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访华 韩国人因何愤怒?

sunsky2020 收藏 2 2287
导读: [img]http://cnpic.zhgpl.com/upload/201005/13/101320813.jpg[/img] 5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会谈。   中评社香港5月13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2日载文《金正日访华 韩国人愤怒?》,文章说,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的秘密访华之谜终于揭晓。中国新华社和朝鲜中央社,分别在5月7日宣布,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

金正日访华 韩国人因何愤怒?

5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会谈。

中评社香港5月13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2日载文《金正日访华 韩国人愤怒?》,文章说,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的秘密访华之谜终于揭晓。中国新华社和朝鲜中央社,分别在5月7日宣布,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于5月3日至7日间对中国进行了“非正式”的访问。

访问应该是成功的,因为彼此得各取所需。但访问过程却依旧是朝鲜式的,就是全程保密,直到金正日结束北京之行双方才发布消息,充分显示神秘主义的幽灵依旧,只是大势所趋,变革之风也开始显现了。

韩国和日本等国传媒,能够在中朝边界、北京沿途布下天罗地网,就在金正日专列跨越鸭绿江的第一时间,停留大连的第一个站,便以视觉能证实的新闻图片方式,抢先向世界公开了硕果仅存的神秘政治人物的行踪。这不仅是多媒体时代国际传媒的胜利,也是神秘主义面对克星,朝鲜式神秘主义可以休矣。

中国一方面奉承朝鲜,另一方面又以中国方式透露了真相,包括电视率先报道了首脑会谈和会晤的画面,中国公安也开一眼闭一眼让国际传媒采访,这些都是新的景象,甚至是中国对应平壤方式的新模式,“金正日秘密访华”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

5点建议加强合作

金正日访华提出了什么要求,而中国又如何回应,甚至最后双方达成什么协议,至今基本还是一个谜。中国与朝鲜不仅是紧邻,又曾经是同志加兄弟,彼此相互关照也很正常。但中国对朝鲜的看法似乎分成两派:一派认为,朝鲜乖离了社会主义或现代国家应该有的表现,又总伸手要求中国援助,已经到达不胜其烦的阶段;另一派认为,朝鲜是中国紧邻,在地政学上又对中国发挥着缓冲和防卫的功能,应尽中国能力施与援助,对国家安全、区域稳定是有一定贡献的。无论如何,只要中国抛弃了“中华思想”,不做冤大头,也不被拉下水,这个战略伙伴还是需要的。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朝首脑会谈中重申,“我们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把握、维护、推进两国关系,愿同朝方一道努力,推动中朝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为实现本地区持久和平、共同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胡锦涛还指出,为加强中朝合作,有利于各自国家建设,更好维护和发展两国共同利益,维护和促进本地区和平、稳定、繁荣,就此提出5点建议:一保持高层交往;二加强战略沟通;三深化经贸合作;四扩大人文交流;五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要加强协调,更好地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婉转劝告改革开放

金正日表示,他完全赞同胡的5点建议。并指出,“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亲自缔造和精心培育的传统友谊经受了时代风雨考验,不会因时间推移和世代交替而发生变化。”

分析家特别关注金正日这段谈话,认为金正日已经间接向中方推介其接班人,并请求中方承诺继续给以支持。金正日急着访华,一就是要巩固国家安全,二要求新的经济援助,三就是作好权力转移的准备。金正银没有随团访华,并不表示继承人问题尚未解决,而朝鲜领导人未依据所谓观察家的推测,肤浅到携带自己钦定的继承人前往中国,显示他重视尊严,而中国也因此不需承担任何道义、政治,甚至历史责任。无论如何,世袭是历史和政治的退步,中国能对它保持距离就是上上之策。

金正日这次走访大连、天津,表示他还是关注中国的高速发展,并暗示他也在努力改革国家经济。其中开放罗先港,不能缺少中国投资,更是他此行焦点之一。但在他会见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时刻,温总理却严肃又婉转地告诉他:“中方将一如既往支持朝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愿意向朝方介绍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的经验。”

所谓介绍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也就是劝告朝鲜领导人,改革开放不仅是中国成功的道路,也是落后国家要脱出困境的必经之路。

据说,金正日最不愿意别人在自己面前提到“改革开放”这句话,温总理不厌其烦重复推介中国经验,说明敦厚的他是真诚关注朝鲜前途的。

受“天安舰”事件嫁祸

韩国传媒这次对金正日访华有异乎寻常的反应。因为,韩朝对立不仅模糊了韩国传媒的视线,韩国海军舰艇“天安号”神秘沉没事件,更唤醒了韩国传统的反北感情,金正日和东道主中国因而成了他们感情宣泄的对象。

韩国《中央日报》驻北京记者张世政从胡锦涛5点建议中如获至宝,因为胡说:“中朝传统友谊是两党、两国、两国人民的宝贵财富,推动中朝友谊与时并进发展、世代相传是双方的共同历史责任。”他因此说,这就是中朝“血盟关系”牢不可破的证明。言下之意是,既然中朝关系是“血盟”,中韩关系就变成“一般”,韩国被背弃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韩国读者故意重复使用“血盟”这一历史性名词,既可煽动韩国百姓回忆起韩战的血腥记忆,也可激发韩国民众排外的民族感情,特别是在发生“天安舰”事件却又追查不到敌人踪影的时刻,挖出“血盟”的记忆,似乎就可以为“天安舰”找到报仇雪恨的对象了。

