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新莽 正文 005 交易

kines 收藏 1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size][/URL] “兄长,酒醒了吗?” 王珍早起后匆匆来看王亮,昨晚他们轮流灌胡安阳,想趁机套些话出来,本就喝得快够量了,哪知道这米酒没起作用,反而让人家的高度白酒做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他们灌醉了。 “没问题了,那华国的酒真厉害。”王亮已经收拾停当,揉着太阳穴回答。 “那就好,他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


“兄长,酒醒了吗?”

王珍早起后匆匆来看王亮,昨晚他们轮流灌胡安阳,想趁机套些话出来,本就喝得快够量了,哪知道这米酒没起作用,反而让人家的高度白酒做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他们灌醉了。

“没问题了,那华国的酒真厉害。”王亮已经收拾停当,揉着太阳穴回答。

“那就好,他真要马上去武次县,我还不太好拦阻。”王珍放心了。

“我这就去见他,你看那酒和引火之物,还有他手上的戒指,都是珍奇之物,要想办法留他交易!”

火柴是新奇的,能燃烧的酒也是新奇的,此时还没有蒸馏酒,酿造酒度数低,不可能燃烧,因此见到可以燃烧的美酒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再加手上故意露出的‘珍宝首饰’,发挥了预想的效应。


“主公,那华国使者还在驿馆没有出去,此时去一定可以找到他。”一个中年男子恭敬的说,赫然就是昨天贩卖奴隶之人。

“嗯。”被称为主公的高大男子坐在马车上,微微颌首,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心中盘算:“这异域的玻璃球堪称宝物,如能再掌握些奇珍异货的货源,那大至家族利益,小至自己的地位都会提高,也顾不得冒昧了。”

高大男子作为家族的一方负责人,经常往来所管辖的辽东一代,安平也是常来常往的地方,昨日一见到手下私自换来的玻璃球,果然像手下人预料的不仅没责备还打了赏,等来赶到驿馆拜见时扑了空,只好今天一早再次拜访。

他所在的家族也算当地望族,虽说如今为了避祸,族人多辞官返回青州故里,但凭借经年积累的人脉和齐地的鱼盐之利,仍旧在商业上呼风唤雨,北上幽州,南下扬州等沿海郡县,甚至足迹到了荆州等的内陆郡县。

“邹静季安~有请。”

胡安阳昨晚只是想活跃气氛,然后做个产品推广,哪承想竟喝倒一大片,后面的话也就不用说了,这一早刚想去市场逛逛,看能否撞上个大商人,就有人上门求见。

此时有些身份地位的人拜见是要预约的,由中人出面问对方同意相见吗,若同意则再商定接见时间,往往要返若几次才得确定,邹静此来确实是冒昧求见,可‘夷人’没这个规矩,胡安阳正愁在这个时代不认识什么人,有人送上门来当然不会放过。

“冒昧打扰使者了,这是我家主公邹静季安。”奴隶贩子上前见礼后介绍。

“华国环洋,季安请。”

胡安阳不想再‘还阳’,知道汉代人名以单字为尊,干脆用这个想到的好字眼当名字,猜测对方是问候和自我介绍,也听懂了的名字,于是回礼。他看上次王珍没有异议,这次对邹静也称呼其字,见对方请来后台老板不像是找后账的,也放下心来,想到把奴隶生意做的这么大一定不是普通商人,决定探探口风能否大量出货。

这厢刚落座,又有客人来访了,胡安阳听出了是昨晚安平尉特别介绍的王亮,出外相迎,一番主客见礼后来到房中。

“叔明,真是近水楼台啊!”邹静作为先到的客人首先开口。

“季安,又碰面了。你消息真灵,来的好快啊!”王亮回应道。

“彼此彼此,上次那批盐赚的不少吧?”

