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太阳讨饭记

欧阳佩英 收藏 11 1013
导读:第一幕:不日要钱 地点:锦绣山议事堂 人物:老大,金不日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老大(满意地):       叫一声金什么日朕的好兄弟       都说你穷困潦倒总是饿肚皮       可朕见你满面红光日理万姬       就知你已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还听说你对舆论搞了双向屏蔽       让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没有用武地       这足见你们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滴       朕已经号令全国要向你们好好学习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愁容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幕:不日要钱



地点:锦绣山议事堂

人物:老大,金不日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老大(满意地):

叫一声金什么日朕的好兄弟

都说你穷困潦倒总是饿肚皮

可朕见你满面红光日理万姬

就知你已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还听说你对舆论搞了双向屏蔽

让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没有用武地

这足见你们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滴

朕已经号令全国要向你们好好学习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愁容满面地):

叫一声老大哥我的总书记

脑满肠肥是从我爹那遗传下来滴

我现今正在为如何减肥烦恼不已

真想学一学意大利贝卢斯科尼

看他抽脂后风度翩翩我好不妒忌

搞屏蔽也不是我金二的发明专利

这开山的鼻祖正是天朝的毛先帝

那时偷听敌台的罪名可不是儿戏

叹先帝崩后天朝自废武功丢兵器

须知信息铁幕乃专制的葵花秘籍

实行愚民政策造就一群无脑傻逼

这些弱智心甘情愿为我肝脑涂地

都饿得皮包骨头还觉得幸福无比

现如今全世界民主逆流惊天动地

多少独夫民贼无可奈何惨遭荡涤

唯我横刀立马岿然不动仍显惬意

水来土挡成竹在胸自有法宝制敌

拿愚民当砖石构筑我的独裁金堤

坚持洗脑乃是我出奇致胜的奥秘

只是说到咱的现状那真叫惨兮兮

连鳄鱼都不禁要流下眼泪好几滴

有道是三千里江山,赤地三千里

我朝已连续十一年遭到灾害袭击

每一次规模都是几千万年才一遇

据说上次这种灾害发生在白垩纪

那称霸世界的恐龙就这样绝了迹

可你看我的小朝廷却还没有断气

勒紧裤腰带居然孵出几枚核武器

这充分说明主体思想它优越无比

拥有它战天斗地可化腐朽为神奇

这正是:

高丽人民多奇迹,不爱粮食爱武器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沃土变赤地

梅花最喜漫天雪,饿死草民未足奇

全民洗脑成兵蚁,试看天下谁能敌

虽与美帝斗争取得一个个伟大胜利

今年收成又不好全怪这该死的天气

你看我家里的米缸马上就要见了底

连我的御林军都被赶进农田插秧去

但青黄不接我总不能就此束手待毙

老大哥是我帮你扛住了美国的压力

你总得犒劳我两个小钱以维护友谊

我们的友谊可是鲜血和生命凝成滴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老大(惊讶地):

叫一声金什么日朕的好兄弟

怎么刚夸你两句就伸手要人民币

都穷成那样你干吗还要搞核武器

你这不是自找麻烦还给朕出难题

孤王每年给几个亿可你总不满意

天朝并非摇钱树物产可是有限滴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无奈地):

叫一声老大哥我的总书记

老毛子现在和平演变不讲义气

分文不给我养活主体社会主义

美帝国主义侵略气焰嚣张无比

动辄就威胁停止向我施舍大米

南韩卢武玄这傀儡也不是东西

有两个臭钱尾巴就翘到天上去

给我援助物资时总是磨磨唧唧

一点都不讲同胞感情民族大义

要不是美帝背后给他撑腰打气

我的军靴早就踏上了南韩大地

如今我鼓吹大米就是社会主义

明眼人一望便知是病急乱投医

现在你坐稳丐帮帮主这把交椅

就不能抛下我们这帮难兄难弟

找你要钱要援助那叫天经地义

这辈子我命中注定永远吃上你

我要得不多也就是区区五百亿

天朝地大物博这完全是小case


的的,呛呛呛!


