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身边的两党斗争纪事

学道佬 收藏 70 119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身边的两党斗争纪事 (民国纪事应征稿)

民国纪事从宏观上讲:也是一部共产党与国民党斗争的纪事。也是一部共产党从弱到强;与国民党从强到弱的纪事。因此、从个人的角度回忆这段历史,可能有助于后代从常人的生活中,了解共产党与国民党斗争的一些细节,会更真实的还原历史。


不能抡毙罗先生!”

…潜伏在军中的地下党员被捕了,正要执行枪决;一个稚嫩的童音哭着高喊道:“他不是共产党!他是我的罗先生!!…”这叫声,引起了剧场一片哄笑。这就是我幼年时,看一次文明戏(话剧)时的笑话。业余饰演地下共产党员的,也的确是父亲请来与我补习功课的罗先生。这也是我生命回忆中第一次与共产党三字的链接。它同时也展现了复杂尖锐的国共两党斗争;不管你是否感觉到;它都不断的在各个领域进行着。正因为生活中有,所以、文明戏里才有。

童年第二个无法磨灭的印象,是一个被俘的共军。他被缚着双手;上身赤髁,整个后背都焦烂得全是脓血!据说是受了一种叫“背 火背兜”的酷刑。就是审讯时将木炭烧红后放在 “洋油桶” 内(那时供点美孚煤油灯的长方形小洋铁皮油桶,);再强行把烧红了的洋铁桶,背在他背上的一种烙刑。这不知是那个人的发明!我在文艺作品中都没听说过!好像中美合作所内也没有见过这种酷刑。



魏营长的二少爷:我在从高小到考初中前,父亲又为我找了位家庭教师。他是魏 x卿营长家的二少爷。他教我说:你去考江中在口试时,若问你共产党好不好?你应该回答“好!” 没想到在江北县中口试时,真的问了我这问题。我答复好后,也真的考上了。不久、听妈妈她们说:魏家二少爷跑了,听说到延安去了。二少奶奶放着太太的福不享!到某纱厂当工人去了。


地下党员金践之:金践之原名金俊,是我乐山县中的同学。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家迁回了重庆江北。突然、他也来到了江北,住我家中。( 后来才知道他在乐山从事地下工作,暴露后逃到江北来的。)我那时非常幼稚,很少朋友;而金俊来江北不久,便有很多朋友。他带我到宏达小学,与一些小学老师学跳踢踏午;又一同去爬真武山…。以后才知道:我是被他当成掩护,同去游玩;以便于他们联系及开会。金俊解放后在重庆日报当编辑,以写诗驰名;反右前也很红。

金俊住我家时,父亲已发现了他,并从他床下的书刊判定,金俊是共产党。不过,我家这位国民党员只是告诫我:“在自已未真正认识之前,不要轻易参加任何党派!”而不是去揭发金俊。可能这与他在庐山军官训练班期间,听周恩来等教诲,深恶党派之争有关。


参加“志”社-:我的家庭经济状况,由于抗日战争时期,两处房产被炸;父亲又已退伍赋闲;加上国民党的货币贬值,…家景已相当窘迫!我手指戴着母亲的金戒子;而手背已长了冻疮,却没钱买手套!这就是当年衰败家景时,我的形象写照。

1947年我到相辉读大一。相辉实际上就是复旦大学迁回上海后,部分没走的教授在复旦大学北碚的校址上兴办的;(见文首插图) 因此、复旦大学“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的校风也继承了下来。

民国时代的大学,也就是当时社会的缩影。那时校中 国民党公开的组织:就有三青团,三青团的外围“ZD”社;及其公开的活动阵地-青年馆。还有退役后保送来的青年军;他们多是铁杆的保皇派。学生中也有四川的袍哥x大爷;以及国民党和中统、军统…派入的职业学生。教授中:既有地下党员方敬,也有国民党中央日报社长刘x 民:…。

而共产党方面,单地下共产党:便有互不联系的川东党及其外围六一社-新青社…;和川西党及其外围民青社…;两大体系。还有民盟、农工民主党等等组织。其他的就更多了:如:***的团契,各种业余艺术团体、学术团体、及各种同乡会、同学会…等组织。国共两党都以各种各样的名目为掩护,在校中正式登记,公开露面。因此、校内社团林立,墙报众多,各种活动频繁。这些活动也让人眼花缭乱!有反对学校的减费运动,反对国民党的“争温饱,反内战”…运动;也有支持国民党的声援“大巴山防线” 莶名运动,…。

在大学、强调学习的自觉性,又是学分制;学生上不上课,完全自由。既有好的教授上课时旁听的众多,不得不改在大礼堂上课;图书馆每晚自修时要予先占座位的现象;也有的同学根本不上课,每天坐茶馆与打麻酱牌,讲恋爱的现象。在大一以后,很多同学都选择了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这其中不少同学是家底殷实,贪图住外面更方便,更自由的。但是,也有些是各方面人员,为集会、工作避开学校而为的。在大学淡恋爱本是平常事;可是在外租房公开同居的,当时也不以为奇!回忆起来:当时新青社与民青社的负责人,都与女同学佃房同居在外;解放后又都双双离异,与它人结了婚?这种同居是否也是一种掩护行为?便不得而知了。