“承蒙季安关照,其他地方还不是你邹家的地盘。哈哈。”

胡安阳关注着两人之间的言语表情,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但能看出邹静不卑不亢的气度不凡,有后台的王亮也对他客客气气,心想:“这样最好,两个平等竞争者一同谈价最有利,也多条销路。”

语言不通也有好处,这时代的繁文缛节就能省即省,三个人目的相同,很快明白彼此都想交易,寒暄完毕后直接介入正题。胡安阳总算是明白了一句外语不会的小贩是怎么和老外交流的,这种指着货物比划价格的交流并不难。

“大玻璃球~1万5千钱,9个~13万5千钱;小玻璃球~6000钱,10个~6万钱。”

拿出两种货物后,胡安阳让他们二挑一,有争执就用石头、剪刀、布决胜负,胜者优先选择。他一直讨厌讲价,经过市场调查知道自己定价不高,又明显感到两人求货的渴望,因此决定明码标价交易。

“明码标价多痛快,我小时候哪有讲价的啊,既节约时间又节省精力,现在都和南方奸商学坏了。也不怕他们出不起钱,任何时代的大商人都和官府关系密切,因此王亮不会是小角色,邹静贩有大批奴隶,大户人家都奴婢成群,这价格比奴隶便宜的多。”

不知道这时候是否有石头、剪刀、布的玩法,两人听了一遍规则就明白了,邹静胜出高兴地得到大玻璃球,王亮则有些失落的得到小玻璃球。

“#¥%”

“6万钱。”

胡安阳猜出王亮是在还价,强势的摇头坚持原价,说着故意向邹静瞟了一眼,王亮赶紧答应下来。他用这种方法出光了货物,两家都得到了独家品种,避免了恶意压价竞争,现代商家压低售价,掌握渠道后再压低进价,闹得厂家、商家都不赚钱的情况不得不防。

“金,黄金。”

胡安阳知道古董,特别是青铜器值钱,但管制严不好出手,也太重不好带,其他东西没有查资料,搞不清带什么合适,决定先带黄金回去,零头就弄点小铜钱。

“好,用金。”用金银作对外货币结算很好理解,也很正常,两人明白后没有异议。

俗话说酒越喝越近,等两人取钱交割时,胡安阳看言语无法交流有些冷场,吩咐驿馆备酒,没想到正迎合了习俗。汉代尚酒,就是贩夫走卒也常常饮用,普通人签了契约等都要饮酒庆祝,何况这么大笔的生意呢?

此时的早餐虽然退出了每日最重要的地位,可还是受重视的正餐(据说近代朝鲜还保留早晨宴请习俗),因此摆酒并不唐突。几个人正喝得高兴,派出取钱的人也回来了,附近的五龙直到现代都是著名的黄金产区,邹家此次贩盐过来,收的黄金还没运走,被邹静挪来付款了。

“金子,黄灿灿的金子啊。”

胡安阳压抑着狂跳的心,明知他们有钱,但真见到这么快就出现在眼前的50个晃眼金饼,约合12.5公斤的黄金还是花了眼。他开始担心:“我见了心跳,他们能不动心?金子虽多也得有福消受,不行,得稳住他们,要让他们觉得能继续赚钱。”

“这邹家还真是有钱,好多黄金啊……”王亮的眼睛也亮了。

“私自挪用黄金买来的货物,家主要是不满意该如何是好?只是一国使者,沿途会有官军护送……”

三人忘了喝酒,一时大脑飞转。西汉中后期土地兼并十分严重,逐步形成官僚、商人、地主三位一体的豪强地主势力,他们垄断贸易,抢劫、打击小商人,都备有自己的保镖,在河边走的多了,也难免想法多,各自在权衡着。

“船~在海上~等,黄金~回去,还有~货。”胡安阳打破沉默,按想好的对策,连比划带解释的让对方明白。

“不一次把货都带来,安排的挺周全,怎么能留他在此地交易呢?”王亮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再有货也吃不到,眼光瞥向邹静。

