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西班牙志愿军1941-1945

政战教官 收藏 4 2100
导读:德国的西班牙志愿军1941-1945 1941年6月22日清晨,希特勒蓄谋已久的对苏战争正式开始,德国及其仆从国的军队在从波罗的海到黑海长约1600公里的战线上向苏联发动进攻,代号巴巴罗莎的侵苏战争拉开了帷幕。德国军队分为3个集团军群攻入俄国大地,北方集团军群指向列宁格勒,司令官李勃元帅;中央集团军群的目标是莫斯科,司令官包克元帅;南方集团军群的目标是基辅,司令官是老将龙德施泰特元帅。希特勒认为,对俄国的进攻将像此前对波兰和法国的进攻一样,是一场催枯拉朽的战役。他相信,仅需几个月时间,就会给苏联红军以歼灭

德国的西班牙志愿军1941-1945

1941年6月22日清晨,希特勒蓄谋已久的对苏战争正式开始,德国及其仆从国的军队在从波罗的海到黑海长约1600公里的战线上向苏联发动进攻,代号巴巴罗莎的侵苏战争拉开了帷幕。德国军队分为3个集团军群攻入俄国大地,北方集团军群指向列宁格勒,司令官李勃元帅;中央集团军群的目标是莫斯科,司令官包克元帅;南方集团军群的目标是基辅,司令官是老将龙德施泰特元帅。希特勒认为,对俄国的进攻将像此前对波兰和法国的进攻一样,是一场催枯拉朽的战役。他相信,仅需几个月时间,就会给苏联红军以歼灭性的打击,对苏战争将会以苏联人的投降而告终,从阿尔汉格尔斯克到阿斯特拉罕一线以西的全部俄国领土将归入德国人的统治之下。


在这场战争中,德国人主要的盟国是芬兰和罗马尼亚,这两个国家都是苏联近期扩张的受害者。不久,来自匈牙利、保加利亚、意大利、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克罗的亚、斯洛伐克、阿尔巴尼亚等国的军队也加入了对苏作战的行列,另外,还有包括哥萨克在内、数以万计的来自俄罗斯国家自身的志愿者。荷兰、比利时、挪威、丹麦和法国等被占领国家也组建了志愿军部队。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另外一个国家的部队,这个国家并没有被德国占领,当时在表面上是一个中立国,也没有受到俄国的直接威胁——但是众所周知,俄国曾派遣志愿军投入了5年前这个国家发生的内战——这个国家就是西班牙,当时的西班牙内战后来也被人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预演。


1936年春,伴随着不断滋长的混乱和暴乱,命运坎坷的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开始发生分裂。7月,以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为首的西班牙国民军发动了叛乱,佛朗哥及其追随者认为:无政府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正在颠覆传统的天主教西班牙的国家秩序,而佛朗哥一方将组织起一场针对这些人的十字军行动,来恢复西班牙王国的国家秩序。

内战爆发之后,西班牙国内大多数君主制主义者和保守派都投入到了佛朗哥一方,他的军队序列中除了驻非洲陆军中的职业军人和其他正规部队之外,还包括成千上万来自民族主义思潮强烈的各省份的平民志愿者,其人数大约有20万,分别在传统的民兵组织和长枪党内服务。长枪党作为西班牙国内的新法西斯组织,在内战开始时仅扮演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随着战争的进展,这个组织获得了不断的壮大,但其实力和它所要求的激进的社会改革计划都被佛朗哥将军小心地缩减了(虽然他在此后不久就开始着手实施他自己制订的内容更为广泛的社会和经济改革计划)。

另一方面,西班牙武装力量的一半则在马克思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民兵的支持下,为保卫共和国而战,但是政府军的各派组织十分混乱,有时候他们互相之间也发生这样那样的冲突。

西班牙内战双方的大多数兵员都是西班牙人,但是,在国际政治的大环境下,包括德国、意大利和苏联在内的外国“志愿”军也随即加入了进来,这使西班牙内战具备了其后发生的苏德战争的预演的性质。

