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的盾牌兵

haijieying 收藏 2 2459
导读: 中国没有形成独特的盾牌文化,再加上所谓寸长寸强的错误说法,使很多人误以为中国不爱用盾牌,但事实上,此说错误甚也,恰恰相反,中国在一段历史时期内,盾牌之多不亚于罗马希腊。 盾牌兵可追索至传说中的中国古代,如此,我们不谈,我们从战国说起,战国盾牌目前出土的有两种,既双弧盾和塔盾,有图画记载表明,盾牌多配合短戈,短剑,长矛三种兵器使用。大盾的出土表明,中国历史可能也存在类似罗马希腊式的盾牌阵部队,只是今无可考。秦皇兵马俑目前出土盾牌甚少,其姿势也多为持长兵,可反映出,战国时代各国军事风格的不同,但兵

中国没有形成独特的盾牌文化,再加上所谓寸长寸强的错误说法,使很多人误以为中国不爱用盾牌,但事实上,此说错误甚也,恰恰相反,中国在一段历史时期内,盾牌之多不亚于罗马希腊。


盾牌兵可追索至传说中的中国古代,如此,我们不谈,我们从战国说起,战国盾牌目前出土的有两种,既双弧盾和塔盾,有图画记载表明,盾牌多配合短戈,短剑,长矛三种兵器使用。大盾的出土表明,中国历史可能也存在类似罗马希腊式的盾牌阵部队,只是今无可考。秦皇兵马俑目前出土盾牌甚少,其姿势也多为持长兵,可反映出,战国时代各国军事风格的不同,但兵马俑大都穿着甲胄,可能与其盾牌较少有关系。


紧接秦兵马俑的汉代刘邦墓兵马俑,持盾者数大幅增加,可见从秦到汉战斗风格的改变,此时的盾牌多是双弧盾,同样的盾牌在徐州狮子山也大量出土,一个有趣的问题是这些盾牌配备什么兵器,根据晁错的说法,应该是盾剑合用,另一个有趣的证据来自于一份西汉时代的武库记录本,其盾牌和剑的记录同样是99991件,侧面证明了,盾剑合用的说法,但是有趣的是,剑带数远少于剑数,杨家湾兵马俑也多见其将剑抗于肩上,说明我国的盾剑兵很可能是只带盾剑,而不是带其他辅助兵器,剑便如长矛一般直接抗在肩上而非挂在腰间。


东汉是盾牌黄金时代的开始,双弧盾这种样式复杂的盾牌逐渐让位于表面带有弧度的长方形盾牌,盾牌防护面积也增大。西汉流行画像石,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的比武,最常使用的兵器要么是戟,要么是刀盾,盾牌还进化出了一个特殊品种既钩镶,说明,盾牌在东汉得到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具体促成这一变化的是什么因素,我还在研究。刀取代剑成为盾牌兵的最主要使用兵器,环首刀超长的刀身利于直刺,考虑到秦汉时的长剑,我们可以总结,中国更喜欢小盾长刀,和罗马大盾短剑形成对比,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影响因素,比如罗马攻击更喜欢用盾牌冲撞,短剑随后刺击,当然,这也可能与罗马士兵尚需配备标枪长矛有关。


晋是汉代的延续,盾牌兵此时还没有太大的变化,通过壁画可知,盾牌还可配合戟使用,但主流仍是佩刀。南北朝时代,大量的重骑兵出现在中原大地,同时北方出现了许多使用大型盾牌的铠甲武士,数量之多令人咋舌,甚至发展出一种特别的形象,叫镇墓立盾俑。此时的盾牌仍然是与长刀配合使用,南北皆是一样,传统的汉族士兵,持盾则无甲,穿宽松武袍,异族士兵,则多是盾甲皆配,尤其到隋代之前,不仅盾牌体积大增,甲胄也愈加精良,对防御之重视,堪称全世界独一无二。


高句丽的步兵也是类似的装备,其壁画为今日研究提供了绝佳的材料,从其壁画可看出,盾牌兵分两种,既盾戟和盾刀,分开单独编制,另有弓箭手辅助,骑兵为甲骑具装配合弓箭轻骑,既我以前说过的帕提亚组合。考虑到当时朝鲜半岛和东北装备风格与中原相比几无差异,我们可以此推测出北方中国的士兵装备及战术配置。同样的配置也能在东晋壁画中发现,只是没有了弓箭轻骑这种少数民族兵种。


隋唐时代,中国的盾牌多为五边形,这种样式的盾牌一直使用到清末,根据敦煌壁画,我们发现,矛盾兵开始出现,但更多的仍然是刀盾步兵,从步兵舞乐一图可看出,刀盾,步槊是步兵两种主要配置。唐代冷兵器研究最大的困惑,其实是文字记载与图画记载的不一致,不仅我们在多处壁画中未见陌刀,弩也从未见到,而刀盾步兵,隋唐仅见战士二字记载,位于阵前,与步槊手弓箭手配合,估计是盾牌兵。


自五代始,盾牌开始出现一个大变化,单兵盾牌逐渐消失,大型立盾出现,直接反映就是《武经总要》只见大型步兵立牌不见步兵单兵盾牌,惟骑兵旁牌罢了。大型立盾与盔甲重型化有密切的关系,结合史书,我们发现,此时的汉族军队,和古波斯军队类似,通过大量弓弩放箭杀伤敌人,一线用大型盾牌和长兵器阻挡敌骑冲锋,是典型的龟缩战术,只可惜波斯有骑兵相配合,而宋代没有,是以宋多败,波斯纵横中亚。


北方三朝很少见到步兵的记载,但根据蒙古来袭绘词,我们看到,元军也多使用大型立盾,也许是受到汉人影响所致。


明代是盾牌的复兴时代,此时盾牌包括圆形团牌,五边形长牌,鸳鸯阵同时使用两种盾牌配合,藤牌开始广泛在南方使用,西藏古格王朝也有大量使用藤牌的记录。盾牌使用自然是配合短刀使用,辽东,高丽等地喜欢用圆盾配合雁翎刀。考虑到中国北方骑兵不少,这种木制圆牌可能可以背在背上随骑兵机动。中国战舰上也会使用立牌来保护士兵。


清代盾牌基本传承明制,只是数量日少,为盾牌凋亡之时。鸦片战争,身穿虎衣,手拿藤牌的绿营军冲击英国的红衣百战精兵,损失惨重,沦为他国笑柄,是以中国盾牌兵立勋无数,雄霸一时,却结局凄凉,实乃国运之写照,若华军能早弃盾牌,早端刺刀,又何至于此,想来鄙人资料甚多来自利物浦博物馆,可悲可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