老大(面有微怒):

谁让你吃饱了撑的要搞核武器

全世界把你当臭虫人人讨厌你

一贯出尔反尔你丝毫不讲信义

弄得朕脸上无光每每尴尬不已

要钱时大哥长大哥短奴颜卑膝

钱一到手你哪里把朕放在眼里

口蜜腹剑你嘴上高喊保持友谊

背地里却专为天朝奸臣设赌局

光赌场一年你要赚上几十个亿

皆是天朝库银被你当成血来吸

再就是你那御林军也坏得出奇

走私贩毒害朕子民你伤天害理

不光伪造美元你还伪造人民币

偷鸡摸狗的事样样跟你有关系

还有你那自然灾害也是真稀奇

它咋就不找南韩却专门傍上你

莫非那灾魔在平壤找到了知己

从此跟你高山流水形影永不离

要援助狮子大张口朕实在给不起

天朝的和谐社会也要大把烧钱滴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不满地):

闻听说天朝经济增长率世界数第一

怎么赏我两个小钱就这么小家子气

俗话说狗要跳墙那是因为被逼得急

我手里的核弹可不是用来哄小孩滴

倘若真的走投无路我就乱扔它一气

反正我是流氓我不怕天来也不怕地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老大(捶胸顿足地):

金不日,你…你…你!

有道是光脚的不怕穿鞋滴

连不要命的也怕不要脸滴

今天朕算是大开眼界彻底服了你

说你是国际流氓才真是一语中的


呤呔呤呔呤呤呔,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小心地):

叫一声老大哥您千万别气伤龙体

我也是饥不择食才这么没脸没皮

眼见着成千上万的刁民投奔美帝

老金家的小朝廷已被摇动了根基

这帮刁民一旦醒悟后果可怕至极

齐奥塞斯库的下场让我心有余悸

他们会把我全家像条狗一样枪毙

就是逃亡也没人肯提供避难之地

到时候我肯定又要麻烦老大哥你


的的,呛呛呛!


老大(转怒为郁闷):

金二你这厮真是稀有超级厚脸皮

朕怎么横竖觉得你像块粘手糖稀

只要一沾上可就咋也摆脱不了你

跟你这家伙打交道真是让人生气

况且天朝每年要付你岁币好几亿

你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却不知感激

可转念一想,

你小朝廷是开帮老大的丰功伟绩

眼看着忽剌剌倒下朕也过意不去

但是此事朕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

且容朕回朝去和众舵主商议商议


呤呔呤呔呤呤呔,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喜形于色):

叫一声老大哥我的总书记

你是我亲爹,不,比亲爹还爹地

我亲爹早已化做一只高档木乃伊

任我哭天抢地也榨不出一个铜币

天朝赏赐的岁币确实是有好几亿

可杯水车薪还不够我塞进牙缝里

只要您口一开,下钱如下雨

我的小朝廷又可以苟延喘息

到底是鲜血和生命凝结成的友谊

确实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滴

这五百亿一时也确实难为了你

先给我一半让我解解燃眉之急

还要把脱北刁民给我捉拿通缉

我要杀一儆百出出我心头恶气


呤呔呤呔呤呤呔,啷咯哩咯啷


老大(面露难色):

叫一声金什么日朕的好兄弟

天朝今昔可是比不得你这里

你是土皇帝想日谁来敢不依

本朝现在决策可是要靠集体

即使给一半也要专门开会议

想通过需要八个舵主皆同意

那脱北者朕这就给你送回去

只希望你对他们不要太严厉

人家毕竟是求口饭也不容易

你若是枪毙他们朕可不依你

国际舆论也会给朕造成压力


的的,呛呛呛!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气愤加鄙夷地):

