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对解放军海内外作战能力的点评

秘密情报 收藏 0 139
导读: 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基本任务是为国家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必要的安全环境,然而我国所面临的安全环境日益复杂,我国领导人正式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考虑、决策军队的作战能力的建设问题。 为了确保经济发展,军队必须适应不断扩展的任务需求,以应对可能面临的各种长期及短期的安全问题。针对变化中的安全环境,军队似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目前我国已经不太可能遭遇大规模侵略,现在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朝鲜半岛和台海冲突。但是鉴于大规模冲突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因此虽然发生的可能性很小,我们也要未雨绸缪,做好时刻应

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基本任务是为国家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必要的安全环境,然而我国所面临的安全环境日益复杂,我国领导人正式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考虑、决策军队的作战能力的建设问题。


为了确保经济发展,军队必须适应不断扩展的任务需求,以应对可能面临的各种长期及短期的安全问题。针对变化中的安全环境,军队似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目前我国已经不太可能遭遇大规模侵略,现在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朝鲜半岛和台海冲突。但是鉴于大规模冲突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因此虽然发生的可能性很小,我们也要未雨绸缪,做好时刻应对的准备。考虑到我国漫长的海、陆边界线,我国领导层也对各类潜在对手的发展前景做出了评估,从中不难看出,我国军队关注的很多安全问题似乎都是出于对美国战略企图的担忧。

我国的领导层同时也努力化解传统的安全困境问题,即怎样才能既快速的实现军事力量的现代化发展,又可以避免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亚太地区国家的警惕与不安,因为国际社会的不安可能会对解放军产生负面影响,因而妨碍实现支持我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基本目标。


随着我国军队的安全关切不断发展,我们的官方理论也在不断深化。《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重申了胡锦涛同志提出的军队“新时期新阶段历史使命”,即军队要为中国共产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援,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此外,白皮书还提到了多样化军事任务,这在前面已经得到了明确的阐述,意在将解放军履行新时期历史使命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传统任务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且,白皮书还首次明确提及了“非战争军事行动”这一术语。在我军看来,非战争军事行动涉及一系列和平时期遂行的行动,其范围很广,主要包括反恐、维持稳定、灾难救援、应急援助、国际维和等多种行动类型。


解放军在履行新时期历史使命时也面临不少挑战。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包括:怎样才能牢牢抓住主要目标和主要方向,如何协调军方与文职领导层之间的关系,如何在财力有限的条件下充分满足军队的发展需求,以及如何统筹兼顾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与传统军事能力之间的优先关系等。


同样,我国的军民关系也处在转型过程中,原来的共生共融的军民一体体制已不再主导国家的政治发展,相反,随着军队越来越走向职业化,加之军队领导人也已不在政府的军事和民事部门担任双重职务,军队在国内政治领域,特别是在国家安全以外的其他领域,所发挥的影响力已不如以往那样显著,而在事关国防问题的决策过程中,军队的自主性却在日益增强。如果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继续保持快速推进的势头,则其在国防问题上有可能会享有更大的自主权,这将对美国的亚洲政策产生很大的影响。


解放军很清楚,想要赢得现代化条件下军事冲突的胜利,或是有效地遂行各种非战争军事行动,只有具备C4ISR能力才能实施无缝隙的一体化联合作战。但是,我军目前还不具备实施联合作战的C4ISR能力,我军为实现C4ISR系统一体化目标采取了具体措施,其中包括;规范系统模式,各方协调统一行动,以解决因使用不同的IT系统而难以横向联通的问题,若我军以自上而下推进的方式对系统进行标准化改进,并能有效地制止各单位各自为政、各自采购互不兼容的系统设备,那么我军就有望在10—20年内实现全面互通互联。


随着我军朝着军事现代化战略目标的不断迈进,我国国防工业改革的状况已成为评估我军当前和未来作战能力的一个重要衡量尺度。过去的十年间,我军在国防工业领域实施了重大的改革,尽管这些改革招致了国防工业内部官僚主义的重重阻力,但一些国防工业部门经过大规模重组后已取得显著的成效。一些国防项目合同的分配目前也要通过竞争机制才能最后决定,而且政府也越来越倾向于允许许多国防工业利用市场的力量为自身的发展筹集资金。

