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军队足以击退中国人!朝鲜战场上不朽的军魂

历史事实 收藏 17 1065
导读:美军在朝鲜遭到惨败的消息传到美国后,舆论一片大哗,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将美军的这次失败称作“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时代》杂志说:“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新闻周刊》称其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灾难。” 美国当局乱成了一锅粥,各方对于失败的责任相互埋怨。有的大骂麦克阿瑟判断错误,指挥笨拙,要求撤麦克阿瑟的职。有的把责任算到华盛顿当局决策失误的头上,有的议员建议罢免杜鲁门,要他从白宫中卷铺盖走人。 这场战争甚至惊动了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军在朝鲜遭到惨败的消息传到美国后,舆论一片大哗,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将美军的这次失败称作“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时代》杂志说:“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新闻周刊》称其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灾难。”


美国当局乱成了一锅粥,各方对于失败的责任相互埋怨。有的大骂麦克阿瑟判断错误,指挥笨拙,要求撤麦克阿瑟的职。有的把责任算到华盛顿当局决策失误的头上,有的议员建议罢免杜鲁门,要他从白宫中卷铺盖走人。


这场战争甚至惊动了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他在演说中猛烈抨击杜鲁门的外交政策,并无可奈何地承认:“联合国在朝鲜被共产党中国打败了,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足以击退中国人。”


英国对“联合国军”遭到的惨败表示大为不满,将一腔怒气全发泄在麦克阿瑟身上。英国国防大臣辛威尔说:“有一段时间,麦克阿瑟似乎是超出了我们在事件开始时所了解的目标,结果我们走进了驻有庞大中国军队的满洲边境。……他的情报弄错了。我们的处境实在可怕,欺骗自己是没有用的。”一些议员也大骂麦克阿瑟让英国士兵白白损失了生命,称之为“闯进了瓷器店的牛”,并且说:“亚洲人民不会为维护像李承晚与蒋介石那样腐败的政权而战斗。”


在朝鲜战场,”联合国军”在志愿军的沉重打击下,溃不成军,拼命夺路南逃。从平壤往南的路上,塞满了一支大规模撤退的军队。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倾泻着军队、卡车、大炮和重装备所形成的洪流,向后移动。


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承认:“联合国军”在11月30日和12月1日有1.1万人阵亡、负伤、失踪或被俘。第2步兵师损失了6,380人,几乎是其兵力的一半。12月4日,柯林斯飞往朝鲜,以弄清朝鲜的确切形势。沃克悲观地报告说:第2师和土耳其旅受到重创,几乎被全歼。南朝鲜部队除第5师外,其他部队将不得不退出战斗,进行休整。沃克承认平壤已无法守住,担心中国人会在第8集团军和第10军之间的缺口中长驱直入。如果第8集团军试图在汉城——仁川地区周围坚守,它很有可能会被包围。接着,柯林斯又飞住兴南会见阿尔蒙德,这里的情况也一片混乱。美军第7师和南朝鲜军第3师同样遭受了损失。陆战第l师正在从长津湖撤退。


美军在朝鲜的局势继续恶化,“军事灾难的阴影仍然笼罩着他们。”美国高层决策者更是乱作一团,艾奇逊、马歇尔、布莱德雷等高级军政官员感到束手无策,不得不连续在五角大楼通宵达旦地开会,商讨如何使美军稳住阵脚。有人提出,美国可否谈判停火,使美军得到休整的机会。但在停火问题上他们又顾虑重重。停火必须要撤出在朝鲜的全部美国部队,更可怕的是,中国是否还要美军撤出台湾海峡?中国是否提出要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


在朝鲜战场上取得重大胜利的同时,中国在外交领域经过激烈斗争也取得了突破。在苏联及其他友好国家支持下,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美国侵略台湾案”,而美国则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地提出“中国侵略朝鲜案”,按照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在讨论争端的问题时,必须邀请有关的当事国参加讨论。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虽然一向唯美国马首是瞻,此时也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发出邀请。


经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郑重考虑,派出特派代表伍修权参加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讨论美国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案的会议。


就这样,在被美、蒋联合封杀多年后,新中国的代表首次出现在联合国的讲坛上。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伍修权大闹天宫去了”。


