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四卷 三星权杖 第三百一十章 借酒泄忿

古道惊虹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三百一十章 借酒泄忿 再说楚枫一行人随太君来到唐门别院,唐门自是设宴款待。席间,太君问起众人为何会及时赶来。 原来天机峰警示:三星现蜀,阴阳滴血!众人就纷纷入蜀探个究竟,在虫蜂谷附近收到丐帮弟子报信,说楚枫勾结魔神宗,引唐门、峨眉至虫蜂谷伏杀,所以就急急赶来。 冷月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三百一十章 借酒泄忿

再说楚枫一行人随太君来到唐门别院,唐门自是设宴款待。席间,太君问起众人为何会及时赶来。

原来天机峰警示:三星现蜀,阴阳滴血!众人就纷纷入蜀探个究竟,在虫蜂谷附近收到丐帮弟子报信,说楚枫勾结魔神宗,引唐门、峨眉至虫蜂谷伏杀,所以就急急赶来。

冷月道:“我怀疑警示中所说的‘三星’乃是指关乎武林存亡的三星权杖!”说着目光望向无尘。

太君道:“权杖已经落入密藏手上!”

“阿?”青虚、弘竺吃了一惊,道,“权杖不是一直藏于峨眉山上么?”

太君道:“其实权杖一直藏于唐门!”

青虚、弘竺不由一同望向无尘,无尘道:“五百年前,灵女师祖禅化前暗中将权杖交给了唐门!”

青虚道:“那权杖为何又落入藏密之手?”

太君道:“是我交给藏密佛护的!”

众人又吃一惊,太君乃将虫蜂谷之事说了一遍。

青平君即时冷冷道:“楚兄的性命可真值钱,竟要太君用关乎武林存亡之权杖来交换!”

楚枫亦冷冷道:“青兄说的是,如果换上是青兄之性命,我想用一根树枝交换足矣!”

峨眉七子一听,一个个掩嘴而笑。青平君脸红耳赤,又不好发作。

弘竺道:“只希望藏密莫能解开权杖之秘密!”

无尘道:“五百年前,灵女师祖亦参透不了权杖之秘,密藏要解开权杖秘密殊非易事,我们也不必过分忧虑!”

青虚道:“我收到消息,哒赖忽然重返密藏,他急着夺去权杖,必有所图,恐怕已经知晓权杖之秘,我们一定要密切注视藏密动静!”

宋子都道:“今次因为烟翠门突然出现,未能困杀魔神宗,实在有点可惜!听闻烟翠门与唐门颇有仇怨,如今烟翠门竟勾结魔神宗,必定是要图谋蜀中了。”

太君忽举杯向众人道:“今次唐门脱困,多得各位出手相助,老身先敬各位一杯!”说完一饮而尽,众人连忙举杯相应。

太君又拿起酒杯酒壶,拄着手杖来到楚枫身边,亲自为楚枫斟满一杯酒,道:“英雄出少年!我唐门之事让楚少侠劳碌奔波,还几乎害了楚少侠一命,老身敬楚少侠一杯!”

众人目瞪口呆,以太君如此高之辈份,竟然亲自为一后生小辈斟酒,实在让人吃惊。

楚枫连忙站起,举杯道:“太君夸奖了,在下这命也是太君救的,理应在下先敬太君一杯!”

太君饮过酒,返回座位,楚枫亦坐下,内心十分激动,在那一瞬间,他完全感受到太君对自己的那一份慈爱,是长辈对晚辈的慈爱,就这一份慈爱,就算今日身死虫蜂谷,他也觉值了。

唐拙向楚枫举杯道:“今……今日……若非楚……楚兄,我已……身死……谷中,我……敬楚兄……一杯!”

唐傲亦向楚枫举杯道:“当日我冒犯楚兄,我敬楚兄一杯赔罪!”唐傲为人虽是轻傲,但楚枫冒死救他三弟,他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楚枫连忙举杯道:“两位唐兄不嫌弃我这个不速之客就好!我亦敬两位一杯!”

三人一饮而尽,妙心亦举杯道:“楚公子今日又救了我一次,我敬楚公子一杯!”她一开这个头,其她七子亦纷纷举杯向楚枫敬酒,楚枫来者不拒,一连喝了七杯,见独妙玉没有举杯,乃笑道:“妙玉,你不向我敬酒么?”

妙玉微微一红,犹豫道:“楚公子,上次我几乎一剑将你……”

“是阿!你几乎将我一剑刺死,我还记着。不过,喝过这杯酒,那一剑就一笔勾销!”楚枫端起酒壶,亲自给妙玉斟满一杯酒。

妙珠笑道:“妙玉师姐,楚公子亲自向你斟酒呢,这杯酒你得喝!”

