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护花行动者谏言献策:原创首发



给护花行动者谏言献策:原创首发


袭童事件的频繁发生,令人震惊不已。

笔者也是学孩的家长,当然与大家有着同等的心情,既然施暴者得到了应有的制裁,我们还是不应掉以轻心的,有必要继续防患于未然。

作为一名写博手,笔者对此事不能不关注,希望从中也来找找原因,以达有益于国家在护花行动中起到一个良好的帮助,固然建议不是很重要,但笔者相信三个臭皮匠还是能够抵得上一个诸葛亮的,健康的集思大全,更利于学校安全工作的借鉴和社会和谐的稳定性。

导致学校惨遭暴力袭击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来自于我们这个社会关系环境的不融洽,确切地说应该归罪于我们法律体系的公正程度的缺失,当某些人心存积怨而得不到一个有效且及时疏导的时候,他就有可能去寻求另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去发泄腹中的不满,以达公开爆发或引起社会与别人对他的注意和重视,其实那些不满的开端起因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由于被久而拖之不决,日增胀大,终将宣泄为快,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虽然不可取,却也是那些人唯一的没有办法的选择,既然无人问津,不如铤而走险,哪怕是入牢蹲狱。

人的心理承受压力并不是都在一线水准上,当某些人被不公平的压力榨取了他们所有理性的底线,与其说是他们自己想寻求突破,倒不如说是被逼上“梁山”。

我们可以把施暴者称之为“精神病患者”,但我们又有谁来替他们思考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患上了如此可怕的“精神病”?世上没有发生过无缘无故的事情,不找到“病因”,又何以去“对症下药”?对此,我想我们是否应该实事求是地去尊重、重视和倾听一下那些社会学家们的话语,别老是去听下属们那些报喜不报忧的单调且又迷人心智的谎言,不然怎么会有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成语?

我想“解铃还需系铃人”,疏导工作固然很重要,但还是不如从源头去解决和防范根本问题的出现要好,扁鹊的医术固然很神奇,几乎能达到药到病除之疗效,但他还是不如他的大哥,因为他的大哥虽然没有什么“妙手回春”的绝技,但他能做到让扁鹊找不到病人的最高境界,这不是理想化的概念。

[扁鹊的故事:传说,一日扁鹊见魏王。 有一次魏文王问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的医术最高呢”。扁鹊答道:“我大哥最好,二哥次之,我最差。”文王很纳闷,又问:“那为什么你最出名呢?”扁鹊答:“我大哥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我二哥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本乡里。而我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人们都认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最大,远涉全国”。]

施暴者的行径应该遭到谴责,难道光谴责就够了吗?我们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该不该在此时去好好地反省反省?利用警察来护卫和威慑,笔者认为这是在采取“治标不治本”的堵塞策略,平时不注意蚁穴,现在再来大补溃堤之漏,虽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也是一种值得深思的教训,我们一定记牢扁鹊大师的教诲:“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笔者在未打工之前,是在家务农的,农村的老百姓在给禾苗大虫害的时候,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即不会在单个情况下独自去喷洒农药,倒不是怕什么身体出问题,而考虑的是自家的农田除去了害虫,如果邻里田间的虫害不除,三五天之后还是会被感染上的。

所以同理,来换位思考一下当前校园护花安全之工作,我们的眼光是否再放宽一点领域或者说再想的超前一点,没必要去做三分热度的开水。

笔者也念读过书,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毕业,所经历过的除了学校的门卫保安,从未遇到过这般如临大敌的模式,我们是不是要检讨一下,我们现在工作中所存在的哪些缺陷切实需要去纠正?找出了答案或许就是医治当前弊病的最好的良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