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军事热点: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转)

2010军事热点: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2009-12-16 13:39:45)转载标签:军事

好长时间没有更新了,昨天新浪催债了。上个月中旬有记者问我,明年军事上有什么看点,我随嘴就说了一句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后来我以这个为题目在《三联生活周刊》的专栏上写了一篇小文。转贴如下:

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

11月20日,一位记者问我明年军事上有什么的看点,我回答说:“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之所以这样的回答,是因为受到了一天前两则新闻的影响。第一则新闻是以色列情报网站上有关伊朗距离制造小型核弹越来越近的新闻,第二则是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在公布的年度报告中称“中国加强海军建设是为了挑战太平洋美军”。尽管这两则新闻中有虚假或夸大的成分,但换个角度看,还不得不承认,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也许真是对未来世界格局有重要影响的两个因素。

成名于伊拉克战争期间的以色列情报网站在11月19日中称,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上周已经将在伊朗发现进口的30吨重水情况上报了维也纳总部。网站原引以军方分析人士的观点称,核查人员发现的600桶(13升/桶)的重水并非来自2006年开建的位于伊朗阿拉克附近洪达卜村的重水厂,而这就引发了3种疑问:①伊朗隐瞒了一个核加工设施,目的是否是为了悄悄生产核弹?②是哪个国家违反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相关规定,将重水出售给伊朗?③在位于伊斯法罕发现的重水,是否证明了伊朗在该处的核设施就是为制造核弹的?以军方分析人士认为,30吨的重水不仅可以生产一枚类似美国1945年投放在长崎的钚核弹,而且可以提炼出用于核武器小型化和制造氢弹的氚。从原理上说,由于重水的中子吸收截面积小,可以作为中子漫化剂辐照天然铀生产出含有钚239的乏燃料,再通过化学还原成制造钚核弹的高纯度钚239。同时,重水中氘(重氢)经过中子辐照后,可以生成聚变材料氚,而氚又是制造氢弹和核武器小型化(聚变助爆裂变核弹)不可缺少的材料。而根据伊朗在2006年开工建造的重水厂的规模计算,在2009年建成后年产重水应该为16吨,所以以色列军方人士认为目前在伊朗发现的30重水十分可疑。



2000年成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11月19日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委员会主席和副主席关于2009年年度报告的致辞。两位在致辞中介绍了这份长达367页、将提交给国会的报告中的内容。主席巴塞洛缪(Carolyn Bartholomew)在致辞中称:在过去30年中,中国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促进出口带动了快速的经济增长,在政府的支持下,汽车零部件、机床、信息技术、光电技术和清洁能源等领域的快速进展,已经对美国制造业发展构成了不利影响。而接下来副主席沃尔泽(Larry Wortzel)在致辞中重点介绍了军事安全的内容。她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已经建造了38艘潜艇、13艘驱逐舰、16艘护卫舰、数十架海军战斗机和正在建造1艘航空母舰,美国尤其要重视的是中国正在发展针对美国海军航母的反舰弹道导弹。她认为,尽管中国海军在今年进行的索马里海域护航行动是有利于全球安全的,但中国海军的主要战略方向仍是西北太平洋和南中国海,而即使到2040年美国按计划建造搭载F-35舰载机的10艘“福特级”航母,中国海军仍在太平洋对美军构成挑战。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公布了委员会主席和副主席关于2009年年度报告的致辞

其实,对于这两则有明显战略臆断的新闻进行反驳也可以。比如前者,作为“核不扩散协议”签约国的伊朗就可以称,由于重水反应堆门槛比较低,也往往被和平利用核能的国家在起步时用于获取医用同位素、培训人员的研究试验堆。再比如后者,中国军方发言人同样在11月19日当天就主动表示,在亚丁湾护航的中国舰队要加入多国海军的分区护航,共同维护既有中国货轮也有英国游艇被劫持的海域航运安全。但问题的关键是,反驳并不能使这种战略臆消失,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种战略臆断是建立在美国正在进行的战略收缩之上的。换句话说,美国在中东和东亚退出的空间难道不是由伊朗和中国来填补吗?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推论下去,“核弹”与军舰涉及到的平台、系统、元器件等任何一个具体的、有形的变化,被媒体关注或放大后,恐怕都是引发战略臆断的元素。更何况,对于伊朗与中国还有很多关联的信息。比如11月初中国手持造船订单首次超过韩国(5363万修正吨)跃居全球第一达5496万修正吨,而这其中就有不久前伊朗贡献的384万载重吨(伊朗向中国订购了12艘超级油轮)。在这个意义看,谁又能打消一些媒体和咨询机构把伊朗“核弹”与中国军舰看成是“近忧”与“远虑”的念头呢?(原文刊载于2009年44期《三联生活周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