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永记,国耻勿忘­

郓瑗 收藏 1 99
导读: 中日甲午战争是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争,它的打响,决定两个国家日后的生死存亡、兴衰荣辱。没有必胜和必输的战争,那么,甲午战争,这个在世界引起很大影响的战争,到底也有什么至关重要的因素,使我国大败,而让日本逐渐走向了一条强盛发展的民族之梦。­ 让我们平定那颗愤怒的心情,回到一百三十年前的世界。当时的中国早已不是昔日“康乾盛世”那样的繁华。虽然在嘉庆朝,大清王朝的全国GDP占全世界总量的33%,但这艘重舰早已千疮百孔,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完全的力量去改变这一现状。此时的中国,早已被

中日甲午战争是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争,它的打响,决定两个国家日后的生死存亡、兴衰荣辱。没有必胜和必输的战争,那么,甲午战争,这个在世界引起很大影响的战争,到底也有什么至关重要的因素,使我国大败,而让日本逐渐走向了一条强盛发展的民族之梦。­


让我们平定那颗愤怒的心情,回到一百三十年前的世界。当时的中国早已不是昔日“康乾盛世”那样的繁华。虽然在嘉庆朝,大清王朝的全国GDP占全世界总量的33%,但这艘重舰早已千疮百孔,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完全的力量去改变这一现状。此时的中国,早已被封建制度所侵蚀了。当英国只几千人的远征军不远万里地来“敲开”国门时,那股生锈的味道便四处飘零,能有几个官员能够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和侵略者抵抗?只有林则徐,孤独的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官运,必须和他人一样同流合污,宁愿牺牲国家的命运与前途,宁愿看着老百姓流离失所,生活在外敌的压迫之下。官僚之间结党拉派,官官相护,无所不贪,在当时的社会上形成了一条错综复杂的关系线。而当时的统治者,似乎也愿意与官员们一样混混日子,没有大的举措去改革,遇到外敌的侵入,第一个反应就是害怕,打完败仗,割完地赔完款之后,却依旧不知道,应该要发愤图强,一雪前耻,有时甚至一味沉浸于歌舞升平,和官员一起挥霍老百姓用心血换来的劳动成果。大清王朝这件破破旧旧的坏衣服,就这样坏了又补,脏了又洗,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但是坏衣服迟早有一天会暴露出质量来的。­


其实当时的日本,处境比中国还要差。在壬辰战争战败之后,德川幕府掌控了整个日本。虽然结束了“春秋战国时期”战乱不断的日子,但是生产力,还是不见提升。在近两百年的时间里,日本闭关锁国,对外贸易,只与我国和荷兰部分商船通商,与我国只在广州设官方通商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日本,却比中国觉醒要来得快,当美国人的炮火,在家门口出现,当美国人威逼着自己干这干那的时候,和几百年前面对唐朝一样,日本的“拿来主义”,又开始爆发。他们先是通过农民武装起义,推翻了幕府,设立了天皇为代表的一系列的和西方逐渐靠拢的君主立宪制,随后,又通过种种抗争,撕碎先前和列强一同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在肃清所有外敌带来的威胁之后,日本明治天皇制定了一系列的改革计划,使日本完全地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


历史给予所有民族的机会都是相同的。同样是农民起义,太平天国缺乏日本起义军的那份远见,只有摆脱了封建制度这种早已可以退出历史舞台的制度,才有可能取代清朝的统治,实现中国民族的崛起;而在统治者一方,我国又显得有些不幸,同样是年轻的统治者,同治皇帝很明显没有这方面的头脑,刚上台,就准备大修圆明园,使当时已经非常贫瘠的清王朝雪上加霜。即使有久经政治沙场的慈禧太后,也是无济于事,顶多就是拖延了清朝的寿命而已。她只顾自己的权利,自己的颜面,全然不顾整个清朝的国运和民族的走向;在深宫和朝廷中,玩弄权术得心应手的她,在通观全局上没有那份武则天的远见,她所看到的,只是世界的一个小角落,在她死之前的九年所制定的宪法虽然相比光绪皇帝的戊戌变法的措施要看得更远,迈出的步子更大,但是在世界范围之内,想要让中国走上崛起的道路,依旧是迷茫和飘渺的,这是她所在的社会气氛能赐给她的最多了。似乎在那一刻,冥冥抛弃了清朝。那根深蒂固的制度,早已把它缠得死气沉沉。­


