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中的秘闻趣事:黄百韬始终都有三不解

精诚连 收藏 1 2052

淮海战役中的秘闻趣事:黄百韬始终都有三不解

淮海大战的序幕刚刚拉开,在徐州地区的“国军”实力尚保存完好,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便连连哭丧起来。而且哭得老泪纵横,肝肠寸断。


冯治安的第三绥靖区部队是驻防在以贾汪为中心的徐州北部的,战略任务是防止山东解放军南下,所属部队有五十九和七十七两个军。蒋介石对于绥靖区部队,历来都是另眼看待的,徐州战场紧张时,冯治安部不仅被放到战场要冲的最北边沿,并且还让冯治安本人常驻徐州市内,以作人质,而在前线指挥的只有副司令何基沣和张克侠。后来,把张克侠也以“城防重要”为名留在徐州市内。殊不知,这支绥靖部队中的大部分官佐是爱国爱民的进步人士,经过共产党人的努力,早已打算弃暗投明,走向光明了;统帅人物张克侠、何基沣也已早与解放军首脑人物取得联系,在人民解放军从山东大举南下之际,即1948年11月8日,他们便在贾汪举起义旗,转入人民解放军行列。从此,敞开了徐州的东北大门。


冯治安得知他的部队“走了”,大惊失色,匆匆跑到“剿总”总部,坐到刘峙面前便大哭失声(一哭)。


刘峙已知贾汪情况,并且已经命令七十二军余锦源部开到徐州北茅村一线,占领阵地,不许第三绥靖区残部溃兵南下,而且阻击山东来的人民解放军。所以,无论冯治安怎么痛哭,他连眼皮也不翻。


冯治安痛哭有时,这才揉着泪眼说:“我对不起总统,我有罪。请总司令把我关起来,送我去南京请罪吧。”


贾汪的情况报到南京之后,蒋介石在电话上狠狠地训斥刘峙一顿。刘峙正在苦闷之中,他恨冯治安治军无能。可是,无论怎么闷,无论怎么恨,都无济于事了。在冯治安进“剿总”之前,刚到徐州的第九绥靖区司令官李延年就建议刘峙把冯治安扣押起来。刘峙觉得无济于事,只点头却不开口。刘峙沉默许久,才摇摇手让冯治安离去。


11月9日,蒋介石给刘峙命令,让他将第三绥靖区残部收容整理后调南京整补,并让冯治安“即来南京”。


冯治安到南京了,匆匆走进黄埔路总统官邸,几乎是跪在蒋介石面前,痛哭失声(二哭)。


蒋介石是最恨他的下属三心二意的。他得到贾汪情况之后,便动了杀机。在训斥刘峙时,他真想让刘峙当场毙了冯治安。要冯来南京,也是带着八分杀意的。徐州尚未开战,部队便打起白旗,这算什么军队?他要杀一儆百,杜绝后患。可是,当冯治安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时,他又改变了心肠:“打白旗的毕竟不是冯治安而是他的下属。他能如此痛心疾首,说明他还是耿耿忠心的。”此时的蒋介石猛然想到他的嫡、庶群僚:“又有几个全心全意听我的呢?”如此一想,在冯治安声声“请罪”之后,蒋介石说了话:“你,虽忠于国家,但你所部却误了国家大事。若果不念前劳,当处以国法。”停了停,又说:“你另有任用,留在南京。你快打电报回去,说明总统对未附敌逃回的官兵加以慰勉,并说你另有任用。”


冯治安总算又哭过了一关。他怀着侥幸心里,跑到国防部,见了何应钦,请求撤销“第三绥靖区”番号,保留五十九、七十七两军番号。请命期间又痛哭一场(三哭)。


三哭之后,冯治安心里稍稍平静了。他觉得只要两个军能再建,他还是有官可当的。但为时不久,徐州战场丢了黄百韬,蒋介石却变了“龙”颜,下手令说:第三绥靖区部队此次投敌,危害战局,第三绥靖区司令部及七十七军、五十军番号撤销,残存部队以团为单位分别拨入十三、十六两兵团。


到此,冯冶安的这支部队便完全消失了,不知冯治安又哭没哭?