老大哥你何必顾虑舆论它算个屁

缩手缩脚怕报应那不叫唯物主义

那帮无耻叛国者,个个活该被枪毙

饿死事情针头小,失节罪过大大滴

至于民主这一议,我爹论述最精辟

他说越是民主效率就越低

区区小事情,由不得大哥你

这都怪天朝里出了修正主义

惯坏刁民不把领袖放在眼里

主体思想下,我就是主体

我想干啥干啥,想咋地咋地

不过我希望其他舵主都尽快同意

因为我的耐心可是有一定限度滴


老大怅然下,第一幕完

第二幕:金銮议事



地点:天朝红光阁聚义堂

人物:老大,二舵主,三舵主…九舵主


的的,呛呛呛!


二舵主(白):老大,您刚从金不日那里回来,能不能给诸位舵主介绍一下金不日那里的情况?


哐才哐才哐啷啷啷,咙嗝哩嗝咙


老大(缓缓忧郁地):

适才朕去得金不日那里

本是想取回他祖传的执政秘籍

不成想一番对白令朕丛生疑虑

金二那里的“稳定”原来是骗人滴


众舵主合(惊讶地,白):老大,此话怎讲?


老大(气愤地):

那金不日是十足一个泼皮

无耻无能无德无情又无义

小朝廷天灾人祸赤地千里

他自己吃喝玩乐穷奢极欲

原以为他那里最坚持共产主义

谁知他的心肠还不如桀纣炀帝

尤其是他竟把朕当冤大头来欺

口出狂言称帮朕顶住美帝压力

一张嘴就跟朕要封赏五百亿

说什么鲜血和生命结成的友谊

扬言朕不给钱他就乱扔核武器

对天朝大不敬真是岂有此理


二舵主(气愤地):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三舵主(气愤地):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四舵主(气愤地):真是狗咬吕洞宾他不识抬举

五舵主(气愤地):什么万古长青的友谊全是狗屁

六舵主(气愤地):真是养了只白眼狼它忘恩负义

七舵主(气愤地):也不想想没有天朝哪有他金家的存身之地

八舵主(懊悔地):当初真不如见死不救让他亡于美帝

九舵主(眼前一亮,双手做掐状):不…不…不如跟小…小…小布什商量商量来个南…南…南北夹击……


众舵主合(白):老大,下命令吧!


老大(迟疑地看着众舵主,犹豫片刻,做沉思状)


哐才哐才哐啷啷啷,咙嗝哩嗝咙


老大(缓缓地):

众爱卿说的全都有道理

朕也实在想甩掉金二这泼皮

可再仔细思量朕又心生顾虑

这山姆大叔也并非善男信女

想当年沙皇戈氏被他骗得国家解体

换上叶利钦也被他耍得一楞一楞地

前车之鉴我等必须时刻铭记

否则就是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美帝是当今霸主难容我天朝崛起

新疆西藏台湾四处伸手可恨可气

金二毕竟是穷途末路苟延喘息

山姆大叔是虎视耽耽不能大意

还有那倭寇蠢蠢欲动妄图东山再起

台独分裂的步伐加快鼓点越来越急

金二走投无路可能会引爆核武器

米国离它万里金二的导弹过不去

真正倒霉的就是天朝的黑、辽、吉

即便金二没有核武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城门一旦失火又怎能不殃及池鱼

朕提到的哪一条不是暗含重重杀机

君臣决策务必通盘考虑以权衡利弊

朕现在左右为难实在不好拿定主意

惟有破财免灾稳住金不日从长计议

依朕看,还是要维持现状等待时机

金不日的要求也可以适当考虑考虑


二舵主(敬佩地):老大的分析是高屋建瓴鞭辟入里

三舵主(敬佩地):令我们眼明心亮一块石头落了地

四舵主(敬佩地):深入浅出高瞻远瞩可谓总揽全局

五舵主(敬佩地):拨云雾见天日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六舵主(敬佩地):主次分明线条清晰值得深入学习

七舵主(敬佩地):通晓古今旁喻中外让我佩服不已

八舵主(崇拜地):思维严谨论证缜密堪称决策范例

九舵主(眼前一亮,像发现了新大陆)::这…这…这简直是创造性地发…发…发展了牛…牛…牛克思主义……


众舵主合(白):老大,下命令吧!


