个月前枪毙了。

再查找之下,这个处长的几处房产全都被没收了,他的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线索似乎又断了。

幸好已经是解放后了,有街道的居委会什么的帮助,于效飞他们知道了,居委会的人知道原来在这个处长家当佣人的高大嫂的家。

于效飞他们马不停蹄,马上找到了这个高大嫂的家,高大嫂正准备出门,她现在已经不当佣人了,要到工厂去做工。

看到是政府的人来找她,高大嫂就陪于效飞他们坐下,有点不安地回答于效飞他们的问题。

于效飞说:“大嫂,你不要紧张,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只要把那个处长和他的姨太太的事情说清楚就行了。你仔细回忆一下,他们在这个家的最后那几天,发生过什么事情?”

“啊,我记得上海解放前的那天晚上,有一个人来找他们,说是从南边什么地方来的。”

“是什么地方?”

“不记得了,我忙着侍候他们,也不敢多打听他们家的事情,所以不敢在客厅多呆,没有听清。”

“那你都听见了一些什么?”

“我送茶进去的时候,听到那个客人说什么现在要苦什么变的,所以只好委屈夫人几天,然后那个人就带着二姨太走了。”

“是不是苦撑待变?”

“好象是吧!”高大嫂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没有文化,不懂得这些。”

“那你听见他们说去那儿了吗?”

“没有。反正后来二姨太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完了政府就来人把处长抓走了,没收了他们家房子。现在又帮我安排了工作。”

于效飞皱了一下眉头:“嗯,那你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吗?”

“他是一个大胖子,又高又胖,脸色白净,嘴唇上留着八字胡子,穿黑色长衫,戴一顶黑色礼帽。”

“还记得他叫什么吗?”

“那可不知道,我就记得处长好象管他叫毛先生。”

“毛万里?!”

于效飞不由得脱口而出。

毛万里亲自布置的特务,可见这个二姨太的规格不低。看来这个路子找对了。

高大嫂一愣:“那个我可不知道,反正先生和太太对他可客气了。”

“他就这么来了一下就走了,没有住在他家吗?他当时不住在上海呀?”

“那个我可不知道,反正我好象听到那个客人说,我就住附近不远。”

剩下的高大嫂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于效飞马上带着叶国众和边城查找附近的旅馆。附近有一家中等的旅馆,估计毛万里就应该住在这种地方。

到了那儿一查,一般来说,几个月前的一个客人,人家当然不会记得,可是有在这附近权势滔天的警察局处长的太太陪着的客人,再要没印象,那就别想吃这碗饭了。

账房先生是一个老者,是那种老派的人,在旅馆工作多年,已经把旅馆当成自己的家了,所以办事相当认真。他架上一副厚厚的老花眼镜,掏出一本帐簿,看了一阵,指着一个名字说:“就是这个人!”

于效飞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原来这是毛万里常用的假名之一,看来真的没有找错人。

于效飞问:“那他在这儿见过什么人你还记得吗?”

账房先生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下说:“他和大兴米行的何老板在这儿喝过酒啊!完了他就和处长太太、何老板三个人一起出去了,后来就是那个客人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没记错吗?”

“不能错。我还记得那是上海解放前那天嘛!马上那个处长就让政府枪毙了嘛!后来我们又从大兴米行进过米,我还偷着想,这个何老板和那个特务处长关系那么好,政府怎么没抓他呀?可是到了现在他还是什么事也没有,我还觉得奇怪呢!”

“怎么何老板是特务吗?”

“嘿嘿,倒也不象。”


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真实存在的人了,于效飞松了一口气,马上调动地方政府对何老板进行了秘密调查,发现此人虽是和特务交往过,但是本人还不算坏人,只是这个做生意的人喜欢广泛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这种人在当时的上海不在少数,叫做路路通。于效飞猜想,大概是这个爱乱和人套交情的人不知道怎么被特务套住了,所以才稀里糊涂地帮助特务安排起潜伏的身份来了。

不是坏人,事情就好办多了。于效飞直接找到何老板,说自己是政府登记工作的人,要找那个他帮助介绍工作的女人。原来何老板真的是做生意时候认识了一个特务,而毛万里就是拿着那个特务介绍的信件来找他的,又由他来为特务的太太介绍了一个当护士的工作。

这样,也就知道了那个诊所的地址,这下特务算是没跑了。

于效飞带人立刻前往那个诊所,不料到了那儿一看,根本没有什么诊所!

何老板不是特务,他为什么撒谎呢?

找邻居一打听,邻居说,原来这儿是有一个私人诊所的,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诊所因为难以经营下去而关门了。

于效飞只好又到处找开诊所的大夫。

最后,于效飞他们在一家医院找到了这个大夫,这个大夫马上告诉他们:“你是说龙小姐呀,我介绍她到申生面粉厂医务室上班去了!”

不是“鱼”小姐吗?怎么又改成“龙”了呢?

