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经济的“超日”亦喜亦忧

fengyimin 收藏 0 923
导读:美国《世界日报》5月13日载文《中国经济的“超日”喜忧》,文章说,踏入第二季度中期,是中国经济的“紧调控”之期。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不大看重经济增长快慢、GDP的高低,而是关心影响宏观调控的指标:如关心货币和财政指标,担心是政策松紧;如关心物价指标,担心的是通胀通缩。   但今年二季度,情况有些特殊,可能要特别关心一下GDP高低,这倒不是怕中国经济的“二次下滑”,而是出现了一个“超日”议题。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有些出人意料,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1.9%,这是2007

美国《世界日报》5月13日载文《中国经济的“超日”喜忧》,文章说,踏入第二季度中期,是中国经济的“紧调控”之期。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不大看重经济增长快慢、GDP的高低,而是关心影响宏观调控的指标:如关心货币和财政指标,担心是政策松紧;如关心物价指标,担心的是通胀通缩。



但今年二季度,情况有些特殊,可能要特别关心一下GDP高低,这倒不是怕中国经济的“二次下滑”,而是出现了一个“超日”议题。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有些出人意料,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1.9%,这是2007年以来中国经济最快增长幅度。在这个官方有些怕快的高位基础上,二季度经济可能放慢点步伐,但慢也慢不到哪里去。整个经济界都看高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权威的国家信息中心也预计说,二季度中国国民经济将走向全面恢复,工业生产与三大需求保持高水平,预计GDP同比增长10.7%左右。



二季度经济保持双位数增长,除了消除经济再下滑的心理阴影,也将结结实实地推高中国经济总量,带出一个经济“超日”的话题。



在2009年,中国官方公布的GDP总额为4.91万亿(兆)美元,而同期日本公布的GDP总额为5.07万亿美元。中日两国GDP总额,相差只有0.16万亿美元。中国今年一季经济以11.9%高速增长,而据日本内阁府的调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增长也罕见地加快,实际GDP增长的预测为2.42%,较之前预测0.9%的增长率有大幅提高。



这样,两国GDP总额的差距再进一步拉近。两国经济此消彼长,中国第二季度经济仍可望保持双位数增长,而日本因为债务问题,可能影响经济的复苏,甚至有人说日本可能成第二个希腊。于此,二季度中国经济“超日”,看似已成定局。



日本自1968年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在40年前,中日经济的差距以倍数计,在10年前,中国经济总量大大提升,经济总量是日本的三分之一。10年之间,能够并驾齐驱,甚至超越,既有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之因,又是日本经济停滞不前之果。



自中国共产党领政以来,就一直在推行赶超战略,50年代的“超英赶美”,当然是既悲愤又滑稽,而改革开放年代,赶超战略发生变化,不再以外部世界为赶超对象,而以自己经济的“翻番”为战略目标。这次经济终于可能“超日”,虽然没有“超日”战略,而是“翻番”战略的成果,可能令中国自己都意外。



中国经济一旦“超日”,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当然会喜不胜收,特别是中共领导层,近年极易陶醉在大国的氛围里。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可以带来之喜,显而易见,不谈也罢,重点应看的,可能还是由之带来之忧。



首先一忧,是如何看待这“老二”的质量和数量。以数量来说,要看两点,一是中国经济总量有没有水分,当然会有,“超日”当不是水分之超。但超日之后,如挤干一点,中国经济总量也超得不多。第二,中日两国经济总量数字外,中国有多少人口?日本有多少人口?日本的人均GDP是多少?中国又是多少?一定要认清楚的是,总量上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不等于人均的第二经济体,中国的国家和人民,仍戴着“国富民穷”帽子。



再一忧,是中国虽成第二大经济体,但绝非第二经济强国。紧贴在美国身边,将更感受相斥之力。而超过诸国之后,也同样将更感受他国压力,包括非洲兄弟们。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与第一大发展中国家,这是两顶多么不协调的衣衫。



还有一忧,是中国不仅有GDP总量与人均的差距,也有GDP总量上升后的外部压力,还有内部发展压力。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一步,是以所谓“三低”为代价,即低物价、低工资、低售价,实际上还有很多低,包括低环保、低人权,如血汗工厂等。这一切“低”,早已难以为继。所以中共领导人说,现在到了转折关头,现在要转变发展方式。



超日之后,变成老二,诸忧难解,此时的中国,当做之事很多,有四个字最应做,就是“以日为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