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国度

当年政法委书记:我学机电不问案子


“柘城县公安局办案人员汇报案情,检察院代表对案件发言,法院代表对案件发言,最后由政法委书记总结发言。当时主持会议的是当年商丘市委政法委书记王师灿。”此案的公诉人郑磊向记者描述了政法委当年那次协调会的程序。


王师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平时都不问案件,我不是学法律的,我学煤矿和矿山机电。”


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国度呀?

政府口口声声要依法治国、要人民相信法律,负责领导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政法委书记却“平时都不问案件”,负责指导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开展工作的政法委书记却“不是学法律的”。

政法委书记“平时都不问案件”也好,“不是学法律的”也好,却有权召开政法委工作会议,有权将良民定为杀人犯。这样的“法治国家”,监狱里还关着多少无辜的“杀人犯”、医院里还关着多少正常的“神经病”?

如果赵作海当年不自认杀人,恐怕看守所又会多出一种新死法。

请问看守所里死了多少守法的好公民,请问我的干警们制造了多少起冤案、秘密处决了多少善良的国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