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的廉洁指数为什么全球第一?

发热管 收藏 1 6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芬兰的廉洁全球第一


2006年底,全球知名的反腐败机构、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组织公布了2006年度清廉指数排行榜。指数排行显示,芬兰冰岛新西兰并列为全球最清廉的国家。在2005年的排行榜上,芬兰的廉洁排名全球第二。而此前,芬兰在这项排名中,已连续5年获得第一。

很多芬兰人都说,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腐败的事情了。最近的一起案子,还是发生在4年以前。

2002年5月芬兰《晚报》披露,文化部部长苏维·林登批准向一家高尔夫公司提供17万欧元的政府资助,而她和她的丈夫及数位亲属都拥有该公司股份。政府司法总监闻讯立即展开调查。事件见报一周之内,林登便旋风般被迫下台。这种在我们看来小儿科的案子,已经算得上是芬兰几十年间唯一的大案。

据统计,1985年至1992年间,芬兰只有25起贿赂罪。现在在芬兰,全国的法院每年受理的行贿受贿案件加起来也不足10起,而且几乎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芬兰政府干净得已经快要让人们忘记还有腐败这回事了。


廉洁自律是社会风气


2001年美国读者文摘杂志社曾在全世界范围内作了一项很有意思的试验。试验内容是要测试30多个国家(地区)民众的诚实程度。测试方法是在每个国家选择几个地区,故意在每个地区丢下10个钱包,里面装有相当于50美元的当地货币。钱包里同时附有失主的联系方式,拾到钱包的人如果想物归原主,可以轻易地联系到失主。最后统计钱包交还给失主的比例。试验发现,最诚实的五个国家是挪威丹麦新加坡新西兰和芬兰。其中挪威丹麦的钱包归还率竟然达到100%,芬兰也高达80%!耐人寻味的是,这五个国家,在《腐败榜》中,全部入选最廉洁的前十位。

一项小小的拾金不昧的测验,折射出芬兰这个国家的人民对不属于自己的财物的态度。在芬兰,就算是在车流稀少的深夜街头,当红灯亮起,司机也会把车停下来安静地在那里等候,你看不到有谁会去闯红灯。芬兰人在日常生活中奉公守法的习惯,以及整个社会形成的强大的正气,你想在这样的国家里搞腐败,是不是很有难度呢?

所以芬兰的总检察长马蒂·库西迈基说,公民的自律是防止腐败最有效的手段。

但是公民的自律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要靠人们努力去争取。在历史上,芬兰也曾经是一个贪污受贿横行,腐败成为习惯的国家。芬兰治理腐败的经验,其实与全世界所有成功根治腐败的国家或地区一样,不外乎民主、法治、制衡、监督、公开、透明、教育等这些老生常谈的东西。讲理论,写10本书都可以,问题在于,你有没有决心去落实。


管住公务员的嘴


芬兰人热情好客,民间互相请客送礼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对芬兰的公务员来说,受礼和吃请绝对是天大的事,人际交往必须谨守分寸,法律管束十分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一不小心就把前途和事业搭了进去。因此,芬兰的公务员进入政府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赶快向有经验的公务员请教,到底界线在哪里,以免误触法网。老公务员会告诉他们,一般的经验是:可以喝一杯啤酒,或者吃一个三明治,但如果不小心喝了别人的葡萄酒,那么分分钟都可能出问题。芬兰的法律规定公务员不能接受价值较高的礼品,而他们对价值较高还有细化的定义:根据物价指数调整,一般在20欧元左右。而如果是公务接待,也就是出于公务应酬的需要公款请客,上至总理下至普通的科员,一起吃饭的有些什么人,点了什么菜,花了多少钱,都要巨细无遗地在网上开列清单,人人可以看得到,件件能够查得清,一切摊在阳光下。媒体发现问题可以曝光,公众发现不妥可以举报、起诉。

法律不仅细化可操作,更重要的是法律非常严肃,你绝对不能当它是摆设。芬兰就曾有中央银行行长级别的高官,在公务接待中一不小心上了一道鹅肝,传媒上网查阅菜单后曝了光,行长为了这道鹅肝而下台!

