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十五 柳芸的宿命

秋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李驷说完后,叶小青又说了自己那天梦一样的可怕惊历,,然后问:”难道这一切真的和猫有关?我最近老觉得怪怪的,走在哪儿都会碰上猫,好象有猫在跟踪我一样.” 李驷让他仔细想想,章尚文跳楼前,提没提过和猫有关的话题,叶小青说:”你知道的,他是个心事很重的人,有些事情就是烂在肚子里,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李驷说完后,叶小青又说了自己那天梦一样的可怕惊历,,然后问:”难道这一切真的和猫有关?我最近老觉得怪怪的,走在哪儿都会碰上猫,好象有猫在跟踪我一样.”

李驷让他仔细想想,章尚文跳楼前,提没提过和猫有关的话题,叶小青说:”你知道的,他是个心事很重的人,有些事情就是烂在肚子里,他也不和我说.唉,这么多年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心里真正都想些啥.”

叶小青停了一会儿,说:”对了,我记起来了,柳芸孩子刚丢的时候,他去了解情况,回来后他唉声叹气地说几个孩子丢得实在蹊跷,柳芸找不到孩子,急得快疯了,竟然讲起迷信,想从猫鬼那儿打听孩子的下落。我当时觉得猫鬼这个词很奇怪,就问他,啥是猫鬼,他吱吱唔唔地说,就是迷信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我知道他和柳芸以前的一些事,所以和柳芸有关的话题,我都不深问,他那人太敏感了,我怕问多了他不自在。“

“这么说,柳芸是和所谓的猫鬼有所接触的,她曾疯疯颠颠地说,孩子是被猫鬼带走了,现在看来,这未必是疯话。“李驷说。

李驷已经给邱笑苍打了三次电话了,每次都是电话响着没人接,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丘八应该不会出啥事吧。“

叶小青安慰他说:“他一个大男人,能出啥事?要不,我们出去找找去。“

“县城这么大,在哪找他啊。这样吧,我出去找找,你先在家呆着。“李驷边说边起身准备出门。

“别,我和你一起出去找他。“叶小青赶忙说。经过那天的事情后,她现在对自己家的房子感到害怕。

两人出小区后,觉得邱笑苍如果遇上啥事,不可能在大街上,就选择向县城老住宅区的小巷道走去。县城靠南边的老住宅区,现在被折得不成样子,路面也坑坑洼洼的,有的地方还有些雨天留下的积水。路灯全被不满意的折迁户给调动碎了,偶有几家还在坚守的住户房子里散出些暗淡的灯光,李驷和叶小青就借助这些灯光着着脚下。在这老城区的暗处,他们更是不时见到角落里有猫有偷偷探视,叶小青觉得他们周围到处都闪动着猫们狡黠,嘲笑的目光。

叶小青拉了拉李驷的衣服,指了指前边。前边有个模糊的身影,李驷看了看,没错,就是他们刚才看到的柳芸的身影,赶忙追了上去。他身边的叶小青走不快,这儿到处都有猫们在窥伺,李驷也不能丢下叶小青不管。他拉住叶小青的胳膊,一阵小跑,离前边的影子越来越近了,现在看得更清楚了,从背影上看,就是柳芸,长长的头发披在背上,在离他们有20米左右的地方慢慢地走着,现在这片小城区很是安静,李驷只听到他和叶小青的脚步声,前边的柳芸走起路来竟然没有声音。李驷有过猫屋的经历,不敢离柳芸太近。现在他真后悔带上叶小青一起出来,如果是自己一人的话,就能壮着胆子跟上去了。现在和叶小青一起,如果离得太近,柳芸突然转过脸来,鬼知道她现在的面部会是啥样子,不把叶小青吓昏才怪。

两人跟了一会儿,前边的柳芸左转右转的,他们走快点,前边的影子也走的快,他们慢点,前边的柳芸也会放慢脚步,仿佛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去似的。李驷觉得身边的叶小青已经在浑身发抖了,自己现在也是怕的要死,他还是壮着胆子,拉拉叶小青的胳膊说:“别怕,看她走路的样子,是人。“

叶小青问:“你看得到她的影子吗?“

离得太远,现在前边没有灯光了,只是借着淡淡的月光,他们能看到前边柳芸的背影。李驷摇摇头说:“太远了,看不到。“

叶小青又问,你说她有腿吗?听叶小青这么一说,李驷更觉得背后一阵发冷。他们一路追过来,哪看到过前边影子有腿没腿啊。

叶小青咬咬牙说:“不管她是什么东西,我们追上去就能看个究竟,走!“然后叶小青先跑了起来。

李驷有点吃惊,没想到叶小青这么胆大勇敢,赶忙向前跑去。他们小跑着,前边的影子好象没动,但等他们跑到刚才柳芸站着的地方的时候,发现什么也没有。清楚着着的影子,竟然凭空消失了。两人四处张望,除了暗处不时闪动着窥探的猫眼外,什么也没有。