在内战中,苏联为西班牙共和国方面提供了大量的物资和顾问,并以组织国际纵队、派遣“志愿”部队等方式进行支援,以使战争尽可能地延长,使形势的发展满足斯大林外交政策的需要。作为对这种“同志般的”援助的报偿,有510吨的西班牙黄金储备被运到了俄国,现在仍然保存在那里。即便如此,到1939年4月时,在那支虽然规模很小,却十分精锐的德国秃鹰军团以及来自德国和意大利的大量物资援助下,佛朗哥一方已经在战场上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并最终取得了在西班牙的统治地位。

5个月后,1939年9月1日,希特勒发动了对波兰的入侵,英法两国随即对德国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佛朗哥宣布西班牙将保持中立。战争初期的形势是一边倒的,德国不仅占领了波兰,而且在1940年5月的进攻,击溃了英法联军,迫使法国投降,并占领了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挪威等西欧、北欧国家及法国的大片领土。法国沦陷之后的几个月里,希特勒继续进行对英作战,并多次要求西班牙加入战争。然而,西班牙的法西斯领袖巧妙地应付了德国人的要求。10月 23日,希特勒和佛朗哥在靠近西班牙边界的法国城市昂代会晤,希特勒要求德西建立军事同盟,并派遣20个德国师穿越西班牙领土进攻直布罗陀,这个想法遭到佛朗哥的拒绝,会谈未取得任何直接结果。在德国人的压力和恐吓下,西班牙仍然没有改变中立的立场。然而,随着1941年6月22日德国进攻苏联的开始,西班牙的政策发生了改变。




蓝色师



德苏战争爆发后,作为对德国的回报和对俄国的报复,佛朗哥和他的外交部长拉蒙•塞拉诺•苏涅尔计划从军队和长枪党党员中挑选人员组建一个志愿兵师来投入对苏作战。消息传开之后,对共产主义者老窝发动进攻的前景大大刺激了民族主义情绪强烈的前军队成员和年轻西班牙人,设立在本地长枪党党部的征兵站很快被聚集起来的人挤满,人们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加志愿军。萨拉格萨步兵学校的学生们全都报了名。到7月2日征兵站关闭的时候,志愿者的数量已经大大超过了18000 人的需求,足足可以组建好几个师了。德国大使在一份上交给柏林外交部的报告中宣称,志愿者的数量超出了需求数量的40倍之多。

一份于6月28日发自陆军总部的命令规定,西班牙志愿师一半以上的军官和候补军官必须是职业军人(实际上这个比例还要高一些),部队里所有中尉以上的军官都由正规军军官充任。志愿师下辖有4个步兵团,指挥官分别为路德里戈上校(Col. Miguel Rodrigo Martinez)、伊斯帕扎上校(Col. José Martínez Esparza)、菲门泰尔上校(Col. Pedro Pimentel Zayas)和维尔纳(Col. José Vierna Trábega)上校,下属各营分别在马德里、萨拉格萨、塞维利亚、休达(西属摩洛哥)、瓦拉杜利德、克鲁纳、布尔戈斯、巴伦西亚和巴塞罗纳组建;炮兵团指挥官为巴迪洛上校(Col. Jesús Badillo Pérez);同时组建了侦察营、工兵营、反坦克营、通讯营等单位。被选入志愿师的人大部分是坚定的长枪党党徒,他们习惯于身穿蓝色的长枪党衬衫,这一点也成为志愿师的标志,使这个部队以蓝色师的名字更为人所熟知。

佛朗哥选择奥古斯汀•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来指挥这个师,他此前曾任第22师师长和直布罗陀地区的地方长官,内战期间曾指挥一个军作战,1939年成为长枪党秘书长,现年45岁。和佛朗哥一样,他并不效忠于任何政治意识形态,对共产主义者的作战仅仅是军事上的。