我们办了个手抄的《大有》周刊,很受同学们欢迎。我这几个好友,他们在班上都是冒尖的人材;谈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令人信服;而我只有傻眼望着他们听的份,心中十分敬佩。出去游玩,也多是他们买单。孙昌震还对我说:“贫穷使我们骄傲!”;可是、当时并不懂,认为贫穷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天好友们在尖咀茶馆里闲谈;孙昌震突然提议道:我们也成立一个社吧。我直觉的冒出父亲教导我的“在自已未认清以前,不参加任何社团。”张子先笑了,说:我们刭学校来,就是为了读书;我们这是读书会,又不是什么社团。以后、孙昌震又说:他用任意翻书的方法,偶然的得到“志”字。我们的社就取名志社吧。( 多年以后,部队在肃反结论时与我谈话:认定我历史是清白的。并说:志社、也叫志先社,或子先社;是地下党员张子先主办的…。我才知道:志社是学校川东系统地下党员金成林领导的六一社外围社。而金成林却在48年被捕,关在中美合作所中,幸在解放前赎出;是中美合作所极少的幸存者之一。)

我自幼酷爱美术,己苦练多年;因此、我47年创办的《相辉相》画刊社,在校中也赫赫有名,深得同学好评。昌震对我鼓励之余,又引导说:要搞艺术,必需有哲学的修养。我问;那怎样入门?他们都认为先读“大众哲学”不错。当我到重庆各书店去买《大众哲学》时,遭遇了不少店员惊讶的目光;不过、我还是在一个小店内买到啦!以后又读了很多在三联书店买的好书。但在朋友之间,我与徐世甫相比,就差远啦!他甚致迷恋到通宵看进步书,连课都不想上的程度。

就这样、我们又一同参加了校内的一系列学生运动。有年深秋,徐世甫突然找到我说:昨夜,特务来校抓人,昌震翻墙跑了,慌乱中什么都没带!世甫立刻凑了些钱,和衣物到青木关交给了他。( 昌震后来更名为常正,到一小学教书;以后又去参加了魏兴文同学所在的地下军;解放后曾任达州地区宣传部部长,在宜宾地区党史办离休)


组织《相辉相》画刊社: 1947年以我为首主办的《相辉相》画刊社,坚持三年,到49年解放时,社员已由3人,发展到8人。校史记戴为“《相辉相》最受欢迎,是敢于登载五星红旗(大意)和解放军约法八章的一个极富战斗性的刊物” 。我办刊之初,有纯艺术不问政治的恩想;以后受昌震等进步思想影响,经常画些批判时事的漫画,深得同学好评。为此我多次邀昌震入社,他却又多次拒绝,不愿入社!可是、直到解放后才知道:我这个八人的社中,竟有4人是地下党社员!其中:罗纶纬后任重庆市付市长数十年,直到去世。


争温饱运动: 1949年解放战争己取得重大胜利,重庆学联也正酝酿着一场全市性的“争温饱、争生存,反饥饿、反内战”运动。我志社好友徐世甫,当时已是校争委会负责人。他在沙坪坝市学联会上,提出成立争温饱运动宣传队的建议,并获得通过。这时,由于川东地下党遭到破坏而出现的空挡;已由西康、成都方面来的川西党填补了。刘康负责了沙磁北碚区的学运工作。李惠春具体负责北碚的工作;高宝宁则直接以学生的身份进入相辉,并主持校内民青社的领导。

那时、我是争委会宣传股的股长;高宝宁找到我传达徐二哥(世甫)的学联决议后,我立刻找了徐孝坤与杨昌文连夜创作了针对大独裁者的秧歌剧《骷髅午》,加上新青社外围艺术剧社赶排的《打倒猪狗王八旦》;及后为校内民青负责人李华模的《祭垮台内阁文》;以及乡建学院的《四大家族》午;我们从校内的营火会上;成千同学高呼“…国民党政府、看到,看到,就要垮!”直演到重庆正阳学院,南泉南林学院,九龙坡女师学院等十多所大专院校;掀起了一片反对蒋氏政权的狂飙。得到同学们广泛的共呜。

这时、正是4.21解放军渡江的前后;一个国民党特务,以中央日报记者孙正行的名称,混入营火会;被我们赶走啦!特务在我们住宿的门上插上匕首,也未吓倒宣传队。终于、它们坐不住了;随着解放军突破长江的恐惧,警备司令部宣布重庆全市戒严三天。它们狗急跳墙了!准备不惜用血醒大屠杀对付学生的全市大游行。警备司令部还枪毙了几名“共产党”在街头示众。好在地下党事先获悉了国民党已不惜对学生大开杀戒的阴谋;果断的决定,改全市大游行为分区游行,避免了惨案的发生。不过我们学联宣传队还是被宪兵、警备司令部伪军、警察。特务、流氓…围困在正阳学院三天三夜。以后、双方达成协议:国民党承诺对学生既往不咎,警备司令部则将宣传队送回北碚为解严的条件。 可是、国民党很快便自食其言!一两月后,徐世甫及王文哲教授,同日被捕;同学们一夜数惊,纷纷秘密离校;导致全校期终考试无法进行。


和平解放北碚:最后、也是最精彩的:经王文哲联系地下党王烈与国民党北碚市长卢子英深夜莶约,北碚得以和平解放;前已上传《—1949年重庆北碚解放记实》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73-0-1.html,就不再赘述了。


王文哲教授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据说曾为国民党高官。48年来相辉后,曾公开讲授当时认为先进的苏联的计划经济。在校时支持同学们的进步活动、4.21后被捕;保出后,他与地下党员高宝宁组织相辉的应变委员会。对和平解放北碚有功。不意解放后又被共产党逮捕,送新疆劳改7年。好在最后终归平反:他只是历史问题,而不是历反。地下党李惠春还来信证实:王文哲去世前,已补办了离休。

而另一位被捕的徐世甫,被关押在罗汉寺,受够了酷刑;家中当卖田地赎出后;参军在12军军大。50年征粮剿匪时在大足县为土匪所困,跳煤矿风洞牺牲!事迹陈列于校史馆中。我的挚友!当年同学中最有才华的精英,在两党的斗争中,已去世60年啦!我们永远的怀念他。








本文内容于 2010-5-18 15:36:52 被学道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