金正日访华提出了什么要求,而中国又如何回应,甚至最后双方达成什么协议,至今基本还是一个谜。中国与朝鲜不仅是紧邻,又曾经是同志加兄弟,彼此相互关照也很正常。但中国对朝鲜的看法似乎分成两派:一派认为,朝鲜乖离了社会主义或现代国家应该有的表现,又总伸手要求中国援助,已经到达不胜其烦的阶段;另一派认为,朝鲜是中国紧邻,在地政学上又对中国发挥着缓冲和防卫的功能,应尽中国能力施与援助,对国家安全、区域稳定是有一定贡献的。无论如何,只要中国抛弃了“中华思想”,不做冤大头,也不被拉下水,这个战略伙伴还是需要的。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朝首脑会谈中重申,“我们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把握、维护、推进两国关系,愿同朝方一道努力,推动中朝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为实现本地区持久和平、共同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韩国传媒此次报道金正日访华的特征,一就是强调朝鲜有“血盟”的中国作为靠山;二是警告中国袒护朝鲜,已令韩国对它感到被出卖的愤慨。

韩国《朝鲜日报》5月6日一篇评论,题目就是《朝中峰会避谈天安舰,对外则炫耀“血盟”(关系)》。文中说,“金正日突然访问中国的契机是天安舰事件”。

其实,韩国早在天安舰事件之前已在热炒金正日访华的传闻,现在则因为天安舰事件找不到发泄口,不仅把朝鲜当理所当然的敌人,连与它往来的国家中国,也成了被谴责的对象,东北亚国家关系又恢复到相互猜疑对抗的紧张阶段。

5月7日《中央日报》社论更威胁说,“不先解决天安舰事件就不能进行六方会谈”。天安舰在韩国掌控的海域突然沉没,46名韩国官兵葬身大海,对韩国的颜面打击确实不小,也难怪韩国人万分悲痛,让韩国政府无地自容,但一口就咬定是平壤的阴谋,并不能在国际间取得共鸣。

“天安舰”事件至少让世界认识到,韩国即使拥有最先进的舰艇,却没有能力预防“意外”的发生。首先,暴露了韩国海军的最大弱点;其次,事件证明韩国军方作战能力欠缺;第三,在非战争时期尚且发生如此严重“意外”,战争爆发不是更加不能依赖?

韩朝政治对立、军事对抗中发生天安舰事件,一固然扩大了韩朝的鸿沟;二则暴露韩国政府与军方有敞开的罩门;三韩国政府越发把平壤当罪魁祸首,越发显得南北的战略、战术有差距;四为了证明“天安舰”,是朝鲜使用神出鬼没战术,想象不到的秘密武器所毁,等同于承认朝鲜的武器、战术都比韩国先进,是韩国矮化了自己的宣传。

反对重启六方会谈

韩国人一方面嫉妒平壤有靠山,另方面又不愿对中国认输。有人就说,韩国人有双重性格,既“自卑”又“狂妄”。也有韩国人自嘲,说他们一直是个“三明治”国家。但看在中国人眼里,高丽棒子就是如此好胜。

较早时,一批韩国人在中国高举“长白山属于我们”的牌子示威。说“高句丽就是韩国的始祖国”。后来,韩国有人干脆说,“炎帝中国神话源自韩国”,又称“大熊猫的故乡在韩国”、“朱元璋是高丽人”、“姚明是韩裔”、“西施、李时珍是高丽人”等等,最后成功申请到“端午节起源于韩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权。

韩国传媒公开宣扬,“朝鲜将沦为中国东北第四省”,这宣传既谴责朝鲜卖国,也指责中国扩张,这不仅是意识形态在作祟,也为民族与领土纷争埋下伏线,更不是区域稳定的好征兆。强调中朝的“血盟”关系,转嫁“天安舰”事件责任,后果是增添国家与民族感情的对立。

《中央日报》评论员李哲浩,曾经以《朝鲜也应该品尝一下中国资本的苦果》为题,宣扬“东北第四省论”。他说,中国资本将以金正日访华为契机大举进入朝鲜,特别是朝鲜开放罗先港之后。中国将在经济领域在朝鲜进行“东北工程”,而朝鲜就有可能堕落为中国的“东北四省”之一。

自我膨胀带来恶果

过去节制、隐藏的反华情绪,随着天安舰事件、金正日访华,全都像脱缰的野马四处乱闯。先是韩国传媒,后是韩国官方,包括外交通商部、统一部都被动员起来,抗议中国接待金正日,并威胁将反对重开六方会谈,中、日、韩的“东北亚共同体”计划将胎死腹中。

反对金正日访华不是重点,借机将“天安舰”沉没事件转嫁平壤,才是韩国的外交策略,政治转移的目标。因为牵连到中国推动的六方会谈,北京也开始作出强烈反应。

5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回答记者提问时曾斩钉截铁说,“天安舰事件与金正日访华是两码子事”,并说,“接待哪国领导人访问中国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

中国也对韩国政府召见中国驻韩大使张鑫森抗议一事表示不满。中国《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就公开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对周边国家发生的各种争议和冲突,不会按照一方的愿望偏袒。韩国不要激动,应该冷静,公平地处理这件事。”

其实,韩国官方也清楚,过分干预中国内政会带来反效果,何况中韩又是贸易大国,对抗首先不利己方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资本;其次中国也不会插手兄弟阋墙的南北事务;第三中国更不愿美、日、韩再组铁三角,搞与六方会谈背道而驰的两大板块政治;第四是,韩国一旦作出错误选择,不仅六方会谈会全功尽弃,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也会再度崩溃,不论对那个国家都不会有好处。

韩国自认它已经是个“中强国”,因为它已被推举为今年11月“20国集团”(G20)首脑峰会的东道主,让韩国参与“金砖四国”峰会的建议同样令韩国喜出望外,但只要有一步差错,韩国就会被打回原形,特别是处理“天安舰”事件错误的话。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