在日本急剧发展的同时,它也有一个很重要的需求,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需要向外扩张的殖民地,而在短时间范围之内,朝鲜半岛正好是比较好的选择。为此他们开始准备筹划。其实在海军方面,中国比日本早开发得多。早在1883年,清朝因台湾,朝鲜半岛等海域常有日本袭扰,根据洋务派的意见,已经起手于对海军的训练,以北洋、南洋为代表的海军为主要培养对象,洋务派的主要大臣李鸿章、沈葆桢为其领导。自1883年到1888年,北洋水师一直在增添军舰,在国外,他们派人不惜重金买最为先进的铁甲舰,传说在建造时,清朝派去的船员一直在旁督促,若不好便及时要求,花再多的钱,也要把战舰修到让自己满意的状态。可以说是费了一番心思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到了1888年,清政府说因为财政紧缺,而停止拨款。其实在那不断买军舰的过程中,朝廷的军费就从来没给足过(从湘军镇压太平天国起),名义上的军饷,要么是给中间的官僚层层剥削,要么是用来给老佛爷修园子,当时的海军事务衙门的老大醇亲王奕譞就曾经干过这种事。为了能让太后撑足面子,每一次慈禧太后的整寿都是很风光的,不幸的是,太后的生日总是遭遇不幸,四十大寿,同治归天,五十大寿,中法战争,历史大寿,甲午战争。纵使是国家面临如此危机,在举办六十大寿(甲午年)时,依旧不改排场,她是否想过,如果这个国家不太平,她连选择过寿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有就是清政府的经济收入一直都十分紧张,为了能够过上太平日子(针对慈禧太后之类的统治者),为了能够给予机会让国家喘息,拥有发展科技的空间和机会,将来再报仇雪恨(当时以李鸿章、沈葆桢、张之洞为代表的洋务派),两者不谋而合,共同走上了求和之路(所以在我看来,求和并不一定就是屈辱,一是为了迎合当时统治者的需要,二是因为如果实力悬殊,再拼也是徒劳,不如暂时放弃一点利益,好好发展,将来在决一雌雄)。但很明显,由于统治者才是老大,老大要把钱用在修园子,北洋水师就绝不会拿到一分钱。也由此,1888年之后的十年,北洋水师没有增添一艘战舰,没有更换一门火炮,没有修理过一艘军舰,以至于在开战时有火炮不响,一发炮船上的铁锈掉下来的情况,而与日本水师的科学技术一差就是七年。而在同时,由于军费有限,作为淮军(李鸿章在镇压太平天国起义时组建的军队)的嫡系,北洋水师占用了发下来军费的大部分,而作为“兄弟”的南洋水师只拿到了很少一部分,由此,两军之间有了间隙。但是,正是靠着这笔从牙缝里掏出来的钱,训练出来的水师,威慑了日本六七年,短时间内,换取了一段时间的和平,也让日本人恨之入骨。­


在同时的日本,明治天皇看到清朝在奋勇改进海军,也不甘示弱,他立马下令,全国各地烟草酒类的税收全部用于购买和制造海军船舰,并在自己的工资和皇宫王室里拿出一大笔钱,捐给海军,甚至是日本的皇后也主动拿出自己的珠宝首饰,以作军用,若当时清朝王室有这种觉悟,后来的历史也完全可以改写。据说当时的日本人只要一听说北洋水师中的灵魂战舰——镇远号和定远号,就色变,就连小孩子玩打仗,也常是一方扮日本,一方扮北洋。在造军舰的同时,日方也动用改造本国的商船用作战船(例如有名的西京丸),也算是为了促进本国的海外贸易发展(自己再挣钱去造船吧)。­


