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校园惨案与社会底层人物弱势群体

张羽视角 收藏 6 375
导读: 校园惨案作案者为何都是社会底层人物弱势群体;中华大地近段时间校园惨案,无知的幼儿倒在了锋利的刀锋之下,这一切一切的原因后果作为社会最普通之人是不是该问问谁该为这些无辜的孩子负责? 5月12日   陕西南郑   5月12日上午8时左右,48岁的陕西省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村民吴焕明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使7名儿童和2名成年人死亡,另有11名学生受伤,其中2名儿童伤势严重。死亡的7名儿童为5男2女,2名成人为幼儿园教师吴红英及其母亲。犯罪嫌疑人吴焕明行凶后返回家中自杀身亡。   吴焕

校园惨案作案者为何都是社会底层人物弱势群体;中华大地近段时间校园惨案,无知的幼儿倒在了锋利的刀锋之下,这一切一切的原因后果作为社会最普通之人是不是该问问谁该为这些无辜的孩子负责?

5月12日

陕西南郑

5月12日上午8时左右,48岁的陕西省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村民吴焕明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使7名儿童和2名成年人死亡,另有11名学生受伤,其中2名儿童伤势严重。死亡的7名儿童为5男2女,2名成人为幼儿园教师吴红英及其母亲。犯罪嫌疑人吴焕明行凶后返回家中自杀身亡。

吴焕明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性别

吴焕明 48岁 林场村四组人 男

3月23日

福建南平

2010年3月23日早上7点24分,南平实验小学门口发生一重大凶杀案,当场死亡3人,送医院救治10人,抢救无效后又死亡5人,嫌犯郑民生当场被抓。

郑民生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学历 婚姻 性别

郑民生 42岁 福建南平人 中专毕业 未婚 男

职业:他原为马站社区诊所医生,2009年6月辞职。医术较好,还被称为“郑一刀”。当了18年外科医生,和哥哥一家三口、80岁的老母亲在61平方米的房子里住了20年。

作案动机:一是与原工作单位领导有矛盾,辞职后谋新职不成;二是恋爱多次失败,尤其是与当前所谈女友进展不顺利,心态扭曲,故意杀人。

4月12日

广西合浦

2010年4月12日16时30分左右,广西合浦县西场镇西镇小学门前约400米处,杨家钦用菜刀连砍7人,造成一名8岁男孩和一名80岁老妇死亡,另有两名小学生、一名学龄前女童及两名村民受伤。

杨家钦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婚姻 性别

杨家钦 40岁 广西合浦县西场镇西镇人 已婚 男

杨家钦曾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几年前患上精神病,平时并没见有什么暴力行为。

2005年9月发现其患有精神病。两年前,杨在上海打工时曾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一个月。

案发三天前,杨曾因一些纠纷用刀将邻居杨某的头砍伤,当地边防派出所曾出警处理。

4月28日

广东雷州

4月28日15时,陈康炳混入广东省湛江雷州雷城第一小学,持刀砍伤15名学生和一名为保护学生而与歹徒搏斗的老师。

陈康炳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婚姻 性别

陈康炳 31岁 雷州市纪家镇人 未婚 男

4月29日

江苏泰兴

4月29日,江苏泰兴,徐玉元在幼儿园内持刀砍伤32人。

徐玉元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学历 婚姻 性别 职业

徐玉元 46岁 泰兴市泰兴镇人 高中文化 已婚 男 无业

他原在当地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于2001年被单位辞退,近期没有工作。徐玉元的作案现场为该幼儿园小二班教室。其犯罪动机正在审查。

有民间消息称,其曾在事发地幼儿园当过保安,后来因为工作态度不好被辞退,因此心理不平衡。

4月30日

山东潍坊

4月30日,山东潍坊男子王永来骑摩托车携带铁锤、汽油,强行闯入尚庄小学,用铁锤打伤5名学前班学生,然后点燃汽油自焚。王永来被当场烧死,5名受伤学生目前无生命危险。

王永来其人

姓名 年龄 籍贯 性别

王永来 45岁 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尚庄村村民 男


我们站在人性的角度看看这些“疯狂凶手”,案发凶手多为青壮年男性,他们都生活在社会底层。6人平均年龄为42岁,最小的31岁,最大的48岁。他们收入状况都不太好,对自身生活环境不满意。6人中,有的是小学公办教师,有的曾是社区大夫,有的曾是保险公司职员,有的是农民,部分人曾有过不错的工作,但案发前都处于无业状态。这部分长期失业在家的城镇低收入群体的心理状态是最脆弱的,也最容易做出极端的行为。

笔者有过和他们同样的经历,当这类人面对困难时,相信他们做出过很多努力希望改善生活,但是求助无门,导致了最后的极端行为。这里不得不提到我们那些地方政府,官僚们吃喝玩乐,公款出游的时候想到过这些社会弱者,同情过他们的遭遇没有,更不要说地方政府官僚们为了面子政绩还打击报复这些弱势群体,种种原因逼“郑民生”们走向消沉、绝望、愤怒,极端。

校园惨案的作案者为什么都是社会底层人物,为什么都是弱势群体,在市场经济“一切向钱”“不管白猫黑猫黄猫懒猫金猫银猫不管什么手段能有钱就是好猫”的今天,国企改制,曾经的主人一夜间成为局外人下岗者,被权利资本买办们淘汰出门,人活着最简单的生存方式没有了,失去了,熟悉的行业不要了,巨大的生活压力,没有前途没有追求,更不要谈什么梦想,这些人中有人采取极端行为难道不是必然中的必然,是谁逼他们采取极端的行为?

接连不断的发生校园惨案,屠杀幼小儿童学生的最根本原因,是在社会转型矛盾纠纷集中的今天,部分底层人物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社会贫富悬殊,社会分配制度不公,这个问题不能解决,就不要谈什么加强学校安保,打得对孩子作案的犯罪分子无法下手等等话题;

惨案发生了,对于笔者来说这样的事情只是必然中的必然结果;但无法原谅这些对孩子下手的“疯狂凶手”;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都是为人父母者,就算遭遇最大悲哀最大委屈,任何人都不能以杀人来发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社会确实需要公平的环境,确实需要清理整顿官僚贪腐,对民冷酷之行为;但不管有何种理由,选择没有抵抗力的孩子下手,只能证明自己是个懦夫,永远会被写成阴暗凶残的历史典型教材;


[张羽言论,文责自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