“要能长期供货也好,利润已经很高了,能细水长流也赚的更多,还没风险。”邹静手中收来的黄金还没用完,以他家的地位找同在安平做生意的同乡也能轻易筹到钱,接口说:“大~玻璃球,不锈钢~戒指,针,都要。”

胡安阳稍稍有些安心,觉得利用时空之门做倒爷是可行的,只要把两边出入口的地抓到自己手里,再盖上房子保护就行了,那在此地就需要买土地和奴隶,可以给他们点甜头,于是指了指他们身上的剑和佩玉,表示可以交换。

“都要、都要,还有酒,土地交换。”王亮明白后十分高兴,交换就没问题了,王珍来安平任职后,他巧取豪夺了大量土地,换了土地就能拴住对方,经常进行交易了。

“不能敞开了供应,要让他们觉得不易得到才能保持高价,还有这酒太沉了,不如其他小件东西好带。”想到此胡安阳推脱说:“酒~不易~得到,我~尽量~寻找。”

“1金。”王亮伸出一个手指。

“价值半市斤黄金的东西换瓶酒?”胡安阳搞清楚是1金后吓了一跳,1汉斤黄金称为1金,官价值1万钱。“一定是玻璃瓶也值钱,这个价格就值得带了。”

他进一步想道:“可以要那种口杯包装的,喝完酒就当喝水杯用,来个客人也可以显摆。真是好险,没意识到玻璃瓶也值钱,差点穿帮把玻璃球价格砸了,这王亮也够什么的,小玻璃球都6000钱,大玻璃瓶加酒才出1万钱,还是给他1口杯1万钱吧。”

双方以此为基础达成了意向,两个商家之间没有直接竞争物品,又可以从交换物品中赚一笔,算是初步稳住下来。


“该看看那几个小奴了。”

胡安阳送走两位大商人,想起了昨天买的小奴,觉得他们该饿了,打算牵出来喂食剩下的酒席。汉代时主人把吃剩的酒席赏给随从吃是种恩惠,平常人都难得见到肉食的,何况是奴隶。

买这些孩子一是为了验证所带‘珠宝’的价值,还可以充实使团成员;二是小孩子学习语言快,可以当翻译用,而且更容易培养忠心,放在身边也比壮奴放心。这些都是明面上的理由,他内心还在权衡,无论如何肯定要先利用时空之门夯实经济基础,既然不能决断那就两条腿走路,先做起来提前备着。

小奴基本都是12岁左右,处在语言学习能力高峰的后期,男童很紧俏,根本没挑选余地,4个到年龄的都买来了。女童挑选范围就大了,只有1个年龄稍大,这女孩很像一个20多年前的初中同学,当时不像现在,男女生根本不说话,两人同学3年也只是多看过几眼,都没说够10句话,但那第一次生出的好感还是不能忘却的。

“你们按高矮排队,每人1碗小米粥!”

胡安阳看到小奴见到肉时眼睛里的绿光,想起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被可怜他们的盟军士兵撑死的事,就打消了让他们饱餐的念头。肉类难消化,长期饥饿会导致胃功能减弱,这些是花钱买来的,不定多长时间没吃过正经东西,要慢慢恢复正常饮食。

看小奴没有反应,他这才想起语言不通,按习惯随了主人姓氏重新起名,以身高来排起名为胡大、胡二、直到胡十,然后练习唱名喊到。大概是小米粥的诱惑,在教会了胡大,也就是那个‘初中同学’后,其他小奴没费什么劲就学会了。

“不错了,先让他们吃饭,今天有时间就和他们多交流交流。”


“子希,这次在华使处收获颇丰,可惜大玻璃镜被邹家拿到了。”王亮从驿馆回去和王珍通气。

“什么是大玻璃镜?邹家也参与了,真是哪里都少不了他们啊。”王珍道。

“那镜子照人可比铜镜强多了,当真是宝物,我拿到了小玻璃镜,货押在邹静处,拿回来你就可以看到。”王亮兴高采烈:“这次多亏邹家帮忙垫上货款,要是等回来现筹钱就耽误了,环洋给我们的货物都不相同,以后和邹家暂时不会有争斗了。”

王珍有些疑问:“只是这个忽然冒出的华国和使者疑点颇多,兄长可有发现?”