哐才哐才哐啷啷啷,咙嗝哩嗝咙


老大(犹豫地):

可天朝财力满足不了金二的兽欲

这家伙贪得无厌给多少都不会满意

天朝前些年贫富分化造成严重问题

解决起来一团乱麻需要集中精力

建设和谐社会是为了人民根本利益

一求发展二求公正才是真的社会主义

对金二朕看赏他两个压岁钱已经足矣



二舵主(无奈地):毕竟我们刚刚迈入小康还不太富裕

三舵主(无奈地):人口多底子薄资源少产生很多问题

四舵主(无奈地):教育收费问题严重百姓有病不敢医

五舵主(无奈地):下岗失业工人收入少常常上访聚集

六舵主(无奈地):国企亏损的窟窿还需巨额资金垫底

七舵主(无奈地):基础设施是瓶颈建设投入也不能低

八舵主(绝望地):免除农业税又使财政来源少了一笔

九舵主(眼前一亮,发现了依据):常言说得好帮…帮…帮人不帮…帮…帮穷来只帮…帮…帮一个急……


众舵主合(白):老大,下命令吧!


老大(主意已定):

欣闻众爱卿个个言之有理

朕现在已经下定决心打定了主意

马上给金二送去一万吨战备大米

告诉他自力更生是最佳精神武器

高调吹捧鲜血和生命的伟大友谊

金二有怨也不至于与朕撕破脸皮

众爱卿如果没意见就讨论到这里

朕舟车劳顿也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落幕,众人下;场景转换至金不日办公室


哐才哐才哐啷啷啷,咙嗝哩嗝咙


金不日(气愤不已地):

我“金口”一开只要区区五百亿

跟天朝财富相比无非是沧海水一滴

按理说这温柔一刀宰得甜蜜蜜

可谁知光听打呼雷不见它下雨

哭天抢地只敲来万吨陈化米

这种米拿来喂牲口还差不离

原本想拿到黑市来牟取暴利

这下子只能发给灾民去赈饥

分明是看不起主体社会主义

显然把我小太阳当成要饭滴

有道是世态炎凉啊今非昔比

英雄末路虎落平阳啊被犬欺

想当年我爹到天朝觐见毛先帝

哪一次不是满载而归皆大欢喜

可叹轮到我金二没了福气

光讲友谊不给钱顶个狗屁

我要的是银子可不是精神鼓励

这帮主老大真TM的不讲义气

只是现在我四面楚歌形势危急

暂时还不能与那天朝撕破脸皮

闻听说那北极熊正在恢复元气

我看能不能从他那里捞上一笔……


第二幕完


第三幕:普京讨债



地点:克林姆林宫普京办公室

人物: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普京


的的的,哐才哐,咙嗝哩嗝咙


普京(双眉紧锁地):