两种制度,形成了两个不同态度的政府,也造就了不同的将领和船员,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其实李鸿章一开始是不愿意打这仗的,因为他的兵。在中国的封建社会里,养兵时,必须注意勤换兵马,一是因为人年纪一长,体力脑力之类的也就不行了,二是兵营这个特殊的场合。古时,只有万不得已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才会想到要去当兵,很简单,科举才是正道,实在不行就当农民(小农社会的影响),当兵人的素质也就可想而知了。兵营不是官场,它基本上管不上任何地区(北洋水师管辖山东半岛刘公岛等地区),跟官有一定得区别;但是它也有官职和品级的设立,也有官场的规模,在这里,兵很快就会随着环境而发生重大变化,变成“兵油子”,八旗和绿营就是这么被废掉的,接着是湘军,淮军也无法幸免。十年的时间里,谁会知道,兵会变成什么样。稼轩曾说过: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而当时北洋水师的重要将领如刘步蟾、方伯谦,都开始置办房产地产,手下的士兵也常会去香港等地赌博。而日本一方的训练一直都是很井井有条的,常常有安排士兵格斗单挑的军事训练。可能军容上日本人比较整齐威武有条(龙湾登陆一点声响都没有),但是中国人的上阵表现一向和平时的训练不成正比的,对此我们可以忽视,但是上阵一看到好景不好就临阵脱逃是事实(虽说是为了保存实力,但是这对于黎黎苍生是无法交代的,所以说方伯谦被斩成为北洋水师在黄海海战中的替罪羊是可以理解的。)双方的官兵素质应该是相当的,都是从本国的学堂毕业(清朝的是马尾船政学堂,日方的是江田岛海军学校),然后在外国流学,有的在国外的军队里“实习”了一段日子以后才回来的,我方的可能都只打了这一仗,但是在这张战争中成长出来的日本将领那是后来在日本乃至世界都是很有震撼力的,如伊东佑亨(后封伯爵,为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海军大将,元帅),西乡从道(后来一直都是日本首相候选人),东乡平八郎(与陆军的乃木希典并称日本军国主义的“军神”,在对马海峡海战中率领日本海军击败俄国海军,成为了在近代史上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使他得到“东方纳尔逊”之誉。)等等。如果我方不败,很难说,那本名将录该怎么写。除了兵之外,武器是不是先进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先前已经说过,后来清政府十年没有给北洋水师更新过一门炮,比日本一下子“小”了7年,加上炮又老,中国神枪手之类的人才有比较少,所以命中率之类的也就别说了,连敌方的资料也收集不全,在黄海海战中,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就在一艘又小速度又慢的“西京丸”巡洋舰上,我国“福龙号”鱼雷艇因深度测深了,导致失去战机。­


最后一个影响全局的因素就是,党争和官场。这个因素既然能让明朝灭亡,北洋水师又怎么能够幸免呢?很不幸的是,首先水师之间的内部矛盾,其实就是领导没有把公款给足,导致于北洋一人独占很多,南洋分得到一点,福建,广东之类的可以忽略了,所以嘛,钱拿得多,当然也是你出力了,别的兄弟可以用个装备不足之类的蹩脚理由拒绝,所以后来张之洞当了南洋水师的老大,老老大李鸿章写信叫他帮忙,他也是推脱了,还都是洋务派的。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那就是洋务派的死对头,可以叫保守派的清流派。很费解,争权的党派也好意思叫清流。这类的党派既然是和李鸿章对着干的,就是所谓的主战派,这类人很有知道国外大局,军事走向的精英,大多都是一般的书生子弟,也可以理解成书呆子,要说气节么,也没有,至少,他们不会像明代的言官那样主动提出上阵请缨之类的话,打仗是不会的,写文章喷喷口水是可以的,以翁同龢(与其父为同治、光绪的老师,什么样的老师出什么样的学生啊)为代表的朝廷重臣便打出爱国旗帜,在他们的眼里,北洋水师是远东第一,亚洲(可能他们没有形成亚洲这个概念)第一,世界第七(可能他们并不知道),那是骁勇善战,所向难有敌,这么畏头缩脑的,只怕有通敌的嫌疑,反正文官是很有空的,这类的文章如同流水一般涌上了朝堂,也被天下人看到了,老百姓一向是好糊弄的,只要宣传做的到位,肯定相信你(很多野史传闻就是这样流传民间,到后来说不通)。忙得焦头烂额的实干型人士李鸿章自然是没有闲工夫去理会的,再加上光绪帝是翁同龢的好学生(虽说当时他是慈禧太后的傀儡,但是上谕上写的是他的名字,很难说清楚),皇帝逼得实在厉害,天下的舆论也是一天比一天难听,不止李鸿章,整个北洋水师都是压力重重。这一切只是因为翁同龢与李鸿章有私仇,且翁同龢理亏法亏,甲午海战不败是很难的了。传说时任户部尚书的翁同龢曾有意挪用海军军费,当然,没有得逞,但是他为海军军费大部分充用慈禧太后的园子和六十大寿做出了积极贡献。­