7月14日,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和他的参谋人员乘飞机抵达柏林。支援师的其余人员则在参加完有随军牧师参加的告别会,接受了人们的欢送之后,以每天三列火车的速度缓慢地从伊伦越过国境线,向德国进发。进入法国之后,他们遭到了来自法国平民的侮辱性言辞的攻击,还有很多人向列车投掷石块,但这仅仅使志愿者的士气稍稍受到打击。到达德国之后,志愿兵们则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从17日起,各西班牙营陆续到达位于巴伐利亚拜罗伊特附近格拉芬霍尔的训练营。7月25日,西班牙志愿师被授予为德国国防军第250步兵师的正规番号。为使部队编制同德国部队达成一致,步兵团的数量从四个削减为三个,路德里戈上校被提升为副师长,菲门泰尔上校、维尔纳上校和伊斯帕扎上校分任第262、 263和269步兵团的团长,每个团下辖三个营。第250炮兵团包括三个轻型炮兵营和一个重型炮兵营,每个轻炮营辖有3个装备105MM火炮的炮兵连,重炮营装备150MM火炮。反坦克营装备36门37MM口径反坦克炮。同时编组了第250后备营、侦察营、工兵营和通讯、运输、卫生勤务、宪兵、兽医连等支援单位。全师共有641名军官、2272名军士和15780名士兵。

7月28日,第250步兵师开始进行加强训练。这些西班牙人大部分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在德国人主持的训练中经常表现得自由散漫,并对德国的训练标准颇为蔑视,为此,德国教官们没少表示不满。31日,全师举行了一次阅兵,并对希特勒宣誓效忠,但是誓词进行了修改:“仅在反对共产主义的战斗中服从元首”。

经过一段时间的短期训练之后,蓝色师于8月20日启程开赴前线。最初乘坐火车,8月26日到达波兰的苏瓦乌基,行程1200公里。29日,全师从苏瓦乌基开始徒步行军穿越波兰和拉脱维亚,目的地是俄国的维捷布斯克——这段行程将近1000公里。至于蓝色师进行这样的长途行军的目的是德国人要推迟这些散漫并缺乏训练的西班牙人加入战斗的时间,或者是借此机会对他们特别进行的强化训练,没有留下明确的解释。无论如何,这次为期40天的旅程都是一次非常艰苦的行军,沿途留下了许多病员和死亡的马匹。蓝色师经过维尔纳、莫洛杰奇诺、明斯克和奥尔沙,最终到达维捷布斯克集中。

1941年10月,苏德战争已经进入了紧要的关头。7、8、9三个月中,德军在中央和南方战线取得了惊人的胜利,包克和龙德施泰特先后在比亚韦斯托克-明斯克、斯摩棱斯克和基辅完成了对苏军的包围,消灭了300万以上的苏联军队,其中包括超过100万名俘虏,缴获或击毁了数以千计的坦克和大炮。然而,基辅的胜利是以推迟对莫斯科的进攻为代价的,希特勒无视所有反对意见,将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调往了南方。10月份到来之后,对莫斯科发动进攻的命令重新下达时,天气已变得非常寒冷,中央集团军群的冬季装备非常缺乏,这将会使他们在随后的几个月中付出惨痛的代价。

西班牙师最初计划前往斯摩棱斯克,现在计划做了改变,他们将转往北方前线,在那里,李勃元帅的部队已经从9月8日开始,对列宁格勒展开了包围战。




1941年:波萨德的血战



蓝色师由火车运输到希姆斯克之后,奉命接替德国第18师和第126师的部分阵地,第一个西班牙营于10月11日、12日夜间到达前线。此时,蓝色师归属北方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第38军指挥,负责防守北起沃尔霍夫河西岸的卢布科沃,南至伊尔门湖西岸库里斯科的一段50公里长的阵地。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将指挥部设在旧诺夫哥罗德市西北的戈里戈罗沃。