孤王我坐镇克宫心生焦急

看天下乱纷纷诸事不遂意

承大统卧薪尝胆欲效仿彼得大帝

孰料那宿敌山姆不厚道步步紧逼

北约东扩这本旧帐暂不提

车臣匪患之火尚未全浇熄

最可怕后院失火颜色革命号角急

卫星国摇身一变成了山姆总代理

眼看朕的藩王有气无力挂冠去

朕心中怒火万丈早就憋了口气

无奈敌强我弱心有余而力不及

但总不能无所作为束手待毙

朕要积聚力量与山姆再决高低

才想起东方小朝廷Kim Jong-I1

这家伙虽心黑如漆正与山姆为敌

况且他爹本是罗刹豢养的儿皇帝

不谈援助光贷款就欠我六十多亿

常言道父债子还这乃是天经地义

还有他家的小辫子也抓在朕手里

朕何不将他利用来一个将计就计

让他给山姆找麻烦替朕出口恶气

小朝廷穷途末路量他成不了大器

骚扰一下可以分散山姆的注意力

可叹我冥思苦想全是为江山社稷

朕这就起驾当黄世仁平壤讨债去


大幕拉起,平壤机场,金不日领八位胸前挂满纯金奖章的将军迎接普京,普京自飞机旋梯走下与金不日长时间地、热烈拥抱


的的的,哐才哐,咙嗝哩嗝咙


普京(心想):

都说小朝廷百姓面黄肌瘦哀鸿遍地

眼前这家伙怎么脑满肠肥神采奕奕

依朕看,全国的油水都落到他肚子里

还有他的鞋子里面朕看也暗藏着玄机

根据他身材比例判断鞋跟足有十厘米

在罗刹穿这样高跟的不是变态就是鸡

这一切怎能瞒得住肃反人员目光锐利

这个可笑的国家这可笑的侏儒土皇帝

那八条猛男胸前的奖章把衣服全遮蔽

朕猛一看还以为穿了什么新型防弹衣


金不日(心想):

这普京沙皇面色冷峻一看就非好惹滴

脸上的笑容也阴森森让人感到畏惧

我本是个流氓从不怕天来也不怕地

怎么一见到他我脑门直冒汗心里发虚

闻听他原属克格勃专搞情报的第一局

一想到小辫子揪在他手里我不寒而栗

最奇怪他一个沙皇出门竟敢乘坐飞机

那玩意不保险万一掉下来不是好玩滴

我出行都龟缩在日本造的铁甲列车里

借我两个胆子我都不敢拿生命当儿戏


普京、金不日简单寒暄几句,场景转换


地点:锦绣山议事堂

人物: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普京、金不日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满面春风地):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

今天春光明媚金鹊向我来报喜

原来是普京大帝来看望咱小兄弟

要知道我们两国有着深厚的同志情谊

没有钢铁统帅就没有我金家的小天地

罗刹国的哈巴罗夫斯克是我的出生地

我小时侯的腻称就叫“尤里”

我对罗刹国的情谊是永恒不变滴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白了一眼,鄙夷地):

你那点底细朕了如指掌不差毫厘

你也不看一看朕是干什么出身滴

可你的报纸造谣说白头山是你故里

还说发现了当年刻下的贺词作证据

得知这个消息朕非常纳闷震惊不已

你爹逃到我罗刹是在一九四一年底

此后待在哈巴罗夫斯克没离过那里

战争结束斯沙皇让他回平壤作工具

上述事实板上钉钉皆有确凿证据

白纸黑字全放在克格勃的案卷里

难道你爹妈是候鸟飞回白山孵出你

还有你自吹自擂自比太阳更让朕生气

你丫的都成了太阳那朕应该算老几

你爹在红军的最高军衔不过大尉而已

你怎么可以把骡子硬给说成是头驴

以后你休要对朕再提什么兄弟的友谊

罗刹永远是你的主子你要给朕牢记


哐啷哐啷,讫呛讫


金不日(讨好地):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

说我是太阳一点也不会把您贬低

在我心目中您就是浩瀚无边的银河系

您的伟大跟我父子简直不成比例

至于我生在白头山是糊弄那帮愚民滴

造谣说我出生在民族圣地可以神话自己

这把戏自然骗不了无所不知的普京大帝

所以一见面我就老老实实坦白问题

只求您管管罗刹的舆论往事休重提

刁民若知道真相会动摇统治的根基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鄙夷转为自豪地):