王亮反问道:“难道子希发现什么了?”

王珍明显感到有什么不对头,又一时抓不到,缓缓说:“孑然一身说过了~对,你发现没有,能看得出他昨晚忍着,可还是大快朵颐。”

王亮不以为然:“那些蛮夷尝到华夏美食当会如此,我看那华国使者做得不错了。”

“兄长说什么?请再重复一遍!”王珍觉得快抓到什么了。

王亮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话重复了一遍,王珍又听了一遍后兴奋的说:“对,就是蛮夷!兄长也见过蛮夷吃华夏美食时眼神,和这华国使者一样吗?”

王亮听后也觉出了不同,就听王珍继续说:“蛮夷见了这些美食,恨不得每样都尝过,可有的菜他没尝就让人撤了,这说明什么?”

“他知道味道,也就是说他原来吃过,昨天只是饿了才大快朵颐。”王亮长期做生意,脑子相当聪明,被王珍一引有了新发现,开始反问:“原来百姓用什么吃粟米?”

“用调羹。”

“何时开始用碗筷?”

“有汉以来。”王珍也不笨,赞道:“兄长高明!我朝不少百姓仍习惯用调羹吃饭而不改用碗筷,那华国使者用碗筷吃饭可是相当娴熟,绝非一般蛮夷。”

胡安阳知道有人背后议论又打喷嚏了,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快露出破绽,这也无法避免,他怎么能知道汉代前都是鼎类的重食器,没有碗可以拿在手里,用筷子吃稀松不成团的粟米还不掉到哪里都是,因此都是用勺子吃饭,用筷子夹菜,朝鲜直到近代还保留这样的习惯。不过从小养成的用碗筷习惯实在不好掩饰,好在他原来看小说时给作者挑过不少毛病,也提前想好了一旦露出‘皮定’怎么圆谎。

王亮才不管那么多,国家民族是近代外来观念,传统上的家国天下是家族利益优先,有钱赚才是真的,他缓缓地说:“这些仅能说明他不是一般蛮夷,你我心中有数就行了,我确定他真听不懂华夏之音,那些货物正是我王家要倚仗的,绝对是没见过的外邦异物,现在只是交易,子希就不要多心了。况且,他明日就要回去,下次可以以物易物。”

“听兄长的!明天就要回去,不去长安?”王珍觉得这样不好交代。

“要去长安还用经过你这里吗?我看环洋是不了解我朝,只是沿着海岸一路行来,看到来安平的船多,就撞到了这里,而我和邹家不顾语言不通抢先做成了交易,要不哪里轮得到我们?只是要想办法留他到这里交易不容易,下次交换货物时我想拿土地和他换,但愿能留住他。”王亮按自己的理解解释着,帮胡安阳圆了谎。

“可亭报已经发出,如何交代使者回返呢?”王珍有些担心。“朝廷去年开始行王田,限制每户土地数量,兄长能出手些土地最好,谁知道什么时候查到此地,虽然沿海郡县外邦商贾购宅置地的不少,但也最好不要声张。”

“不用担心,朝廷还不让私藏黄金、买卖奴婢呢,你看谁家没藏黄金,邹家这次不知收了多少黄金,奴婢买卖也庞大,我们只是土地多点,出事上有他们下有那些小户顶着,怎么也轮不到我们。”王亮满不在乎。“环洋明日会来辞行,你可以当面询问,就是编排个理由也行,他是回海上送钱、取货,我可是还等着下批货呢。”

“如此也好,我倒看看他如何解释,至于如何留他,要先看他有何所求,这就是兄长的长处了。”王珍暂时放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