另一个则是官场规矩。纵观甲午战争中的三场战役,如果说第一场丰岛海战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么后一场的黄海海战,我们和日本是打平的,虽然我们被击沉五艘战舰,但也同时重创敌方五艘战舰,最后日本五六艘战舰对阵我方主力镇远定远(两艘军舰在甲午战争中未曾被敌军击伤),依旧是无可奈何,伊东佑亨曾感叹:“定远和镇远怎么还不沉啊!”最后主动离开战场,个人观点,我方岂止是和,应该是可以被称作为小胜的,当时甚至有英国人建议李鸿章,乘胜追击,直攻日本本土,但是由于北洋水师建立的初衷,是为了保卫疆域,没有侵略的任务(光绪给逼的),其次,我国早已被外国给打怕了,能有这种结果不错了,而且根据朝廷的根据,只有完全打胜了,才可能不怪罪,这种擅自行动,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因此北洋下课。正是这种规矩,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打赢才算立了大功,在别人那里,功劳算别人的,但是要是打了败仗,只要是参与的通通算在其内。威海卫之战,这种规矩,才会败的如此之惨。可以说,清朝的陆军防备是很不够严密和完善的,日本人从山东半岛登陆根本不费九牛二虎之力。当北洋水师在修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或者说愿意站出来帮助他们。山东巡抚等高级官员逃的逃,导致后来北洋水师的内讧。为了不让日本人得到我国的战舰,丁汝昌心如刀割般的下令用鱼雷将定远号炸毁,并吞鸦片自杀,回看北洋将领哪个不是死的其所,满怀激烈:丁汝昌-- 水师提督 (自尽) ;刘步蟾 -- 右翼总兵,定远号管带 (自尽) ;林泰曾 -- 左翼总兵,镇远号管带 (自尽) ;邓世昌 -- 中军中副将,致远号管带 (战死) ;叶祖珪 -- 中军右副将,靖远号管带 (革职) ;方伯谦 -- 中军左副将,济远号管带 (处死) ;林永升 -- 左翼左营副将,经远号管带 (战死) ;邱宝仁 -- 右翼左营副将,来远号管带 (革职) ;黄建勋 -- 左翼右营副将,超远号管带 (战死) ;林履中 -- 右翼右营副将,扬威号管带 (战死) ;杨用霖 -- 左翼中营游击,原镇远号帮带,林泰曾自尽后接任管带 (自尽)。而因手下叛变,镇远等其他所剩无几的船舰后来编入日本海军也是他们不得而知,也是我们国家的悲哀,一切只是因为那个风雨飘摇,即将走向灭亡的制度。­


战败,李鸿章作为当时清朝最有名最有影响力的外交大臣,被派往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面对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就是后来光绪皇帝请来着手戊戌变法的那位,也不知道光绪皇帝是怎么想的)的蛮横无理,李鸿章正气凛然。传闻,在条约僵持不下之时,一次李鸿章走出公馆,一个日本浪人突然袭击,向李鸿章开了致命一枪。日本哗然,而少荃当即表示拒绝日本医治,日本理亏,于是就修改了条约内容,把原来的赔款三万万两白银改为二万万两白银,割地中的台湾岛和辽东半岛中,去除辽东半岛一项。不知少荃怎么想的,只是一句“弱国无外交”让我至今百感交集。­后来,才明白,这地方花了我国三千万两白银,三国干涉,花了这么多赎辽费,方归还。


《马关条约》处理完的中国,走向了另一个深渊,无论经济,政治,还是军事,都受到了严重打击,任人欺凌。而日本,犹如一个暴发户一般,一夜暴富的他们获得相当于四五年的财政收入,用于改革,用于发展民族事业,成为了西方列强中不容小看的一员,为日后日俄战争的胜利打下基础,进一步的侵略战争做好准备,不知道当日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在这里是否合适,但是,真的是一种讽刺。­


甲午战争已经离我们远去了,留给我们的除了是一段辛酸史之外,也应该买一个教训,不要让历史重演,不要把眼光只盯于眼前,我们应当时时刻刻都跟上世界的脚步,一步都不容慢。有时,也应该到刘公岛去走走,听听海风的哭声,如此这般我们才算是长了记性吧,这里曾经沉载着很多人的梦想,一个民族的梦,也许还有这般响亮的口号:­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