敌人在蓝色师防线北半部分当面的活动非常活跃。10月12日夜,第269团第2营刚刚进入阵地不到24小时,就同俄国人进行了第一次战斗。该营在卡佩拉诺瓦袭击了企图在夜幕掩护下偷渡过河的一个苏联营,大约一小时的激战后,俄国人被击退,岸边的雪地中留下了50具尸体,另有80人被俘。

德军计划投入德国第18、第126师和蓝色师的两个团对沃尔霍夫河东岸发动一场攻势。第269团2营先派两个排从乌达尼克渡过沃尔霍夫河,并在东岸建立起桥头堡,其主力于10月20日渡过沃尔霍夫河,到22日为止占领了斯梅斯科、罗萨和希特诺村。苏军在罗萨和希特诺之间的森林里建立了机枪阵地,以阻止西班牙人前进,并由第52集团军组织大批兵力对希特诺发动了数次反冲击,其中一次冲击得到了炮兵的支援,在23日清晨攻入了村庄中。2营指挥官罗曼少校及时调整了部署,组织起一次近距离的反冲击将俄国人赶了出去,并使他们遭到重创。

在此期间,苏军一直以炮火对渡河点进行轰击,阻止了第269团渡河增援的行动。第263团2营于28日占领了蒂戈达,29日又占领了尼特利基诺。同样在 10月28日,第250后备营占领了杜布罗夫卡,并转而向南进攻穆拉维基郊区一些坚固的石头堡垒,他们称这些堡垒为“兵营”。该营的进攻遭到苏军猛烈的自动武器火力的还击,归于失败。29日在3个105mm炮连支援下再次进攻,仍然不能制伏“兵营”中的俄国守军,后备营许多士兵在守军的机枪火力下被打死打伤,直到下午很晚的时候,残余的士兵才奉命撤出战斗,结束了进攻。

时间进入11月,沃尔霍夫河已经完全封冻,重型车辆可以安全通过了,河东岸的西班牙部队在俄国步兵频繁的反攻和持续不断的炮火和航空兵轰炸下,仍在坚守阵地。11月8日,蓝色师奉命接管此前已被德国第18师的一个团占领的3个小村庄——奥申斯基、波萨德和波塞洛克,此时第18师已继续向南深远方向发动进攻了。这三个村庄离正遭受沉重压力的西班牙防线有12公里,中间隔着稀疏的灌木林。食品和弹药只能通过一条名义上是公路的道路进行补给,这条路从奥申斯基向西北延伸,通往沃尔霍夫河畔的斯科沃勒沃,路上经常被苏军埋设地雷,并在苏军火力控制之下。第269团1营受命承担此项防守任务,将其3个连分别布置在奥申斯基、波萨德和波塞洛克,由一个105mm炮兵连进行支援。

12日凌晨,俄国军队向波萨德和波塞洛克守军的战壕和碉堡发动了连续不断的冲击。战至早上6点,波塞洛克村烈火熊熊,雪地上躺满了西班牙人和俄国人的尸体。接到撤退的命令之后,残余的40名守军向北撤退,同波萨德守军会合到一起,跟随他们到来的是一阵猛烈的爆炸声,苏联兵也跟踪追了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波萨德被敌人完全包围了,并遭到在炮兵支援下的苏联兵持续不断的进攻。第269团1营的残余士兵们拼命地防守着周长6公里的战壕,经常用刺刀才能将攻击者打退。守军伤亡严重,战死者的尸体一层层地堆在一间旅馆的地窖里,直到再没有空间可以摆放。旅馆门边和指挥所的入口旁边还有两堆尸体,尸堆仍在不断增大,但幸存的人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处理他们。