除了C4ISR系统建设和国防工业改革外,我军还得出结论认为:若不大幅提高后勤保障能力,“完成新时期军队历史使命”只能是一句空话。我军的后勤保障系统最近几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但仍有很多困难有待克服。怎样充分利用现有的民用后勤系统,都将深刻影响后续的改革步伐。


此外,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海军亚丁湾执行海上反海盗护航任务期间,显然也集中全力提高部队的海外留驻能力。此次任务完成后,我军将有可能将围绕更有效地执行远距离任务的目标,继续努力提高相应的后勤保障水平,其中,联合后勤保障能力有可能将是改进的重点。我军是否应该谋求海外基地,也是海外后勤保障中一直存在争议的问题,恐怕一时难以定论。近期内,我国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利用商业利益,维护海外后勤补给通道的安全。


近年来我军参与本土和海外军事行动步伐的加快、规模的扩展,也为我军强化作战能力提供了契机。就本土而言,在2008年1—2月南方冰雪灾害和同年5月汶川大地震的救援过程中,解放军与人民警察部队合作,共同提供非战争军事行动支援,在这些应急行动中也暴露出一些较为严重的问题来,其中包括行动受到法律上的限制、组织协调困难、难以动员足够的力量等。此外,解放军参与这些应急救援行动也引发了一些争论,例如,军队专注于非战争军事行动,会不会影响其履行在国防领域的主要职能。


除了自然灾害救援以外,解放军在2008年3月和2009年7月,分别对发生在XZ、XJ的大规模骚*乱做出了反应。在XZ事件的应对中,解放军的主要作用是提供后勤支援;而在乌鲁木齐的骚*乱事件中,解放军在恢复秩序和维护稳定方面发挥了更积极地作用。从这两个事例中可以看出,在应对大规模群体事件时,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显然可以协调行动,共同恢复秩序。而且,从总体上看,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训练和装备水平也足以发挥这样的作用。尽管我们的公开出版物中并未广泛披露从这些事件中得出那些经验教训,但这些事件的处置过程中也确实暴露出我军在军事情报、军地协调配合、军队动员等方面还存在不足。


国际方面,中国海军参加了在亚丁湾的反海盗部署,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海外行动。我国之所以要参与这样的行动,主要在于我们意识到其经过亚丁湾的海上交通运输线确实受到威胁。此外,通过执行这样的任务也可以向世界表明,中国海军有能力在远离本土的区域执行任务。从护航行动中可以看出,中国海军具备长达60天以上的续航能力、远距离后勤保障能力、海上加油和补给能力,以及共用他国港口码头的能力。护航行动也表明中国海军的卫星跟踪、卫星通信技能有所提高,与外国海军之间的协调机制也得到了完善。海外护航行动的成功实施预示着,中国海军的装备、人员素质和后勤保障等未来有可能得到快速提升。


我军还越来越频繁地与外国军队共同开展多种类型的地面军事演习。从2002年10月至今,我军参加的这类演习已多达24次,其中绝大多数演习涉及非传统安全领域,尤以反恐作战为重点,但也涉及了我军一直谋求有所提高的行动领域,如灾难救援、人道主义援助、反毒品走私、边境安全和应急反应等。尽管我军似乎也承认,这些非传统领域的演习或许对我军传统作战能力的提高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军队领导层看来已经意识到,参与中外联合军事演习也要值得重视的价值,而且某些类型的非传统训练也可促进常规作战能力的提高。

我军正在努力打造和提高其军事外交能力,所做的努力主要包括:打消其他国家对我军以和平为目的的提高作战能力所持的各种疑虑;塑造和改善中国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成员形象;通过外国军队获取军事专业技术;通过实力展示慑止外部军事威胁。我国开展军事外交的手段多样,最常用的方式包括:开展战略对话与磋商等高层交流;通过驻外武官渠道强化公开的外交活动;国防部新闻办公室开通国防部网站等。此外,我军还参加了各种专业性军事交流活动,包括派出中国海军进行港口访问;参加多边和双边联合演习;外派观察员观摩军事演习;实施维和行动及参加亚丁湾护航、反海盗行动等。


总之,我军已经步入了重大的转型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显然正在追求更强的作战能力,但在这一进程中,我军是否能纠正和弥补自身存在的重大缺陷和薄弱环节,将对其未来现代化建设的成效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本文内容于 2010-5-25 4:29:06 被tiantianzaici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