于效飞他们翻身又直奔那个面粉厂,一打听,那个所谓的龙小姐,确实还在工厂的医务室上班呢!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到底找到这个特务了。


找到了特务,可就不是他们几个能解决得了的了。现在于效飞他们只有这样一个线索,所以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同时,在跟踪监视的过程中,也绝对不能被女特务发觉。

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在跟踪特务的过程中,就需要有多个侦察员在不同路段以不同身份进行跟踪,这是美国特务传授给军统的办法,叫做“ABC”跟踪法。于效飞当然明白这个办法,他马上调来大量的侦察员,安排在工厂的周围,有边城这个老熟人在旁边指认,绝对不会有错过侦察对象的情况出现。

情况实在重大,于效飞本来想亲自在这儿进行监视,可是慕容却用无线电呼叫他,有新情况!


于效飞急忙回到机关,慕容报告说:“发现了一个新电台讯号,刚刚向台湾呼叫!”

于效飞知道,这一定是杀手说的那个潜伏台在为他发报,向台湾请求指示。

于效飞心里一阵焦急,如果让这部电台和台湾取得联系,那么特务们就会从台湾得到指示,大规模的暗杀行动就会开始。

于效飞问慕容:“能够破译特务的密码吗?”

“不能。这是他们第一次发报,我们手里的资料太少了。”

“判明敌台的方位了吗?”

慕容苦笑一声:“这种苏联出的机器,噪音太大,又不精确,只能知道大致的方位。”

于效飞心里暗暗骂道,这算什么事情,我们发报,军统就能用美国机器探测到,我们的同志就牺牲了,敌人发报,我们就没有机器来找!

慕容很早就参与家里的地下党工作,当然知道地下党密台受到敌人搜捕时候的惊险,她和于效飞有同感。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于效飞说:“好,那么就出动咱们的所有电台,尽量缩小侦察方位。尽一切力量搞掉它,即使不能破译密码,也要用干扰的手段把它弄成聋子、哑巴,绝对不能让它得到台湾的指令!”


和那个所谓的龙小姐相比,这个新出现的敌台信号更接近那个所谓的东南反共突击军。按照目前得到的情况,特务的暗杀活动的次序是先由那个东南反共突击军袭击中共领导人的住处,然后才是那个杀手自己出马。所以,找到所谓的东南反共突击军,消灭他们,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于效飞共派出了四辆吉普车,上面全都装着电台,布置在苏联电台测向仪指示的大致方位周围5公里范围的四个角上,准备一听到的第二次发报,就立刻探测出它的具体方位。

同时,于效飞找到了地方政府的干部和当地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对敌人发报方位范围内的一切重要建筑进行调查。尽管5公里直径的范围相当大了,但是,其实在这样大的范围内适合发报的地方还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以于效飞这样一个技术高超的报务员的经验上来看,同时适合发报而又适于隐蔽的地点仍然可以估算出来,还是可以把特务隐藏的范围再进一步缩小一下的。

经过调查,于效飞认为,在这个范围内,敌特电台可能躲藏的地方有四个,一处是一片地势较高的丘陵和树林,特务可能躲藏在里边发报,然后借着地形逃走。另外两个地方是两处大型的居民区,如果特务潜藏在里边,非常难以寻找出来。最后是一片大型的建筑群,是一伙搞封建迷信的人的产业,这伙人的组织叫做一贯道。

于效飞干脆把装有电台的吉普车安排到这四个可疑地点的旁边,准备一等到特务发报,就马上进行查找和抓捕。

于效飞坐在吉普车上,用手把耳机举到耳边,凝神捕捉就要出现的信号。突然,耳边响起了清晰的“嘀答”声,电台上面的指针剧烈摆动起来,敌人的电台开始发报了!

特务发报都是有变化的频率和时间表的,上一次和台湾进行通联是在夜里11点,这一次,电台信号出现的时间是在半夜1点钟。

慕容迅速调节电台旋钮,调整收到信号的强弱,司机小心地开动汽车,不断向发出信号的方向靠拢。

让于效飞担心的事情果然出现了,敌特电台发报的方位不在那个小树林里边,也不是普通市民居住的居民区,而是在那一大片会道门的建筑群里边。

于效飞他们被挡在了大门外面。

这是一片占地几十亩的巨大产业,从建筑群外面根本无法测明电台具体在那所房子里边发报。即使是他们现在冲进去,特务也有足够的时间从容地隐藏电台。

这样,特务的电台就无法查找了,于效飞一咬牙,下令:“进行大强度干扰!”

慕容一点头,伸手扭动旋钮,强烈的噪音从距离敌特电台极近的距离发出,“呜呜”的声音象风暴一样把从台湾来的信号淹没得无影无踪。特务再也无法得到台湾的指令了。


第二天,于效飞马上着手对这个会道门进行调查。

一贯道不是一种正经的宗教,是一种迷信活动,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达到了高潮,国民党军政要员、特务、地主、反动党团骨干也参与其中,充当道首,诈骗钱财、敲诈勒索、奸淫妇女、残害人命,对人民危害极大。

但是,解放军刚解放城市的时候,没有马上取缔这些帮会和社会组织。今天于效飞一调查才知道,这支一贯道的道首竟然自称皇帝,组织了一支武装传道护教队,拥有长短枪20余支,设立几道岗哨,每道岗哨都架着轻机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