到11月14日黎明,仅剩180名西班牙人还在坚守阵地,另有200人阵亡或负伤。一名叫莱布尔的军官被派遣到波萨德,接替负伤的卢克担任营指挥官,他所下的命令是:继续抵抗。15日,伊斯帕扎上校命令工兵在奥申斯基和波萨克之间构筑两个坚固的据点:“Intermediate A”和“Intermediate B”,以图维持两地之间的联系。天黑之后,200名伤员由雪橇护送着从波萨德疏散出来,沿通往奥申斯基的公路撤走。接下来的一个晚上,6个伤亡惨重的连队也被替换,由第262团2营的一个连、263团1营的另一个连和一个工兵连接替阵地。莱布尔则留下来继续指挥。

11月27日,西班牙人构筑了两个碉堡,以便保护连接奥申斯基和斯科沃勒沃的公路。12月4日凌晨,苏军4个团在火炮、迫击炮和空军的支援下,对沃尔霍夫河东岸的所有西班牙阵地发动了全面进攻。空军轰炸之后,苏军一个营包围了奥申斯基的修道院。罗曼指挥一个工兵连和一个反坦克炮连在此防守,在两个炮兵连的支援下,同苏军激战4个小时,将进攻者击退。9个小时之后,除了波萨德以外,西班牙人在沃尔霍夫河东岸桥头堡的其他阵地都转危为安,波萨德急需增援。格兰德斯将军别无选择,只能命令第269团1营的残余部队在斯科沃勒沃进行重新编组,黄昏后重新投入到波萨德这个燃烧着的废墟中,回到那些冰冷的尸体中间,而他们两个星期前才刚从这个地狱般的环境中解脱出来。

12月5、6日两天,虽然苏军使用空军、大炮、迫击炮和机枪火力猛烈攻击,波萨德村仍掌握西班牙人手中。气温已经降至零下40度,枪栓上的油都冻住了,面包用斧子才能劈开,最后一点土豆也吃光了。三天三夜以来,没有任何人睡过哪怕一小会时间。但是,他们仍然拼命抵抗苏军无休止的冲击。苏军曾要求他们投降,但他们以西班牙内战时期的口号“Arriba España!”(为了西班牙?西班牙万岁?)来回应。

12月7日,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奉命放弃波萨德和奥申斯基这两个据点。7日晚上9点,波萨德村最后幸存的守军们静悄悄地向奥申斯基撤退。撤退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因为敌人也已经筋疲力尽,暂时撤退了。随后,两地的守军会合,一起向比较安全的斯科沃勒沃撤退。在西班牙志愿军历史上这个重要的月份里,第 269团有120人阵亡,440人负伤,20人失踪。

战斗结束后,德军决定对沃尔霍夫河以西的部队进行整编,以便重新开始进攻行动。12月10日晨,所有西班牙部队都从封冻的沃尔霍夫河上返回了两个月前他们出发时的战线。然而,和计划的不同,撤下来的部队没有经过任何休整就又重新投入了北方的战斗。

圣诞节当天天黑前,乌达尼克和戈尔卡都遭到苏军进攻。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曾命令部队要像钉子一样据守当前阵地,他的战士们也做到了这一点。12月26 日,伊斯帕扎上校命令在乌达尼克和卢布科沃之间建立一个加强据点,由阿尔弗雷斯•马斯科索指挥的一个排担任防守。

12月27日晨,人们听到从Intermediate据点方向传来了猛烈的火力射击的声音,苏军对该地展开了进攻,企图由此向西班牙人防线的后方进行渗透。6点半时,乌达尼克也响起了枪炮声,大约一个营的苏军对这里发动了进攻,企图冲入村子。罗曼指挥的第269团2营再次打退了俄国人,将他们赶了回去。与此同时,莱布尔和他指挥的269团1营三个连正由卢布科沃向北进发。10点,两支部队在Intermediate据点会合。这个时候的 Intermediate据点完全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使新来者大为震惊:白雪覆盖的地面上,战壕和弹坑周围,散布着阿尔弗雷斯•马斯科索和他的部下的尸体,身上的衣服都被剥掉了,苏联军队用西班牙人自己的刺刀和锄头穿透了尸体的胸膛,把他们一个个地钉在了地上,