看来谎言才是你父子小朝廷统治的根基

今日罗刹已是民主国家朕难以干预媒体

在朕的国家统治者不像你这么随心所欲

罗刹的国民已经把统治者关进了笼子里


哐啷哐啷,讫呛讫


金不日(惋惜地):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

说实话我真替您的处境感到惋惜

做人最佳境界就是可以随心所欲

做不到这一点哪称得上沙皇大帝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鄙夷地):

一人越随心所欲越意味着百姓被奴役

罗刹人付出巨大代价才悟出这条真理

朕近年搞集权那是拨乱反正迫不得已

但深知人类发展的正常道路不可偏离

你小朝廷四面楚歌饿殍满地令人唏嘘

罪魁祸首就是你父子的“猪蹄社会主义”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脸色不愉快):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

万里迢迢您百忙中来到儿皇帝这里

父子见面要求同存异搁置分歧

要多谈我们间牢不可破的父子情义

你看我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很不如意

我想了解您这次带来了什么见面礼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鄙夷地):

都说你金不日穷疯了染上乞讨癖

朕看这话一点不夸张没有冤枉你

原来你的那套友谊都是虚情假义

要财要物要封赏才是你真实目的

我罗刹前些年误中奸党离间计

四分五裂经济下滑大伤元气

光外债就欠下了一千多个亿

现在还本付息感到十分吃力

翻开旧帐本一看朕面露惊喜

原来你丫还欠我美金六十亿

无事不登三宝殿朕此行不为别滴

六十亿一个子儿也不能少你要还本付息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大惊失色):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不,普京大帝

我现在早就是穷凶饿极家徒四壁

各国跟我打交道都废除了记帐贸易

白花花的银子让我付起来倍感吃力

记帐贸易下我还不起常常耍赖皮

现汇结帐是釜底抽薪我担当不起

天朝现今出了修正主义非常势利

给我援助总是干打忽雷不见下雨

本想向大爷您讨个小钱解解燃眉之急

哪知您是当黄世仁要强奸我这白毛女

我本是凌云壮志与美帝一决高低

建成强盛大国让世人膜拜顶礼

打败民主好让独裁专制东山再起

让主体社会主义光芒照亮天宇

让我金家王朝世世代代传下去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更加鄙夷地):

就你这小样居然还敢单挑美帝

也不看看你一穷二白破烂家底

猪蹄社会主义听上去倒也有趣

只是别忘了先填饱自己的肚皮

什么建设强盛大国更是痴人梦呓

吹牛前先要撒泡尿照照自己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

朕这次空手来可不打算空手回去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讨好地):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不,普京大帝

您就是把我论斤卖了也不值六十亿

我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债多了不急

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您何必又重提

求您把我给放了就象放了一个屁

随便给我口面包渣我都不胜感激

我急需大把的银子养活镇压机器

先军政治这个大洞可是深不见底

国际援助赈饥食品我都拿到黑市牟利

御林军也赤膊上阵参与毒品交易

谁不知您近年出口石油大获其利

罗刹百姓喜上眉梢个个足食丰衣

您和我一个在天堂啊一个在地狱

儿子穷成这样老子怎能忍心苦相逼

我现在蝇营狗苟弄出了几枚核武器

实在把我逼急我死也拉几个陪葬滴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神情严峻地,心想):

和无赖还真没有讲理的道理

和疯子打交道得注意避实就虚

真逼急了万一他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

来个自杀性核爆会殃及远东边疆区

罢罢罢,那六十亿就算肉包子丢进狗嘴里

只要他今后别来烦我就算感谢上帝

还顺便夸他两句将他鼓励

让他与山姆狗咬狗让朕渔翁得利

倘如此,朕这次来可就此行不虚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换上一付笑脸):

叫一声金什么日朕的小尤里

对你的窘境朕也心有戚戚

既然你如此困难朕就不再难为你

那六十亿美金就算献给传统友谊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喜形于色地):