在代表团即将出国时,麦克阿瑟正在牛皮哄哄地吹嘘:“士兵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但是,当伍修权一行到达纽约时,美国报纸上又登出美军在朝鲜“全线溃退”的新闻,美国和西方震动了,他们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即将到达纽约的中国人。


11月24日,新中国首次出席联合国会议的代表团抵达纽约,面容刚毅、拥有多年外交斗争经验的伍修权在机场作了简短的演讲。代表们在机场入口处受到了许多美国进步人士的欢迎,他们远远地就向代表团成员挥手致意,有的还举着小型的标语牌。


在此期间,苏联又向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提出了控诉美国侵略中国的提案,并建议邀请中国代表参加此项提案的讨论。政治委员会同意了苏联代表的建议。


于是,周恩来外长电复赖伊,特派代表伍修权、顾问乔冠华及其助理人员,兼任出席政治委员会参加讨论对美利坚合众国侵略中国控诉案之会议的代表、顾问及助理人员。

11月27日,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政治委员会的会议,参加苏联控诉美国侵略中国一案的讨论。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会前,美国各界得知“中国代表团将出席今天的会议,许多人都千方百计地弄到大会的旁听证,特别是在美国的华侨和华裔人士,其中有著名的教授、学者,此外还有在美的国民党官方人士都设法来到会场旁听,会场十分拥挤。


当中国代表团进入政治委员会会议厅时,正在发言的苏联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团团长、苏联外长维辛斯基立即中断演说,向合法的中国政府代表表示欢迎并祝中国代表团成功。伍修权一行在联合国官员的引导下,到安排的位置就坐,桌上放着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标志。这个牌子虽小,但在这个大厅里却格外醒目。


当然,这个牌子对于有名的反共老手杜勒斯来说,则更加刺眼,因为他的位置与伍修权之间只隔着英国代表杨格,相距也就1米左右,可他却强作镇静,装作根本不注意中国人的样子。政治委员会散会时,一群记者蜂拥而上,围住中国政府代表团摄影。


在11月27日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会议上。安理会在美国的操纵下,不顾苏联的反对,决定同时进行两个议题——中国提出的“控诉美国侵略中国案”和美、英六国提出的所谓中国“对大韩民国侵略案”。


11月28日下午,安理会的辩论异常激烈,气氛十分紧张。苏联代表建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首先发言,但遭否决。于是,美国代表奥斯汀首先发言,称两个议题所涉及的是不同性质、但又相互联系的问题。他接着攻击中国政府“公开地遣送大量自己的战斗部队从满洲跨越国界”,同“联合国部队作战”,已构成“侵略”行为。奥斯汀还为美国侵略台湾进行了辩护,胡说台湾的法律地位“在国际上采取行动决定它的前途之前是不能够确定的。”这显然搞得蒋介石集团代表十分尴尬,如果台湾地位未定,那国民党政府在台湾算什么呢?


伍修权被安排在第二位发言,他庄重地向安理会控诉:美国总统杜鲁门在指使南朝鲜李承晚政府制造朝鲜内战之后,于1950年6月27日即发表声明:宣布美国政府决定以武力阻止中国解放台湾,同时,美国武装力量奉杜鲁门总统之命,大肆地公开地侵入台湾,执行美国政府以武力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政策,中国政府于1950年6月28日发表声明指出:美国总统杜鲁门1950年6月27口的声明和美国武装力量行动,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


在驳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美国未曾侵略中国的领土”的慌言时,伍修权激动地说:“好得很,那么,美国的第7舰队和第13航空队跑到哪里去了呢?莫非是的到火星上去了?不是的……它们在台湾。”“任何诡辩、撒谎和捏造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美国武装力量侵略了我国领土台湾。”


伍修权还控诉了美国政府武装侵略朝鲜,屠杀朝鲜人民,扩大朝鲜战争的行为。他指出:美国武装侵略朝鲜,一开始就严重地威胁了中国的安全。美国侵朝部队的军用飞机不断侵犯中国东北的领空,进行侦察活动,扫射轰炸中国城镇与村庄,杀伤中国和平居民,损坏中国财产。“中国人民对于美国政府侵略朝鲜的这种严重状态和扩大战争的危险趋势,不能置之不理。中国人民眼见台湾的遭受侵略,美国侵略朝鲜战争的火焰迅速地烧向自己,因而激于义愤纷纷表示志愿援助朝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乃是天经地义,完全合理的。”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