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三百零八章 口沫横飞

楚枫笑道:“你们妙玉师姐那一剑根本没有刺中我的心!”

“阿?那刺中哪啦?”七子十分惊讶。

楚枫手肘向腋下一夹,道:“被我夹在腋下了!”

“怎么可能?师父都说是一剑穿心?”妙珠不相信,其她人也不相信。

“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楚枫故作神秘、压着声音道,“那是你们师父看走眼了!”

峨眉七子哄然笑道:“公子胡说,我们师父怎会看走眼?”

妙珠问:“楚公子,妙心怎会被点了穴,又怎遇上公子的?”

楚枫奇道:“这个你应该问妙心嘛?”

妙珠道:“她不肯说哩!”

其她人也一齐追问楚枫,楚枫见妙心娇脸泛红,乃胡扯道:“那个大喇嘛看中妙心与佛有缘,要她皈依藏密,还点了她穴道,刚好被我碰到,我大吼一声,把大喇嘛吼跑了。”

“就是那个萨迦叶?”

“对,就是那个大喇嘛!”

妙珠不信道:“那个萨迦叶这般厉害,怎会被你吼跑哩?公子不要逗人!”

妙言亦道:“那个大喇嘛真可恶,居然敢偷上峨眉,还好师父及时发现,把他赶下山!”

楚枫笑道:“是啊,你们师父厉害得很,一拂尘就把他赶跑了。”

妙珠又问:“听说楚公子单人匹马独挡蒙古铁骑偷袭玉门关,是不是真的?”

楚枫道:“不是单人匹马,是单人匹驴!那日我是骑着一头驴去的!”

众人哄笑起来,妙珠又问:“听说当时有一万多蒙古铁骑,公子单人匹驴,不害怕么?”

“一万多?开玩笑!那是十万蒙古铁骑!全部手执强弓硬弩,对准我心口。那蒙古可汗更可怕,身高九丈,不,身高九尺,口大如盘,两只眼比铜铃还大,满脸虬须,双手执着大斧,说不出的狰狞恐怖,不过我凛然不惧,骑着驴在他面前侃侃而谈,登时把他唬住了,十万铁骑不敢踏前半步!”楚枫一脸神气,口沫横飞说着。

众人一时听呆了,妙言插口问:“听闻公子因此还当了一回山贼?是不是真的?”

“对啊,听说公子是打劫了慕容大公子?”

“公子怎会打劫慕容公子的?”

峨眉七子一时七嘴八舌追问起来,楚枫连忙把手指放在嘴边“嘘”的一声,然后压着声音道:“那日我的确不小心打劫了慕容公子几百万两银子,你们千万别声张出去,否则,慕容面子还往哪儿搁?”

妙珠笑道:“慕容公子武功高强,公子如何打劫得了?”

“这你们就不懂!明着我当然比不过慕容,但论阴谋诡计,慕容拍马也赶不上我,我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恶人!”

妙珠笑道:“我看公子一点不恶!”

“是阿,公子一点不似恶人?”

楚枫笑道:“你们别那么大声,我这大恶人名号可是你师父封的!”

峨眉七子果然不敢作声,妙珠又小声问:“听说公子在牛渚河杀了一条大河怪,是不是真的?”

“听说那大怪鱼大得很,究竟有多大?听说张嘴一口,就吞下几人!”

“不是哩,听说张嘴一口,就吞下几十人哩!”

七子又你一言我一语争论起来,楚枫道:“你们都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事实上,那大怪鱼张嘴一口,就能把整条牛渚河的水吸干,再一口,可把整条长江的水吸干,再一口,不得了,可把整个东海的水吸干!”

“咦!公子瞎吹!哪有这般大的鱼?”

“怎么没有?”楚枫一本正经道,“你们没听庄子说过:‘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徙于南冥,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你看,这么大的鱼,还不一口把东海之水吸干么?”

“公子还真博学!”

“不敢!不敢!”

“听说公子与上官医子在泰山下为村民医治瘟疫,却被魔神宗四大长老杀死了?”

楚枫哈哈一笑:“区区魔神宗长老如何奈何得了我?”

“那为何连上官医子都说你断气呢?”

“那是上官医子给我开错了药,差点害我送命!”

“公子又瞎吹!上官医子乃是天下神医,怎会开错药?”

楚枫道:“你们师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神医就不能开错药?神仙也有打瞌睡的时候哩!”

七子笑道:“公子就晓得瞎吹!”

楚枫摇头道:“我说真话你们不信,假话倒信不少!”

妙珠又道:“听说公子之前大闹了净慈寺,还推倒了佛像,公子可真大胆?”

妙言插口道:“不是!佛像是被天魔女推倒的!”

“不是!是楚公子推倒的!”

楚枫道:“都不对!是被一阵风吹倒的!”

“阿?一阵风怎能将佛像吹倒?”

“怎不可能?‘大风起兮云飞扬’,佛像就是给这阵大风吹倒的!”

七子笑了,又问:“公子怎会来到蜀中的?蜀道可不好走?”

“没什么,纯粹是仰慕你们峨眉山风光秀丽,想上山游览一下!”

“那公子为何不上山游览?”

“怕你们师父那根拂尘嘛!”

妙珠又问:“楚公子,听说你一出江湖就破了鬼子先生棋局,鬼子先生还送了两枚棋子给公子哩!是不是这样?”

“这事说来惊心动魄!话说那天我闲着没事就跑去古荡山……”

这一群峨嵋弟子自小在峨眉山长大,甚少涉足江湖,在山上不是念经就是练剑,对江湖之事充满好奇,尤其是近日楚枫那一连串的轰动事迹,现在楚枫亲口讲述,添油加醋,自卖自夸,又觉惊险,又觉新奇,又觉有趣,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无尘与冷月在前面走着,倒亦没有理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