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东海新角逐 日方挑衅 一月三摩擦

sunsky2020 收藏 0 228
导读: 2006年10月27日,在钓鱼岛海域,一艘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向中国船只喷射水柱,阻止中国船只靠近钓鱼岛。   中评社北京5月15日电/五月的东海,夏季洋流正悄然生成。随着日本调查勘探东海海底资源步伐的加快,中日两国迟迟难以在东海相关海域达成行为共识,中日围绕东海的新一轮角逐悄然展开。短短一个月,中日两国在东海已经连续发生三起摩擦事件。   互不相让 连发三起摩擦   国际先驱导报报道,4月上旬,由导弹驱逐舰和“基洛级”潜艇组成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穿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并举行了例


2006年10月27日,在钓鱼岛海域,一艘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向中国船只喷射水柱,阻止中国船只靠近钓鱼岛

中评社北京5月15日电/五月的东海,夏季洋流正悄然生成。随着日本调查勘探东海海底资源步伐的加快,中日两国迟迟难以在东海相关海域达成行为共识,中日围绕东海的新一轮角逐悄然展开。短短一个月,中日两国在东海已经连续发生三起摩擦事件。


互不相让 连发三起摩擦

国际先驱导报报道,4月上旬,由导弹驱逐舰和“基洛级”潜艇组成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穿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并举行了例行性演习。期间,日本海上自卫队派遣 “朝雪”号护卫舰一路跟踪监视,中国舰载直升机则飞抵“朝雪”号上空警戒。随后,日本指责中国海军挑衅。5月11日,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对日本对中国海军舰队的监视行动做出强烈回应。他表示,“中国有很多邻国,但只有日本自卫舰从一开始便对中国舰队进行尾随。”

5月4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公布了中国海监执法船与日本海洋测量船之间的对话记录。据透露,北京时间5月3日下午1时左右,中国国家海洋局海洋调查船 “海监51”在中国海洋经济专属区海域,驱逐日方测量船“昭洋”号,双方展开了约3小时45分钟的追逐。日本外务省就此向中国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以 “正常执法活动”予以了回应。

5月6日上午,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部在鹿儿岛奄美大岛西北西约325公里的外海,发现中国台湾的渔业调查船“水试一号”而予以警告。中国台湾渔业调查船立即回应称,“该海域是我方认定的专属经济海域,希望日方勿干扰作业”。台湾当局也在8日下达了“绝不撤退”的指示。


谈判一开 日即向中国抗议

一连串摩擦事件的发生,令外界担心中日是否会擦枪走火。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5月4日,中日外交部门在北京举行了司局级会晤,主要讨论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问题。

一位中国外交人士告诉记者,当天的谈判,日方代表一开始就5月4日“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一艘测量船被中国海洋调查船跟踪事件”提出了抗议,一时会谈气氛骤然紧张。会议的结果也只是初步商讨了今后展开条约谈判的条件和程序,并无可圈可点之处。焦点依旧聚集在中日是否举行“就共同开发展开条约谈判的细节上”,并未涉及共同开发方面的实质内容。

这位外交人士说,从1980年10月中日举行首次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问题事务级会谈以来,两国断断续续地谈了30年,很多外交官都谈白了头,也没显着的成果。在多年来的谈判中,日本一直主张采用陆地间等距离“中间线”来划分东海大陆架,这一立场几乎没有发生任何松动。


施加压力 日本拟单方面行动

为了给中国施加压力,日本加强了在东海的单方面动作。4月25日,日本政府新近设立的综合海洋政策本部,提出了“海底资源能源确保战略”的政策设想。按照该战略,日本准备勘探的海域面积将达到34万平方公里,将在四国、纪伊半岛和日本海勘探海底“可燃冰。引起外界广泛争议的是,日本将在2015年之前完成对中国钓鱼岛东北海域和八丈岛南部海域的勘探。

日本单方面定下了时间表,这无异于告诉中国“如果不能谈出个结果,那我就自己动手了”。日本瞄准海底资源由来已久。早在2003年7月,日本就投入 30亿日元在其专属经济区附近进行海底资源能源调查。这显示了日本政府积极开发海底资源的政策决心。无疑,日本即将实施的“海底资源能源确保战略”,将影响到中日在东海上的博弈态势。

激烈争端 中国不应只是抗议

日本在东海的一系列单方面行动,日益让中国显得被动。对此,中国国家海洋局海监大队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中国不能仅仅停留于被动抗议,应该通过海洋渔业、资源勘探和海监、海军巡航等多种层面,从行动上落实我国在东海的主权宣示。最好是每天都有中国船只或飞机在东海巡航,“我们正力图做到这一点,但面临着很大的外交压力”。

林晓光教授看来,中日东海新一轮角逐表现出三个最明显的特点,一是双方政府的动作比较多,中国有政府立法,军舰演习,渔政、海监巡逻执法;日方海上保安厅和海上自卫队则加强了对钓鱼岛等相关海域的巡逻;二是双方都在国际法层面上寻求对自己有利的支持;三是双方都具有相关海洋战略,并且两者的战略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竞争与冲突。”


声音

日本外务省官员:

日中应建立东海危机管理机制

针对日中两国近日在东海问题上的摩擦,记者日前专访了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中国蒙古课课长垂秀夫。

垂秀夫表示,日中两国应该尽量避免发生摩擦,但同时建立起应对万一产生摩擦时的危机管理机制。例如,可以考虑推进日中间的海上搜救方面合作,以及创设防务部门间的海上联络机制。面向具体机制的构筑,日方表示愿与中方继续加强合作。

日媒东海报道混淆视听

用“共同开发”替换“合作开发”

对于中国拥有主权权力的春晓油气田,日本媒体经常以“共同开发”的说法混淆视听。日本媒体13日报道称,从去年秋季以来,中国政府反覆要求日本政府应该监督指导日本媒体对东海的报道。

据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少普介绍,中方认为,合作开发和共同开发是两种性质的开发。共同开发是在有争议海区。合作开发则是在没有争议海区。中方对春晓油气田拥有主权权力。中日2008年签订的原则共识规定,日方可根据中国有关法律出资参与合作开发,这与共同开发有本质区别,不容混淆。

英媒透露:日本决定让步?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13日援引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周三决定在东海春晓油气田的争执上对中国让步,同意中国出资过半、主导开采主权,以求尽快缔结合作开发协定。《产经新闻》报道说,预计日本外相冈田克也可能将在本周末出席韩国举行的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时向中国外长杨洁篪表明日本的这一让步。

中日08年6月达成合作开发春晓和龙井两个东海油气田的政治协议,但缔结协定因中国不同意日方要求在中国海域的“春晓”和在两国有争议海域的“龙井”各出资一半,至今没进展。春晓油气田位于中日双方都承认的东海中国境内,但日方说春晓油气田的海底结构与日本相通,吸走日本海底天然气,要求对半出资。今年鸠山由纪夫政府经过研究,认为中国很难同意日本出资一半、对分开采春晓天然气的利益,所以决定让步,免得越拖越不利日本。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