现在,西班牙人的防线已经基本稳定了,但是仍有一个据点需要收复:位于卢布科沃附近一座名为“旧礼拜堂”的教堂苏军占领了,当地的苏军大概有一个营。在一个德国75mm炮兵连的支援下,莱布尔指挥第269团1营的两个连发动了一次猛烈的攻击。俄国人仅进行了微弱的抵抗,就企图越过冰封的沃尔霍夫河逃走。在炮兵和附近其他部队火力的支援下,莱布尔的部队在河西岸使用一门反坦克炮和机枪向逃走的苏军猛烈射击,不到15分钟,冰面上就布满了俄国人的尸体。苏军在 Intermediate据点的行为得到了清算。




1942年:伊尔门湖和沃尔霍夫口袋



1941年年底,德军在东线的好运结束了,开始走上了下坡路,他们对莫斯科的进攻也到了尽头,再也无法前进了。12月5日,朱可夫大将指挥100个新锐师对止步于莫斯科大门外的51个筋疲力尽的德国师发动了大反攻。虽然许多将军都建议部队后撤,但都被希特勒拒绝,他下令部队不准后退一步。到1942年1月战斗结束时,德军虽然没有遭到完全的溃败,但也从此再没有接近过莫斯科。

在莫斯科大反攻的同时,苏军最高统帅部同时对北方集团军群的右翼发动了进攻,在一次猛烈的打击中,德国第290步兵师在伊尔门湖南岸被苏军击溃。1942 年1月8日,该师的543名士兵仍在一个名叫维斯瓦德的村庄中据守,并被苏联第71滑雪营团团包围。同守军的电话联络中断以后,德军指挥官请求蓝色师派出一支部队去恢复同维斯瓦德的联络,并为守军提供增援。因此,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于1月9日下令滑雪连前去执行此项任务,该连当时驻扎于伊尔门湖西北岸的斯帕斯匹斯克帕兹,这次行动由第5反坦克连连长奥达斯上尉进行指挥。

次日凌晨6时,滑雪连在黑暗中穿越冰封的湖面开始向目标进发,此时全连有206人。队伍中有70具马拉雪橇,由他们的俄国主人驾驭,装载着三天用量的弹药和补给品、5挺轻机枪和一部脚踏供电的电台。温度计记录的温度是零下40度,但是在开阔的湖面上,凛冽的寒风使气温降到了零下56度。积雪覆盖的冰层厚度不均,有很多深深的裂缝,队伍很多次不得不绕道行进。在经过了整整一天的缓慢、路线曲折的行军之后,越来越多的人的脚、手、鼻子和耳朵都因为冻伤失去了感觉,冻伤严重的人只能用毛毯裹起来,由雪橇运载继续前进。午夜之后到1月11日凌晨的时间里,西班牙人仍在狂风和深及膝盖、有时候深达腰部的雪堆中奋力前进。当滑雪连最终到达湖的南岸时,碰巧遇到了来自乌斯提卡的一支德国巡逻队,这些筋疲力尽的西班牙人才能在乌斯提卡的小屋中短暂地休息一下,此时,他们已经连续行军24小时了。

在10点10分发给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的电报中,奥达斯上尉报告说滑雪连已经到达了乌斯提卡,并因冻伤损失了102人,其中18人非常严重。格兰德斯将军回复说,德国人仍在维斯瓦德坚守,滑雪连“必须坚持前进,到死为止”。德国人为他们的后续行动进行了一些安排,用救护车将严重冻伤的人送入博里索沃的医院救治,其中部分冻伤者实施了截肢手术。

