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二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由禄口机场起飞的民航客机是在当天下午到达南宁的,中午饭是在飞机上用的,我对航空公司的饭菜倒没有什么太多的挑剔,毕竟军校生活让我基本上已经对食物很不挑剔了。美丽的空中乘务员及旅客们有意无意露出的善意笑容让我多少对这次旅行甚是感到欣慰,至少军人的价值得到了肯定。

在南宁郊外的空军基地,我们这些搭乘民航客机而来的军官将首先乘坐陆航的运输直升机去河内,然后在那里等待联勤补给物资的到达,最终搭乘空军的运输机前往班达亚齐。算起来,这也是一场漫长的旅途了。

“小范,我找你呢。”陈鸿的粗嗓门从后背响起,让正在喝水的我差点没被呛死。

“什么事情,指导员?”我抓起帽子,以为他找我有什么事儿,比较这家伙现在已经是我连的指导员了。

“操,别那么生分好吧。”陈鸿嬉笑了下,对我称他为“指导员”显然很不满。“那个,你的私人物品包括军礼服、常服这类的统统交给老肖,他是我们师在南宁的联络官,他会统一安排发送到印尼战场去的。我们只需轻装就可以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穿的迷彩服,好半天才抬起头来道:“就这样去?”

“嗯,带上你的头盔、枪械以及携行具。”陈鸿说着看了看表:“嗯,就这样,三十分钟后我们就要出发了。”

我抬手看了看腕表,“操,这么快,”嘀咕了声我连忙将头盔丢给陈鸿,“三十分钟后机场见。”说着我便是提着自己的行李包匆匆跑向机场的另一边。

“嗨,顺带我一程。”跑出去快两百米,看着身后驶来一辆高机动车,我一把丢下行李,冲着他们挥着胳膊,愣是拦下了车。

“顺便一路。”一把将行李丢在后车座,我跳上了车讪笑着对扛着少尉军衔的司机说到。

“去联络部吧。”少尉头也不回,只是从后视镜中看了看我。由于他带着墨镜,我甚至无法看到他的眼神。

“嗯,是的。”我笑着回答道。

“那算是搭对车了。”少尉说到。

“你是联络部的?”我问道,有些好奇。

“嗯,近卫集团军步兵82旅联络官卢子木。”少尉露出笑容道:“你呢?哪部分的?”

“近卫集团军机动85师253团1营1连。”我回答道。

“噢,兄弟部队。”少尉显得有些高兴,他摘下了墨镜。

“呵呵~”我笑了起来。

“你们85师的联络官是肖钊权,我和他是昆明陆院的同期同学。”少尉说着感慨了起来:“还真是羡慕你们,可以去前线拼拼杀杀,真枪实弹的,不像我们这些联勤军官只能留在后方。”

“哪里的话,你们的责任可是比我们要重的多。”我不无客套着和少尉闲聊起来。

一直到进了联络部的大门,卢子木都在和我说个不停,天南海北,前线战事,几乎无所不囊,我还真佩服这家伙。

“老肖,你们师的!”一进门,卢子木就嚷嚷了起来。

“什么?”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从柜台后抬起头来。呼,还真瘦弱,一点都不像个军人,我看着这个显得病态样的中尉,不由得心里直犯嘀咕。

“你好,陆军近卫集团军机动85师253团1营1连1排代理排长范洪卓。”我放下手里的行李,敬了个军礼。

“哦,是来存放个人行李的吧。”中尉面无表情的拿过一张表格,递来一支笔:“填写下,最迟三天后就可以给你送到。”

对于中尉的这番冷淡,我感到有些不舒服,总是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似的,不过倒也没什么,我默默拿起笔,就伏在大理石的案台上填写了起来。这个所谓的联络部办公室以前大概是个货运仓库之类,一阵刺鼻的霉味儿,成堆成堆的行李就那样装在军邮包裹内,等着被分送到各部队。

填完表格,我将自己的行李放入中尉早准备好的纸箱内,看着他贴上封条,盖上印戳。

“到了前线后,自己留神点。”中尉看着准备离去的我,忽然开口道,饶是说这番话语的时候,他也是那样的面无表情,然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的左腿似乎是一截义肢。看着那蹒跚着将我的行李搬到角落里去的身影,我居然鼻头微微泛酸了。

回到机场的时候,两架‘运-16’直升机已经准备起飞了,旋叶搅动气流的呼呼声第一次让我感到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小范,快点,就等你了。”焦急看着腕表的陈鸿看到我来,远远地就打着招呼。

“一号引擎检查良好,二号引擎没有问题,电子系统检查完毕,这里是X-2号,我们准备起飞!”刚刚跳上直升机,就听到飞行员在和塔台通话。

“X-2,这里是南宁塔台,可以起飞,祝好运!”