黄百韬至死三不解


黄百韬被困碾庄之后,徐州“剿总”副司令官杜聿明回到徐州便迅速拿出两个解救方案,想救出七兵团。第一个方案是:以黄百韬兵团坚守碾庄圩七至十天,以第十三兵团守备徐州,以第七十二军为总预备队,以第二兵团、第十六兵团会合第十二兵团先击破中原野战军六个纵队,然后回师东向,击破华东野战军以解黄百韬之围。第二个方案是:以第十六兵团守徐州,以第二兵团、第十三兵团之全力解黄百韬兵团之围,同时令第十二兵团向徐州急进,以第七十二军为总预备队。


杜聿明把这两个方案在总部提出商讨时,总司令刘峙、参谋长李树正对第一方案摇首反对。刘峙说:“黄百韬决不能久守。坐视黄百韬被吃,太冒险。何况中原解放军的情况尚未完全明白,万一它的主力不在涡、蒙附近,西路扑空,东路黄兵团又被吃,责任重大,谁来负呢?”第一方案否定了,第二方案虽勉强通过,但又顾及“邱兵团是否会奉命东调?”果然,增援、解救黄百韬兵团的行动“只来一个兵”。


碾庄之战,序幕一开,便紧张万分。黄百韬被包围的第三天,即11月12日,徐州便开始调兵东援,只是援助不力。15日,顾祝同到徐州,本是奉蒋介石严令,调动主力东援的,但仍不力。追其根源,据说徐州“剿总”杜聿明对解救七兵团是本着上中下三策的。即:上策保住徐州并救出七兵团;中策牺牲七兵团,保住徐州;下策七兵团救不出,徐州也不保。究竟按哪“策”实施?尚未决定,战场已发展到不可收拾。统帅部和徐州“剿总”均束手无策了。


11月20日,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奉蒋介石之命来徐州,提出一个新的解救战法:集中空军轰炸狭窄地区,然后陆军以炮火及战车支援步兵多梯队向纵深方向突击,并向两侧卷击。如当日能有5公里的进展,以后即继续突破。如当日突破不可能,则集中主力击破二陈集、潘塘镇方面的解放军,然后自右突围,以解决战局。


这个计划王叔铭说得津津有道,刘峙却听得迷迷糊糊。要他表示态度时,他对空军副司令说:“一,请总统亲临指挥;二,速空运两个军增援;三,请总统下决心以全力东进,对徐州安全可置之不问。”一个软钉子,把空军副司令的兴致灭得净光!黄百韬只好坐以待灭了。


22日夜,黄百韬所属各残部已经完全失散,各自为战了。他本人在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陪同下由碾庄圩东北之小费庄向西突围时,极其悲伤地对杨说:“这场大战,我有三个不解呀:一,我为什么那么傻,要在新安镇等待第四十四军两天;二,我在新安镇等两天之久,为什么不知道在运河上架设浮桥;三,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向东进攻来救援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附近掩护我西撤?”说罢,他摇首长叹:“不是天灭蒋,而是蒋自灭!”


胡琏亡命双堆集


胡琏,原名从禄,又名俊儒,字伯玉,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四期步科,南京步兵学校,革命实践研究院第一期,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毕业。曾任蒋介石嫡系部队第十八军军长,第十二兵团副司令。1949年去台湾后,担任过金门防卫军司令、陆军副总司令及“总统府”战略顾问,一级陆军上将军衔。1907年11月16日(光绪三十三年十月十一日)生于陕西华县会同坊北会村贫寒农家。曾任中国国民党第七、八、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


胡琏长期在第十八军任职,对十八军苦心经营,也靠十八军为自己获得各种军政资本。


1948年4月至10月,胡琏任第二编练司令部司令。1948年9月初,国民党军队取消整编军番号,恢复原来的军师番号。此月,国防部授予胡琏陆军中将衔。胡琏的整编第十八军番号撤销后,所属的整编第十一师、整编第三师和整编第十师都并入新组建的第十二兵团建制。国民党最高军事当局任命黄维为兵团司令、胡琏为副司令。胡对此大为不满。但是,黄维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在十八军曾是胡琏的上级,声望比他还高,胡不得不表面恭顺,背后则满腹牢骚,不安于位。10月底,胡以父亲病重和医治牙病为由,请假离开部队跑到武汉去了。


1948年11月初,淮海战役揭开序幕。蒋介石命令黄维第十二兵团迅速开赴徐海淮蚌地区作战。第十二兵团11月8日由驻马店出发向安徽前进,18日到达蒙城的涡河、北淝河一带,即遭到中原野战军的进攻。25日,被中原野战军包围在宿县西南双堆集地区。


第十二兵团被包围后,蒋介石发现胡琏不在前线,立即电召胡到南京面谈,问胡有什么办法能导致该兵团转为有利态势。胡认为这次战役是国共两党的大决战,即向蒋表示愿意飞赴双堆集;协助黄维鼓舞士气,调整态势。蒋极为嘉许,并指示第十二兵团:要固守下去,苦斗必生。然后,蒋命令空军用小飞机把胡琏于 12月1日送到双堆集前方。胡向黄维和军师长传达了蒋的指示后,马上到各军师阵地视察,并将兵力作了局部调整。