亲爱的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

早知您是菩萨心肠是万能的上帝

我代表我们全家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还希望您再发善心给我几个戈比


哐啷哐啷,讫呛讫


普京(晴转多云):

见到你穷途末路朕也想帮一帮你

但罗刹不比苏联朕心有余而力不及

现在预算都要那该死的杜马同意

舆论也目不转睛盯着朕眼光挑剔

虽贵为沙皇稍不注意会骂声四起

今后过日子,你要学会依靠自己

别人有多少钱你最好不要总惦记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金不日(愤恨加惋惜地):

我早说民主这玩意不是好东西

您这种处境哪里能叫普京大帝

我们这里也有个机构叫最高人民会议

可它完全是用来为我鼓鼓掌来拍马屁

要是没有太阳,地球不会转的这么急

所谓的群众就是一群没有头脑的肉体

民选的总统也好总理也罢真没吸引力

哪有我这土皇帝随心所欲感觉惬意

那万恶美帝国主义,确实可恶至极

四处推销令人讨厌的三权分立

我一定卧薪尝胆终将东山再起

发誓要在全球插上专制的大旗


哐啷哐啷,讫呛讫,啷咯哩咯啷


普京(多云转晴):

好,好,尤里真是穷得志气穷得有理

要是能不吃嗟来之食就更显得有骨气

你好好跟美帝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朕这就回去有好多的国务要处理

出于好心朕还要提醒你一句

要说跟美帝斗争是谁的拿手好戏

朕看当属大胡子卡斯特罗天下第一

五十年来他一直战斗在美帝后院里

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居然对他没脾气

必要时你可以登门拜访以面授机宜


普京言毕起身告辞,落幕,第三幕完


第四幕:双雄峰会



地点:哈瓦那卡爷官邸

人物:卡爷、金不日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金不日(兴奋地):

叫一声卡大胡子朕的好兄弟

适才我会见了罗刹的普京大帝

打好算盘想从他那敲上一大笔

哪知他捂着钱袋不给一个铜币

昔日的摇钱树变成了铁公鸡

不但一毛不拔还把旧债重提

要不是我脸皮厚差点蚀把米

这全怪资本主义在罗刹复辟

那老杂毛还对我冷嘲热讽让我受尽窝囊气

也不看看自己落了毛的凤凰它不如一只鸡

那天朝早就变修非常势利

把持帮主交椅却不讲义气

两个庞然大物都难以敲出东西

只好到哈瓦那向你卡胡子问计

你战斗在美帝的后院有半个世纪

如同一支火炬照亮了整个加勒比

疾风知尽草,路遥方能识马力

希望能加强我们兄弟般的战斗友谊

我手里有了核弹可以送给你

你朝山姆的老窝发两颗他定着急

当然这礼物可不是白给滴

我金二的嘴巴下半辈子打算吃上你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卡爷(吐出一口烟圈,面露不屑):

金老二你这话不知从何说起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称兄道弟

你穿开裆裤时我就高举义旗

就连你爹我都打心眼里瞧他不起

罗刹出钱天朝出人才将他勉强扶立

我五十年孤胆英雄在美国后院里

他无非是罗刹扶植的儿皇帝

你爹尚且如此更别提你这垃圾

社会主义象你这样搞名誉怎能不扫地

你吹你是太阳,我反成了火炬

你要解放全人类,我只能照亮加勒比

不知天高地厚,你狗眼看人低

你那两颗花生米怎能和米国的比

让我以卵击石真是疯狂至极

你爹死了你继位这叫封建世袭

逢人就敲诈,这是流氓习气

为钱装亲蜜,这种人叫娼妓

这次你找我肯定是要钱滴

一蹶起屁股就知你放啥屁

黄鼠狼凭什么会朝鸡作揖

人活一张脸树要活一张皮

要提有困难我比你更危急

我古巴向来是单一经济

苏联解体后,蔗糖卖不出去

每年还有好几遭飓风袭击

提到被封锁,古巴属第一

你用手量一量我与米国的距离

身后是大海,我无处可避

你背靠天朝与罗刹,谁能封锁得了你

可是我这儿,手头虽拮据

不象你那里,饿殍遍地众叛亲离

古巴人虽不富裕,还是可以糊口滴

百姓饿死无数,你研究杀人武器

我古巴虽困难,但不会这么暴戾

你这独夫民贼,也配称社会主义

格瓦拉在天有灵会把你剁成烂泥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金不日(暴跳如雷):