妙玉偷偷望了旁边席的无尘一眼,当真端起酒杯,微微呷了一口。

楚枫十分高兴,一饮而尽,但觉已有几分酒意上头,乃一举酒杯,对慕容道:“慕容兄,你是我大哥,我敬大哥一杯!”说完与慕容一饮而尽。

楚枫望向魏嫡,魏嫡一直都未发一言,楚枫嘴角动了动,终是没有开口,却忽然拿起酒壶,起身走到旁边席处,对宋子都道:“宋兄,你是武当大公子,日后必是接任武林盟主了,我敬宋兄一杯!”

宋子都微微笑道:“楚兄,盟主之位,能者居之,必得天下武林所推举,又岂是子都……”

“哈哈,既然这样,那就为宋兄在回龙寺杀不死我,我敬宋兄一杯!”楚枫也不看宋子都是何脸色,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一饮而尽,又转到西门伏处,道:“西门家大公子是吧?西门公子说话真是‘字字珠玑’,让人‘回味无穷’,我亦敬西门公子一杯!”说完自斟了一杯,同样一饮而尽。他又转到青平君处,径自走过,道:“这个我敬不敬也吧了!”

青平君一下变了面色,却又不能发作。

楚枫转到无尘处,道:“无尘掌门,我也敬你一杯,就敬你逼妙玉刺我一剑!”说完斟酒一饮而尽,又转到冷月处,道:“冷月师太,我也敬你一杯,就敬你三番四次阻挠我和嫡子在一起,我敬你一杯!”

众人知道楚枫必是喝醉了,慕容连忙站起,拉着他道:“楚兄,你醉了!”

楚枫一下挣开慕容,走到青虚处,道:“我也敬武当掌门一杯,武当不是武林盟主么?就为盟主号令天下不远千里追杀我,敬你一杯!”楚枫一饮而尽,又转到弘竺处,道:“还有你这个大和尚,你老是我佛慈悲、我佛慈悲,就为这句‘我佛慈悲’,我敬你一杯!”又一饮而尽。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弘竺宣了一句佛号。

楚枫笑了,道:“又来了,好,我再喝一杯!”

楚枫又自斟满一杯,一饮而尽,道:“大和尚,你再说!你再说,我再喝,你说多少句,我喝多少杯!”

弘竺双手合十,没有作声。

楚枫最后转到无戒处,笑道:“无戒,我一见你这光头就想笑,一见你这光头就想敲,就为你这光头,我敬你一杯,可惜,和尚不能喝酒!”

无戒却端起酒杯,道:“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过,佛自心中留!”说完一饮而尽。

楚枫拍手道:“妙,妙,不知还能吃肉否?”

无戒双手合十道:“吃肉乃杀生,要念经超度!”

“那也无妨,不过是送它早登极乐!”

“善哉!善哉!无戒修行尚浅,万一送错地方,那就罪业深重!”

楚枫大笑道:“有意思!难怪小书说你有趣得很!”

“小书?就是那个说书的小姑娘?”

“正是!说来,她还欠少敲你一下脑袋,让你成不了佛?”

“阿弥陀佛!见性成佛,焉能假手于人!”

“哈哈哈哈!就祝你早日见性成佛,我再敬你一杯!”楚枫一饮而尽,又道:“为我之前敲了你一下光头,我再敬你一杯!”

楚枫一杯接一杯喝着,直至大醉,被慕容扶着回房,他靠在慕容身上,又闻到那一丝淡淡的幽香,乃用力嗅了嗅,醉意昏昏道:“慕容兄,如果我蒙着双眼,还真以为你是一个大姑娘!”

慕容没有理会,扶他上床,帮他盖好棉被,楚枫已经合上了眼。慕容正要离开,楚枫忽然捉住他之手,道:“嫡子,不要走,我好想你!”

“楚兄,是我……”

“我知道,我没醉,嫡子,你知道么,我是故意扮醉的,我要骂他们,一个个骂,什么武当掌门、少林掌门、峨眉掌门,统统混帐!我不过想仗剑江湖、逍遥天下,有什么得罪他们,为何要追着我杀?我还要骂你师父,她要杀我不要紧,为何硬要分开我们,我要骂她……”

慕容望着楚枫喃喃自语,心中实在不知什么滋味,原来他是借着酒意发泄内心抑郁忿恨。也难怪,他一入江湖便背上灭门之冤,被一路追杀,然后又被魔神宗算计害死了皇甫长老,更被认为是恶行累累的星魔主之子,看他平日嘻嘻哈哈,谁能真正看清楚其内心感受。

慕容伸手抚着楚枫脸庞,小指落在那一抹指痕上,轻声道:“楚兄,终有一日会水落石出、还你清白的!”说着离开了房间,剩下楚枫一个人醉躺在床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