见目标消失,李驷只好又拿出手机,给邱笑苍拨电话,还是没人接。叶小青侧着耳朵,突然说:“有电话铃声。“

李驷拿开电话,仔细一听,除了电话中的彩铃外,远处的确有电话的声音。他挂断电话,远处的电话铃声也消失了,再拨,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铃声。“是丘八的电话在响。“李驷说。

两人顺着声源向前找去,前边有个很窄的小巷道,再往里走,声音是从一间已折了门窗的房子里传出来的。壮着胆子,两人走了进去,里边很黑。李驷用手机照亮,看见屋子里边地上躺着一个黑影,再走近一看,躺在地上的不是邱笑苍是谁。

李驷赶忙探探邱笑苍的鼻子,还有呼吸,看起来象睡着了一样。李驷拍拍邱笑苍的脸,没有反应。李驷只好把邱笑苍的身子搬起来,让叶小青协助着,把邱笑苍放在自己背上。李驷胖胖的身体平时就缺乏锻炼,现在背着一百六七十斤重的邱笑苍,压得长喘不过气来,背上的邱笑苍软做一团,象没有骨头似的,背起来更是费力。还要叶小青时不时的从后边用手托着,以防邱笑苍从李驷背上滑下来。

走了一会儿,叶小青见李驷实在背不动了,说说歇歇再走吧,然后扶着邱笑苍的身体慢慢放在地上。李驷放下邱笑苍后,大口喘着气。叶小青说:“要不,我们打电话让120来吧,他现在这样子,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李驷想了想说:“不能叫120,看他的样子,要么是中邪了,要么是被催眠了,应该没啥危险的。如果是中邪了,送到医院也没办法。更何况在这么偏的地方昏迷了,去了医院说不清。我们总不能说是碰上了个鬼影子,然后鬼带我们来找到他的吧。“

“那你说,刚才我们跟的是柳芸吗?可柳芸已经死了啊。”

“不管刚才带我们过来的是什么,看样子是好意,没她带路,我们咋可能找得到邱老八啊。如果真有鬼的话,柳芸知道我们是帮他的,她也会帮我们,鬼也应该有好鬼和恶鬼之分吧,柳芸那么个人,死了也应该是好鬼,我想。”李驷没想到他说了这么一通话,把黑暗中的一个阴影感动得差点哭出声来。

歇了会儿,李驷正准备再背上邱笑苍的时候,邱笑苍睁开了眼睛。李驷见邱笑苍醒了,说:“好你个丘八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可把老子累死了。”

邱笑苍有点迟钝地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哪儿,我是怎么了?”

叶小青说:“这是县城南边尺子拐附近,你到底是怎么昏在这儿的?”

邱笑苍还是迟钝地摇了摇头,说自己不知道。李驷问邱笑苍现在能不能起来走,他实在背不动了。

邱笑苍试着站起来,有点脚腿发软,站立不稳的样子,李驷扶着他,能慢慢地走。走了一会儿,邱笑苍觉得恢复得差不多了,就不要李驷扶了,三人慢慢向回走去。

边走邱笑苍说起了自己的经历,他追着柳芸,见柳芸引着他向这小巷道走去,前边的柳芸的影子的黯淡的月光下,看起来象飘一样。小巷子里不时有猫窜出来,冷冷地打量着追赶鬼影的邱笑苍,后来柳芸把他引到一个更小的已经废弃的小巷子里后,就不见了。邱笑苍大着胆子,找了半天毫无踪影,正想回去,见前边有间房子没有门窗,他就摸了进去,一进去后,见一个骷髅头向自己飞来,然后邱笑苍就啥也不知道了。

“你追着柳芸的时候,听到她的脚步声或看见她有影子吗?”叶小青问。

“没离得太近,没听到也没看到,反正这影子很诡异。”邱笑苍说。

“是鬼,一定是柳芸的鬼。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那背影就是柳芸的,可是柳芸已经死了,又咋会出现呢?”叶小青越说越觉得害怕了。

“我们也是那个背影引过来,才找到你的。要不然,你可能要在那黑屋子里躺一晚上。看来这个象柳芸的影子好象没什么恶意,难道她在提示我们什么,那快折了屋子里有啥线索?”李驷说。

邱笑苍听了李驷的分析,也觉得有道理,就说:“要不,我们回去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唉,真后悔没拿个手电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