奥达斯上尉将指挥所设在东南的帕戈斯特乌辛,接下来的几天里,滑雪连对湖东岸沿岸的地方进行了侦察。气温仍保持在零下40度,因为冻伤,到14日时,滑雪连人员进一步下降至76人。17日,奥勒罗•德•阿尔斯中尉带领36名西班牙士兵和来自第81师的40名拉脱维亚士兵向东南进行进一步侦察。在刺骨的寒风和深及腰部的积雪中进行了艰苦的行军之后,他们穿越玛洛亚•乌特斯切诺和博尔索亚•乌特斯切诺,在斯洛伊•特斯切讷兹第一次同敌人相遇。西班牙人发动攻击,用刺刀将苏联兵赶出了村子。然而,因为轻率地派出了两个班对南方下一个村庄皮尼科沃进行侦察,导致全体人员遭到6辆T-26坦克和一大批苏联滑雪兵的攻击,被赶回了北方。奥勒罗•德•阿尔斯中尉以一个小战斗群在博尔索亚•乌特斯切诺展开防御,将敌坦克和滑雪兵击退,伤员则乘雪橇继续向北一边战斗一边撤退,最终到达帕戈斯特乌辛指挥所。中尉和其他一些筋疲力尽的幸存者后来在黑夜的掩护下,也逃脱出来。

在此期间,奥达斯上尉接到一份命令,要求他在玛洛亚•乌特斯切诺建立一处前进据点。因此,他组建了一个由23名西班牙人、19名拉脱维亚人组成的战斗群,由两名军官指挥向南出发,进入奥特罗•德•阿尔斯刚刚被迫撤离的地区,这两名军官的名字都叫阿尔弗雷斯。1月19日凌晨,该战斗群建在玛洛亚•乌特斯切诺的前进据点遭到一群苏联滑雪兵的攻击,敌人的进攻有坦克和火炮提供支援。面对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者,阿尔弗雷斯•洛佩斯•德•桑蒂哥和他所指挥的战斗群中为数不多的士兵们在纷飞的弹雨和燃烧的建筑物中顽强防守。攻击者在伏特加酒的刺激下,不停地向前冲,直到被防守者的手榴弹击退。

黎明时分,奥特罗•德•阿尔斯中尉由帕戈斯特乌辛出发,跟随他出发的有7名手下的士兵,1辆22吨重的PzKpfw Ⅳ型坦克和两个德国排。在穿越了呼啸的暴风雪和苏联坦克、机枪的火力之后,他们突然同阿尔弗雷斯•洛佩斯•德•桑蒂哥和另外4名西班牙人及1名拉脱维亚人相遇,后来又发现一名幸存的拉脱维亚人躺在雪地中。

现在,奥达斯上尉的连队已经仅剩下20名能参加战斗的人员了。按照计划,维斯瓦德的守军将在普罗尔上尉指挥官的率领下于明天也就是20日发起突围。21日凌晨,奥勒罗•德•阿尔斯中尉仅带着一名军士和五名士兵向东出发。5点半,他们听到前面冰冻的湖面上有动静,于是发出了预先规定的联络信号。过了一会,信号得到了回应,黑暗中传来了呼喊“Kamaraden! Kamaraden!”的声音。于是西班牙人冲上前去迎接突围的部队,奥勒罗•德•阿尔斯中尉和普罗尔上尉热烈地握手、互相拥抱。滑雪连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加上由博里索沃医院返回的士兵,奥达斯上尉现在手下有34人了。但令这些西班牙人沮丧的是,接下来的命令不是返回休整,而是要他们三天后随同德国第81步兵师和几辆PzKpfw Ⅳ型坦克去攻占南方的三个村庄。在零下58度的气温中,步枪枪栓都不能正常工作了,西班牙人以手榴弹开路,终于占领了最后的目标——斯洛伊•特斯切讷兹,比德国人早了一个半小时。

1月25日,奥达斯上尉以电报向穆诺兹•格兰德斯将军汇报了滑雪连的现有实力:两个星期前出发执行任务的206人中,只有12人没有阵亡、负伤或被冻伤。奥达斯上尉后来获颁个人勋章,连队的其他人则获得了集体勋章。德军指挥官也对他们的英勇行为表示了赞扬,并向西班牙人颁发了32枚铁十字勋章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