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夜深了,富丽堂皇的艾德斯瓦尔宫渐渐寂静下来,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进入了梦乡,但是弗莱舍尔却始终辗转难眠,尽管玛格达一直在用丰满的肉体诱惑他,可是他却根本提不起一点兴趣。

“汉斯,瞧你这副心神不定的模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玛格达察觉到了丈夫的异样。

“哦……没什么……我只是最近很忙……所以有些失眠……”弗莱舍尔随口应付了一句。

“你骗我!”玛格达脸色一变,“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快说,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了!”

“真的没有,我……”弗莱舍尔还想继续狡辩,可是脸上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玛格达的眼睛就像铁匠的熔炉那样向外冒着火苗:“我就知道你耐不住寂寞,等着吧!我今天一定要扭断你的脖子!”

“你给我滚到一边去!”弗莱舍尔抓住玛格达的胳膊,将她狠狠地摔倒在床上,“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你敢打我!”玛格达没有料到弗莱舍尔居然敢还手,她顿时像疯了一样扑上去,对着丈夫又抓又咬,转眼之间就在他脸上和手上留下了无数道伤痕。

弗莱舍尔被彻底激怒了,他一把推开玛格达,抓起放在床头的手枪指着妻子的脑袋吼道:“你要是再这样胡闹,我就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玛格达呆住了,她望着丈夫犹如魔鬼一般狰狞的面孔,心里冒出一股寒意,她再也不敢乱发脾气,只好可怜兮兮的坐在床上。

弗莱舍尔见妻子停止了吵闹,冷哼了一声,便将手枪插到腰间,点燃一支香烟,在卧室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玛格达怯生生的看着丈夫,好半天之后才非常小心的问道:“汉斯,如果你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告诉我好吗?千万别藏在心里。”

弗莱舍尔本想挖苦玛格达一番,可是话到嘴边却忍不住变成了一声叹息,“唉,告诉你也没用,反正我这次是要完蛋了。”

“别把事情想的太糟糕,也许我能帮你想出一个好主意也说不定。”玛格达披上一件睡衣,走到丈夫身边,“我是你的妻子,我有责任为你解除烦恼,而且你要是倒霉了,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们必须一起面对困难。”

“哼!你上次离开我的时候肯定不是这样想的。”弗莱舍尔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玛格达脸色一红,急忙辩解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你说的是真的?”弗莱舍尔明显有些怀疑。

“是真的。”玛格达说,“上次我离开你之后,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我感到很轻松,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的生活,人们在和我打招呼时,总是称呼我为弗莱舍尔太太,而那些官老爷的夫人们在看到我时,经常会用嘲讽的口气问我为什么不和自己倒霉的丈夫呆在一起,你知道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我很伤心,因为我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地位,可是当你又回到了统帅阁下身边之后,那些曾经讽刺过我的人突然又对我变得恭维起来,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终于意识到了你对我的重要性,我不想失去你,汉斯,是上帝把我们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所以无论你遇到多么倒霉的事情,我都会选择和你一起面对,真的,请你相信我,我想一辈子都生活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再也不要去面对那些人的白眼和讽刺。”

“说到底她还是贪图我曾经的权势,真是个肮脏的女人。”弗莱舍尔迅速给自己的妻子下了定义,但是他转念一想,却觉得有些滑稽,玛格达所追求的东西不正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吗,看来这个美丽但是却非常虚伪的女人和自己还真是天生一对。

“亲爱的,我很高兴能够听到你对我说这些真心话。”弗莱舍尔换上了一种少有的诚恳语气,“我没有理由对你隐瞒什么,但是在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之前,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吧,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玛格达迫不及待的回应道。

“那好,你听着,从现在起无论发生多么困难的事情,你都必须和我站在同一个战壕里,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我能!”玛格达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丈夫的条件。

“好吧,亲爱的,我这就告诉你我的烦恼,其实我早就想这样做了,只是担心无法获得你的原谅……”

半个小时之后。

“原来罗森巴赫上尉离开艾德斯瓦尔宫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患了病,而是因为和一个曾经跟你上过床的犹太女人搞到了一起!”玛格达被丈夫的阴谋震惊了,她突然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匆忙答应丈夫的条件。

“是的,我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不能在艾德斯瓦尔宫里生存下去,那么等待我的就将是一条永远看不到出口的黑暗之路!”弗莱舍尔咬牙切齿的攥紧拳头,看上去仿佛一条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眼镜蛇。

玛格达的身体在轻轻颤抖,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看似愚蠢的丈夫其实是一个阴险狡诈的野心家,彷徨和恐惧齐齐涌上她的心头,使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履行对丈夫的承诺。

弗莱舍尔微微眯着的小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妻子,当玛格达那种惶恐不安的模样呈现在他眼前时,他嘴边居然露出了一抹类似于霍夫曼的微笑。

“亲爱的,”他把手轻轻放在妻子的肩头,“如果你打算不履行自己的承诺还来得及,我不会对你有任何抱怨。”

“我……”玛格达迟疑的看着丈夫,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现在就可以走出这间卧室,我保证不会阻拦你。”弗莱舍尔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希望你记住,虽然你的离去将证明自己与我的阴谋没有关系,但是这也将使你彻底远离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现在命运的钥匙就放在你自己手中,至于走那条路,请你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玛格达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在一番极为艰难的考虑后,她终于抵抗不住权力与财富的诱惑,对丈夫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亲爱的,我想除了上帝,恐怕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

“很好。”弗莱舍尔搂住妻子的肩头,得意洋洋的承诺道:“只要你听我的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成为雅利安城里最有权势的女人,到那个时候,你将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而那些曾经羞辱过你的人也会拜倒在你脚下,哀求你能放过她们。”

“真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玛格达禁不起这样的诱惑,投入了弗莱舍尔的怀抱……

一番云雨之后,弗莱舍尔和玛格达赤裸裸的抱在一起,弗莱舍尔嘴边叼着一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中,他又想出了一个恶毒的主意。

“亲爱的,现在能够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就只有齐楚雄了,只要我们不让他抓住我们的把柄,那么一切都将变得很容易。”

“可你不是说,那个犹太小男孩偷听了你和莱曼之间的谈话,然后又跑去向齐楚雄报信嘛,这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玛格达担忧的说。

“我已经想出了应对的办法,”弗莱舍尔吐了一口烟雾,“眼下齐楚雄一定是想在掌握更多证据之后再对我们动手,我当然不会给他留下这种机会,明天就要举行帝国种族和解委员会的成立仪式,听说那个犹太小杂种和他的父亲也要参加,到时候你也去,想办法把那个犹太小杂种干掉,这样一来,齐楚雄就失去了一个最直接的证人,他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玛格达趴在丈夫胸前静静的想了一会,突然坐了起来,她伸手抖了抖自己的头发,那神态像极了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杜莎,“我可以去做这件事情,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看这个小男孩很不错,所以就想给我的收藏品里再增加一个新成员,怎么样,你同意吗?”

“收藏品?”弗莱舍尔望着妻子那双贪婪的眼神,突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他的手猛地一抖,香烟顿时掉到了地上。

“汉斯,你这是怎么了?”玛格达急忙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弗莱舍尔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我同意你的条件,但是最好别让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