几天之后,中原野战军的攻势更加猛烈。第十二兵团粮弹匮乏,南京空降飞机有减无增,局势越来越严重。黄维决定派胡琏去南京,一则向蒋介石报告险情,催运补给,敦促救兵请示对策;二则要胡住在南京,以免和大家同归于尽。如果第十二兵团被歼,望胡能为大家处理善后。7日,胡琏飞南京向蒋介石报告双堆集情况。8日晚,蒋介石邀宋希廉、胡琏、蒋经国共进晚餐,并放映电影《文天祥》,暗示宋、胡为其政权“效忠”。9日,胡琏再次飞双堆集,向黄维等传达了蒋介石准许在危急时可以突围的指示。


12日,中原、华东野战军对第十二兵团发起总攻。15日,黄维突围的命令下达后,所部争先恐后乱成一团,结果除少数漏网者外,悉数被歼。胡琏因害怕当俘虏,在突围前向医务人员要了大量安眠药,准备在不能脱身时,服药自杀。当日晚上,胡链和黄维、吴绍周等分乘几辆战车向外逃跑。


胡琏仓皇爬上坦克之际,一颗手榴弹在不远处爆炸,他背部负伤,血肉模糊。坦克载着他落荒而逃,解放军大队人马潮水般涌向战区,竟无人理睬这辆迎面而来的逆行坦克,还有不少战士“礼貌友好”主动为其让路,胡琏得以侥幸走脱。辗转被送到上海虹口天主堂医院,由于救治及时,共从背部手术取出大小弹片 32粒,有几粒与肺、心“仅一纸之隔”,但终未触及命脉,胡琏休养数日,举手投足如初,遂以“更加饱满的战志和坚不可摧的信念,重新投人剿灭匪祸的战场”。


胡琏当即被任命为第二编练司令部司令,胡在江西,收拢残部游勇,并独出心裁,提出“一甲一兵,一县一团,三县成师,九县成军”的特殊征兵构想,仅数月,得新兵四万。举着在双堆集彻底覆亡的十二兵团的灵幡,又出现在国军的序列之中。


通讯员捉总司令


从1948年12月29日起,在包围圈中的徐州“剿总”代行总司令职权的杜聿明便情绪一落千丈,连眉宇间也失去了精神。处境连日恶化,杜总司令已经焦头烂额,一筹不展了。这一天,蒋介石从南京派来的飞机,投下的不是粮弹,竟然是近万份黄百韬“烈士”纪念册和南京当天出版的《救国日报》。这张《救国日报》上全文刊登了人民解放军公布的以蒋介石为首的43名头等战争罪犯的名单,并用了“国人皆曰可杀者”的醒目标题。这43人中,杜聿明的大名赫然在册!杜聿明成为头等战犯了,是国人曰杀的罪人。他惊恐了:“别人还可以投降宽大、俘虏优待,我是十恶不赦的人,没有回旋余地了,只有死一条路!”他对即将返回南京的空军署长董明德说:“请转告委座,我只有为党国一死之路了!”过一天,蒋介石给他来了电报,说:“听说我弟身体有病,如果属实,日内派机接弟回京医疗。”他对着蒋的电报沉思半天,即回电说:“生虽有病疾在身,行动维艰,但不忍抛弃数十万忠勇将士而只身撤走。请钧座决定上策,生一息尚存,誓为钧座效忠到底。”


1949年元旦,蒋介石的伪装和平谈判给了杜聿明一线曙光。他觉得和谈是当前的唯一出路。但是,只隔了两天,蒋介石又电告他:“投足三日粮弹,准备全面突围”。杜聿明又是一惊:“能突围何至今天?”不过,投粮弹刚刚开始,解放军已经开展全面的、声势浩大的攻击了。


解放军的总攻击开始以后,战局变化飞快。杜聿明的部队已经不堪一击了,总部东西两侧很快被解放军突破。杜聿明请求蒋介石用空投“甲种”弹(及毒气弹)掩护突围,结果未有明白答复。到了9日上午,李弥兵团已全面崩溃,邱清泉兵团纷纷告急,杜聿明总指挥部也瘫痪成泥了。南京虽然答应于10日白天飞机配合,但为时已晚。他不得不找到邱清泉,一同逃到第五军驻地陈官庄。