在塔台的祝语中,两架‘运-16’依此轰鸣拔起。

“检查枪械,X-1,X-2保持警戒。”不知道什么时候,正闭目养神的我被一阵急促的呼叫声给吵醒。我茫然地睁开眼。

“X-1,一切安全,再次重复一切安全。”

“X-2,我们开始进入红线区,X-2,注意提高警惕。”

“X编队,这里是谅山基地空管中心,注意你们的高度,4500米空域,鲸鱼两架通过;5700米空域,小鸟四架通过。”

“谅山空管中心,这里是X编队,明白。”

“X编队,你们进入红线区,注意警戒,两分钟后指挥将由河内基地空管中心接替,完毕!”

一阵的空地通话让我不知所以然,陈鸿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他附耳对我解释道:“所谓红线区就是指出了国境了,因为这一线经常有越南反政府武装游击队活动,所以也就是红线区了。至于鲸鱼和小鸟,这是一线部队对于运输机和战斗机的俚称。”

听了陈鸿的话语,我不由得看了看机舱外,在军校外,有关于1979年的那场战争的撤退情况说明,教官们可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现在看着这片对我来说,很是陌生的地方,我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去感慨些什么。也许从X编队进入红线区以来,我便是进入了战场吧。戴着风镜的机枪手坐在舱门处,保险绳钩挂在他的身后,他就那样抽着烟,看着下面,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下面的林丛和平原、村庄使得我看起来觉得这里和我们家乡没什么不同,远远望去那条河流就是奇穷河吧,这片红土地是那样的让人感到不解。

也许就如某位地缘政治家所说的那样吧,“大凡半岛国家永远都不会获得和平。”巴尔干、朝鲜、中南,这些半岛似乎从来都是扮演着火药桶的角色,大国之间的博弈场也许宿命就是这样吧。

“小范,想什么呢?”陈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遐想。

“没什么!”我醒过神来。

“检查枪械,进入准备吧,前面这条航线一直不安宁。”陈鸿说到,我这才注意到身边的战友们都在默默无声的检查各自的枪械。

我抓起自己的95式自动步枪,检查了下弹匣,卡装上,哗啦一声将子弹推上膛,从现在开始,我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这条线一直有反政府武装游击队,虽然武警机动部队的兄弟们和越南人民军及越南公安部队几次实施清剿,但一直毫无所获,上个月,我军就在这条线上损失了一架直升机。”陈鸿说到。

我默然无语,一直到飞出这片危险区域,我都没有再开口,对于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战火的年轻军人来说,似乎战争还只是书面上的字眼,不过这也使得我更是期待能够早一点到达印尼,去到战场上真正实现自己由平民到军人的蜕变。希望我不要错过即将开始的雅加达攻坚战。

对于印度尼西亚这个国家,我更多的了解都是来自书本,这个由一群愚蠢、懒惰、肮脏的低等生物所建立起的国家现在是该受到惩罚的时候了。“兴王师而南伐,举义旗而讨贼,以天威而诛敌。”我忽然想起这条在南京街头,为一位华侨老先生所写的条幅。

河内空军基地,这里曾经是越南人民军的空军机场,现在是驻越司令部的所在地,第一次来到这个相对陌生的海外基地,我对一切都觉得很是新鲜。一架架战斗机整齐排列在机坪上,不时有直升机咆哮着起飞,铁丝网、岗楼,荷枪实弹的哨兵,已经那偶尔带着划破长空的嘶鸣而掠过头顶的飞机,这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短暂停留三个小时,晚饭后我们将搭乘空军第12运输联队的运输机前往苏门答腊,由于马来半岛依然处于交战状态,请各位务必做好心理准备,每个人一小时后到基地司令部联勤处填写表格,有什么想留给家人的东西都交到那里,或者写下来。”带队的邓干事大声的对我们这群乱糟糟跳下飞机的新人们说到。

“操,不就是写遗书嘛。”我哼了哼声,还填什么表格,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矣,有什么可以婆婆妈妈的。我暗自思附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