我说菲德尔,你这个老东西

你别倚老卖老,不识我抬举

你的那点破事,早就成老皇历

我跑来向你请教是伟大的谦虚

你说说你今天是否敢单挑美帝

你那关塔那摩,还驻有美军基地

塔利班的战斗英雄全都关在那里

换了我早就把他们营救出狱

你装瞎子看不见哪有一点锐气

格瓦拉是傻子不懂革命是为了利益

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理想主义

若非我金家几十年一直向你转卖武器

你能撑到今天才算你神奇

你骂我父业子传,你还不是兄终弟及

每年逃到米国的古巴人也数以万计

你的马列手电筒怎么照人不照己

大家半斤八两,本该惺惺相惜

共同想办法活下去才是头号大问题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卡爷(软了下来):

刚才一番话,我确实有过激

金老二你大人大量别往心里去

我只是不明白,心里不服气

我坚持的革命理想怎落到这步田地

其实你说的,也确实言之有理

怎么能够延寿是我们的共同目的


的的,呛呛呛!


金不日(换上一付笑脸):

叫一声卡大胡子朕的好兄弟

几句话你就开窍,真是聪明伶俐

你我志不同道不合却有共同死敌

那就是活该千刀万剐的美帝国主义

你反美是为了你的理想主义

我反美是为了金家的江山传下去

现在你已经走出泥潭稍见景气

我还在苦难行军费尽心机

能否从牙缝里挤一点讲讲国际主义

渡过这个难关我会加倍报答你

听说天朝送给你一百万台电视机

能不能见面分一半我去骗取刁民感激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卡爷(狡黠一笑):

叫一声金什么日我的好兄弟

其实我也想学学雷锋支援支援你

可那些电视机,早就发了下去

若强行收回来,群众会不满意

一不小心可是要闹出乱子滴

再说那电视可不是老大白白送大礼

买方信贷条件虽优惠可早晚要还滴

我可不象你赖帐赖成了“常有理”

起码的人格无论如何我不愿舍弃

我这里虽然没饿死人可也紧巴巴滴

就是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挤不出东西

现在是泥菩萨过河只能自己顾自己

等我混出个人样时我一定慷慨无比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金不日(笑容僵住,心想):

卡大胡子这家伙果然是只老狐狸

先是教训我,然后谈友谊

空话套话大道理,就是不入正题

开张空头支票,没有兑现日期

恐怕得等下世纪才能现金收讫

若是指望他,等于缘木求鱼

也难怪美帝都拿他没有脾气

我金不日白来一趟讨不到便宜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金不日(皮笑肉不笑地):

叫一声卡大胡子朕的好兄弟

你的处境很困难,我也理解你

我来不为钱,纯粹为友谊

天涯若比邻那是因为海内有知己

天朝有帮毛左,和我星星相惜

马上朝圣到平壤,我要接客去

祝你健康长寿,你我后会有期


的的,呛呛呛!咙嗝哩嗝咙


卡爷(微笑):

既然你有事,我就不再挽留你

你大老远来看我,我心里很感激

对于你的困难,我实在鞭长莫及

送你几盒脑白金,算是聊表心意


金不日退下,卡爷起身相送。等金不日走远后卡爷按电钮吩咐:“连夜把天朝援助的电视机发下去,登记时务必把日期填到金不日来访之前!”


第四幕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