芬兰的公务员的确需要小心。因为在芬兰,不仅接受金钱和实物算作受贿,就算是接受低于市场利息的低息贷款,甚至是接受不花人家一分钱的荣誉头衔,也可能被视为受贿。芬兰的人口少,生活圈子小,政府的人员也少,公职高薪,但谋职不易。一旦公务员被坐实了腐败,不仅会被立即革职,严重的话还会入狱,私营机构不愿雇用,也会被社会上的人看不起,更重要的是在亲朋好友、街坊邻里面前永世不得抬头。腐败成本是十分高昂的。


看好公家的车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芬兰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公车腐败。除总统外,芬兰整个公务员系统中,只有总理、外交部长、内务部长和国防部长4个人享有固定的专用公车待遇。而且他们也只能在上班时使用。据说虽然贵为一国元首,芬兰的总统常常骑自行车出去。

为了管住其他公务员集体使用公车,芬兰政府曾设计了一套监控系统。公车上装有两个按钮的发射器,一个刻有公务字样,另一个刻着私事字样。如果是私事,就要照章纳税。公务员用车需要事先向政府办公部门申请并讲明去向,上车时还要分情况按下按钮,让监控中心收到信号具体掌握公车一路的行踪。如果按下了公务按钮,而汽车实际行驶的方向不对头,车上的无线电话就响了,监督人员会打来电话询问和提醒开车者……令人感慨的是,这个监控系统在芬兰装了近5年,竟然没抓到哪怕一个违规者。不是因为系统不灵光,而是公务员实在是太守规矩了,政府试了几年后发现多此一举,干脆把系统都拆了。系统就算拆了,车上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人拿公车去办私事。

公务员如果有需要出差的话,自然有专门的部门替他安排好交通和酒店。政府对出差的审批相当严格,想出趟差也不太容易。不过一旦获准,出差在外面的食宿不会差,但是一般的原则是在出差地要尽量搭公共汽车。出差的补助每天有定额,政府做得更绝的是:如果出差少于一天,就要按小时来发放补助——连这种抠门的事都干得出来。想要趁出差之机逛旅游景点?自己掏钱吧。政府的补助可没有多给一分钱。


政府没有垄断行业


如此富裕的国家,财力丰沛的政府,饭不让多吃,礼不让多收,车不让私开,玩不让尽兴……比周扒皮还过分,像吝啬鬼那样的小气,时时刻刻提防公务员贪贿腐化、滥权渎职,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芬兰的国有经济比重只有8%,而且这部分打理得也很好。政府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人民缴纳的税收。政府很小心地花这笔钱,除留下维持政府运作的必要开支外,大部分都投入到教育、医疗、科技、公用事业、社会福利救济等领域中,以另外一种方式返还给人民。而事实上,芬兰国有经济这8%,也多集中于这些社会公益或半公益的领域之中,而且监管得法,效率颇高。政府很少会去主动兴办经济实体,更不会去垄断某个赚钱的行业来与民争利。芬兰、瑞典丹麦挪威、冰岛这些北欧国家,我们注意到,在廉洁程度都位列前十名,社会福利好,但税率也很高。但是北欧人并没有太多抱怨,因为一方面他们普遍有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政府廉洁,纳税人知道钱用在哪里,钱用得其所,人民缴税也缴得服气。

清廉指数

2006年度清廉指数是一个复合指标,评选过程集中了大量专家的观点以及对各个国家公共部门腐败的调查。它反映的是全球各国商人、学者及风险分析人员对世界各国腐败状况的观察和感受。

它的数据来源是由一些专家学者从国际上重要、著名的调查报告中(如世界权威的“盖洛普”、“政治与经济风险组织”、“世界经济论坛”等机构和组织所做的调查报告)提取有关人士对各个国家腐败程度的感觉和评判数据,加以综合评估,给出分数。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