陈官庄并不安全。那里是第二兵团第五军的军部驻地,杜聿明到达的晚上,邱清泉和第五军军长熊笑三就要乘黑夜突围逃跑。杜聿明请示蒋介石用空军配合,白天突围逃跑。为此,熊笑三还导演了一幕自打自的闹剧,想逼着杜聿明跟着夜间突围。杜聿明听出“枪声只是一边响”,揭穿了这幕假剧。但是,形势飞变,已容不得杜聿明等到天亮了,所有包围圈内残破的“国军”都各自行动起来,降的降,跑的跑,苍蝇一样无目的乱飞。杜聿明只好给蒋介石发出最后一封电报,说: “各部队已经混乱,无法维持到明天,只有当晚分头突围。打完电报,杜聿明又告诉他的副参谋长文强:“将战车部队集合,重要文件烧毁,待命。”再想与其他部队通话就要不通了。此时,邱清泉拉着杜聿明跟着特务营向北跑去。跑了一阵,杜聿明跑不动了,又觉得人太多,目标大,不易钻空子,决定不跟邱清泉走,只带副官、卫士十多人单独逃跑。


杜聿明等十多人逃出陈官庄先向西走,再转向东北。此时,四面沉寂,无一枪声。他走到夏砦附近,见有大队解放军向西运动,便躲进战壕里隐蔽起来。此时天已朦朦亮,为了伪装,杜聿明让副官尹东生把他蓄了多年、表示庄重的胡子给剃了去,以便留下自己这片青山,日后有柴烧。解放军大队过去了,卫士把他从战壕里拉出来,继续向东北跑,想着跑一段再向西转南逃出战场。逃跑之路,坎坎坷坷。其间撒了多次谎,骗过了解放军的零散部队,直到天亮,还是没有逃出包围圈。当他们来到刘集南侧的张老庄时,遇到一个当地老农民,杜问他:“哪里队伍(解放军)少?”老农民说:“周围几十里都是解放军。”他的神色惶恐起来。怕老乡向解放军告密,有一个随从拿出一只金戒指塞给老乡,叫他别报告。老乡见他们鬼鬼祟祟,觉得不是好人。便连忙到村子上向解放军华野四纵十一师的卫生队进行报告。


卫生队全是医疗器材,只有一支枪。怎么收拾这一群人呢?但他们又想:“这是一群败兵,早丢了魂,难道还敢抵抗?”于是决定去捉。卫生队的通信兵樊正人和崔小光两人带一支枪匆匆出村,朝着杜聿明等一群人走去。


杜聿明等见有人来追,忙伏在地上准备抵抗。小崔用枪瞄着,小樊跑上去,大喝一声:“什么人?出来一个!”杜等不敢抵抗,便走出一个自称“队长” 的,来到小樊面前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小樊说:“四纵十一师。你们是哪一部分的?”那人忙陪笑脸,说:“我也是四纵十一师的。原来和你们是一个师的?”小樊见他那模样,知道是耍的诡计,便指着他身上的一支快慢机说:“对不起,先把这枪交给我。这是上级的命令。假若你们确实是自己的人,还可以还你。”说着,小樊顺手夺下枪来,马上把子弹推上膛对准他的胸口。杜聿明等人见状,也都来到小樊面前放下武器。


卫生队两小战士见面前人多枪多,怕带不走,便回头对村中大喊:“通信班上来!”此时,卫生队正带着一群轻伤同志出来,他们一起把这群俘虏押回张老庄,转送到师政治部。


杜聿明在解放军十一师政治部只承认自己是十三兵团的军需高文明。可是,当解放军同志叫他报出十三兵团各处处长名字时,他又写不出。却又打岔反问:“你贵姓呀?”审问他的政治处长说:“我姓陈。”杜又问:“你是……”他想问他是不是陈毅?如然是,想同他老老实实谈谈。一见身边那么多俘虏,又收口不谈了。解放军把他和另外一群俘虏带到一个广场上,杜聿明瞥视一下,都是十三兵团的,那么多熟悉的脸膛,他觉得惭愧又恼火!对不起部下,又怕被人认出来。最后,他在一间磨房里休息时,思索再三,下了自杀的决心,在地上拿起一块小石头,朝自己头上砸去。顿时头破血流。


解放军战士发现了,把他抬到卫生处进行包扎抢救。以后又把他抬到纵队司令部。不久,被他的一个副官证实,杜聿明的身份还是搞清了。他受到解放军的优厚待遇。


自1949年1月6日16时起至10日16时止的96个小时的总攻击,聚集在徐州西南陈官庄、青龙集地区88个村庄中的杜聿明所部计1个战区司令部、2个兵团,8个军20个师约20万人被全部歼灭。淮海战场的第三阶段战役结束了,整个战役也结束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